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62)亲往边塞
    其实,他最在乎的就是自己最爱的人伤心。

    云初初察觉后,故意让对方放松了警惕。

    她温柔可人地提议。

    “九尘,苏太后死了,想来会有很多人欺负你,所以你必须得想些办法,把他们全部解决了。”

    解决?

    云初初抬起手臂,对着自己的脖子,比划了一下。

    反正都是虚拟的世界,对付坏人,也没什么?

    “长歌的意思是……杀了他们?”

    “没错。咱们如果一味地友善,一定会被对方捏住把柄。如果将他们解决了,那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啊。”她天真地扬起下巴,嘴角一抹浓重的笑意。眼神里,无比地缱绻温柔。

    同时,她的这个果断的杀字,平复了墨九尘内心那久久不得安宁的迷茫。

    他背后如何算计,手掌心里有多少条人命,墨九尘知道得清清楚楚。

    但是墨九尘这个人,唯一的支柱是沐长歌,只要是他心爱的人,什么流言蜚语,他都不担心。

    “九尘!”她捧着脸,犀利的目光里,承载着几丝怅然,“其实,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我……我只有一件事儿,想要跟你说。”

    “什,什么?”

    云初初突然没来由深情,倒让六皇子墨九尘本人感到格外地狐疑,“只要你不瞒着我,愿意让我帮你,那么哪怕你一个人站在最顶端,我依然会笑着支持你!”

    这些话,不是寻常的女子能够说出来的。在墨九尘这里,是慰藉。

    停了下,她问云初初,“倘若……倘若……本王某一天成为这天下之主呢?”

    “成为天下之主,九尘有这个本事儿。但是,我担心地不是九尘能不能做到,我担心地是九尘会不会快乐,因为……站在顶端,往往比较落寞,也往往会非常痛苦。”

    墨九尘抓了云初初的手,“只要……只要你陪我。”

    “我……我……”尽量二字她忍了,没有说出来。毕竟她不希望墨九尘知道,某一天,她不清楚具体是哪一天,但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自己就可能会死。

    会离开这个虚拟世界的时候,她是期望,他不知道的。

    她不希望让墨九尘难过。

    新皇墨长迎本想拿着先帝奏折,对付墨九尘。谁曾想,西芸国突然发战。

    竟然是湖沙。

    墨九尘临危受命,带兵出征。

    云初初听到湖沙一战,傻眼了,但为了确保到时候,自己深爱的人不会出事儿。

    她做了一个可怕的决定。

    和着墨九尘说出这个计划的时候,墨九尘直接否决了,“长歌,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

    “因为我想看看我能不能做女将军啊!”云初初踱步来到墨九尘的身旁,“再说了,九尘,人心难测,朝堂里,很多人心思歹毒,说不定你一出去打仗,他们就会将矛头对准你。到时候……”她做出一副无法想象的表情。

    墨九尘难耐,背着手,言辞冷漠地打断,“长歌,如果要让你代本王出征,本王……宁愿死!”

    “可我不想死!”云初初想尽办法说服六皇子墨九尘,她甚至将这个帝都城下,自己可能会存在的危险一一地说明了,“九尘,你看。昔日我为了嫁给你,可是陷害了尚书府二小姐沐雅楠。喜欢她的人那么多,没准儿你一走,背后的人就会找我麻烦。我不像你,手底下的人那么多。”

    她说完,摇晃着墨九尘的手撒娇,寄希望对方能够同意,“您看,如果您让我出征,到时候帝都的那些坏人,就无法陷害我。最多到时候有危险了,阻止皇帝来救我,仅此而已,这个时候,留在帝都的你,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她贴耳,小声地说道,“九尘,你想,如果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你不就可以带人直接反了,然后策马长奔,和我来个里应外合。”

    虽然字字句句斟酌有理,但是云初初却发现,面前站着的六皇子墨九尘已经面目全黑,神色里全然是无法说明的冷漠。

    云初初咳嗽了下,又开始发挥自己三寸不烂之she的本领,“九尘,你要实在不放心,就让常宁跟在我身边保护我。或者……或者再给我找几个护卫。”她兜着袖子,开始痛哭,“我还不想死呢,呜呜。”

    墨九尘听到这里,突然被逗笑了。他背着手站起来,“既然如此,那本王就放你前去。不过……不过如果遇到了阻拦,必定要让人派送加急书信给本王。不然……本王会担心。”他抬起手,捋动着云初初头发上的玉簪,“长歌,如果一直没有得到你的回信,你记住,本王必定会派兵前来相救。”

    “好嘞。你要不来我还伤心呢?”云初初伸出小拇指,和墨九尘拉钩。进而又说,又拥、抱了对方。

    她不知为何,突然觉得难过。但心里也觉得幸福。

    六皇子墨九尘留在帝都,她相信,无论如何,墨九尘也不会像曾经的太子墨云齐,直接放弃了原主沐长歌。

    她不想要死,她更不会允许墨九尘死。

    “九尘,我答应你,绝对不会骗你,一定陪伴你一辈子!”云初初抬手发誓,算是又给对方吃了一个定心、丸,“另外,这西芸国的闻大人一直疑惑我是他的女儿,如此还没有弄清楚真相,他怎么会愿意我死?届时,我没有人帮忙,还可以去找他呢。”

    “是……么?”墨九尘又问了这么一句。

    云初初歪着脑袋,坚不可摧,“你相信我,绝对绝对不骗你。”

    “好……”墨九尘触了下对方的额头,随之格外郑重的提醒,“但是长歌,你一定不要忘记,你说的话。”

    她说过的话。

    九尘,日日月月,月月年年,我都陪你!

    云初初脸颊上,笑窝浅浅。

    “放心,我答应过的事儿全部记着呢,绝对不说谎话!”

    究竟自己的结果如何,云初初真的不知道!但是她以为,已经做好充足准备的她,一定不会在战场上栽了。毕竟,她是如此地喜欢……六皇子墨九尘。

    看着他孤独地坐在那个地方,她又怎么会忍心呢?刚刚有机会成为最终ss,却因为自己的离开,让他的命运转变,那一定是老天无眼!

    离开王府的时候,云初初穿着六皇子墨九尘的战袍,骑着平日里,墨九尘的战马。

    护卫常宁跟随左右,特地在墨九尘跟前保证王妃的安全,才消除了墨九尘的顾虑。

    走时,寂寂的ye里。她回头,看着王妃,虽然不知道结局如何,可为了和命运赌,他愿意试一试。

    当天她出城后,就有人将此事儿禀报给了新皇墨长迎。

    墨长迎握着狼毫,看着眼前的心腹,“他真地离开了?”

    “是,陛下。奴才看得真真儿的。六殿下离开了城,身旁还跟着他的护卫。”这奴才握着拂尘,谨慎地笑了笑。

    “哼,如此,甚好。”新皇墨长迎摊开自己放好的奏折,徐徐地摊开。

    里边的内容是先皇亲自拟定的。

    只要这奏折一出,他就有机会让六皇子墨九尘彻底失去一切。

    不过,眼下六皇子墨九尘刚刚出发,拿出圣旨,必须得让他赶到边塞,平定了外患,才能再谈这个。

    “……母后,不知朕现在做的,可否合您意?”墨长迎站起来,背着手,沉重的心情,说不得的烦闷不安?

    杀自己的兄弟,是他最不忍看到的事儿。说起来,他还没有从曾经的过往中,走出来,以至于他跟帝王真正的高度,还相差太大。

    一旁的内监躬身站着,没有说一句话话。

    ……

    阴玄公子刚开始还以为,待在帝都的是王妃沐长歌,但当他去到院子,发现是六皇子墨九尘时,冷着面庞。

    “你……你不是……”

    “就是你从中作梗!”墨九尘面庞没有任何涟漪,徐徐地张大了眼睛,语气冷漠疏离,到了一定的境界,“阴玄,你以为你在背后做的那些事儿,无人不知么?”

    阴玄听不懂对方说得是什么意思。

    墨九尘手指在自己的青瓷杯盖上轻轻地拍了拍,“六小姐及笄首饰一事儿,本王该感激你。从中挑拨离间,让尚书大人沐远扬疏远长歌,本王也感激你。令十三皇子墨疏离中du身亡,说起来,本王也更该感激你。毕竟,只有这样,长歌才能够一一地看清他们的真面目,也才能够知道,明哲保身的重要含义。”

    “当然,在这个世界,活着是唯一的道理。”墨九尘坦然自若地一笑,凝紧的目光里,带着点点喜气,“如今,你还想利用长歌到什么时候呢?”

    阴玄公子折扇大开,随意地扇风。明明已经深秋,ye晚冷得入骨,他竟然有些燥~热?

    “怎么,六殿下害怕新皇出损招,所以令王妃代替您,前去边塞了么?”阴玄公子想着,原主沐长歌是因为这死去的,而云初初也是后来穿书,成为了原主沐长歌。

    可虽然是虚拟的世界,但每个人物的设定,是无法改变的,没有作、者的更改,谁也不会违背。

    毕竟,在大大那里,人物的结局,都如此地坚定不移。

    “本王说过,长歌想做什么,本王就允诺什么?”墨九尘抬手,豁然跳出。

    刹那,那双瞳孔已经变成了赤红之瞳。

    “果然,她真地喜欢你!”阴玄公子没有明说原因,但是他看到墨九尘的态度,就知道,墨九尘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能够被说服,留在帝都,可见对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是喜欢的。

    “当年,你想方设法地算计本王,今日,本王不会让你轻易逃脱!”墨九尘一扬手掌,房顶,院子左右,所有的弓箭手全部待命。

    阴玄公子惊讶不已地看着墨九尘,“你……你……”

    “放!”只听得那铿锵有力的一声命令,四周弓箭犹如穿墙的雨幕,覆盖而下。

    阴玄公子挥着扇子,四处躲避。

    好不容易冲出重围,墨九尘却搭起了箭,刹那,那箭精准地刺出,直扎到了对方的心口。

    阴玄公子捂着胸膛,快速地跳墙而去,

    与此同时,关伯也及时带人出现,“殿下,还带人追么?!”

    “放心,他……活不成了。”墨九尘的笑容虽然猖狂,但是眼神却十分地犀利。

    他依稀记得,那日新~婚前,自己去尚书府看望长歌。

    突然听到他们二人的对话。

    那些对话虽然听不大懂,却唯一可以了解地是,他心里的那个人,深深地爱着他,可却因为不可预知的困境,而深受痛苦。

    当时,他看见窗户里的人,坐着在发呆。后来熟shui时,还有些心不在焉。

    中途,他进去看过她,那张脸还是长歌的脸。但脸上尽是愁容。

    他心疼,又自责。到底是因为那时……自己的质疑,成了云初初的心病……

    “初初……”

    他第一次叫了他的名字。

    ——

    云初初到得边塞之时,本要重新整兵,不料看到了自己的两位知己。

    楚心离和南清悦。

    他们士兵装扮,立在跟前,目光浓烈,嘴角笑意深沉。

    “你们……你们怎么来了?”她正想着自己一窍不通,不知道如何着手呢,突然就瞧见了他们。

    南清悦背着手,走上前,“九尘担心你出事儿,所以来找了我。我想在帝都闲着也是闲着,便自告奋勇地来了。但怕你不愿意,故而也没有告诉你?”

    “多谢清悦!”云初初拱手致谢后,目光瞟向楚心离,“那你呢,为什么来找我?”

    “自然也是九尘的主意!”楚心离跟着笑,手指定着营帐,“走,长歌,我给你出出主意。”

    “好啊,有两位军师鼎力相助,这次一定不会出错。”她大大方方地迈开了步子,带着二人进入了营帐。

    全程,云初初都cha不上嘴,只能站在一边,听着二人那天方夜谭的战·策。

    但她知道,虽然战术不行,但对方的战术,她可知道。

    便将那所谓的专业术语说给了两人听。

    南清悦疑心,“长歌,仗没打,你就知道他们会采取什么战术?”

    “那是我这一路上休息时,做的梦!”用梦来搪塞自己未卜先知,似乎是个好办法。

    可是楚心离第二天做主将的时候,竟然发现云初初猜得特别准。

    赢了后,跑到云初初跟前一通夸。

    “真是厉害,从来没有想过,长歌竟然能够知道对方的战术。”爱说话的南清悦竖起大拇指,紧跟着,还不敢置信地抬了抬眉,“哪,快说说看,下一次,他们又会采取什么?”

    云初初想了下,又照实说了。

    楚心离信任她,按照她给的意见,做了应对的准备。却未曾想到,次次领兵作战,对方的战术都同云初初说得一模一样。

    对方将领十分好奇,又觉得特别纳闷。为何每次都会吃败仗?

    ------题外话------

    快要大结局了,请支持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