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学院之谁是第一 > 爱江山更爱美人(6)
    小太监看任逸尘走了,明明听该放下心,却因为太害怕了,直接就吓晕了过去,害得旁边的人还得上前去把他弄回到房间里面。

    任逸尘继续顺着自己的感觉走,又随便找了几个太监和宫女,也都是第一个太监那样的情况。

    看来他平时真的是太吓人了。

    “不是,本王是想问问那个摆膳的那些宫人都是哪个宫的,现在人又在哪儿?”

    原来是这个问题。

    “宫人都是随便找的,哪儿的都有,可能御膳房的会多一些,殿下不妨去御膳房碰碰运气。”

    御膳房?

    任逸尘记住了那个地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妨去碰碰运气。

    可是他的运气似乎是非常的好,又或者是他和轻尘实在是有点太有缘了,根本就没有到御膳房,在路上就遇到了轻尘。

    轻尘显然是偷懒来的,什么都不做,就像个大爷一样,在宫里随便走,看到有和他打扮相似的,还笑眯眯的打招呼。

    轻尘刚才在和一个太监打招呼,就没有往前面看,谁知道这刚一往前看路,就看到了任逸尘。

    真是冤家路窄啊

    轻尘也不知道任逸尘有没有看到自己,反正自己还是先跑为敬。

    这个可惹到了任逸尘。

    这是什么太监,胆子居然这么大?

    看到自己不行礼就想着跑?

    刚才是因为当着皇帝的面儿,所以任逸尘就没有跟轻尘过多的计较,但是现在可就在外面,周围哪个人敢管任逸尘?

    而且要是论跑的话,任逸尘可是会武功的,轻尘怎么可能跑的过任逸尘?

    任逸尘就一个翻身,瞬间就落在了轻尘的面前,轻尘被吓了一跳,赶紧背过身,想着怎么继续躲一下。

    她还想往回跑,可是任逸尘一只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不得不说,轻尘的这个身板有点太瘦弱了,任逸尘觉得自己要是用点力气,轻尘的这个肩膀就能被他给捏碎。

    “还想跑?”

    刚才离得远也就算了,现在离得这么近,任逸尘都落在轻尘的面前了,轻尘居然还想跑?

    轻尘真是头疼这才多久的时间,就第三次遇到这个皇子了

    “奴才参见八皇子殿下”

    轻尘无奈行了个礼,但是她还是想找个借口溜,这要是不走,她可就完蛋了。

    “那个八殿下,奴才还有很多事要做,就不碍八殿下的眼了啊”

    轻尘想跑,可是任逸尘的手还搭在她的肩上,她根本就没得跑。

    “装看不见本王?”

    任逸尘可是个斤斤计较的人,刚才的两笔账,自然要一起算了。

    “没有,哪儿有,什么时候的事儿?奴才怎么敢装不认识八殿下呢”

    轻尘还在想办法打着哈哈,她以为任逸尘说的就是刚才那一次,谁知道居然连之前的也都算上了。

    “是吗,那么殿上的时候,头低的那么低的,是本王?”

    一听到“殿上”这两个字,轻尘就知道是什么了,原来那个时候任逸尘注意到了自己,她还以为任逸尘没看到呢

    这个确实没办法解释,就连刚才都没什么解释,不管了,要死要活都随意了。

    “八殿下您就来个痛快话吧,到底要怎么惩罚奴才”

    轻尘这次也刚了起来,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就是一条命而已。

    任逸尘明显没想到轻尘会是这个反应,怎么突然间就这么牛了?

    试问宫内的哪个宫人不是看任逸尘生气了赶紧跪下求饶,这么硬气的倒还是第一个,不过任逸尘喜欢。

    “这次就先饶你一命,我们之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玩儿”

    任逸尘拿着自己的酒壶,背着手离开了,还不忘了最后添上一句,“小叶子,本王可记住你了”

    玩儿?玩儿毛线啊?

    轻尘都忙死了,哪儿有闲心陪着这个闲散王爷玩儿?

    这任务还没有开始做呢,就先给自己树了一个敌人,真的是难受。

    ——

    那些皇子们宴会倒是玩儿的爽了,最后那些东西还不是要宫人去收拾?

    轻尘就非常不幸的成为了去收拾烂摊子的一个人,她们这次去的人比较少,所以每个人的任务就很重,而且看管的还是那个总管

    轻尘这才想起来,自己树的哪儿是一个敌人啊?这就两个了吧。

    一直收拾到深夜,总算是干完了。

    别的人都已经回去了,轻尘成为了最后一个回去的人。

    她揉着自己酸疼的肩膀,还从来都没有干过这么多的活儿,简直是比上一个任务的特训都要累。

    但是上一个任务至少有点呼吸的权力,在这里,她不就是最低端的人吗?

    轻尘走回到自己的房间,可是她还没有进房间呢,就被一个太监拉住了。

    “哎,你干什么?”

    轻尘还以为这个人想要对自己做什么,所以就想叫人来帮忙,但是房间里面都挺闹的,根本就没人能听得到她说话,不管她怎么叫,都没有人出来看看。

    “公子,你喊什么啊?不怕把人叫出来吗?”

    这个人居然叫自己“公子”?

    轻尘有点懵,她是个女孩子啊,为什么要被叫公子?

    可是轻尘不能问,一问就可能会被怀疑身份,所以只能顺着对方的话说。

    “这不是没有认出来是你吗”

    轻尘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是还要装作和对方认识的样子来迷惑。

    “公子当时说进宫想要见自己的妹妹,不知道公子这段时间有没有见到她?”

    见妹妹?

    这是什么鬼理由?

    关键是居然还真的有人相信,这两个人的智商轻尘不得不都怀疑一下。

    “还没有,目前还没有找到”

    轻尘只能找这个借口,她可能还得在宫内停留很久呢。

    “是吗,要不然公子透露一下胞妹的闺名,我好帮公子您打探一下,至少我在这宫中也是待了挺长时间的”

    “不用了”

    轻尘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但是觉得自己拒绝的这么快又有一点不太合适,所以就找了个借口解释。

    “只是时间太长了,除了模样,名字进宫后可能已经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