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60)太后遭殃
    云初初走到院子里,看着护卫常宁正带着小厮,合着大门,神色不安。

    “放七殿下进来!”她命令一出,常宁看了眼六皇子墨九尘。

    墨九尘抬手,示意道,“开门,放人进来。”

    七皇子墨子轩坐在高头大马上,手中握着扇子,见到里面端端站着的两个人,气极了。

    勒着马头,痛苦地大骂了一句,“沐长歌,你救本王,本王感激,可为何要出这么一个主意。你明明知道那苏太后,不是好对付的人。十三弟那个关键时期病了,这不是bi着他去死么?”痛苦一阵儿,拉着马头,转了好一圈,随后扇炳转头,直直地扑了过来。

    云初初伸手去接,倒是被六皇子墨九尘阻拦住了,“长歌……”幸亏不是伤了云初初,否则墨九尘动起怒来,那是不见血,绝对不会放过七皇子墨子轩的。

    墨子轩心急,没有理智,几招下来,就败给了墨九尘。

    墨九尘斥责道,“七皇弟,你在天牢里,命都快没了,若非长歌,只怕现在还牢里呢,如今救你出来,你竟然要恩将仇报。况且,十三弟一向身体不错,若是因为伤寒,就过世,岂不是太奇怪了?”

    先前听人说过,苏太后派了人去到王府看了,说这十三皇子墨疏离的确是伤寒病重,但是对方也送了药方,就算墨疏离不用苏太后的药,那他定然会出宫买药。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病重到过世呢?

    他大度地看着墨子轩,“你若好奇,不如一起去十三弟府中看看?”

    七皇子墨子轩拦阻着不让,“你们……你们害死了他,偏偏又这个时候来装好心?!你们……真是……好狠的心啊。”

    云初初听了这话,不乐意了,跟着就骂,“七殿下好没道理,当初十三殿下找我们救你,我们救你出来,他出了事儿,你便怪在我们头上,这会儿,你们放我们过去一看,没准儿还知道十三殿下过世的理由。可你在这儿,哭天抹泪地阻拦我们,说不定,十三殿下的死因,永远都不清不楚了?”她围着墨子轩,来来回回地责备了好半天。最后直接瞪着七皇子墨子轩发话,“七殿下,我问你,你是要在这里撒泼,还是让我们前去查看。如果是前者,那就赶紧滚出去,不要在王府里呆着,污·了我们的眼睛?”

    墨九尘拉了拉云初初的袖子,示意她说得太严重了,云初初朝着他摇头。

    过了片刻,七皇子墨子轩赶紧站了起来,急急忙忙地想办法。

    云初初偏头,再问他,“七殿下,怎么选择,你自己拿主意?”跟着挑了细眉,给身旁的墨九尘使眼神。

    墨九尘悟了,点头,跟着云初初一起,往屋子里走。

    那七皇子墨子轩突然想通了,拔地而起似地站着,向两人道歉。

    “六皇兄,六王妃,是……是七弟的过失,还望您们不计前嫌,随七弟去府上,查一查十三弟的死因!”

    听着这话,云初初和墨九尘对视一笑,良久,歪了脑袋,压低了软软糯糯的声音,“我说什么来着,九尘,他呀,得好好敲打敲打,不然不懂咱们的意思?”

    “长歌,就是聪明?”墨九尘拉着云初初,偏头,目光带喜,连连夸赞。

    二人同去十三王府,这一查,墨九尘就深蹙了眉。这药材里加了伤寒之人最不该喝的药材,如此来回饮用,三天不到,必定会死。

    他看着府里小厮,“为你们殿下看病的大夫,是什么人?”

    “回六殿下,殿下让奴才去府外找的大夫!”小厮躬身诚实道。

    “府外大夫,在哪儿找的?”云初初跟着这一出声,小厮吓得跪在了地上,不敢多加言语。

    后来,七皇子墨子轩亲自带着人,去找那大夫。

    结果这才发现那医馆着了大火,里面的人全部都死了。

    有人趁机嘟囔,“这大夫平日里最心善,怎么落得一个如此结局?”

    “谁说不是呢,怕是得罪了什么人吧。才生出了这种祸端。”又一人站在身旁嘟囔。

    她嘟囔了好几句,墨子轩却心碎一地,想了想,叹气地返回了府。

    “我去时,医馆生了大火,里面的人全部都死了。”

    云初初捋着袖子,目中大亮,“我瞧着,这是有人故意祸害十三殿下,且不让任何人知晓啊。”

    墨九尘手掌扣着茶杯,思索着又问了,“宫里送来的药,拿来给本王看?”

    那药方乃至药全部拿过来,云初初看了两眼,就震住了。

    这药方没问题,不过这几包药材里,却放了和宫外大夫一样害人的药。

    墨九尘沉思道,“怕是苏太后计划的。”

    云初初觉得此事儿有些古怪,沉沉地看了两眼,目光里带着说不得的烦闷之意。

    她也说不准儿,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凭她的智谋,也总觉得苏太后不用这么多此一举。那药材里的东西,定然是有人故意,为地就是把自己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那么会是谁呢?

    她回到府上,辗转思量。偶尔坐在屋顶上,偶尔坐在石凳上。

    丫鬟红竹见着她失魂落魄,偶尔也会问那么一句。

    “小姐这是怎么了?”虽然做了王妃,但红竹一时改不过口,云初初大度,便让她就这么叫了。

    “红竹,我总觉得,十三殿下的死有蹊跷!若是苏太后真要杀他,何必派了太医去监督呢,这不是画蛇添·足么?”

    红竹凑上前,拿着手绢,有些狐疑,“小姐的意思是?”

    “或许这是背后的人故意让我们看的假象!”云初初想了很久,方才想到了什么,良久,她冲出了王府。

    护卫常宁走过来,撞见红竹,“王妃这是去哪里?”

    “说是有事儿,便急急忙忙地出去了。”

    云初初从王府离开,随即按照七皇子墨子轩透露的医馆地址前去查看。

    从四处街坊领居那里打听到,这位大夫医术高明,平日里心地善良,就连生病的乞丐,都会救治。

    她闻言愣了,“那为何医馆会生大火呢?”

    “听说医院里的大儿子开了一副药,当天老大夫就打了他的儿子。我们看啊,这火怕是父子俩闹架,才燃起来的。”解释的大娘嘟嘟囔囔地挂着菜篮子走了。

    云初初抬眼,觑着医馆,来回打量。后来回府的路上,却碰见了阴玄公子。

    这一瞧,她有了些怀疑,手指定了定,“你……知道那大夫是怎么死的?”

    “原书里,那大夫的儿子受先皇后的令,将墨长迎给药·死了。如今这墨长迎成了新皇,苏贵妃成为了太后,虽然恶有恶报,但宫里边不都是这种把戏么?”

    云初初不相信,“你胡说,他们是你杀的,对吧?你之所以送了和苏太后一样的药材,就是因为你希望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阴玄公子拍掌乐了,“你倒是相当地聪明。”

    “真是你?!”云初初出掌,却反被人勒住了脖子,“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我作为书中的铁粉,总不能让你的出现,破坏了大·大的设定吧。从一开始,你到底破坏了多少设定了。”阴玄公子的声音在耳畔回响着,让云初初的心里莫不不慌张不安,“让女主喜欢上男二,又多次相救男二,将旁人的故事打得四分五·裂。云初初,之前我就劝你,可你怎么也不听我的。如今好了,再怎样,你都只有扭转不了他们的结局!”

    云初初抬脚,重踩阴玄公子的脚尖。脚尖吃痛,阴玄公子弹跳起来,缩回了脚,“云初初!”

    他看着对方的目光,浓浓的火焰笼罩着,让人无所适从。

    “哼,你能杀掉得不过是那些外人。反正在我眼里,这个世界最终的获益者都是九尘。所以你以为你占着阴玄公子这个最大反派的身、躯,就可以为所yu为么?”她手指拈着自己的衣袖,目光决绝,不堪的神色里,全是她说不得的喜悦之意。

    看阴玄公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便继续讽刺对方,“眼下,你让墨疏离死了,也好,对于九尘而言,那也对他产生不了影响。”

    阴玄公子听后,握紧拳头,“云初初,你倒是心yg!”

    “这不是你说得么,这个世界里面所有人的结局都是规定好了的。在原书里,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始终都会被人害死。既然已经死了一个,我还想那么多做什么?!”云初初知道,这个时候,对书中任何人保持心软,必定会让阴玄公子感到得意。过于得意,就会过于自负。让对方看到自己的弱点,并不好。与其懦弱,不如树立一个,冷漠疏离的形象。

    如此,反而更容易对付那些所谓的反·派。

    譬如,阴玄。

    阴玄公子确实被气到了,语气冷悠悠地转着,“云初初,你想得这么惬意,倒是挺好,至少日后你死了,你还能为自己离开墨九尘找到一个切实的理由!”

    那人要走,云初初又笑了,“你知道阴玄公子会怎样死么?”

    “不,能够害我的人已经死了。”原书里,阴玄公子是因为前皇后的果决。

    如今前皇后死了,能够让阴玄公子在这个世界里死的,就没有其他的人了。他是这么想的,却不知道云初初怎么想。

    虽然不知道墨九尘会是什么态度,但是云初初已经做出了决定。倘若日后自己要离开,她一定会提前布局,让自己为阴玄公子所杀,如此一来,墨九尘再如何也会给沐长歌报仇。

    届时,云初初就可以让墨九尘杀了阴玄公子。没有了所谓的载体,那个书外人的灵·魂,只能回去了。

    “九尘……”云初初伤感不已地盯着湖面。

    岸边的树,叶子已枯,残叶飘零在碧波盈盈的湖面上,随风而去。

    七皇子墨子轩将十三殿下墨疏离病重离开的原因告诉给了新皇。新皇派了楚心离从中调查。

    路过河岸时,看到了云初初,见她呆滞地站着,不说话,也不上前,一时为其担忧,跟上前来。

    “长歌……”长歌叫习惯了,王妃二字都说不出来。

    不过云初初却也习惯了,偏着头问,“……心离,你这会儿出来做什么?”

    “陛下命我查十三殿下的案子。”楚心离说完,看了看身后跟着的人,“你们去前面医馆,查一查。”

    “是。”

    那个案子是阴玄公子这个书外人设计出来的,无论如何查探,都将无所获。云初初看着看着,想要同楚心离说清楚,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毕竟说这个世界是书里的世界,自己是书外的一个人,也无人相信。

    “九尘,我也了解了些,要不然到前面酒楼坐坐,我……说给你听。”

    楚心离点头,“好。”

    两人去到酒馆,云初初提到了十三殿下所喝的药,以及苏太后派人送出来的伤寒药。

    “你的意思是说,十三殿下喝的药,同苏太后从宫里送出来的药一样,加了……”楚心离托着下巴,眼神认真,忽而又有一丝不解,“可是长歌,这是为什么呢,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云初初握着手指,知道自己的知己楚心离已经觉得苏太后就是凶手,毕竟苏太后也是唯一一个期望十三殿下墨疏离去死的,七皇子墨子轩就是一个理由。

    尽管楚心离有一点儿疑惑想不明白,“但是长歌,为何苏太后要多此一举?她送药去,如果十三殿下出了事儿。那她所做的一切不就明显了么?”显然,聪明的人都会发现这层漏洞。但是阴玄公子是书外人的事儿,并不能在这里说出来。毕竟自己也是书外人,阴玄公子始终没有做到那个份上,想着他也不想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既如此,那她就只能……顺水推舟,把这个所谓疑点重重的人,推到苏太后的身上了。

    殊不知,她的意见和墨九尘不谋而合,等着第二天面见圣上时,墨九尘以及七皇子墨子轩痛斥苏太后,谋害皇子。

    新皇墨长迎为了保护自己的母后,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连续两天,他都不愿意上朝。

    但墨九尘列举的证据太多,以至于到后来,新皇墨长迎都无法保护她。特别是,苏太后担心墨九尘日后会利用黛黛的孩子,来叛变。因此,她利用暗卫,亲入王府。

    不想计划被泄露,苏太后的人都死了。

    面临着朝堂大臣的流言蜚语,又想着新皇墨长迎为了保护她,若采取的一系列决定,她的内心说不得痛苦绝望。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快完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