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63)欢欢喜喜(大结局)
    往往出现了这种情况,云初初就会特别纳闷地回复两句。

    说自己是运气好,赶上了?

    但是总是如此说,别人也会不信。特别是南清悦和楚心离,盯着她看的时候,她都会特别紧张?

    就好像对方会忍不住地想,为什么,她每一次的猜测都会那么准儿。

    但他们每一次问,也没有得到结果。

    “长歌……”

    “嗯?”

    “你……是不是……”楚心离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他竟然觉得,是云初初同西芸国的主将认识。

    但是云初初却记得,闻大人说过,自己还没有孩子,也就是说,这次主将不应该姓闻。那么不是闻大人之子,会是什么呢?

    云初初格外好奇地打听了一句,“心离,这次敌方主将姓什么?”

    楚心离讪讪一笑,回忆刹那,就回复道,“据说姓闻,是……西芸国丞相闻大人之子。”

    “真是他?”可是怎么可能,闻恩说过,他没有孩子?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本来好奇万分,可是思量之后,就禁不住奇怪了。

    “清悦,明日我要去迎战!”云初初站起来,主动地做了决定。

    南清悦和楚心离摇头不答应,“那怎么行?”

    “不行?”云初初狐疑,“我为什么不行,这次是我代替九尘来的?”

    楚心离拉住激动的南清悦,“长歌,清悦的意思是,你一介女、儿身,他……他不想让你去冒险。”

    “没关系,我不怕!”云初初再坚定。

    “我们自然知道你不怕,但是长歌,离开帝都时,九尘就嘱咐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护你安全!”楚心离哑着嗓子,半含着泪光,沉思了许久,终于面冷沉沉地说出了自己的意思,“长歌,虽然这家伙我们都打赢了,但是……但是万一呢?”

    “是啊,长歌,你听心离的!”南清悦抓着云初初的袖子,寄希望对方能够答应。

    想了想,她不再为难两人,“好,不过你们得帮我问问,这位和我们对阵将领是不是闻大人的儿子?”

    “好!”楚心离毫不迟疑地点头答应了,“你说的,我们答应。”

    虽然有些事儿,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云初初清楚,如果这位闻将军真同西芸国那位谋士有关系,那么她可以命人联系对方,和平修好。

    如此反而免去了战事儿。

    云初初喜不自胜。

    等到第二天,楚心离带兵回了营·帐,就将打探的情况,告诉给了云初初。

    说那位主将的性命为闻大人所救,便自作主张,认了闻恩为义父。

    是这样?

    云初初听了这话,便觉得自己有希望了,“既然如此,明日咱们一起领兵。”

    二人疑惑?仍要阻止,反而被云初初否决了。

    “其实,我二师父明昌身旁的那位云成前辈,就是闻大人。既然这主将视闻大人为义父,何不前去,同那人说明?!”

    万没想到,对阵时,云初初说出这件事儿,反而被对方痛恨。

    “哼,原来你就是沐长歌,就是因为你,我义父才会死于太子之手!”

    如雷轰顶,万没想到,可以让这场、争停歇的人,竟然已经死了。

    死了!

    如果沐长歌的母亲夏清平仍在,一定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吧。

    “来人,放箭!”

    对方准备充足,故而没想到两兵对阵,竟然会遭遇这些?

    但有些事儿已经不容多想,闻大人死了,同西芸国休、战,至少现在,是毫无这个可能?

    南清悦挥动着手中的剑,骑着马儿往云初初靠拢,“长歌,你赶紧回去。”

    “不。”云初初回想着书中场景,这个时候。原主沐长歌采取抵御的办法。

    将南清悦,楚心离叫到了身旁,她着急说明。

    谁能预料,那边闻将军也是一个狡猾多变的。自从在自己的将领那里听到,对方敌营沐长歌可以猜到自己的战术时,他做了很大的调整。

    这会儿,云初初说将出来,谁曾想对方对症下药。

    于是和对方争斗,就有了这唯一的失败。

    墨九尘安排的人,得到了西芸国闻恩的死因,心中着急。原本想求新皇墨长迎,带、兵前去相救的。

    不想,那日殿上,墨长迎直接宣读圣旨,称先皇已经下旨,需要让人将墨长迎关了起来。

    虽有反抗,但因为尚书府以及王府那些人,他只能缴~械投降。

    被关在天牢里时,被拷问了很多事儿,但墨九尘却不愿意承认。

    在他的眼里,特别是风家灭门以及苏太后的死,都是毋庸置疑的,任何人也不能改变它们的真实xg。

    苏朗在内务府的时候,被杀了,水井里,发现了苏太后身旁丫鬟的尸首。

    更有一些曾经看不起六皇子墨九尘的大臣,落井下石,言墨九尘暗~地里逼、迫前太子,杀死先皇,前前后后害了很多无辜的人。

    婢女黛黛得知此事儿,亲自带着自己的儿子雨儿前往皇宫。

    跪在殿中,她拉着自己的儿子,求情,“陛下,臣女希望能够看在臣女这孩子的份上,放过六殿下。”

    “不可!”新皇墨长迎背手否决。

    墨长迎自从知道是云初初代替了墨九尘,去到边塞时,就心情紧张。他害怕这场战~争失败,害怕云初初无法应对西芸国的敌、兵。

    刚开始,还有喜报,说收了城池几座。可再后来,便是风尘仆仆的危急……捷报。

    “怎么会这样?”新皇墨长迎想不明白战败的理由,其实是前太子墨云齐的朝堂心腹庞大人将我~军、地势图,以及楚心离等人作战的本领,给了敌国。

    敌国将领趁此,才能找到软肋,让云初初接连吃了几个败仗。

    这边战火本就吃紧,又有小人将粮草烧毁,虽然有幸拦阻,但所剩不多,应付一两日了,坚持半个月就比较麻烦了。

    阴玄公子那日本来伤得不重,只是墨九尘所下的du

    因此,他为了不让云初初改变这个故事的结局,命运设定,让庞家护送自己去了边塞。

    面见了西芸国的闻将军。

    闻将军看他双眼浓浓,目光涣散,知他命不久矣,只是不解他为何要苦苦撑到现在。

    于是问了句,“阴玄公子想要和在下怎么合作?”

    “庞离已经把军、事、图给了你。你过不了多久,就……就可以战胜天辰国了,但是……倒是你想彻底战胜他们,还必须……必须……”

    闻将军冷瞳,“怎么,阴玄公子还有别的好法子么?”

    “当然。”阴玄公子撑着桌子站起来,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他说了原主沐长歌采取的措施,到时候兵力匮乏,必定会选择在林子里作战。这个时候,不需要紧追不舍。只要将林子各个关卡守着,并设下机~关陷阱,那么日日逗趣,那些人必定精~疲力竭,忍受不住。

    一旦最虚弱的时候,就是他们出、击的日子。

    但云初初似乎也不是好糊弄的,在发现最近对阵时的法子过于熟悉时,便察觉到,这里面有问题。

    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除了那个知道一切结局的铁粉阴玄公子,她什么也不怕。换句话说,如果对方也到了敌方阵营,势必知道自己会钻进林子。

    云初初坐在营账里,也想清楚了,当下,采取了最老套的火攻。

    楚心离和南清悦摇头,“不可,长歌,之前我们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人,这会儿再这么愚、昧地打下去,一定会……”全军覆没四个字,他们都不敢说。但他们都提议。去身后的林子里,和他们斗。

    “不能去林子里?”

    林子地势高,深秋已过,天气更冷,况且他们没有足够的食物,若去了林子里,且不说到时候,自己的营帐被敌营占、据,帝都九尘前来搭救,也容易误入陷阱。

    真就进入林子,敌方紧追不舍,处处设置陷阱,岂不是死路一条?

    反正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个时候钻入林子里去?

    随后她想了一下,终于有了一个法子。

    “心离,这样吧,清悦带着一拨人,去林子里,探探路!”她说完,又看着楚心离,“心离,你固守此地,我去烧他们的粮草!”

    楚心离抓着云初初的手,冷漠拒绝,“不行!”

    “我知道他们会把粮草放在何处?”云初初知道原主沐长歌曾经闯过一次,并且还成功烧毁了粮草回来过的。

    楚心离依然摇头,“要去,也是我去。”

    “你……你不能去,你路不熟悉。况且……你必须去阵前叫嚷,如此一来,可以替我吸引注意力。”云初初发号施令。

    南清悦摇头,不甘心地摇头,“我去!”

    “你不能去!”云初初抓着南清悦的袖子,再三央求,“清悦,我让你去林子,并非只是探路。”

    南清悦听糊涂了,“那我是去做什么?”

    “搬救兵!”云初初握着手掌,来回思量,“咱们之前就派了人去帝都,可是为何这么久还没有人回来。只要两种可能,一种敌方派人拦阻。第二种,就是新皇不愿意派人前来。你是老郡王的世子,这回去,你比我们都合适。”她压低了声音,“回去之途艰难重重,你若是不能安然带兵返回,我们只怕只有死路一条了。”

    她见南清悦还在思索,一咬、牙,跪在了地上,“清悦,这事儿靠……靠你了。”她难耐道,“在我看来,这么久,九尘都没有回来,定然是遇到了难处。你如果回去,还可帮帮忙。”

    南清悦犹豫再三,终于不再迟疑了,“好,我……我回去。”

    “等等……”云初初知道,在原书里,对方因为走了云安岭,才遭了埋伏。

    可云安岭是必经之路,想要安然过去,必须得神不知鬼不觉。

    “你不走大道回去,从山崖上,翻过去。”云初初将自己知道的路径一一地说给了对方听,并扬言,带着几个人,避要时候,可以互相帮忙。

    南清悦倒也没有问,为何不能走云安岭,可是看云初初躲避强~调,想来这也是真的。不愿意多待,他准备了铁锁,绳子,带着五六个人,钻进了林子。

    “清悦……”走之前,云初初又抓着他的手,说了重复了很多次的话,“如果……如果路上有人阻挠,你可以选择装死,或者束手就擒。反正……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南清悦听着那话,哈哈大笑,“长歌,看你说的,我难道会这么弱么?”

    云初初抬袖抹了眼泪,微微一笑,“我……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南清悦离开了不久,云初初特地叫了绾绾,并同她商量了这次烧毁粮草的计划。

    到时候,明目张胆地烧毁粮草,太过冒险。需要以人为饵。

    绾绾摇头,“小姐,那……那奴婢为饵。”

    常宁紧张,“王妃,属下愿意为饵!”

    “不可!”云初初拒绝了他们的请求,语重心长地分析了,敌方阵营可能存在的问题。

    她百分之八十确定敌方有人再帮忙。说不定就是阴玄公子。

    他看过书,知道粮草的地方。也知道自己有可能什么时候会去烧毁粮草。如若这般,他定然会令人将粮草的地方变换成其他地方,但是到时候楚心离叫、阵,那会儿,闻将军一定带了人前去前门应付。

    营帐里,就缺了主事儿的人。到时候即便按照阴玄公子的话,掉换了粮草的位置,但她为饵,可以占用大量的时间,让绾绾和常宁前去找到粮草所在地,并且烧毁粮草。

    如此一来,事儿就妥帖多了。

    丫鬟绾绾本来不愿意让自己的小姐为饵,但是听了小姐的话,她觉得小姐仿佛能够算命似的。于是也不再啰嗦,就同意了,“好,小姐。奴婢答应您,但是……但是您一定要活着回来。”

    “王妃,常宁答应过殿下,无论如何,也不能涉险的!”

    云初初淡定一笑,举手发誓,“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出事!”

    “可是……”

    “相信我,到时候你们烧毁了粮草,立马放信号~弹告知于我,届时我才撤退!”云初初笑着交代的时候,绾绾和常宁只得点头同意。

    与此同时,帝都城内。

    天牢外有条不紊的脚步声,渐渐近了。随即,传来了禁军统领下令的声音。

    坐在天牢之地的墨九尘,薄唇微扬,他站起来的时候,那禁军统领已经带人砍掉了天牢大门,跪地时,恭恭敬敬地点头一笑,“殿下,神都的人也已经到了。”

    “很好!”六皇子墨九尘拍了拍手掌,面目俱冷,随之直接问,“淮南侯,东平侯他们呢?”

    “人已经带~兵侯着了。”墨九尘从自己的袖子里,取出云初初塞给他的五将官、印,“咱们走!”

    这一突然的兵变噩耗,让新皇墨长迎全无招架,如果不是那道圣旨,他兴许不会是这个结局。

    因为他并非死于……内、乱。

    而是死于……一位内监的话。

    这内监将苏太后下du谋害先帝一事儿全部告诉给了墨长迎。

    墨长迎急火攻心,一命呜呼。

    六皇子墨九尘闯宫时,从伺候墨长迎心腹手中,得到了一封诏书。

    诏书上,竟是把皇位传给七皇子墨子轩。

    然而墨子轩几日就已经带着十三殿下墨疏离的古琴游走江湖了。

    他的确听从对方,把古琴拿给了固阳侯府的夏潇潇。但夏潇潇一句,他人不在,自己又留琴何用?所以也就没有收下古琴。

    而夏潇潇也在当日,于自己的闺房里,拿着之前十三殿下墨疏离赠送的情~诗,自刎殉情。

    此事儿一出,阴霾笼罩着固阳侯府,侯爷夏郁晨想着儿子出家,女儿自尽,就此颓废了好几天。

    病恹恹了好久,老朋友郡王前来探望时,拉着对方的手,独自痛哭。想着自己和他同病相怜。

    唯一的儿子,也隐瞒他,去了边塞对敌。

    ……

    新皇墨长迎迟迟不愿意派兵,想来是痛恨他们当迫苏太后一事儿。

    墨子轩放逐江湖,已经深刻地表示,他对皇位不感兴趣。

    于是天下异主,那个高高在上的帝位只能六皇子墨九尘坐了。

    但是墨九尘似乎另有打算,扶持了一个幼子,也就是婢女黛黛和墨长迎的孩子成为了新皇。

    黛黛理所应当成为了太后。

    当然,孩子还小的时候,他会担心,所以和着自己的王妃隐居时,还需要先在王都稳定局面。

    就在他做了这个决定没多久,墨九尘立马带着人,前往边塞。

    这段时间里,他彻夜不休,直到累倒了才休息了半天。

    ……

    云初初那日计划周全,护卫常宁和绾绾成功将粮草烧毁,但是为了护送她们逃回营帐,导致她不得不停下来,做了真正的“饵”。

    被人抓住时,她脸上面带愁容,有些说不出的烦躁。

    特么地被抓住了会怎么样?

    结果被抓住后,她便看到了自己的对手。

    的确是阴玄公子。

    病央央的,嘴唇发黑,眼神暗红,气若游丝,显然快死了。

    他面对云初初笑着,“你怎么猜到我会在?”

    “我没猜到!”云初初淡定地回了一句,“我只是想着,万一你在呢。你是唯一一个知道剧情的。我按照剧情发展,你定然会想办法应对。”她无奈地耸肩,“这不,粮草就是一个案例。”

    阴玄公子听后,嗓音沙哑地笑了,辨识度极高,“我死了,你也快了。”

    “也许我会活着呢。”云初初特别期待地想道。

    “不,你会死,因为你没发现么,你改变了故事的命运,却改变不了人物的结局。”阴玄公子抓着手掌咧嘴笑。

    云初初反驳,“也许沐长歌会是一个例外。”

    “她不是例外,只不过你是例外,毕竟你不代表沐长歌!”阴玄公子走近了,盯着云初初的眼睛,“我可能快死了,那么……我祝你好运!”

    “等等,你反正要死了,告诉我闻将军那边有什么作战计划?!”

    “以你为人质,让墨九尘投降!”阴玄公子咳嗽了两声,“咳咳,你家殿下太心狠,给我下了这么厉害的剧du。”

    云初初天真地抬了抬眼,特别语重心长,“他不杀你,我也会杀你的!”

    噗……

    阴玄公子一口老血,差点儿没吐出来。果然是一个世界的人,这样的话,说得也挺实在。

    “你特么地也快死了?”

    “我尽量不死!”

    ……

    庞离投敌叛、国,被楚心离一箭击杀,当场死了。

    南清悦走大路,发现阻拦的人,本以为逃脱不掉,却令众人扮作送书信的人,八个方向来回奔跑。

    派在半路截杀的人分散后,容易对付,所以平安通过,返回帝都的路上,碰到了赶往边塞的六皇子墨九尘。

    一时大喜,冲了上前。

    “九尘?”

    “清悦?”

    墨九尘下得马来,抓着南清悦的肩膀高兴,“你……这是?”

    “长歌让我回来搬救兵的!”

    “长歌现在处境如何?”

    “四面楚歌,很危险!”南清悦简简单单一句话,“咱们赶快走吧,快一步,长歌和心离就少一份危险!”

    “好。”

    一切都太过出乎意料,赶往边塞的过程中,竟然下起了大雨。

    短短一天,白雪纷纷,垮塌的石头,直接将大路封锁。

    ——

    楚心离带着几人,好不容易把云初初救出来,不想身边的几百坚锐竟然死了一半。

    “心离,清悦不会出事儿了吧,咱们的救~兵怎么还没有到?”

    二人坐在营帐里,不敢合眼。

    账外几十个精锐全部待命。

    “谁知道呢。”楚心离想不明白,为何会接连出现故障,“长歌,你说这次我们为何会失败?”

    “庞离这家伙把图都给了敌方,能有什么法子?”云初初难耐地捏着额头,“如今我们最担心的,是怎么突围?”

    “怕是不能突围了?”楚心离豁然站起来,抓着云初初,及时往外拉,“长歌,你先走,这儿我顶着。”

    云初初挣了手笑,“……你这是做什么,有那么糟糕么?”她翻了个白眼,“放心吧,死不了。”

    虽然她心中后怕,但还是希望一切顺利。

    ……

    原书里,南清悦和楚心离因为原主沐长歌死了,如今绝对不能让他们死。

    想到这儿,她看着楚心离,微笑地动嘴,“心离……长歌有你这样的知己,很幸福。”

    楚心离噎了噎,没听懂她的意思。

    “心离,我希望你能好好活着!”话落,她食指轻点对方的穴道。

    楚心离睁着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云初初,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关键时刻被……点穴?!

    他平易近人的面庞上,出现了一丝涟漪。她保持镇定,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

    怔怔地看着,看着就看着。

    “来人!”

    常宁跑进来,望着云初初,“把他给我带到山上去,再找两个人看着他!”

    “王妃,可是……”

    “不许可是。”云初初急眼了,“你今日不想办法把他送到山里藏起来,到时候他就会死,明不明白?”

    常宁被云初初吓到了,一时不敢说话。

    良久,他才点头,命人带着楚心离,去了山中。

    亥时,敌人偷袭。云初初等几十名精锐采取迂回战术,在敌军营帐外折腾,又这么徘徊了几个时辰。

    直到清晨,朝阳照在脸庞上,才让众人发现了他们。

    因为……西芸国援兵……又到了。

    云初初看着丫鬟绾绾,拍了拍她的手,示意从左边出击,常宁于右侧突围,自己则擒王。

    不过寡不敌众,特别是箭雨直下时,云初初感觉到了与生俱来的绝望。

    她亲眼看到他们中箭倒地。

    “你……你杀了他们?”

    “是!”

    “你是六皇子墨九尘的王妃,他若登基,你必定是荣、宠一生的皇后!”

    “我不喜欢做皇后!”

    云初初看着天边出现了绯色的霞光,有些心烦。

    看来自己真是要起了?

    初初,不要死,你死了,九尘怎么办?

    耳边突然有人跟自己说话。

    云初初默念。

    你是谁?

    沐……长……歌!

    你还活着?

    云初初喜极而泣,半晌又默念道。

    他真地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停了很久,那人才温吞地回了一句。

    我喜欢他,可我反抗不了……呜呜呜……

    那句话是哭腔,云初初都觉得自己中……邪了。

    ……

    长歌……

    远处一男子策马而来,发梢上白雪点点。身后的士~奔跑在后,脚底靴子上,全是雪花。

    为了及时赶到这里。

    他们冒着可能垮塌山石的危险。

    不想来时,却看到这样凄惨的一幕。

    沐长歌,要想不被抓住做人质,就得想办法逃,你……死了,我在,我死了,你在。

    云初初自从知道沐长歌的灵、魂还在时,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看到城下的墨九尘,依旧是笑颜。

    旋即,纵身而跳。

    可惜,永远不如现代的偶像剧,自己都摔得撕心裂肺了,那位心上的人,还没有到得跟前。

    不过她飘在空中时,却看到,六皇子墨九尘扑过来了,紧紧地拢住了沐长歌。

    随之那人睁了眼。

    原主沐长歌……没死!

    但沐长歌的视线却盯着自己。

    好像在说,多谢,又好像在说,抱歉……

    ——

    再次睁眼,云初初发现自己回了现代,身前是本书。

    桌旁,手机震动,点开一看,竟然是闺蜜发来的消息。

    好宝贝,你吐槽的那本小说,女主其实喜欢的是男配?啊,你的梦想实现了。真的,那位作者写了新番外。说是女主救过来了,跟墨九尘在一起了。

    她捂着嘴,又想哭,又想笑。

    之后自己也去看番外。

    这才知道,墨九尘并没有成为皇帝,而是扶持了新君,沐长歌离开尚书府,和着他一起,隐居了。

    墨九尘对沐长歌有一个爱称。

    唤的是……初初。

    作者言,为何叫初初?

    只因为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成为了自己小说里的阴玄公子,然后……自己的女主被一个叫做云初初的人代替,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扭转了自己的结局,对付了自己的敌人……

    ------题外话------

    哈哈,大结局,希望大家喜欢。男主呢,幸福着。所有想护的人,活着。坏人,死了。

    然后喜欢请支持我。以后会写新文,但愿能够支持我哦。谢谢,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