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48)旧案重审
    墨九尘微眯着眼睛,笑容可掬,“长歌,希望本王……怎么做?”

    “从墨云齐的身上,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原书里,太子殿下墨云齐之所以能够坐上储君之位,靠得是前皇后娘娘。

    趁机让皇帝卧病不起,然后由太医治疗开药,最后在每日服用药物中,下……du?

    墨九尘听着那法子,邪魅的目光里,透着得意,“很好!”

    皇帝看二人嘀嘀咕咕说出来的这些话,不屈地叫嚷着,墨九尘不耐烦,奔至对方跟前,给对方下了一味药。

    不过这药只能令人全身无力,意识迷糊。

    做完这一切,墨九尘利用安插在宫里的内监,成功混出皇宫。

    跪在大殿的太子殿下等诸位皇子,得知皇帝生病,是在晚上。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太子墨长迎有些不明白。

    为何父皇突然间,会重病在床。

    风家一案未下,他却一躺不起,莫非是装病?

    墨长迎回到皇后宫中,同自己的母后商量了一下,突然有一个可怕的想法。

    来找过苏皇后的墨九尘同她已经谋划好了,皇帝重病,若这个时候太子殿下借势力,为风家翻案,那么他定能得到贤良之名。到时候诸位老臣必定会感恩戴德,心想这位太子墨长迎,终于做了一件,他们想做却不能做之事儿。

    借苏皇后的手除掉皇帝,这是原书里,前皇后的手段。

    出了宫门,云初初想着去见苏皇后,却被墨九尘阻止了。

    他站在跟前笑,神采奕奕,“长歌,本王已经同苏皇后谋划好了。”

    “你……去见了苏皇后?”云初初深思片刻,忧心忡忡,“难道九尘想跟苏皇后合作,让她对付皇帝?可是……不应该啊……”他们完全有能力对付皇帝。

    墨九尘坐在地上,拍了拍身旁的枯草,神色沧桑,“长歌,本王……杀他太不容易了。”

    “什么?”

    “本王在这京城,一无靠山,二无人脉。跟随之人,都只是一些出生入死的兄弟。有的只是为了风家翻案才愿意效忠本王的。”墨九尘手指缓缓地握住云初初身前的长发,温柔的目光里带着沉思,“所以本王不能鲁莽,长歌来时,本王还以为你会觉得本王不孝,为此阻挠我。”他拥住人,浓墨一般的眼神里,带了点儿无助的光彩,“幸好长歌没有,本王突然感觉很幸福。”

    云初初挣脱出脑袋,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觉得有些难受,哽咽了下,竟然忍不住笑了,“九尘,我说过了,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她伸手挠了挠脑袋,有些纠结地分析,“你和苏皇后合作,风家一案就有希望了。”

    “你也这样以为?”

    “因为我会想办法帮忙,一定把这案子翻得漂漂亮亮的。”云初初举起手来,发誓,随后又满是喜悦地扬起脑袋,“不过在做这件事儿以前,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儿,不然……不然我绝对会……”

    墨九尘压低了声音,凑到耳根前,低声细语,“本王能做的,只有迎娶长歌为妻。”

    所有的告白,都不及这句话来得更加切实。

    那种直达内心的幸福,充斥在指尖,幻化成照耀在身的日光。

    ……

    苏皇后知太子殿下墨长迎本人孝顺,不希望他背负着陷害父皇的骂名,故而在寝殿中,思考了很久,做出了唯一的决定。

    “阮丫头,去,把本宫为陛下熬的红豆粥拿过来。”苏皇后面对着铜镜,画眉梳妆,打扮得端庄大方。

    那迷糊的铜镜下,虽然可以看出苏皇后秀气的容颜,但也能轻易地看到,她那透亮的眼眶里,不经意间滑落的眼泪。

    泪珠晶莹,像极了人仓皇的心情。

    “娘娘……”江软看着苏皇后,知她心思,忍不住问,“娘娘,先生泉下有知,看到您这样,也会伤心的?”

    “呵呵,伤心与否,都没有关心。很快……”苏皇后没有继续她所谓的话题,事实上,今天过后,她就可以同自己曾经的青梅竹马见面了。

    她周正了衣裳,挺直了脊背,兜着橙色杏花般的锦袖,缓慢地朝着皇帝寝宫而去。

    “太医院的大夫可都去给陛下瞧过了?”苏皇后小心翼翼地打听。

    “已经瞧过了。”江阮点头回应,“娘娘,听陈太医说,陛下这次的病很严重。”

    “幸好……”若不严重,她如何能够机会报仇?

    来到寝殿,她将服侍众人全部都放在了外面,自己则捧着红豆粥,迈步进了大殿。

    前,看着皇帝。适才被太医一扎,虽然身子依然虚弱,但好歹醒了。

    所以她进来,皇帝便笑了。

    苏皇后跪在身前,耐心问道,“陛下,感觉怎么样了?”

    “还……还好,朕……朕不会死。”他抬起手来,让苏皇后从自己的案几上,把之前写过的圣旨拿了过来。

    诏喻上写着令太子墨长迎继承大统,六皇子墨九尘发配肃州,永生不能返回帝都。

    苏皇后瞧着圣旨内容时,心思沉重。却又莫名欣喜。

    如此也不必挑明了说,威胁皇帝写下让自己儿子继承大统的诏书。

    真是一举两得。

    “陛下,您好久都没有进食了。”她捧着红豆粥,乖乖地送到皇帝面前。

    皇帝迟疑了一下,竟然没有吃。那看着红豆粥的样子,显然透露了他畏惧被害的心思。

    苏皇后浅浅笑了下,青瓷勺在碗里轻轻地动了下,“陛下,让臣妾尝尝烫不烫。”

    她浅吃了一小口,便将碗递出去。皇帝见她吃了,也没有想那么多,便大口喝下了那盛满了剧毒的红豆粥。

    苏皇后亲眼瞧着皇帝喝完粥,而后便站了起来,走到一旁,将刚刚喝点的粥吐了出来。

    皇帝纳闷地盯着,“皇后,你怎么了?”

    苏皇后眼角挂着泪水,又笑又哭,“陛下,臣妾……臣妾进宫这么多年以来,唯一……唯一一次这么开心。”

    前呕吐,可无论如何,那喝过的红豆粥都无法吐出。

    紧跟着,他感觉喉咙发紧,心口疼痛,“太医,宣太医……”

    皇帝痛苦地命令着,可屋子里除了苏皇后,没有旁人?

    他抬起胳膊,有些绝望地问了,“皇后,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朕?”

    “为……为什么?”苏皇后冷笑着,走到皇帝的跟前,“这样了,你居然问我为什么?陛下,你难道忘了,你当初是如何杀害了我的心上人了么?”

    皇帝一听,简直不敢相信,泛红的脸颊上,怒火中烧,“事到如今,你……心里还想着那个男人,你……你是朕的皇后啊?”

    “是,臣妾是陛下的皇后,可……可在陛下的心里,臣妾算得了什么,就……就连做给你东西,都要亲自吃上一口,你才放心。这样的……情意,还算情意么?!”苏皇后手指定着自己,眼神坚定,“可是陛下,你的日子已经到头了。你的那些忠臣,都因为你这样的举动,彻底寒了心,彻底失望了。如今……如今只要长迎能够替风家翻案,他就被众位朝臣视为圣明君主。而陛下你的这一封诏书,将会成为我儿永登大统的保障!”

    “你……你这、贱人!”皇帝情绪激动之际,忽然吐出一口鲜血,然而他最后都还没有忘记,下那最后一注,“皇后,你……你以为朕死了,朕这宝座就可以归长迎了么。朕……朕儿子众多,有才华有野心的皇子,岂非一个。你以为朕死了,他们就没有任何想法么?”

    “这……这你不用担心。”苏皇后刚刚确实是想牺牲自己,但是她看到诏书后,突然想死,太子墨长迎的皇位还没有坐稳,自己这唯一的依靠还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故而她才将喝了一口的红豆粥吐出来,以确保自己没事儿,“陛下,臣妾自从成了你这后宫的女人,那是处处小心。以往被皇后算计,后来被你算计。看似豪华背后,臣妾却要处处忍耐,步步留心,时时在意,唯恐你不高兴,就撤去本宫的皇后之位,就撤去长迎那来之不易的太子之位。陛下……你现在还以为。臣妾对你的心……是真的么?啊,是真的么?”她泪水横流。

    仿若滔滔不绝的江河,奔腾而去。

    苏皇后站着,目睹了皇帝痛、苦的死去,她觉得自己不会悲伤,也保持着冷漠的姿态,看着那人。

    可不知怎么,皇帝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她的眼泪泛滥成灾。

    那个时候,她回忆地,竟然是自己和皇帝之间的爱恨情仇。

    也许做了一辈子的夫妻,无论仇敌,都已经无可奈何了吧。

    她眉头轻皱,走到皇帝跟前,用手绢擦掉对方嘴角的血,然后收拾了一切,便离开了。

    殿门大开,她带着丫鬟走了。

    经过一ye,清晨皇帝驾崩,皇后通传内监,假传皇帝将风家一案交给了太子殿下墨长迎处理。

    墨长迎临危受命,将风家一案揽入麾下,响当当地把这个案子查探得漂漂亮亮。

    朝臣个个心眼亮,知道皇帝不可能允许处理风家一案,也知皇帝突然的死万分蹊跷。但是太想为风家老将军挽回名声的他们,已经不管那背后发生了什么。

    先皇不圣明,已经成为了事实。现如今太子墨长迎愿意承下那桩旧案,无疑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儿。

    是以,他们不多问,只认同先皇确实下了圣旨让人调查。

    太子墨长迎力挽狂澜,一步又一步,对风家一案进行了彻查。那些冤死的亡灵,都得到了安宁。

    风府重新修缮,所死的人,全部都放了灵位。

    供奉在宗祠里。

    六皇子墨九尘去看时,工部已经将风府修缮得很是气派了。虽然不知道风府以往是什么样的境况。

    但在他眼里,那一定是最热闹的将军府。

    风府一案被查,云霁这丫头的身份也被揭穿,稚威女将军成了风府唯一入住的人。

    六皇子墨九尘感激,想到自己死去的母亲,因此带着母亲留下的证据,去向太子殿下墨长迎求证。

    寄希望为自己的母妃求一个公平。

    谁知朝堂中人却不愿意相信,当年先皇带回去的那个女人,是风家长女。

    墨九尘跪在地上,“皇兄,你既然主张彻查风家一案,那么为何我母妃的真实身份,你……你不能澄清呢?”

    太子墨长迎摇头,却把话语权抛给了在场的诸位臣子。

    可在场的那些臣子却摇头拒绝,理由有三。

    一来那女人出自勾栏,身份尴尬。

    二来那女人当初倍收宠爱,拉着皇帝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儿。

    三来那女人陷害皇帝,犯了欺君之罪。

    这三项罪名,是给那女人的。所以墨九尘无论如何证明,她是风家长姐,也无人相信,若是云太傅还在,看着自己维护的心上人落得如此田地,不知会作何感想。

    愈发想着,愈发难过。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割着自己的心。

    六皇子墨九尘抓着那份带血绢帛,一字一句地向着朝中大臣解释。

    语气冰冷冷漠。

    “风家被小人冠以投敌叛国罪名,我母亲无法,只能藏身勾栏。企图以舞、姬的身份,为风家洗刷冤屈。至于宁大人,是他处处刁难,才惹怒父皇,以致造成杀、身之祸。至于陷害天子,这重罪,不过是因为前皇后诬陷。这三桩恶意栽赃的大罪,凭什么让本王的母妃来承担,凭什么你们如此污蔑她,你们有什么资格,对我母妃如此评价?!凭什么?”

    他向着众人咆哮,自己期待了这么久的风家冤案,到头来,自己的母妃却依旧要以那个卑微的名声深埋在土里。

    不能回归宗祠。

    他怨恨,他不甘,他眸子冷厉似火。

    可墨长迎一挥衣袖,便让御林军将墨长迎打发下去了。

    墨长迎虽然心有不甘,可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毫无理由地把自己又送进天牢。

    他不想令自己的心上人担心。

    但沐远扬从朝堂回来的时候,这事儿却已经不是秘密了。

    “你说……六殿下去皇宫为自己的母妃申冤了?”

    沐远扬抱着饭碗,握着筷子,冷不定地嘲讽一句,“是,六殿下差点儿在殿上动手了。瞧他动怒的样子,双目赤红,又渗人又可怕!”

    他这意思,貌似在说,得,你选择的好夫君呢,竟然是这种货、色?

    砰……

    云初初摔碗而起,怒视道,“九尘世怎样的人,用不着父亲评价?”一咕哝就跑了,饭都没有吃好。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