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34)虚张声势
    “那你……那你为何不说实话?”皇帝憋屈地质问了一句道,“为何要躲躲藏藏,一句不言?”

    云初初难耐地笑了一下,“陛下,六殿下对臣女如此,臣女断然不能冤枉了她去。况且,六殿下这么多年,对臣女痴心,日久生情,臣女想要护着他也是情有可原,陛下,您觉得,臣女说得可对?”

    “所以,到底是你不知情呢,还是……还是他不让您告诉朕?”

    云初初说着,毕恭毕敬地朝着上方的皇帝鞠躬,“陛下,今日您请长歌来这儿,长歌本有心欺瞒,可又想着六殿下的情分。故而不愿意在此多说别的?”

    看对方这表情,云初初恍惚明白了,“所以,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你深知此事儿,却不愿意告诉朕?”

    云初初额头点地,虽然看起来卑微,却能从冷漠的语气里听出一些别的什么,“是,臣女觉得,臣女不当说。”

    “什么……”皇帝豁然站起来,单手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推开了,“沐长歌,你信不信朕……朕杀了你?”

    “不会的,臣女的父亲是尚书府沐大人,臣女舅舅是固阳侯府的侯爷,臣女的两个朋友皆是重臣……倘若陛下因为这事儿,将臣女给杀了,那陛下就会得一个自欺欺人的幌子!自欺欺人,你知道么?”

    云初初不卑不亢地解释分析,“陛下应该知道,太子殿下做的那些事儿,是由臣女口中传出去的,如果陛下杀了臣女,那在外人眼里,就是顾亲情,护太子,在其他皇子眼中,您的父子情意,不堪入目。”简单来说,他这么做,会伤了其他皇子的心。

    皇帝一听,拍桌重骂,“朕先杀了你,再杀了太子!”

    “那陛下更会被骂了?”云初初拱手,垂目,言简意赅地说明,“陛下,您不要忘了,您杀了臣女,只能一时泄愤,没有任何的好处。在外人眼里,你杀了臣女一人,别人会以为你维护太子殿下,可您先杀了臣女,又杀了太子。众人会觉得你疑神疑鬼,草木皆兵。因为太子殿下,得罪自己底下的忠臣明将,何苦来呢?”

    皇帝眼睛眯成了月牙,有过一丝不解和迷茫,“你……你怎么能够判定,朕不能全部杀了他们?”

    “像当年的风家一样么?”云初初反驳,“因为自己疑心重,杀害了忠臣良将。”

    “你……”皇帝将桌子上的东西,重重地砸过去,云初初巧妙地避开,无一丝畏惧。un,云初初便只能匍匐拜倒,退出了书房。

    哼!

    皇帝冷哼着,语气里掩藏不住的颤抖,进来的内监也觉得纳闷。

    但是看着皇帝的样子,打心眼里,他又忍不住好奇,心想尚书府大小姐沐长歌到底有什么能力,竟然可以令皇帝如此为难。

    这不是下人可以打听的,他只能低着头。勉为其难地憋着笑,然后恭敬地站着。

    ……

    不过未曾想到,当天晚上,就有人发动了兵变。禁军里边的,武将里边的人,因为太子殿下和西芸国的合作,趁机作乱。

    没过多久,皇帝就听见了宫墙外的打斗声。

    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赶着救驾,却发现自己手底下的人,根本无力阻止。

    宫外的恶人直接扑了进来,那些人似乎玩命一般。

    甚至有人在外扬言,放太子殿下出来,命太子即日登基。

    先前,云初初离开时,就不期望墨九尘被发配,因此在对方一走,她就醒悟过来,让重深追赶上去,令人在宫外驻扎。

    因着书信上写着,若不稍作等待,自己性命不保的话,六皇子墨九尘不敢不听,便将皇帝派来监督的禁军给杀了,自己驻扎在城外,等着云初初送来消息。

    蹲在草丛里,墨九尘瞧着自己拿着的信物,咧嘴轻笑。

    他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或许他知道自己的意中人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殿下,长歌小姐究竟在做什么?”身旁的护卫常宁怎么也没猜透云初初的举动。

    说到了时候,皇帝会请他们回去,可好几天了,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心中惆怅,常宁就想要知道一点儿根底。没有一点儿根底的话,他自己都不敢多问。

    墨九尘听后,反而禁不住笑了,别着嘴角,神清目朗,“长歌是想让我们暂且居住在这里,等着到时候宫内发生兵变,父皇自顾不暇之际,必定让人营救。而我们就成了最为关键的这一拨救驾的人。”

    常宁歪着头,傻眼了,“兵变,殿下,这事儿您怎么知道的?长歌小姐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么?”反正,他可不相信云初初可以做到这个地步。况且京城内二皇子墨长迎这些人可还在呢,他们一起阻挡,还不行?

    “如果他们……不动手脚?只在一旁观望呢。”墨九尘拈着一株草,捏了捏,睿智的眸子犹如琉璃一般通透,“长歌素来聪明,她如果以储君之位加以说服,苏贵妃必定出手,哪怕是欺骗二殿下,她也会欺骗到底,那么这事儿,就不难处理。”

    “哦,原来长歌小姐竟然如此地……如此地足智多谋啊。”常宁心里头对云初初佩服不已,握着剑的手,都在微微地颤抖,喜不自胜,“殿下,这么说,咱们的人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以防到时候长歌小姐派人过来不是,不是?”

    墨九尘点点头,“嗯,常宁,最近几日你就沿途守着。”

    “放心吧,殿下,有属下盯着。必定不会遗漏任何一个过路的人。”常宁在知道自己的殿下有人相救,不会轻易去到肃州那蛮、荒之地,心中大喜。一时之间,干劲儿十足。

    ……

    皇帝眼见危机重重,立马去请求固阳侯府的侯爷和尚书府大人带兵进宫救驾。

    不过尚书府里,云初初正让人守着,不叫任何人有一丝一毫的异常。

    尚书府像一个铁水桶,被人围着,一只蚊子也不敢进来,一只苍蝇也不敢出去。

    这重要的事儿,则交给了五公子沐长岭,她告诉沐长岭,今日若不能守着尚书府,那尚书府所有的人,都会没命。具体也没解释,沐长岭不敢耽搁,便就地守着,不叫任何人闯入。

    沐远扬和老夫人颜氏都被算计,处于昏迷之中,也就是说,外面的人,且不说能不能过来,就是过来了,想必也必死无疑。

    云初初暗自让红竹配合沐长岭,看守尚书府。自己则带着云霁去了固阳侯府。

    门口。

    是从皇宫里混出来的内监。

    正拿着圣旨,准备通传。

    云初初持剑,在舅舅夏郁晨等人面前,将人就地斩·杀。

    “长歌,长歌啊,你……你怎么能杀了宫里的内监?”

    “舅舅,不杀他,如何成事儿。”她持剑迈上台阶,小声嘱咐,“舅舅为何不去宫内救驾,法子我已经想好了,不过,舅舅放心,皇帝不会有事儿,咱们固阳侯府也不会有事儿,只要舅舅听从于我?”

    “长歌,你……你到底在做什么啊?”夏郁晨叹气,浑然不知云初初唱的什么戏,但看街上那么乱,兵刃交接之声震耳欲聋。

    无视舅舅夏郁晨眼中的惊慌,云初初只留下几句话。

    “舅舅,若要固阳侯府没什么事儿,那就听长歌一言。不过最近这两天,你必须得受些委屈了。”她说完,朝着台阶底下的人使了一个眼神,随即,便有人冲进了固阳侯府,在大门口把守。

    云初初所做的一切,让人惧怕。另外,之前,她就交代过,如果自己不听话,那么固阳侯府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为此,夏郁晨只能佯装,视而不见,是他唯一的出路。

    “快,把尸首处理了,进府歇着!”夏郁晨同自己的长子交代了一句,便快步入了侯府。

    夏于渊指着那十几个看门的人,忍不住絮叨道,“他们……他们怎么办呢?”

    “不用管他们。反正你表妹说了,忍耐几天,这事儿就过去了。”夏郁晨说完,又后退,揪住了儿子的衣裳,“于渊,你记住了,你表妹做的事儿,都是杀头之事儿,咱们即便不帮,也逃不过陛下的怪罪。与其如此,还不如帮着你表妹做好这事儿,到时候咱们固阳侯府也可保全。”

    “父亲……”夏于渊犹豫不决。

    “听见了没有?!”夏郁晨迫得儿子夏于渊没有任何思量的机会,他的手指狠狠地戳夏于渊的胸膛,“于渊,你要记住了,不管你对那沐雅南是什么情意,但是你必须记住,你是侯府长子,你怨恨你长歌表妹不要紧,但你绝对不能祸害咱们侯府。你娘。你妹妹他们的命,都在这一念之间!”

    他说得咬、牙切、齿,唯恐这夏于渊因为怨恨沐长歌,而犯下滔天大错,若他将这局给坏了,那么此事儿必然难以处理,特别是固阳侯府的人,只怕也会躲不过去这一劫。

    云初初做出这件事儿时,利害说得分明,倘若他不按照对方的办法,帮衬。那么这件事儿,又该如何是好呢。祸及侯府,自己这偌大的家业,不就此完蛋了么?

    夏于渊被父亲这一骂,面惨白如霜,似乎不大明白自己父亲心里面盘算了什么。

    走了两步,夏郁晨又突然恼羞成怒地骂起来,“你……你为了一个不把你放在心上的女人,竟然……竟然将你的表妹视为仇人。你……你派遣的杀·手,可有想过,被你表妹发现,会有怎样的后果?!”

    “是父亲的人拦阻了那些杀·手?”夏于渊惶恐不安地站起来,不敢相信眼前的父亲,竟然出手杀了自己的故意安~插的那些人,“父亲……父亲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儿?”

    “你表妹在陛下跟前哭诉的时候,你的眼神已经暴、露了自己。”夏郁晨恨自己的儿子什么志气,更怨恨他为了儿女情意,不顾自己的家族地位。

    想着这些事儿,夏郁晨恨铁不成钢地叫了小厮,“来人,把大公子给我捆了。”

    “父亲……”

    “想不清楚,就别出来!”夏郁晨命令府兵出手,迅速地将夏于渊捆了,qiu在了书房。

    身旁的罗氏上前,抓着夏郁晨的胳膊,“老爷,于渊他……”

    “你莫要再给他求情,他以往多么坦荡,多么光明呢,可如今因为一个女人,弄成什么样了?”夏郁晨自从知道自己的儿子开始雇杀手对付沐长歌的时候,他心里就在想,自己的儿子为何会如此恩怨不分?

    难道就从未想过,杀了自己娘家人,会得到什么大大的好处么?

    提起沐雅楠,每每看到那女人的脸颊,他心里就气,就怨。

    对于云初初,他却有不同的感觉。

    虽然有些惶恐,但他自己却感觉到,那个所谓的尚书府大小姐愈发有她母亲的姿态。

    从容冷静,关键痴情。能够为了自己的人,不畏惧任何权势,甚至可以在不费一兵一卒的情况下,摆下这个棋局,可以说,是有大智慧的人了。

    他这舅舅,说真的,还十分敬佩。

    果不其然,云初初静站在皇城外。令人去报,说是固阳侯府和着楚将军府,甚至于尚书府的人都已经被人胁迫了。

    皇帝听了,大动肝~火。正要紧急找人来救,但是自己的人又进不了宫墙。

    拼杀的拼杀,虽然刚刚闯进宫的人,被自己的禁军堵了起来,但是如果没有人能够前来救驾,只怕皇帝必死无疑。

    故而这个时候云大人,手握长剑,便在跟前提议,“陛下,臣有一人举荐。”

    “快说,谁能解此危局?”

    云大人故意思虑半墙,说出了六皇子墨九尘的名字。

    皇帝一听,心急如焚,“可是……可是这孩子已经派去了肃州,如何回得过来啊?”

    “陛下,这里到肃州,最少都要半个月。如今才走不过两三日,如果派人快马加鞭地前去追,是……是可以令六殿下回来相救的。”

    皇帝听着那打仗的声音近到宫墙时,立马圣旨一封,让云大人前往肃州,去把途中的六殿下墨九尘招回来。

    云大人得令,诡笑地出了宫门。

    “大人,怎么样?”

    “长歌小姐,圣旨已经到手,可以着人去找六殿下回来了?”

    云初初点头一笑,“不过大人,您记住,回来时,不可快马加鞭,只需要走马观花地回来。时间拖延得差不多的时候,你……你再赶回来,听清楚了么?”

    “长歌小姐真是聪慧,老夫佩服得五体投地!”云大人颔首,为墨九尘有这样的红颜知己感到高兴。

    云初初听了,却摇头一笑,语气里难掩悲愤,“其实,那皇帝若不能够感到危险,又怎么可能感受到九尘的重要xg呢?”

    云大人捋着胡须,笑盈盈地点头应下了。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