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56)新皇求情
    平日里就异常聪慧的十三皇子墨疏离为此进宫,求新皇墨长迎开恩。

    殊不知墨长迎对此万分愤怒,对于还昏迷不醒的母后——苏太后感到非常内疚。

    他将桌面上的奏折狼狈地扔下,那奏折飘飞,砸在墨疏离的头发上。

    纸碎的噗噗声,叫墨疏离的心里更加绝望。

    “皇兄,皇弟求您,放过七皇兄吧。”他面容冷峻,脑袋贴着地板,哭诉的沙哑声跟着又响起,“七皇兄只是因为母妃去世,悲愤交、加,才会……才会做出行刺太后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儿啊!”

    墨长迎听了,怒拍桌子,“你这意思,还是朕的母后不对,对于黎妃那大逆不道的举动,不该加以惩处么?!”

    “皇兄,七皇兄平素是个怎样的人,您应该清楚啊,若非黎妃去世突然,他不至于会这么横冲直撞的,求您,求求您……”他哭泣着,眼角全是泪花。

    然则墨长迎不想同他多说,便离开了书房。

    “皇兄,求您开恩!”十三皇子墨疏离再匍匐叩拜。

    这些年,他同七皇子墨子轩之间关系融洽,二人即便同时喜欢沐雅楠,也不会反目成仇。彼此好得就像这个世界上,关系最好的知己。

    两人好乐,七皇子墨子轩是唯一一个能够读懂他内心想法的人。

    小的时候,七皇子墨子轩虽然脾气臭,但待十三皇子墨疏离最为温柔。一次,偶然掉进深井,是七皇子墨子轩拽着他的手腕,不离不弃。

    后来墨子轩为此感染生病,双手还因为抓绳子太过用力,掌心略略畸形,握剑疼痛,改买了扇子。

    的十三皇子墨疏离牢记在心里,永远对自己这位痞、里痞、气的皇兄感到由衷地尊敬和喜欢。

    他可以自己死,都无法看着墨子轩去死。从小长大的情意深埋在骨子里,无论面临怎样的情况,墨疏离都不会轻易放弃。

    可是自己跪了那么久,新皇墨长迎都没有出去和他一见。

    他渐渐觉得再没有任何指望的时候,便抚着膝盖站了起来,有些颓唐,满目失落。

    身旁小厮想要伸手搀扶他,被他拒绝了,他就那般踉跄地从宫门里走出……

    一到正午,穿着厚重的褐色锦服,似乎也被灼灼日光给晕出了汗水,汗水将后背浸透……

    墨长迎询问内监,十三皇子墨疏离的动静时,内监才低着头,回话,“陛下,十三殿下已经离开了,但是奴才看殿下的样子,似乎状态……不大好。”

    “哎……”新皇墨长迎捏着鼻翼,心情沉重,良久,他抬手,准备前往自己母后的寝宫。

    苏太后已经醒了,丫头江阮正在身旁伺候。

    墨长迎到时,膝盖着地,向苏太后请安。

    “起来,坐会儿。”苏太后拍拍自己的身旁,有些期待有些欣喜地注意着自己的儿子。

    但是她望着望着,就发现墨长迎脸上只剩下假得有些可怜的笑意。

    看得出来,新皇墨长迎并不开心。

    “皇帝怎么不开心了?”苏太后对待墨长迎,似乎特别喜欢用皇帝二字来称呼他。倒像是无时无刻不再提醒自己,亦或者提醒对方。

    “母后……不清楚么?”墨长迎抬眸,金黄的龙袍袖子轻轻地在指搓了搓,他点破苏太后的计策,“朕问过了,当初您是让黎妃一人进的宫,说是要赏赐于她?”

    “是,可她胆大妄为,竟然要代替母后啊。”苏太后刻意强调了这点儿,毕竟这件事儿,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儿,“皇帝,难道母后做得不对么?”

    “当初母后只叫了黎妃一人,为何……为何又会牵扯上陈妃?母后,她们何罪之有,您竟然要让她们全部都死?”墨长迎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他只是在事发后,觉得蹊跷,才暗中调查,不想就了解到这么多恩恩怨怨,“纵然她们做了这种大逆不道之事儿,您……您完全可以将黎妃押入天牢,亦或者……亦或者禁于冷宫,为何……为何立马将人拖去午门斩首。”他愈说,愈发不敢相信,“母后以往不常说么,陈妃和黎妃昔日是您在皇宫里边很好的朋友。那为何……为何……”

    “什么朋友?!”苏太后气得打翻了丫头江阮手中的药碗,她用看一个扶不起阿斗的表情,无奈地觑着新皇墨长迎的眼睛。

    她心里头又恨又烦心,“皇帝,倘若真是朋友,你母后在冷宫里的时候,陈妃和黎妃可曾为母后求过情,甚至……甚至去看过母后一次?待母后从冷宫出来,便眼巴巴地过来道喜,这样趋炎附势的人,竟然是朋友。”

    她冷笑着,站了起来,袖子挥动着,食指笔直地定着墨长迎的眼睛,“皇帝啊,你是皇帝啊。母后这么坐,不都是为了您么?黎妃和陈妃,乃先帝嫔妃,他们所生的皇子,那都是你的威胁,要想你这帝位能够坐好,就必须得听母后的。”

    苏太后情绪上也有些不稳定,她每说一句,泪水就会禁不住掉落下来,砸在自己衣肩上。

    新皇墨长迎孝顺,不忍心看自己的母后变得这般失魂落魄,他放缓了语气,“但是母后,您……您这么做,明显是为了对付七皇弟和十三皇弟。您……您这么做,那是陷朕不义?!”

    “不会的,不会的。长迎,您是皇帝。等到母后觉得您没有威胁了,母后……母后就会以死谢罪。如此一来……呵呵,如此一来,所有的人都会怪罪你这个母后,不会不会怪罪你。你放心,你放心。”苏太后手指抓着自己的衣裳,眉开眼笑,那感觉,心里的计划已经快成功了,“只要……只要皇帝你现在装聋作哑,一切……一切有母后给你料理。”

    “母后……不,朕不会,朕不会伤害自己的兄弟!”新皇墨长迎声嘶力竭,甚至最终跪在了地上,恳求苏太后能够放过七皇子墨子轩。

    苏太后手臂挥起,用力地扇在墨长迎的脸上,“皇族里,从来就没有手足情深,他们不死,日后就会是你最大的祸患。你……你知道墨云齐他输在哪儿么,输在愚蠢,他单单知道在朝堂笼络人心,殊不知铲除后患才是根本。”

    “母后,朕刚刚登基,难道就要让这个帝都血流成河,你才罢休么?!”新皇墨长迎在诚心地请求苏太后能够住手。

    可是人在山巅,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停下来!停下来时,除非身后已经无人可追。一人独站山巅,才是最可贵的事儿?

    “不,不会。皇帝,母后会尽一切所能为您扫清一切障碍。”苏太后龇牙咧嘴地笑,笑得全然失去了理智。

    新皇墨长迎看着她,感觉苏太后好像已经疯了。

    他膝迎上去,抓着苏太后的衣摆,然后无论他如何请求,都不管用。

    甚至最终,苏太后气得吐血。

    “母后,母后……”

    “你……你这个不孝子,难道……难道非得让本后死在你面前,你……你才开心么,难道……难道非得让本后跪下来求你,你才能听话?”她推开丫鬟江阮,双膝蓦然跪地。只听砰地一声。

    人已经落在了自己儿子的跟前。

    “母后,母后,您……”新皇墨长迎伸手搀扶住对方,焦灼地想拉对方站起来。可谁也没有想到,苏太后再次匍匐叩拜,希望墨长迎能够听从她的话。

    墨长迎聪慧机灵,才华过人。但他骨子里还有些愚孝,在看到自己的母后如此痛苦纠结地抓着他的手,向他祈求时,他才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母后,朕……”他无法如此装作无情地杀掉自己的兄弟。

    也许这对于皇帝而言,最不该出现这种所谓的心软。但没办法,有些事儿,只能咬牙坚持。

    离开苏太后的寝宫,丫头江阮上前,抓住了苏太后的手腕,心疼又担忧地将人看着,“太后……”她从小陪着自己的丫鬟进宫,最为忠诚。如今看得自己的小姐和着自己的殿下吵嚷到这步地步,内心有些自责。不过,她思考了下,立马就出主意,“太后,奴婢以为,这个时候,不能多待,一定要趁乱出手。”

    “你……你有办法?”

    丫头江阮贴耳,说了自己的秘密。之前苏朗四处逃亡时,被江阮发觉。

    江阮看他大有用处,便留他在皇宫。

    皇宫异主,他虽然痛苦,但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他?!”苏太后有些不解地瞪过去,“他是太子殿下身边忠心的狗,你把他留在皇宫,对……对皇帝,对咱们,都是不利的。”

    “太后放心,苏朗怨恨的是先帝,先帝已死,他就算要报仇,也不会立刻将矛头对准咱们。”兵变之前,太子墨云齐被打入天牢的直接原因,都是因为尚书府嫡女沐长歌和六皇子墨九尘。

    因此他要报仇,就会直接把目标转到他们的身上。

    “你的意思是说,利用他……让他为我们办事儿?”苏太后眯着幽深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丫头,能行么,若是苏朗为此不听从,咱们又该如何是好?”

    “太后放心,奴婢愿意前去说服他,让他帮衬。”丫头江阮心计非同寻常,本人聪慧过人,不是一般的人,都对付不了她。

    她以苏朗欠她一命,甚至有对方共同目的为由,打算利用苏朗。

    去到内务府后,江阮将苏朗叫到了走廊里,时值秋意深重,她将自己手中的厚衣裳拿给了苏朗。

    苏朗盯着她,随后躬身道谢,“多谢江阮姑娘救命之恩,苏朗若能为太子报仇雪恨,一定供姑娘差遣。”

    “眼下倒有机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做?”江阮命令苏朗,给天牢里的七皇子墨子轩下、药。让其死于非命。如此就算为太后解决了一个后顾之忧,届时太后感激,定然会让他常伴左右。

    如此便有机会,为墨云齐报仇。

    苏朗想了想,点头回应,“好,我做。”

    ……

    当日晌午过后,烟霞如织锦,漫天铺陈。

    由苏朗装扮的送菜差护,进入了天牢。普通的人,放了碗,人不吃,也不会du死。但苏朗用du高超,直接把du下在了水里。

    那du通过碗里的水,就会散发出一种轻不可察的气味。若闻半个时辰,便可七、窍、流、血,一命呜呼。

    即便是仵作,也查不出个究竟。

    说来运气太好,他刚下完药,新皇墨长迎就派了禁军前来,说是要带人到殿上问话。

    因此打开大牢,人被禁军统领直接带走,故而苏朗下药便就此失败了。

    丫头江阮看着七皇子墨子轩被人拖走的时候,站在天牢不远处,直叹气。

    神情都几经崩溃。

    回到太后寝宫,苏太后抓着丫头江阮的手,来回询问。

    江阮面上难堪,“太后,中途陛下派了禁军统领,将七皇子带走了?”

    “……带走了?”

    “快,你快去,打探一下,可别让皇帝将这人放走了?”苏太后急得催促。

    江阮点点头,“是,奴婢这就去。”

    新皇墨长迎将七皇子墨子轩带进了书房,身旁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墨长迎俯瞰着面前的人,好心好意地说出了自己的办法,“子轩,若你愿意配合,朕可以以你重病为由,将你送出皇宫。”

    “送我出皇宫,哈哈哈哈……”他双手被铁链锁着,虽然看起来狼狈,但那张脏乱的脸颊上,一双眼睛还囧囧有神,可以看得出,他意志比墨长迎想象得要坚定,“我若是真害怕死,就不会去杀那恶……毒的太后?”

    “放肆!”墨长迎是孝子,此刻听着七皇子墨子轩痛斥,心里依然是没来由地护短。但也怪不着他会有此反应。毕竟谁不会护着自己的母亲呢。

    “陛下,呵呵,陛下,臣弟不糊涂。说什么我母妃胆大妄为,觊觎太后宝座,其实……其实不过是那恶毒的太后的权宜之计,目的就是为了找一个切实可笑的理由,杀了我母妃?!”七皇子墨子轩这几日被审问过很多次,身上的伤,也没有及时救治。因此,他的腿上,胳膊上,脸上,不是伤口,就是血渍。

    触目惊心足以形容。

    “七皇弟,你……你为何要如此固执?!”墨长迎又想救他,又不想让苏太后伤心。

    所以处在中间,两边为难。

    这会儿,七皇子墨子轩依旧态度蛮横,实在给不出任何机会,放他出来。

    墨长迎显得有些垂头丧气,他抬手,令人又把七皇子墨子轩带下去了。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后面内容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