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43)案情开端
    倒是墨九尘听了,反而觉得云初初能屈能伸,智慧卓群。

    等和闻恩分开了,云初初才偏头,看着那位柳长居的长嫣姑娘,提醒她最近这些日子要万分小心。

    长嫣姑娘听了不解。

    她笑答,“姨娘,你不知道。你在这柳长居,同太子殿下身旁的大夫苏朗大人结识,他也因为对你有一丝私、情,而打消了多次怀疑。上回他为了救太子殿下出来时,在众人眼里,的确死了。可惜,他一向医术高明,所以……最后有人在收尸,我特地问了下,并未见到苏朗这个人。所以……”

    “长歌小姐以为,他会来我这儿?”

    “不是会,是绝对。”云初初处之泰然,全无顾虑地截住了她的话,“其实,他对你不错,所以你放他一命,也是理所应当。但是我需要同你说一声,苏朗这个人我是必须要杀的,要么……你自己动手,要么等他出来以后,我的人动手。”

    长嫣姑娘听了反而一笑,觉得云初初太过武断,甚至反问了一句,“你怎么就觉得我不会杀了他呢?”

    “没什么,胡乱猜测的罢了。”云初初正经地笑着,伸手抓着墨九尘的袖子,面露温和,“你是九尘的姨娘,那就是我沐长歌的姨娘?”

    “长歌小姐倒是挺实在。”

    “我是九尘的人,这点儿,你可以问九尘?”云初初格外亲、密地挽着他,打算从后门出去。

    后门出,不引人注意。

    长嫣姑娘也是有分寸的人,她点点头,一派狐疑地问了,“长歌小姐是在质疑我的决定?”

    “不是质疑,是提醒。”云初初靠着对方的肩膀,莞尔笑了下,随之抓着墨九尘的袖子,使了一个眼神,意思是,咱们该走了。

    从后门出来,站在漆黑的巷子里,墨九尘靠着墙壁,出乎意料地问了,“长歌,你怎么突然间跟姨娘说这个?”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需要提醒她一下,因为……”她凑上前,伸出手掌,刻意提醒了下,“重深跟踪了苏朗,之前告诉过我,苏朗来过这里一次?”

    “那……长歌会杀他么?”墨九尘单手触着云初初的头发,脸靠近,格外温和又格外体贴地打量着她,“如果要杀他,应该让本王来劝解的。”

    云初初听了这意思,有些好奇,不由地抬了眸子,故意问了,“如果是九尘,你会怎么劝解?”

    墨九尘依偎在耳边,用一个言简意赅,却相当独到的说辞来刷新了云初初的意识。

    他说,苏朗这种人,自己的姨娘会产生同情心,无外乎他对姨娘的感情。可若是拿风家日后是否能安然洗刷冤情一事儿来当做奠基石,那么他的姨娘,也就是长嫣姑娘,一定会一丝不苟地将杀死苏朗当成一个任务去执行。

    “哦?”云初初吐舌,有些难堪,“照你这意思,我不该这样啊。”

    “嗯。没错啊。”墨九尘逗趣了她一下,紧跟着格外耐心地抓着她的肩膀,“长歌,你啊,不该如此?”那斜眉的姿态,那豪~情万丈之姿,总会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吸引。

    云初初伸手,踮脚抓着他的头发,“九尘,我看啊,你就是成心的。你要真为我着想,刚刚就该替我跟姨娘说清楚,省得她刚刚还鄙视我。”

    鄙视?

    墨九尘噎了下,揣摩,“什么时候的事儿,本王怎么不知道?”

    云初初这个人心细如发,最喜欢观察别人的表情。当她向西芸国这位闻恩大人唤作父亲时,姨娘长嫣姑娘就已经打心眼里恼她了。这会儿,更是因着这个,想着那人的不屑的眼神,她心里就不舒坦。

    墨九尘看她的眸子,貌似明白了她的意思,有些心软,说着就转身,往里走。

    “喂。你又回去做什么?”云初初及时拉住了他,很是用心地阻止。

    未料,墨九尘听了这话就笑了,“长歌不是是怨恨本王么,那本王如果不能及时承认错误,帮助你的话,长歌不是就此不喜欢本王了?”

    “不至于不喜欢……”云初初嘀咕两句。

    对方却翻了眼皮,故意地问了,“怎么,长歌不怨恨本王了?”

    被那反转的笑意给震撼到了,云初初樱桃唇轻轻上扬,她的手臂放到对方的肩膀上拍了拍,理智清楚地点头,“九尘,以前我未曾发现你这么狡猾,现在看来,你不仅狡猾,还……奸~诈?”

    “这形容。本王倒是很喜欢!”握住了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他满是喜悦之意,“长歌,你之前不是问过本王么,何时……何时才为风家申冤?”

    “何时?”云初初奇怪了,手掌托着下巴,“莫非九尘的意思是,你早就想过要为风家申冤,不再等待了?”

    “当然,这次若不是长歌冒险,本王就回不来了。即便本王凭着聪明伶俐回来了,也要花费不少时间。所以……所以为了早一点儿迎娶长歌过府,本王决定,早一日为风家洗刷冤屈。”

    云初初晃着自己浅紫色的臂帛,有些烦躁,“但是风家事隔多年,这件事儿,长歌打算怎么做才好呢?”

    墨九尘手指缩回,拍了拍自己的手背,“其实,至于怎么做,本王还没底儿。”他故意敷衍,反问对方,“长歌觉得本王应该怎么做?”

    “哦,原来你是故作深沉,想让我帮你。”来到这儿,成了原主沐长歌开始,她就已经打算为风家申冤了,所以在此,脑子里已经转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简单,有快节奏的,也有慢节奏的!”

    墨九尘深沉的眸子眨动了下,回以一笑,“好啊,听听长歌的主意?”

    “快节奏的,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抓住当今陛下,威胁他下一道圣旨,以承认冤枉风家为主。”云初初刚说完这快节奏的主意。

    墨九尘就当机立断地打断了,“不会。”

    “什么?”

    “父皇这个人如果会承认自己当今冤枉了风家,那么就相当于向所有的百姓承认他自己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自古以来,很少有皇帝会喜欢史书上记载着自己一生中有过什么不好的事儿。墨九尘就是知道皇帝不会承认。所以说得才如此得迅速。

    “那没什么?”云初初比较淡定,从容地扬起手,“没关系,还有慢节奏的。就是等现在的皇帝死了,然后再让新的皇帝说明,风家的冤枉。”

    墨九尘再笃定,依旧拒绝得有理,“不可能!”

    “这也行不通!”云初初没法子了,晃着袖子,抓耳挠腮,“快节奏的,你说行不通,慢节奏的,你也说行不通。那……那我可是没法子了?”

    这一番回答,可是让墨九尘笑得嘴巴都歪了,他禁不住长叹,“平日里,本王的长歌才华过人,可是今日怎么突然间变了呢?”

    “不是变了,只是……比较猜不透。”云初初有件事儿已经不想隐瞒,“九尘,我说真话。你现在跟前站着的这个女人,可能……可能不是以前的长歌,我……我是另外一个灵魂的长歌。不过我喜欢你,想要一直陪着你却是真的。所以你们这儿很多人的想法,我都需要慢慢琢磨。”

    墨九尘吃惊时,眼神垂下去,“你为什么突然告诉本王?”

    “之前九尘一直情绪不稳定,估计也是怀疑我的身份。甚至……那日朝堂上,我能够突然知道那么多事儿,九尘一定想过其中的原因。”云初初挑了个位置,扑了扑灰,坐得端端正正得笑,“不过,长歌不喜欢说谎。因为九尘刚刚跟我说,要娶我的时候,我就决定要坦诚相待了。”

    墨九尘靠着她的身旁坐下,完全没有好奇的意思,“本王之前确实怀疑了很多回?”

    “然后……”

    “然后本王发现,如果你真地是长歌,又怎么可能喜欢本王呢?”墨九尘抱住,唇凑近了,语声压低,“但是本王很开心,你一心护着本王,爱着本王,本王很感动,并且……本王很喜欢九尘。”他的手指伸过来,触着云初初耳边的发丝,“不过,本王的心都已经是你的了。”

    云初初听了,低眸,感动,“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我很开心。”

    “要开心,也要等到本王迎娶长歌过府之日!”墨九尘在云初初主动坦白身份的同时,内心一直压低着的狐疑也没了,仿佛他以为的误会也就此烟消云散。

    再看眼前的女子,他内心无不欢喜,伸手抓住了云初初的手腕,拽着人站起来,“走,长歌,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风府!”

    ……

    破落的宅邸虽然里头荒废,杂草丛生,但是眼里如果有意地将这些杂草一一除去,那么这些便都不是什么问题。

    依然可以发现风府以往的繁茂。

    “带我来这儿,是怀念家园,还是触景生~情。”云初初陡然抛出这么一个问题,刻意询问对方的意思。

    可惜,墨九尘却摇头否决,“长歌,这儿不是本王的家园,本王从小是在山里长大的。所以既然不是家园,那就谈不上触景生、情了。”

    “那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你都不知道风府当年的盛况,我又怎么知道?”风府落败的时候,墨九尘还没有出生,他若知道,那就怪了。

    “本王只是想说,风家这府邸不错,亭台楼阁,美轮美奂。适合居住!”六皇子墨九尘近到跟前,问出那一句,云初初都还没有说出来的话,“哪,长歌。你觉得这儿风景如何,如果本王花钱修葺一下,会不会很宏伟?”

    这下可把自己的媳妇给逗笑了,雪白的食指伸出去,朝着门的方向,“我想告诉你,九尘,这风府的门上应该还有封条。即便岁月静好,封条未坏,但我以为,你只要派人来这儿,就会被发现的?”

    “本王自然知晓这个道理!”

    “那你还?”

    看墨九尘正经的样子,风吹动的长发儒雅帅气。眉心凝起,却衬着他眼眸里折she出来的睿智。

    “如果本王是自己来修,那不是太傻了么?”

    “你不是自己来修,那……是什么人来修呢?”云初初愈发糊涂了。

    就在他拍手间,从破烂的院子里奔跑出来许多乞丐。

    那些乞丐,看起来蓬头垢面,老人小孩都有。

    可是云初初却看出来了,他们其中,身姿矫健,若非表演痕迹太重,只怕认不出来。

    “九尘,他们要住这里?”

    “对。”

    云初初从院子里扯了一根狗尾巴草,拿在手心握了握,“但是九尘,你让他们住这里,必须得有人去告诉皇帝,不然谁也不会知道,风府被人鸠占鹊巢?!”

    墨九尘从身后而来,身上的竹香幽幽,旋即又浅笑着,拿自己的脸贴了贴发丝,“长歌,本王问你,父皇派了何人在查兵变一事儿?”

    云初初点头,看破了墨九尘的意思,“所以九尘是想让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去将这个消息告诉给皇帝?”

    “他们是被父皇安排调查兵变之事儿的,所以长歌,只要这些人足够聪慧,能够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那么他们二人一定会发现这座废弃的风府,甚至……甚至禀报给父皇!”墨九尘捧着头,无比开心地诉说着自己的主意,“长歌,想要重修风府,是本王的心愿,当然,为风府申冤,却需要太多的代价。”

    “可是……做了这些之后呢?”云初初非常担心墨九尘,她伸手定着那些人,“她们……她们是扮演的,对不对,假装的人都有破绽,她们……装不像的,若是……若是这个时候……”显然,又担心了。

    墨九尘是六皇子,可这个六皇子在天下人的眼中,只是舞、姬的儿子。若所在做这件事儿,以前,必须得让众人知道,风家大小姐是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并非……舞、姬?

    但是……如果说出这个身份,皇帝一定会斩草除根,那么想要为风家申冤,恐怕是一个奢侈?

    死去的人即便再希望能够真相大白,也一定后怕活着的人痛苦难耐?

    我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忙呢?

    失落,心酸。

    “风府……被发现以后呢?”想不到,她竟然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

    像是将自己的作用全盘否决了。

    “从风府被发现开始,风家一事儿就被提到了明面上。”

    云初初看他坚定的目光,似乎很是迷茫他到底会怎么做。

    但她这个人比较护短,如果墨九尘已经决心去做,那么她只会有一种想法,那就是……拉拢二皇子墨长迎,和自己一起。

    不过光有他们还不行,还必须得有……其他皇子,甚至于……其他朝臣。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