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55)太后出手
    “本王知道。”那些话像是有意提醒,又像是刻意试探什么,然而墨九尘却有意无意地笑了,“一直以来,本王就明白。”他伸手,覆盖住冰冷的手掌,出声,“以往你都毫不在乎这些,怎么今日……”

    “那是因为,我一直没有问你的意思!”

    墨九尘豁然背着手站了起来,“没有什么可是,本王能够被现在的长歌深爱着,感觉很幸福。”

    “可我不是?”云初初直接开口,“你应该清楚,我不是的?”她突然抓着墨九尘的手,不知道是以怎样的心情,抓住对方的,但他她心里,那莫名的苦痛,已经显然说出了她的心声。

    她不是?

    阴玄公子就说得清清楚楚,她是云初初。

    “长歌,你……你到底怎么了?”伸手勾勒了一下她的发丝,目光里盛满了笑意,“本王喜欢你,无论……无论你是谁。”

    这话说得格外动听,云初初都傻眼了。好半天,才觉得自己此刻说这些话有些矫情,现在她是沐长歌,又不是别人。扭扭捏捏的,不成样子。

    难道就因为阴玄公子的几句话就被调侃了么?

    “哈,我说笑呢。”云初初立马折转话题,愉悦地放了筷子,“九尘,不吃了。”

    “好啊。”

    墨九尘坦然,眼睛盯着云初初都没有眨动,“接下来做什么?”

    “出去转转。”云初初提议,“吃多了,需要活动一下。”

    “好,本王听你的。”墨九尘盈盈一笑,那笑容里盛满了愉悦。

    二人本来觉得门和窗户虽有人看着,但做什么都不方便。

    好在墨九尘有密室,打开密道,直接就带着云初初,从密道去了竹林。

    刚开始,她只觉得冷嗖嗖的,可往前走了几步,才发展竹林里,挂着几盏红灯笼,灯笼里的光不是很亮,但迷离扑朔,却也很有韵味。

    再走了两步,就又瞧见了一个秋千架。

    坐过去,抓好了绳子,竹林清香萦绕着裙摆。

    云初初咧嘴轻笑,脚丫子在空中晃了晃,良久,秋千架停了下来,“这是九尘做的?”

    “确切地说,除了秋千架和花,其他的是关伯想出来的。”

    听到花,云初初跳下来,“花在哪儿?”

    墨九尘伸手,指着地面上,璀璨的花,“那些……野花,应该是被本王移栽过来的。”

    应该……移栽?

    听闻这话,云初初凑近了打趣,“九尘,你这可就好笑了,什么叫应该?难道你以前没有做过啊?”

    “不是。”墨九尘迟疑着,目色不明,许久,叹了口气,语气里难掩悲痛,“本王以前做过一件事儿,给……给长歌准备了很多花,但长歌没有让本王说出来?”

    是了,这么卑、微,一定是因为当初想要给原主沐长歌表白,被拒绝了吧。

    “……我……我喜欢啊,我怎么可能不会喜欢,以后你说什么话,我……我都喜欢。”她伸手,去够他的衣袖,随后拽成了拳头,嘀咕了一句话,“九尘,魑、魅魍魉,牛、鬼、蛇、神,不必担心。日日月月,月月年年,春夏秋冬,光明黑暗,我都陪你。”

    墨九尘几乎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云初初说了什么。甚至暗淡的双眸,突然间亮堂了起来。

    他问她,“长歌,你……你说什么?”

    云初初背过身,对着星辰发誓,“我……说,魑、魅魍魉,牛鬼蛇神,你都不需要怕,因为……我会一陪着你。”

    墨九尘开心地笑起来,“你说得话可要一直记得?”

    “我保证!”

    ……

    这个婚礼看起来无比喧闹,然而谁也无法预料,热闹过后,又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等着自己。

    苏皇后,哦不对,墨长迎登基,成为新皇,如今已经该称呼苏太后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竟然敢下du。也是厉害。

    但她问过九尘,九尘说,当时不能不喝的原因在于,苏太后也当着众人的面喝了那壶里的du酒。苏太后都没有事儿,安然无恙地,而他突然为此倒下,那不是想告诉众人,酒有异常。可酒是苏太后赏赐的,如此,不是告诉众人,苏太后要谋杀自己。

    单就这一点儿,苏太后就可以为此定罪。毕竟墨九尘这么一做,一定会有人小题大做,冤枉墨九尘,说他在太后面前大题小做。

    墨九尘对云初初痴心,不希望在自己好不容易期待的婚礼上,露出马脚。所以哪怕是独自忍耐,他也得一个人独自忍耐着,不过好在他自己懂药,又能给自己扎针。那些有du的酒水及时吐出来了,是以没有出事儿。

    但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若无绝对的办法应对,苏太后一定会再想办法对付墨九尘。

    思量再三,云初初抓着墨九尘的袖子,在屋子里焚了香,想让他好好休息。而自己却走出门,同护卫常宁交代,说是殿下出了事儿,今早昏迷不醒,需要静养。

    常宁睁着眸子,若有所思,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良久,他按耐不住地问云初初,“王妃,可是殿下昨日……”

    “别多想,是我点了香,让殿下好好休息。”云初初小心嘀咕着,“苏太后能够在成婚之时动手,如果知道殿下完好,铁定会再动手第二次。”

    “那……那怎么办?”

    “咱们就这么耗着,只要那苏太后得知殿下昏迷不醒的事儿,必然会放下戒备,失去警惕。如此一来,她自然会朝着另外的目标动手。”云初初想过了,如果苏太后得知九尘昏迷不醒,那么她就不会顾及墨九尘的存在,因为对她而言,威胁除了。

    六殿下墨九尘失去了威慑力,她就会将目标投向其他皇子。

    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这两个人,虽然威胁墨长迎的皇位不大,但是毕竟也算是皇族之子。既是皇族之子,无论如何,也是威胁。

    因此,苏太后必定会对付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

    原书里,以往的皇后娘娘是拿这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的墨疏离开、刀的。

    不知道,如今的苏太后,以往宅心仁厚的女人究竟会选择怎样的方式加以对付,她很期待。

    有人传六王爷今儿一早无法上朝的消息后,底下就闹个沸沸扬扬。好多人都以为六殿下墨九尘昨日太过努力,以至于上朝都没有力气了。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一笑了之后,互相对视一眼,心里无比佩服尚书府大小姐沐长歌的能力。

    能够让一个如此冷面的六皇子墨九尘,日上三、竿还不起的,真是好本事儿啊?当然,这是不了解实情的人胡思乱想的。

    误以为六皇子墨九尘已经深中剧du,不日之后便会魂、归九天的苏太后,一时大喜。瞧着身旁的江阮丫头傻笑,“看见了么,这下那六皇子已经不足为惧了,等着本宫将其他有威胁的皇子,一一为我儿除去,他的帝位,便谁也干涉不了了。”她哈哈大笑着,涂着深蓝色豆蔻的指甲缓缓地抬高,落在自己藏青色的凤袍下。

    片刻,她偏过头,问自己的心腹,“那人叫来了么?”

    “听说是太后娘娘您恩赏,已经朝着这边过来了。”江阮压低了声音,小心嘟囔了一句。

    苏太后没有把陈妃一起叫过来,毕竟陈妃这个人心思澄澈,没有黎妃这么没脑子。以往,这黎妃为了蒙受恩宠,和着前皇后作对,还差点儿赔上了一条命,若非陈妃香了助,早就没命了。

    今日,趁着黎妃贪心不足,她倒是可以借助那人,搞垮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

    黎妃被请走后,过了半个时辰,竟然是被人拖着出来的。

    原因就是有想坐太后位置的野心。

    至于究竟做了什么事儿,殿上好多内监婢女都看见了。说是黎妃入了太后寝宫,直接行驶太后的权利,坐太后椅子,使唤太后的人。

    因为本人太过狂妄大胆,由此才被苏太后命人抓了下去。

    陈妃久不见黎妃回来,一时着急,便出去寻人。不想碰见了抓着黎妃的内监。

    内监扬言,太后下令,要处死这胆大妄为的黎妃。

    黎妃哭泣不止,泪眼婆娑地瞄着陈妃,“妹妹,姐姐不是故意的,姐姐……不是故意的啊,救救我,救救我啊。”

    陈妃看着黎妃,又听到内监是要把人带到午门斩首,是以跪在地上,认罪。

    苏太后早就安排了人,故意让人带着黎妃走陈妃寝宫门口最近的那条路过,所以撞上也并非偶然。

    “妹妹,姐姐不是有意要坐太后娘娘的椅子的,姐姐就是……就是想着关系好,所以才……姐姐不想当太后啊。”她卑微地哭着,双手抓着陈妃的手腕,企图对方能够多说几句好话。

    陈妃于心不忍,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大人,大人,陈妃妹妹绝对不是有意的,还望大人能够禀报太后娘娘。”

    有人拼命拦阻,内监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禀报苏太后。

    哪里想到苏太后竟然带着江阮在等人。

    “太后赎罪,黎妃姐姐从小在宅院长大,心思单、纯。她会坐太后椅子,无外乎只是一时……一时好奇,还望太后能够宽宥于她?”陈妃说着,又跟着磕头。一次又一次,额头磕出了血,都没有放弃救自己的姐妹。

    苏太后看着陈妃,“坐本后宝座,竟然还说是无心之过。陈妃,难不成你以为,任何觊觎本后宝座的人,都是因为一时贪玩无心之过?”

    “太后赎罪,臣妾不敢。”陈妃又压、低了肩膀,“若太后饶恕姐姐,臣妾愿意代受惩罚!”

    不想说这么多都没有什么用,苏太后甚至怒火冲天地把两人都抓了起来。

    午门一事儿,阴玄公子早有警觉,便特地安排易容,成为了执行官身旁的帮手。

    陈妃和黎妃原本经人劝阻就可以得救,只要苏太后能够放人一马。但是阴玄公子太过狡猾,出乎意料地把人斩首。

    说做就做,都没有给人任何迟疑的机会。

    陈妃和黎妃因着这事儿,丢了性命。

    前去给黎妃请安的七皇子墨子轩得知了此事儿,跑到了苏太后寝宫,和人对峙。

    苏太后看着这个性鲁莽,举止冲动的七皇子墨子轩,不禁冷言反问,“七殿下跑本后这儿来,究竟是要做什么?”

    七皇子墨子轩手持利剑,语气淡漠成冰,怨恨的双瞳里,只有腾腾燃烧的火焰,“太后娘娘,你恶意栽赃,杀我母妃,这笔账怎么算?!”

    “七殿下言重了,本后殿中的内监仆人都可以证明,是你母妃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地想要坐本后宝座!”苏太后端着一杯茶,惬意地看了对方一眼,“若不然,她又为什么会死呢?”

    “你?!”七皇子墨子轩直接拔剑砍来,苏太后将事先待命的御林军叫进了殿中。当然,为了这个计划,她故意受了墨子轩一刀。

    直接给七皇子墨子轩叩上了行刺太后的罪名,御林军捉拿后,将人送进了天牢。

    她蓬头垢面地坐在地上,十三皇子墨疏离比较理智,虽然失去母妃,他心中悲痛。但也知道小心谨慎,不打草惊蛇。

    至少他了解得那样,这件事儿并非旁人说的那么简单。

    因此,他觉得,定然是苏太后背后捣鬼。

    可是朋友已经因为失去理智被关在了天牢,若是无人可救,便会因此丧、命。

    想着这个噩耗,他进得天牢,见过七皇子墨子轩。

    然而那人靠在天牢角落,蓬头垢面,神情痛苦。握剑的手上,还有血渍。

    “七皇兄,七皇兄……”十三皇子墨疏离在牢房门口叫了好半天,都没有人回应。

    墨子轩仿若受了刺激,失去了所有为之动容的理智。任凭牢外十三皇子墨疏离如何呼救,也未有里间墨子轩回应。

    倘或真的受了刺激,已经绝望崩溃了么?

    墨疏离蹲身,透过森冷的铁栏,能够看到曾经那阳光般的面容,如今已经蜕化成这般失落的模样。

    “七皇兄,七皇兄……”

    朝中,墨云齐被杀,墨长迎成为了新皇。六皇子重病。七皇子墨子轩刺杀苏太后,入了天牢。成年的,就只还有十三皇子墨疏离一人。

    在苏太后的心里,墨疏离虽然没有威胁,却不可错放一个。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后面内容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