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38)探查如何
    苏贵妃做了皇后,每走一步,都格外谨慎。看刚刚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的样子,她就猜到,这件事儿非同小可。

    因此回到宫中,让自己的贴身女使江阮给尚书府的大小姐沐长歌带了一封书信。

    言简意赅。

    一个字。

    查。

    云初初瞧着那字条时,眉头紧蹙,瞟着一身男衣装扮的丫鬟江阮,忍不住问了,“娘娘还说了什么?”

    “娘娘说,长歌小姐聪慧,看了纸条就会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江阮躬身道。

    “你来时,可有什么人看见了?”云初初小心谨慎,自己这尚书府里头,已经没有明显的对手。

    她如果处理得当,就不会有人抓住任何把柄。

    腮红深了深,云初初直视着她,也写了一个字。

    等。

    “红竹,拿给江阮姑娘?”

    “是,小姐。”

    纸条递给江阮后,人就从正门离开了。返回皇宫的过程中,一路上鬼鬼祟祟,无不叫人百般怅然。

    等到了宫门,将所持宫牌拿给禁军一看,方才回到了皇后娘娘的寝宫。

    皇后抬起手,屏退所有的人随即将贴心女使江阮叫到了跟前。

    “怎么样,长歌小姐怎么说?”

    江阮凑近,将袖子里的纸条拿过来,递给皇后娘娘,“娘娘,奴婢看见了,是……是一个等字。”

    “等?”苏皇后娘娘站起来,不骄不躁地看着那个等字,心中思量,“看来长歌小姐希望我们按兵不动,这事儿到了合适的时间,她自会处理。”

    丫鬟江阮担心了,“娘娘,长歌小姐会不会出~卖、我们?”

    “不会?这事儿是她一手做出来的。即便……即便我们会被牵连。但是……但是真正出了事儿,她可一点儿借口都没有。本宫……本宫和长迎不过是生了重病,无法救驾而已。”苏皇后内心惬意,她因为自己手中拽着云初初的把柄而兴奋,“何况,尚书府这位大小姐,之所以使出这么一招,就是为了六皇子墨九尘。换句话说,这墨九尘便是她的软肋。能够不顾生命危险,也要救六皇子回来的女人,一定不期望皇帝误会六皇子。毕竟……这是杀头重罪?”

    在苏皇后眼中,云初初和她合作的理由,她一直没有真正地弄明白。只是想着,这尚书府的大小姐能力超群,她能够扳倒太子殿下墨云齐,保不准就会把目光对准自己,就眼前这个局势,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听从。

    可是听从后,她同尚书府的大小姐成了一条船上的蚂蚱,谁都不能挣脱谁。

    捆缚起来的命运,唯有谁强大了,才能将谁扔掉。

    苏皇后觉得,要想对付那人,必须得蓄足了力量。

    至少……至少现在不能。

    ……

    云初初得了苏皇后的信,立即赶去了六皇子的府上。

    之前多思多想,害怕皇帝怀疑,如今苏皇后报信,她才知道,有些事儿即便皇帝不说,他也一定会怀疑的。

    趁着现在,皇帝无法撼动朝局,尽快和二皇子墨长迎和苏皇后合作,如此便可洗刷风家冤屈。

    “关伯,六殿下……可在?”

    “长歌小姐,六殿下在院儿里练剑呢。”关伯兴致满满地让开了路,四下警惕地看了下,这便带着云初初进入王府。

    进入王府时,还特地派了常宁,出去看看,有没有跟踪的暗、卫。如果有,在对方前去报信前,将人杀了。

    常宁听从,小心地离开了王府。

    云初初熟门熟路,进入院子,直接坐下要茶喝。

    “长歌,你来了?”在看到长廊人影的时候,墨九尘就已经收了剑,听到对方说口渴,自然是伸手拎了水壶,给云初初倒了茶。

    云初初下巴贴着手背,故意逗趣,“喂~我?”

    墨九尘跟着笑,手指拎着茶杯,轻轻地拈着袖子,递到云初初的嘴边。

    那茶清苦,喝了一口,云初初就不要了,“这茶……太苦,不好喝。”

    “这茶是旧茶,是有些苦。”墨九尘耐心地解释了一句,紧跟着,主动问了,“长歌今日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儿同本王说。”

    云初初猛点头,“你说得对,我就是为了重要的事儿来的。”

    他偏过脑袋,手指伸出,将刚刚掉落在发梢的枯叶拿了下来,他似笑非笑,“如果本王猜得没错,长歌来这里,是想告诉本王,七弟和十三弟他们在背后调查这次兵变人员,甚至……还有了结论。按他们进宫的时间来看,这会儿所调查出来的事儿,只怕……全部告诉给父皇了。”

    “你……你全都知道?”云初初站起来,眉头一皱,捏着袖子,又耐心地坐定了,恍惚间问,“不可能啊,九尘,难道……你这几日……一直在暗中调查?”

    墨九尘听了,眼神凝了凝,似乎觉得这一问有些好笑,他伸手过来,触了头发,“长歌,难道只允许你在一旁为本王努力,本王却不知道自己努力么?”

    云初初听了,想着这事儿定然有主意儿,她站起来,坐到身旁,“那你快跟我说说,你打算怎么做?”

    “七弟和十三弟受父皇所托,在暗中调查,而本王,则在暗中部署。今日他们去皇宫,告诉父皇的,无非就是说,那些兵变的人,有西芸国刺青。可是……可是长歌,你不知道,就这些证据,还是本王派人故意透露出去的?”

    听闻,云初初有些欣喜,可想着之前自己为了保全墨九尘,让皇帝感到畏惧,她还说了些别的什么,“九尘,有件事儿,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你说?”

    “之前陛下宣我进宫,质疑我为何会知道太子殿下那些事儿,我……我当时想着,你处境这么困难,不如就说是你告诉我的,那么他即便不会深信,也不敢轻举妄动。可是兵变之事儿已过,九尘,我担心陛下会拿这一件事儿对付你。到时候……”她小声嘀咕了两句,内心又觉痛苦。这墨九尘是自己想方设法地保护的。

    在原书里,六皇子墨九尘被太子殿下算计,是看在太子妃,原主沐长歌的份上,才回来的。所以她主动出击,用自己的办法,保住了墨九尘,让他不至于心灰意冷,发配肃州。

    虽然暂时免受了发配之难,但这皇帝生性多疑,又后怕有什么人觊觎自己的皇位。

    所以如果他发现墨九尘有这样的智谋,可以轻而易举地发动兵变。致太子殿下于死地。这样看来,是非常可怕的。

    谁若知道了,反而麻烦。

    云初初不希望功夫白费,也不希望墨九尘因为皇帝的猜疑,再受磨难。

    她需要好好地保护墨九尘,让他不受任何危险。风家冤案,尚且没有洗刷。

    她不能让任何人在这个时候钻了空子。

    云初初回抓着墨九尘的手腕,大胆地提醒,“九尘,择日不如撞日,不若你这几天就筹划?”

    “筹划什么?”墨九尘偏头,问云初初。

    她抓着手指,思量了好一会儿,良久,才哑着声音,回答,“风家冤案,这么一直拖着,也不是什么事儿,必须……必须得采取行动了?”

    风家冤案,兹事体大。况且,这么多年。风家惨死的那些人,几乎都是六皇子墨九尘的祖宗。

    如果说,墨九尘作为后人,都不愿意替风家洗刷冤屈。

    那么他也不会如此努力地来到皇帝身边了?

    云初初顿了下,不假装不知道他之前回来的因由,所以耐心地提醒,“九尘,你从小在丽山救人,其实那个时候,就已经做出决定了吧。风家众人的希望……就压在你的身上。”

    这些事儿在帝都是家喻户晓,云初初知晓,也不奇怪。可墨九尘看着云初初的眼神,总有一种对方知晓自己底细的错觉。他伸手,将人抓到自己身边,凑拢的目光,对视时,仿佛能够看出些什么。

    云初初不习惯,想要退后,却发现近在身前,动弹不得。她埋首,“九尘。先放开我?”

    “长歌……是不是很久以前就在调查我了?”墨九尘自信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云初初不否决,两手抓着对方的袖子,点头承认,“你说得对,我从一开始就为了九尘而活着,所以你的事儿。我自然要查个仔细。我这么做,有两个理由,第一个就是不愿意嫁给太子殿下墨云齐,我要摆脱自己的命运。第二个,就是你。喜欢你,难以自拔。所以我更不希望任何人对付你。你所受的痛苦,我一一为你讨回来。”她说这些话时,专注又多情。

    墨九尘都听愣了,手指紧握,神色里忽明忽暗,良久,他哈哈大笑起来,让不远处站着的丫鬟红竹都不由地侧了脸颊看向这边,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不过不管旁人,云初初都看呆了,“你……你笑什么,我说得都是真的,九尘,你……你也莫要怀疑我的能力。太子殿下我都可以将他从那么高的位置拉下来,其他皇子也不在话下?”她坐定了,手指拍了拍脑袋,言语从容,“要不是……要不是不想你成为众矢之的,我才不会这么忍耐着,甚至还放了那幸灾乐祸的墨长迎呢?”

    “说起来,长歌,本王一直不明白,你……究竟是用什么办法,说服了二皇兄的,他这个人聪慧狡黠,不可能看不出来你的计划。”之前墨长迎本就不喜欢云初初,对太子侧妃沐雅楠的死有诸多怀疑,但是后来,没有闹事儿,反而助云初初达成目的。真是让人想象不到。

    “我没有讨好二皇子墨长迎,他这样的人,我也不屑讨好他。”当初朝堂上,他配合太子殿下,冤枉自己和墨九尘,这件事儿,她难以忍受。也便是因为这件事儿,云初初知晓,要对付二皇子墨长迎,就必须……必须拉拢苏贵妃。

    苏贵妃知大体,同时还明白,借力互利的道理。如果同云初初合作,就可以得享皇后之位,自己的儿子就可以成为太子殿下。

    那么这笔交易,她一定会同意合作的。

    彼此合作,彼此互利的事儿,往往能够成功。

    “苏贵妃在那深重的皇宫里,和皇后娘娘斗了那么久,如果皇后马上就可以进棺材了,却不珍惜这么好的机会,那不是愚蠢么?”云初初蹲身,从地面上,拿起了一个小石子,随即扔向了湖水。

    湖水打了一个旋儿,激起荡~漾水花。

    “另外,我也想过,如果她不答应,我该如何去迫使她无法拒绝?”云初初手指定着脑袋瓜,“那个时候,我跟她说,如果不同我合作,那么她和二皇子墨九尘也会进入天牢。当时眼前太子殿下等人都在天牢受苦,她又怎么可能不相信我有这个本事儿,一旦她相信了,那么就必做不可了?”手指拍着红扑扑的脸颊,她说出了一件格外有趣的事儿,“九尘,你不知道,这苏贵妃聪慧机灵,虽然在陛下面前装傻充愣,但如果被我利用,她也无处可逃?”

    墨九尘道,“所以这就是长歌的用意?”

    “反正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九尘去了肃州,在那里奋斗成一个老头子再回来啊。凭什么……太子和其他皇子就可以出生安宁。享受荣华富贵,而九尘却要被安排一个保家卫、国的借口,而在蛮、荒之地颠沛流离,呢?”她虽然没有直愣愣地望向墨九尘那专注又诧异的眼神,但她的坚定,却透着浓浓的爱。

    不用任何人分辨,云初初也知道,墨九尘不会不相信她。

    “长歌给予了本王如此信任,本王该拿什么来还?”

    听了这一问,云初初似乎很有兴致,手指一伸,她就猝不及防地笑着回应,“别的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你这个人。”她凑上前,蜻蜓点水一过,给出实在的分析,“九尘,现在你回了帝都,是该和那些歹人斗上一斗了?”

    “好。长歌说什么,本王就答应你什么。”他矮头,伸手,触了触雪豹的脑袋瓜,极有分寸地解释,“长歌放心,本王不会一直这么任人对付的。本王……一定让那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风家之事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云初初抓着他浅灰色的锦绣长衫,特别期望能够帮得上什么忙。

    然而,墨九尘却伸手,落在了云初初的手腕上,“今日你且陪着本王,让本王好好地讲给你听?”

    云初初沿着石桌,趴好了,“这事儿得抓紧时间,错过了反而麻烦。”下巴轻抬,“哪,你说吧。”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