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51)赐婚圣旨
    然而这事儿非同小可,一步错,满盘皆输。

    这会儿给了他们公道,日后再翻身对付他们,那……那只怕是给自己留了后患?

    “陛下三思陛下啊!”苏皇后叩首。

    墨长迎看着苏皇后,又瞟了眼云初初,不想再过问这件事儿,便依旧没有言而无信,就下了旨。

    身份尴尬的六皇子墨九尘,从今以后,便不会再被人说成一个有一个混于勾栏之处的卑贱母妃。

    然云初初却自责自己在大殿所说的那些话,为了名声,才如此出力。

    外人听到,怕只觉得尚书府的大小姐是一个虚伪之人吧。

    墨长迎没有想这么多,当即制止,眼前混乱争执的场面,也立刻安静了下来。

    “当年先皇的确误判,风老将军的确是忠肝义胆之人。风家长女求救无路,而会选择牺牲自己,孤身入勾栏,争取得见先皇容颜,也算孝顺。既然如此,风家长女该入风府宗祠。”他一声令下,坦荡荡地拍着膝盖,“好了,众位卿家还有本要奏么?”

    诸位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拱手,表示没有事要奏请陛下了,这才下朝。

    苏皇后在殿中,争执一番,却是刻意为之。

    江阮跟在身侧,良久都没有看明白,不禁问了,“娘娘为何刚刚同陛下唱反调呢?”

    “他今日刚登基,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不服帖的人,今儿本宫在朝堂上这么一闹,他却能够镇定自若地处理好这件事儿,不得不令底下大臣刮目相看。为陛下笼络人心,本宫就是吃再多的苦,又有什么呢?”苏皇后回宫不久,晚上便被封为了太后。

    墨长迎为人正直,在云初初的闹腾下,把这件事儿处理地像模像样,没有让群臣难堪,也没有听从自己的母后,在大臣眼中已经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

    这对墨长迎没有任何坏处。

    云初初今日虽不知苏皇后用意,但她对墨长迎的态度却是知晓的。

    故而她本人还不慎满足。

    六皇子墨九尘背手,跟在身后,见她心事重重,按耐不住地问了,“长歌,为何心不在焉?”

    云初初莞尔,苦涩一笑,“怕九尘生气?”

    “生气?”墨九尘不明不白地伸手,抓住了人,“为何这么说?”思量了一瞬,她反问道,“长歌为了本王母妃的事儿,愿意拿自己的人格和尊严抵押,可谓是至情至、性之人,本王为能有这样的红颜知己,感到非常荣幸!”

    “你不是就会说这些酸溜溜的话吧?”云初初挑了眉,戏谑了一句,“但是你答应过我的事儿,不能忘了?”

    “本王明白,等到下午,本王便到皇宫,请求陛下降职,迎娶长歌入府。”墨九尘正经地躬身表白?

    看得云初初都忍不住发笑,迟疑了下,她笑,“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你不是应该先问我的意见么,怎么……怎么倒自己自嗨自乐起来了?”

    墨九尘一脸吃惊,“怎么,长歌不愿?”他侧身犹豫,平素里才华横溢的样子,突然间,变得呆萌萌的,“难道本王什么地方惹恼长歌了么?”

    “有啊,比如……你忘了给我准备礼物?”手指挠着手指,云初初闷闷不乐地吐露自己的要求,“当日你曾说过,你家大业大,等到成婚以后,所有的都归我管,这事儿可对?”

    墨九尘听后,愣了,随之,却又无比温柔,“原来本王的王妃是一个小财迷!”

    “我不仅仅是财迷,我还会是一个管账的高手,一毛不拔那种!”一毛不拔铁公鸡,这样形容自己,着实是够贴切了。

    墨九尘抓着手,送到自己心口,深情款款,从未如此深情地说了一句。

    长歌,一辈子我不惧黑暗里的魑魅魍魉,牛鬼蛇神,我只惧你一人的心思。

    身周闹哄哄的,但那句话却像穿透了耳膜,一字不差地直达内心。

    护卫常宁和重深几人在两丈外,看二人的样子,无比温馨。

    红竹按耐不住地抹眼泪,“以前咱们殿下追求了长歌小姐多久啊,可谁知道……”她双手合十,难得的喜悦,“但是幸好咱们小姐发现了殿下的一片痴心。”

    护卫常宁也跟着附和,“是啊,现在还记得在池畔,当初殿下告白时,长歌小姐的冷漠绝对。”

    重深瞥过头,“当时……长歌小姐说了什么话么?”

    护卫常宁噎着嗓子,说话却是笑着,“当时长歌小姐说,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不会喜欢殿下,更不会嫁给殿下。而且……”他挠挠头,“长歌小姐当时太固执了,对太子殿下那么温柔,那么体贴。全然没有想过咱们殿下,是如何付出了真心。”

    红竹乐呵呵地笑,“现在知道,不就好了么?而且你看,咱们小姐为殿下做的够多了,这也算当初的弥补吧?”

    “呵呵,没错!”常宁同红竹对视一眼,笑得莫名愉悦。

    ……

    墨长迎下朝后,去曾经沐雅楠曾经住过的地方,看了看。尤其是当日御花园里,树下,她一脸痴羡的表情。

    或许睹物思人,人更愁。以至于他突然想到了云初初在殿上那般声嘶力竭的话语。

    她说自己……意属六皇弟墨九尘,苦于许多条件,无法嫁人。看到云初初的眼泪,他竟然想到了沐雅楠绝望时的眼神。

    “雅楠,如果当初是朕向父皇赐婚,你……会答应么?”墨长迎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的真心,他清楚得知道,对于沐雅楠,他是发自内心地欢喜着的。

    所以看了身旁内监一眼,缓缓出声,“走,回去。”

    到了书房里,拟了圣旨,让内监去尚书府宣读。

    甚至他自己也去了。

    到了尚书府门口,尚书府从老夫人颜氏到底下的女仆一一跪在殿内。

    云初初立在沐远扬的身后,在接圣旨时,都不敢相信,最后成全他们的会是之前还将自己视为仇人的墨九尘。

    她彷徨地抬起了脑袋,却只能盯着拿着圣旨高高宣读的内监的衣裳,以及那明huang的圣旨落下的暗影。

    身后坐在椅子上的墨长迎,她看不见。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却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圣旨完,云初初却没有站起来迎接。

    相当得让人震撼了。

    “沐长歌,怎么,你还不打算接旨么?”跪恩环节被新皇墨长迎突然打断了。

    云初初一听,吓坏了,站在地上,抬起头时,难以置信地愣了一秒,“谢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接过圣旨,她站起身,却被老夫人颜氏又叫着跪在了地上。

    墨长迎抬手,“都起来吧。”说完,他专注地盯着云初初,看着她,心里有了好主意,“你说,朕成全你和六皇弟,你们之间……会幸福么?”

    “会的。”云初初毫不否决,面容坚定,“六殿下爱长歌,长歌也爱六殿下,只要……只要没有人拆穿我们,那一定会很幸福。”

    拆穿……

    墨长迎静静地嘟囔了这两个字,不敢相信地瞪着目光,思量了很久,他终于抑制不住地笑了,“沐长歌,你一定要记住你说的这句话。朕眼里容不得沙子,倘若以后你以后没有完成你对朕的承诺,伤害了你所爱的人,那么……朕一定会杀了你。”

    云初初微微一笑,睿智的眸色已经看透了墨长迎突然的仁慈。

    站起身,尚书府大人沐远扬直接感觉到无比痛苦,他以为新皇前来,是打算迎娶沐长歌成为新皇后的,没想到竟然是……赐婚,而且还是赐婚沐长歌和六皇子墨九尘。

    “奇怪了,陛下怎么会突然关心咱们长歌呢?”沐远扬瞥转的目光,几乎可以用觑来形容,他大概没有想到,云初初这丫头用了什么招数。

    可是云初初并没有承认他的说话,直接回应了,“父亲以为,他真的是对我好么?”她对这件事儿,看得无比通透,“亲自来下旨赐婚,的确可以看出他对此事儿的重视,但是他这么做,却是有目的,不然哪一位皇帝赐婚,还会关心婚姻幸福与否?”她握着手指,眯缝着眼睛,却是盯住了老夫人颜氏。

    “祖母,您就没有什么想同我说的么?”

    自从沐远扬将自己那蛮横的举动告诉给了老夫人颜氏时,她就已经不屑同自己说话了。

    “哼。”老夫人颜氏走到走廊尽头,微躬着身体,突然转了过来,语气并不友善,“你如今在尚书府里头,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还需要问我这一把老骨头做什么?”她伸手拍了拍自己儿子沐远扬的手掌,“你可以为非作歹,将你父亲所有的、权全部抢走。想来也不会在乎我这个老婆子任何说辞吧?”

    云初初突然歇斯底里地问了一句,“陛下赐婚,长歌可是要出这尚书府的门了,这样,祖母……都不愿意同我说些什么?”

    老夫人颜氏冷漠地如同冰山长年不化的白雪,“真要说什么,那老婆子就祝福你,和墨九尘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吧。”拎着佛珠,示意了儿子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

    云初初想着成婚之时,自己尚书府冷冷清清,好像还有些对不起原主沐长歌。但她爱意太深,已经不愿想那么多。

    回转身时,五公子沐长岭却撅着嘴角笑了,“长歌姐姐不必伤心,祖母和父亲不收拾,我这个弟弟却会送你出门。”他偏头盯着三夫人胡氏,“还有三娘她们,也会尽力帮忙。尚书府不会寂静的。”

    云初初看着眼前这热情的少年,有些许感动,情难自已地问了,“长岭,你可有想过,也许……也许我……不是你的亲姐姐?”

    “长歌姐姐同我本就是同父异母,这件事儿我从小就知道,但长歌姐姐待我的好,却是无可挑剔的。”沐长岭牵着自己那狗相思。相思被绳索牵着,沐在日光下,眼睛瞪得特别大,吐着she头,眯着眼睛竟然在笑。

    “它……它在笑哎。”云初初突然尖叫起来,惊地院子里的仆人们都转过头看。

    那时,她们对眼前这位大小姐,态度似乎有明显的变化。虽然他们不能理解,这位大小姐为何不同于其他的名门闺秀,想法偏激。但是这位大小姐却是干脆利落地让他们害怕了。

    远远地看着,都会害怕。都不敢说闲话的人,那一定是有真本事儿。

    她们都会这么想。

    云初初抚了抚狗狗相思的后、背,注视着它的眼睛道,“像你这样无忧无虑的,也挺好的。”

    沐长岭蹲身打趣,“长歌姐姐,那你就错了,不是相思无忧无虑,而是相思遇到我这么好的主人,才无忧无虑。”

    “哈哈,对,长岭弟弟最好了,相思跟着你才是真的幸福。”她眨着眼睛,笑容浅浅地映在酒窝里。

    与此同时,墨长迎一道圣旨也送去了墨九尘。

    他背身站着,侧脸问,“你想做的事儿,朕都答应了。”

    “多谢皇兄!”墨九尘拱手躬身,接过圣旨时,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连那多谢皇兄三个字都显得没有任何感情。

    “你自从回到帝都,就对尚书府的大小姐如此痴情,如果说是一见钟情,朕还真不大相信。”墨长迎说着转了过来,看着身旁的雪豹,“说来奇怪,第一次看这雪豹时,很多人都说,它会吃人。可如今过了这么多年,它除了样子长得凶恶些,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墨九尘听了,清楚地纠正了一句,“不,皇兄,它的确吃、人。可是……”他抬眸笑,那笑有些冷,“可是长歌不喜欢它凶巴巴的样子,如果它吃人,长歌一定会害怕。是以,为了长歌,我训练了它很长时间。你看到的,只是它温顺的一面。”

    墨长迎忍不住打趣,“看来,六皇弟真地很喜欢沐长歌了?”

    “没错,爱入骨髓,就像皇兄喜欢沐雅楠,是一样的道理!”墨九尘不虚假,敢爱敢恨,又特别的痴情的表情,很能打动每一个人。

    想当初,墨长迎听说六皇子墨九尘追求尚书府大小姐失败,一个人在碧华楼买醉,便为这样深情的人感到万分质疑。

    “朕一直不明白,当年帝都,也就长歌小姐和雅楠小姐才华横溢,而雅楠小姐更比长歌小姐温婉可人,为何你却同朕以及那些皇弟不同,喜欢的竟然是长歌小姐?”

    墨九尘听后,反讽道,“难道皇兄是因为好奇才会关注两位小姐的么,也是因为细心观察,才爱上沐雅楠的么?”

    “自然不是,只是以往少时,雅楠小姐最知朕心。”墨长迎全未阻挠地点头一笑,“朕……是真地喜欢她。”

    “既然皇兄都如此以为,那么为何会思忖六弟的真心呢,难道就因为长歌是尚书府嫡女,是帝都所传的太子殿下的女人,九尘就应该放弃,放弃看着自己所爱之人跳进火坑么?!长歌不是沐雅楠,她要的是全心全意,太子殿下墨云齐因她身份,欺她真心,如果……如果当初沐雅楠不是真心喜欢墨云齐,六弟以为皇兄绝对会争一争的。对不对?”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后面内容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