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61)尘埃落定
    一个人在寝宫喝酒,心里还想这件事儿,到底该怎么办?

    丫头江阮陪伴在侧,不说话,静静地陪着,“太后……”

    她那一声称呼也显得有些心酸,昔日苏太后被前皇后迫害,和先皇产生了误会,进了冷宫。

    冷宫熬了那么久,后来好不容易出来,却还没有享福,就又要同墨长迎身旁虎视眈眈的皇子们斗。

    被尚书府嫡女沐长歌以及六皇子墨九尘连番威胁的她,显得十分丧气。

    “等明儿个,你……你就出宫吧。”苏太后伸手,抓着心腹丫鬟的手,寄希望她能够离开。

    毕竟如今这皇宫里,她已经没有能力再保护这个丫鬟。

    她失落,彷徨,本来希望江阮能够成为皇后,保护墨长迎,但是她那日问过儿子。墨长迎却是坚决反对。

    能够感觉得到,墨长迎并不期望迎娶除了沐雅楠以外的女人。虽然后来听她的话,已经召了很多佳丽进宫,但却没有一人能够入得墨长迎的眼。

    墨长迎无疑是一个痴情·种。

    “太后!”江阮痛哭着,抓着苏太后的手,希望她不要放弃。

    然而苏太后摇摇头,在她眼里,自己现在不过是一个众矢之的,要想自己的儿子墨长迎不会被众位大臣bi着处置她,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死。

    墨九尘坐在凉亭里,他没有用膳。

    云初初问了关伯才知道,对方已经连续在凉亭里坐了很久。

    得知对方有心事儿,她拿着前不久做的深蓝色披帛,走过去,搭在了墨九尘的身上。

    墨九尘按住那给自己系披帛的手背,眼神温柔,却略显凄凉地抬起了头来,“长歌,你……你怎么来了?”

    “自然是担心九尘啊。”她靠着对方的后背,手指触着墨九尘那墨黑的头发,嗅着发间若有若无的清香,她问他,“九尘,有什么事儿,都可以告诉我,不必放在心上,我……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你的?”

    墨九尘有些说不得感动,莞尔伸手拉了云初初一把。

    云初初坐定,又伸手拨弄那紧蹙的眉头,格外温和地盯着墨九尘的眼睛,“九尘想做什么,都可以和我说?”

    墨九尘试探地抬起眼睛,盯了云初初良久,又黯淡地消磨下去,“如果……如果以后,本王不得不……”

    “不得不什么?”

    看到那双灵动的眼睛,墨九尘又不敢说了。因为他曾经听云初初说过,自己最讨厌做皇后,因为她希望做皇帝唯一的女人。

    但是……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做上皇帝后,始终会有大臣,怂恿皇帝纳妃。理由千奇百怪,他不是没有从自己的父皇身上看到过类似的情况。

    所以他烦心。

    但苏太后用计歹毒,定然会想办法,在最后关键的时候,对付自己。

    譬如……先皇留下的圣旨。

    苏太后上次提到过。

    “本王……还有些事儿,长歌回去吧,好好休息。”墨九尘背着手,去到书房,心情沉重,却不愿意把自己的压力传给自己的心上人。

    云初初虽然站在身后,但她却能够体会到那究竟是什么事儿,虽然没有明说,但她心里却是有底的。

    ss。如果猜得不错,他最后会成功被推上皇帝的宝座。

    那么那个时候,他又如何完成自己不想成为皇后的心愿?

    叹了口气,她转身,回了房间。黛黛带着孩子过来看她,发现她心情不好地靠着窗子吹冷风,心急如焚,连忙上前给她关掉了,“小姐,你……你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黛黛,来,陪我坐会儿。”云初初抓着婢女黛黛的手,对于阴玄公子的威胁,已经让她不敢对黛黛有什么重大的承诺了,“我……我对不起你。”

    “小姐……”黛黛擦拭云初初的眼睛,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你看看你,咱们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来,不哭了,不哭了。”

    主仆俩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在黛黛离开时,云初初突然叫住了她,“黛黛,谢谢你。”

    黛黛不明所以,误以为还是上回那件事儿,她摇头,轻笑,“小姐,我们之间,不说这个。”

    离开的背影,总是禁不住眼泪的挑衅,半晌,泪水汹涌。

    当日亥时,她生了大病。手脚冰冷,虚汗直冒。

    六皇子墨九尘心疼,一直不休息,都在照顾她。

    “九尘,头好痛。”她嚷嚷了一声,墨九尘心里更加担忧,来回地扎了银针,好半天,她才不再不安地哭诉。

    后半ye,云初初眯了小会儿,墨九尘坐在身旁,抓着她的手,迟迟不肯离开。只拿了一个汤婆子放到云初初的脚后跟。紧跟着盖了棉被,自己哈气暖云初初的手。

    一大早,又开了方子,亲自抓了药,煎服。

    出了身冷汗,早晨又喝了药,这才安安静静地休息了好一段时间。

    六皇子墨九尘带着黛黛的儿子雨儿,再次上朝,向新皇九尘状告苏太后。

    苏太后没有娘家人依靠,此刻又在朝堂失去人心,因此墨长迎并没有办法,护住自己的母后。

    苏太后听得朝堂上,新皇被bi,心疼孩子,于是前往朝堂。

    “诸位,一切都是本后所为,本后枉顾先皇之恩。”她看着新皇墨长迎,一步又一步地走上前,“今日,为保社稷。本后愿意以一人之命,安陛下忠臣之心。”

    说完,令内监上了鹤顶红,在众位大臣的面前,喝下du酒,死了。

    她最后死时,无不担心新皇墨长迎,抓着对方的手掌,嘴角嘀咕,“皇帝,你是皇帝啊。”眼泪自眼角滑动,苏太后好像在天花板上看到了她年少时的最爱。

    伸手想要去抓什么,明显嘴角还笑了下,可是就这么……苏太后死了。

    新皇墨长迎为人理智,他对墨九尘的怨恨,从这一刻起,就注定了。

    看着墨九尘的脸,他握着手掌,按着众位大臣所想,给了他们一个想要的结果。

    可是……他至始至终都不会忘记,以墨九尘为首,今、迫他处决自己母后的事儿。

    落寞地回到了后宫,丫头江阮捧着圣旨跪在了新皇墨九尘的面前,“陛下,这是太后娘娘离开时让奴婢拿给您的。”

    看着那圣旨,墨长迎眯紧了眼睛,随后着急地把那圣旨拿了起来。

    圣旨在眼前一一展开,他看到了上方,命墨长迎为储君,同时处决六皇子墨九尘的圣意时,当下吓傻了眼睛。

    百般怅然地偏过头,他禁不住苦笑,那笑容里包含着心酸,同时又透露着不屑。

    “为什么,为什么,母后?”新皇墨长迎始终想不明白,为何自己的母后这么个关键的时刻,都不愿把这圣旨拿出来。如果早一点儿拿出来,墨九尘被治罪处死,也不至于给他这么一个陷害自己母后的机会。

    但是苏太后已经死了,无人能够回答他,那是为什么。

    丫头江阮是苏太后心腹,更不会将先皇被苏太后du死的事儿说出来,因为……这件事儿至关重要。

    绝对不能告诉新皇墨长迎,毕竟苏太后的死,是唯一能够激励新皇墨长迎奋起对付墨九尘的办法。

    “墨九尘,墨九尘……”

    正这么想着,忽而听到新皇墨长迎那动怒之下,伸手挥掉的杯子碎地的动静。

    丫头江阮抬起头,瞥了眼想往里看,可回头一想,苏太后被人bi迫成了这个样子,新皇墨长迎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如此。

    但回头一想,她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苏太后会这么做,也是迫切地希望墨长迎能够发现六皇子墨九尘的厉害吧。

    她迈着步子,缓缓地回到了太后的寝宫。

    有人突然闯了进来。

    她冷着眼睛,“你们是谁?”

    那内监装扮的男子,手握铁丝,嘴角阴险地笑了下,“苏太后死了,你也该起了。”

    江阮退后数步,朝着殿外呼喊了好半天,可惜,没有谁进来。

    “你叫有什么用呢,若非主子还想让你活着,说不准儿咱们早就替主子解果了你。”那内监并非冷冽,并非想象中的阴·阳怪气。

    江阮退后两步,伸手抓起桌子上的砚台,用力地扔出去。

    砚台被人稳稳地握在了掌心,内力之大,不可想象。

    砰……

    江阮傻眼了,看着她们,似乎想要死个明白,“你们……你们是谁的人?”

    几个内监对视一笑,那笑容里显得格外地冷漠,但是对于自己主子的信息,他们永远不会透露半个字。

    因为她们本身就比较努力。

    “想知道我们主子是谁,我们永远不会告诉你。”其中一个内监豁然跳到对方的身后,用铁丝勒住了江阮的脖子。

    江阮刚开始两脚还在扑腾,慢慢到最后,便全然没有力气了。

    死得无声无息。

    看着江阮死了,另有人上来,拿了一个麻布口袋,直接拢着人,将人拖到了水井里。

    尸·体都做了处理。

    墨九尘还站在书房里的时候,护卫常宁已经兴高采烈地奔了进来。

    “殿下,那人已经处理掉了。”

    墨九尘团着手掌,偏着头冷声问,“那尸·首处理好了么,不会被人发现吧?”

    “放心吧,已经完全处理好了。”护卫常宁点头,毫不迟疑。

    可以想见,他对宫里的那些人到底有多信任。

    不过,如人所料,丫头江阮确实已经死了。

    墨九尘坐会案几,手指搭在桌面上,平复了心情问了,“苏朗呢?”

    “殿下打算将苏朗也给杀了。”

    墨九尘牙齿抵着下巴,烦闷不已,“他该死了。”

    “是。”护卫常宁兜着剑,再次从书房离开了。

    云初初从房间出来,发现常宁匆匆地回来,又匆匆地离开走廊。

    十分奇怪。

    “红竹,常宁刚回来,怎么又要出府?”

    红竹目光躲闪,毕竟她同常宁之间关系不错,常宁很多事儿也没有隐瞒。

    但是墨九尘却交代过,不要告诉王妃。也就是说,这件事必须保密。

    云初初急了,发现异样,“殿下到底在做什么事儿,你告诉我?”

    “小姐,没……没有什么事儿。”红竹压低了腰,一句话也不敢说。

    “快告诉我,究竟什么事儿?”云初初声音拔高了些,神情都变得紧张。明显,有些动怒。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她再问。

    这下红竹吓得跪在了地上,膝盖磕地,她匍匐着身体,却没有说上一句。

    无疑,她是非常忠心的。

    云初初急了,“好,你不说,我自己去问殿下。”

    其实,自从进入府,她就感觉到,墨九尘越发地高深莫测,尽管知道,最终ss,总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但是其实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够站在对方的角度,替对方思量思量。做一个军师,没准儿能够从中发现哪里不对劲儿呢。

    只要……九尘不要隐瞒。

    兜着臂帛来到了院子里,还未来到书房,她的心已经绷紧了。

    倘若墨九尘不希望自己知道,那么,自己如此要求,会不会无形之中给他施加了压力?

    静静地站了良久,她还是回去了。

    关伯正好端着热茶过来,走廊上就碰见了墨九尘。

    “王妃……”

    他迟疑着,偏头看着自己殿下的书房,心想里面发生了什么,或许王妃知道了。

    但他有意出声,墨九尘腾地一下站起来,一脸郁郁地来到了门口。

    “长歌……”

    他轻声呼唤。

    云初初上前,握住他的手,眼睛往书房瞥了瞥,“看你在书房里面坐了半天,想进去找你说会儿话,又怕你生气。”从关伯手中接过了茶托,她坦然地迈步进去。

    关伯都看懵了。

    “九尘,快,喝口茶。”自己端起茶杯,递给对方时,见那茶是新茶,也踱步过去,想要喝一口,“茶香浓郁,色泽明艳。哪,给我来一口。”

    墨九尘愣了秒,随后傻笑,紧跟着将自己喝过的热茶递到云初初嘴边。

    云初初小小地尝了一口,格外喜悦,“好喝。”

    “长歌,你……你在门外站了多久了?”墨九尘狐疑问询的同时,云初初已经感觉到,他本人的后怕。

    后怕自己说他残、忍,还是有心机。

    云初初浅浅一笑,手掌搓了搓,拉了个板凳,到得对方跟前坐下,“我刚刚常宁风驰电掣的,我心里好奇。问红竹,你到底在干什么,她也不说。所以啊……”她趴在桌子上,“我就亲自来问你了呗。”

    “是……这样。”对于云初初那傻乎乎的应答,墨九尘感到无比欣慰。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请支持,快完结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