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44)求得支持
    说做就做,云初初是一个急~性子,对于如何说服二皇子墨长迎,无外乎就是说服苏皇后,让苏皇后畏惧害怕,让她想要去守护现在的地位,那么一切就是顺其自然的了。

    可是苏皇后,也不是好糊弄的,这个人的软肋,她必须回尚书府好好思量一下。至于其他皇子,特别是爱慕太子殿下沐雅楠的人,她就需要想办法,让他们即便怨恨自己,也要和自己合作。

    有什么办法呢?

    他们的……软肋会是什么?

    哦。

    想起这个,云初初已经决定,回去好好地思量一下,七殿下和十三殿下的母妃?

    她们母妃有难?

    还不信会坐着看笑话,除非蠢笨无人能及。

    “九尘,我还有事儿,就在这儿告别了。”

    挥手作别,那墨九尘却追了上来,袖子下的手团住,“本王送你。”

    “不用。”云初初挣脱了手,自顾自地往外走,“我知道你是什么心思,如今有人在帝都传我本事儿大,哪位皇子娶我,都是如虎添翼。为了不给九尘你找麻烦,我还是乖乖地离开了为好。你哪,自己回去。”

    墨九尘听着这话,顿步,不再追了,“如此费尽心思为了本王考虑,本王也想为长歌做点儿什么啊?”

    “得了吧,我一个人,好胳膊和腿,可以自己回去。况且……你在这里,我反而不大安宁。”自顾自地走着,语气悠悠转转,竟不能持,深想一下,心情也无比烦闷。

    左右这些流言蜚语对自己都没有什么妨碍,但是……如果被人拿捏来当做借口,只怕会因为自己,伤害到九尘。

    走到尚书府门口,丫鬟红竹着急地在大门口徘徊。

    见着她人,急了,“小姐,您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

    “怎么了?”云初初含笑,忍不住问了,“大半ye的谁会来找我麻烦?”

    “老夫人病了。”红竹拉着云初初到一边坐下,随之慢条斯理地言明,说是王嬷嬷不见了,老夫人颜氏着急上火,郁结于心便晕倒了。

    “怎么回事儿?”云初初往院子里头走。急了便喊,“那……那快回去看看吧。”心中焦灼,又难耐不忍。

    急急忙忙地,好不容易到了鸿生堂,只听得三夫人胡氏在跟前抹眼泪。

    “老爷,母亲这病……可怎么办啊??”

    “等到人找着了再说。”沐远扬站在跟前,听着老夫人颜氏嘴里叫着长歌的名字,心里着急。

    这边丫鬟红竹已经跟在云初初的身后过来,垮过门坎儿,兜了帘子进屋。

    一入屋子,就闻到了怪诞的檀香。

    云初初走近,只觉得头晕,便问丫鬟,“祖母以前用的都是这香?”

    “没错,长歌小姐,以前嬷嬷伺候老夫人,总喜欢点这么一根香?”一旁的小丫头回应了一句。

    云初初闻着那香,头晕难耐,便令丫鬟红竹将香灭了,四下的窗户打开。

    她走近了,问胡氏,“三娘,祖母怎么样了?”

    “刚刚进来时,发现脚盆里的水洒了,然后您祖母就晕过去了,小丫鬟过来看,发现人就晕在了地上。因为嘴里一直叫着你,所以……”

    “是这样……”云初初凑拢,仍然听到对方在喊自己的名字。她伸手轻推,着急地喊,“祖母,祖母……”

    老夫人颜氏听见有人叫,睁着眸子瞟过去,一下子抓住了云初初的手腕,“长歌,长歌,你……你得注意……”

    “祖母。长歌就在这儿,您慢慢说?”云初初看老夫人颜氏的样子,心里想着,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不料家丁进来禀报,说是大路上,看到了王嬷嬷的尸、首。

    沐远扬行过去,看着对方身穿ye行衣,一时纳闷,“这王嬷嬷不在身旁伺候老夫人,跑哪儿去了?怎么还穿成这样?”

    云初初瞧了,也站起来看,太过好奇,她查看了一下对方的伤势,有些……迷糊,“看样子,死了几个时辰了。”

    “她……她一个伺候人的老婆子,还有仇人追杀?”沐远扬定在一旁,多生怀疑,“不可能啊,她不乡下来的么?”

    “看她装扮,应该是出府,好像……是被人杀了的。”云初初手指触着嘴唇,回到老夫人颜氏的跟前询问,“祖母,王嬷嬷离府一事儿,您知道么?”

    “长歌,她……她要害你啊。”老夫人颜氏哭泣道,“眼下,你听祖母的话,让你父亲给你安排一门婚事吧。”

    “为何?”云初初觉得在怎么,也扯不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儿上的。

    不想老夫人颜氏竟然说了实话,“你不知,今日她离开前,同老身说,现如今帝都城里,有关你的事儿,已经传开了。”

    云初初毫不畏惧地点头,“那些流言蜚语我听说过。”

    “既然你听说了。那你就更应该想办法应对了啊?陛下多、疑,现在你无论跟哪一位皇子走近,都吃不了兜着走?”老夫人颜氏后怕皇帝多疑,然后降罪下来。云初初到底是尚书府的长女,她若获罪,对尚书府的名声乃至未来都不好。

    云初初知她生病的根由在哪里了,嘴巴翘起来,笑得洋洋洒洒,“祖母放心,这事儿,我自有应对的法子。”

    “应对?”老夫人颜氏一听,忽然猜测到了什么,“你是打算和六皇子继续这样下去么?”

    “不,是所有的皇子。”云初初嘀咕了一句,目光盯着自己如葱管一般的指甲,“其实,说白了,皇帝多疑,不过是害怕我跟哪一位皇子在一起。可是……可是没关系啊,如果我联合所有的皇子,跟他们打好关系,那么……我还不相信皇帝能够把所有的皇子都赐死?”

    “万一……万一陛下就要你死呢?”老夫人颜氏捶xiong顿足,神色枉然又害怕,“要知道,长歌,你是尚书府的嫡小姐,你应该为尚书府争光,而……而不是……”

    云初初耸耸肩膀,全无任何想法,“我知道啊,这不,我也没有做什么啊。再说了,祖母,如果每一次,因为皇帝的多疑,我就要辜负我一生的幸福,那么……我是不是太可怜了么,眼下,就几位皇子,受器重,二皇子墨长迎,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至于六皇子,我跟他关系本来就好。”

    一旁的尚书大人沐远扬倒也知道分寸,“可是长歌,你别忘了,二皇子,七皇子,十三皇子。他们都怨恨你,认为是你害了你的雅楠妹妹。”

    这话说得简单点儿,就是尚书大人沐远扬害怕那些皇帝不会搭理她。

    毕竟他们都心中记着沐雅楠的死。

    可是从女儿的脸上,他却又觉得,这种事儿,云初初是能够办到的。

    “祖母,您好好养着,长歌先回去了?”她走了几步,悠悠地停下,又折回来,坐在了凳子上,“不过祖母您且放宽心,咱们尚书府不但不会出任何岔子,还会……发扬光大?”

    老夫人颜氏盯着她站起来时的纤瘦身影,既觉得畏惧,又觉得窘迫。

    出得鸿生堂的院子,丫鬟红竹才凑近了问,“小姐,您真有办法让那些皇子不记恨你们么?”

    “胡说的。”

    原书里,几位皇子对沐雅楠相当地好,即便是太子侧妃,也愿意帮衬着。或许是因为有他们,才令原主沐长歌那位太子妃后来残死沙场,而沐雅楠成了后来太子殿下身旁的唯一太子妃的吧。

    呵呵。

    “是时候了。”云初初叹了口气,站定了,靠着长廊坐下,随即憋了一口气,“红竹,你觉得王嬷嬷会是什么人?”

    红竹嘟囔着嘴巴,“不知,不过看她的打扮,应该是坏人。”

    “坏人,在尚书府藏了这么多年,有什么诡计呢?”云初初掂着袖子,脑袋靠着朱漆柱子,目光瞧着月光洒落的池塘。

    “不管怎么样?”红竹凑上来,嘴角扑着热气,贴到云初初的耳边,开怀大笑,“小姐,反正她已经死了。最主要地是当下,咱们应该想想,如何应对?”

    “嗯,这是自然。”云初初歇了口气,袖口在红竹的手背上握了握,迟疑良久,终于眼不见心不烦地笑起来,“现如今,是最后的步骤了。”

    ……

    其实这流言蜚语可破,只要拉拢二皇子墨长迎。他同自己的关系好了,皇帝那边便没有其他说辞。总不至于太子殿下刚刚升上家,就被贬下去了吧。

    清晨,云初初去到皇宫,面见苏皇后。江阮将这个消息知会给苏皇后。

    苏皇后一听,看着儿子墨长迎,“长迎,听话,你先下去。”

    “母后,沐长歌又来见您做什么,您……您同她到底有什么事儿瞒着儿子?”墨长迎脸色不对,唯恐母后会为了他,答应沐长歌的要求。

    可在外进来的云初初却自得其乐地笑了,“皇后娘娘为何要把二殿下支开,其实,有些事儿,二殿下听一听,或许会更好?”

    苏皇后惊诧地站起来,瞪着进来的云初初。从那张脸上,他仿佛看见了什么,些许心慌过后,就忍不住问了,“沐长歌。你到底要做什么?青天白日地进来本宫的寝宫,是怕别人看不见么?”

    “长歌又不是犯罪之人,进入皇后娘娘寝宫又如何,再则,朝臣亲眷尚且可以进入皇后娘娘后宫说笑聊天,为何长歌来不得?”她盈盈一笑,朝着苏皇后和二皇子墨长迎行了一个大礼,随之目光瞥着椅子,“皇后娘娘,长歌……能做么?”

    “坐。”苏皇后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只觉得这个人有些无理取闹。但是多看两眼,就会忍不住想,这个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二皇子墨长迎一直把她当仇人,这会儿看着,心里更烦,背过神,锦袖重甩,“你来这儿做什么?”连个称呼都那么不屑,只是那么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你来这个做什么?

    “长歌来这儿,是想同皇后娘娘和二殿下商量一件事儿!”云初初两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道,“皇后娘娘,近来陛下一直心悦二殿下。朝中势力也是齐齐偏向二殿下。想来过不了多久,储君之位,也必然是二殿下所得了。”

    墨长迎瞟着目光,百思不得其解,“你来这儿,就是想说这些?”他反正不大相信,况且站着,也会不由自主地发现沐长歌的眼神有些隐晦不知的秘密。

    云初初微微扬唇,“当然不是。”她盯着自己的手指,来回看了两遍,道貌岸然地回答,“其实长歌这次来,是希望二殿下能够陪长歌演一出戏!”

    演戏?

    苏皇后急了,“你……到底搞~什么名堂?”

    “皇后娘娘,您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便是一国之母。倘若世上有什么滔天的冤案,您应该给予支持啊。”她站起来,围绕着二皇子墨长迎转了一圈,“二殿下,长歌记得,当年风家可是相当支持你的。”

    风家?

    听着这个,云初初哭得眼睛泛红,良久,二皇子墨长迎诧异问了,“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些?”

    “如二殿下所猜,长歌希望陛下能够彻查风家冤案,洗刷风家冤情!”她大义凛然地说了一句,“风府一门忠烈,若是因为几句流言蜚语,便将风家视为投敌叛~国之人。那是不是太好笑了!”云初初目光坚定,几不可察地望着眼前的墨长迎,“二殿下心地善良,才华过人,若是因为对长歌个人的恩怨,却不愿意为风家申冤,那么你便愧对当年风家的认可?”

    二皇子墨长迎还没有说话,跟前的苏皇后却已经恶狠狠地站了起来,紧跟着怒斥反驳,“沐长歌,你若让本宫配合一些别的,或许本宫还愿意尽心。如今你却让本宫和皇儿涉险风府一事儿。当年风家因为投敌叛~国而死。如今你让皇儿去为那些乱臣贼子申冤,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沐长歌袖管下的手指紧紧团住,她知道苏皇后说出这话,已经注定了结果。

    “风家是不是乱臣贼子,这事儿老天知道!当年这事儿,并没有彻查,风家就遭遇了灭门。可见,这案子漏洞百出。如今,边塞安宁,国泰民安。难道也不能为当年之事儿说个明白?!”云初初哭笑不得地往二皇子墨长迎跟前走了几步,“二殿下,长歌知你顶天立地,是一个担得起重任的人。如今你已经是太子殿下了,难道……难道就不能为天下人揭露当年的真相么?!”她停顿了,手指搅着自己的手指,“其实,你同长歌的恩怨,也不会因为处理了这个案子,就一笔勾销,为何……为何不能呢,说不准儿……说不准儿……长歌……”

    墨长迎像是突然开窍,又像是被她那一双眼睛蛊、惑,他突然背手答应,“好……好,本宫答应你。”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