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31)敌国大臣
    “长歌,师父这朋友飞镖可是使得出神入化,如果你觉得不错,不如便拜人为师。”白胡子老头,在这件事儿上,倒是特别大度。

    但云初初不同,得知这件事儿后,她就开始怀疑了,

    甚至他觉得,这件事儿,有隐情。

    起码,不会是她想象的那样。

    那么到底是怎么一件事儿?

    云初初越想越奇怪,手指轻碰着自己的指甲,绯红豆蔻。让那双看上去纤细莹白。

    云初初冷漠瞳孔,“二师父,长歌这辈子,不会再拜师了。”

    “你……你这……难道你不想向师父这朋友学习飞镖了?”白胡子老头急切的样子,令云初初心生疑窦。同时还为此感到特别纳闷。

    “哎,我说,你这孩子?”

    “哎,明昌。”那中年男人眼神里一瞬失落后,又抬手立马制止,可能后怕自己的朋友向云初初发火。

    楚心离和南清悦对视一眼,也挺好奇。

    他们看中年男人对云初初特别上心,因为年龄,他们没有多想。但是中年男人的成熟稳重,依然令他们凭空生出醋意来。

    云初初觑着那中年男人,看得出了神。

    中年男人也瞧着云初初,格外关切,如水的眸子里仿佛要挤出一丝柔情来。

    “长歌,走,今天太晚了,我们回去吧。”南清悦上得跟前,拉着云初初的手赶紧走。

    云初初的脸上挂着疑惑,偏头看了两眼,随后跟着楚心离出府。

    府门外。

    走了一段路,她以自己还有事儿,便提前下车。

    “长歌,你去哪儿啊?”

    楚心离拦阻南清悦,“清悦,让他走吧!”

    “可,可是?”

    “如果我猜得不错,她去见那个男人去了。”楚心离目光深沉,靠着马车,虽然看起来,十分淡定,可内心却翻江倒海。

    那个男人,一个比他们大了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他竟然会吃醋。

    在墨九尘,他的师弟那里,他们都没有这种强烈的感觉。

    究竟是怎么了?

    “心离,长歌适才同我们在马车上说的话。你……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楚心离抱臂,嘴角哆嗦了下,目光里没有任何光彩,“长歌心善,知晓我们二人的心意。因此不期望亏欠我们的恩情。”

    “是这样么?”南清悦的心里伤心不已,如果是这样,那他会觉得自己非常没用。

    “心离,咱们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帮助长歌呢?”南清悦从云初初的话中,知道她后怕墨九尘离开帝都。

    “等到长歌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再……再想办法吧!”

    “这样?”

    “就这样。”

    车轮子得得得地朝前走着,因着马车的装饰,街上百姓一一绕开了路。

    云初初果然如同楚心离分析的那样,翻墙进了院子。

    白胡子老头正和中年男人说话,她已经徐徐地来到了对方的跟前。

    “长歌,你……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云初初眼睛瞟着墙的方向,“就在那边,翻墙进来的。”

    白胡子老头吃惊地背着手,“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从大门进来,翻什么墙?”显然,这位二师父不满意云初初的举动。又或者说,他在后怕什么。

    朝着两人走了几步,她来到跟前,“看二师父的样子,您……很怕我?”

    白胡子老头眼睛闪烁了一下,嘴巴上嘀咕,“得了,二师父这辈子怕过谁,为师还能怕你么?”

    “既然不怕,师父看到长歌,不应该高兴么?”云初初眯着深邃的眼睛,语气温和地如清风,“况且,二师父素日也喜欢翻墙,这事儿,也只有长歌知晓?”

    “你……你真是要把二师父气死?”

    “长歌不敢!”云初初镇定地掩了袖子。一双眼睛,灵动有光。

    但是,她的目光落定时,人却是瞟着了身旁的中年男人。

    白胡子老头急了,手臂拦阻,“你这家伙,对二师父不尊重便罢了,可不要欺负二师父的朋友嗷。”

    “二师父放心,长歌回来,是有重要的事儿,同前辈说?”她上得跟前,眼神示意了一下院子里的大理石桌,“……前辈,可有时间?”

    且不说中年男人已经被云初初的shuang朗打动,就是这单单地一句询问话,中年男人的目光就已经落在了云初初的脸上。

    他回复地十分柔和,“好,咱们过去。”

    云初初坐在跟前,用心关注他的时候,心里便有了一个主意。这个男人,说不定是西芸国的丞相。

    他的名字里有云成二字,相貌同书中描写地也十分相似。

    “前辈是西芸国的人,对么?”

    “是,不知长歌小姐有何赐教?”

    “赐教不敢!”云初初红唇抿了抿,刻意地提醒了一句,“前辈,长歌想同贵国……合作?”

    “合作?”

    “当今太子殿下,国舅爷和皇后娘娘,同贵国的皇子合作一事儿,想来前辈应该听说过一两句吧?”云初初得知他可能是原主沐长歌母亲夏清平喜欢的男人时,便更加大胆了起来,“前辈,长歌希望贵国出力,坐实太子殿下谋反?”

    那人一听,愣住了,他僵着的手指动弹了下,紧跟着反问,“长歌小姐似乎……似乎知道很多事儿?”

    “当然,如果前辈很想了解我,那么只要你帮我这个忙,事成之后,我可以给前辈想要的一切?”云初初手指放在手背上,眼里带着得意。

    她心知眼前这个人想要什么,便是丝毫也不在意对方会从这里拿走什么。

    银钱,不可能。

    人,不可能。

    所以……也就只有自己这个身份了。

    “另外,长歌也知道,前辈之所以会在这里待这么长时间,也应该是受自己殿下所请,在这里同皇后娘娘他们里应外合吧?”

    中年男人震撼地六神无主,他尴尬地笑了下,随后回应,“可是长歌小姐聪慧过人,一早就拆穿了贵国国舅爷的谋划。甚至……甚至还让贵国陛下将他们押进了天牢。”说完这句话,他忽而问了一句,“老夫听说,贵国陛下已经接二连三地将咱们安cha在贵国各个地方的官员一一杀害了。既然如此,那么这个计划,我们只能取消?”

    “还有很多地方,如果没有我。陛下他是找不到的。所以……只要我不说,那么陛下那边就没有任何办法?”云初初咧嘴一说,手指狠狠地在大理石桌上滑动了下,“前辈们想做的事儿,我很清楚。但是如果没有咱们的人里应外合,想要一口吃掉老虎,恐怕不那么容易?”

    “长歌小姐的意思是?”

    “贵国何不同吾国休好。当然,我们可以重新扶新的储君登基,必然是一位……明君,不会年年让西芸国纳贡。”云初初提了一句,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可眼下是,需要前辈的人配合长歌,唱完这出戏。”凝着眉头,讽刺了两句,“国舅爷的计划,我轻而易举就查出来了,所以贵国同这样的人合作。还不如……同我合作。毕竟,同我合作,或许这件事儿,会比想象的很容易。”

    那中年男人不自觉地抿了唇,“长歌小姐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我的目的很简单!”云初初连自己所谓的意图,都大大方方地说出来,“我这么做,只是希望当今六殿下墨九尘能够从肃州回来救驾,以救驾之功代替蛮、荒被贬之罪。”

    中年男人瞧着坚定的眸子下,那一抹潮红,心中已经有了想法,“老夫在西芸国听闻,长歌小姐同太子殿下关系甚好,还听说……”

    云初初豁然打断他,“前辈可听说过,太子殿下迎娶的是尚书府二小姐沐雅楠,并非是我沐长歌,并且太子殿下的正妃,还是文家功臣的小姐。”她冷笑了一声,“前不久,二小姐沐雅楠难产死了,太子正妃被人冤枉,也死于非命。你……你可听说了?”

    “这?”中年男人有一刻的迟疑,“这么说,贵国国舅爷是骗人的?”

    “他何止骗你?”云初初听了这话,有些诧异,“前辈,莫不是国舅爷骗你,尚书府同东宫已经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中年男人知道这话,有些不解,“是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前辈,可是我们尚书府除了嫁了一个女儿,却什么也没有做。同东宫根本扯不上任何联系。而且……如今让东宫和尚书府有联系的人,也已经死了。”云初初袖子里藏的飞镖豁然一扔,直扎进靶心,“前辈,若你愿意帮忙,他日两国之间,必然修好。即便………便没有和亲公主,依旧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所以……不知前辈有没有兴趣?”

    中年男人闻之,迟疑着摇头,“这件事儿。我要好好商量一下。”

    “好,就这么办。明日,这里,长歌再来。”她站起来,得意地抿了个笑,随之徐徐地朝着院门离开。

    白胡子老头在身后叫道,“长歌,你……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

    云初初咧嘴,一句话都没有回答,“反正是二师父不明白的事儿,就对了。”

    这句话,可气坏了自己的二师父。

    但侧眸,瞧着身旁好友,目光涣散,神情衰颓,而后又不自觉苦笑的样子,可是令这白胡子老头明昌看不大明白。

    “嘿,你……你这到底在笑什么啊?”明昌急了,拍着大理石桌,着急万分,“长歌这孩子,究竟是要做什么啊?”

    “明昌,快,快坐下。”中年男人都笑岔气了,“清平的女儿当真聪明伶俐,她……她可真是一个小机灵鬼。”说完,捋着胡须感叹,“这么多年,我以为这孩子会禁不住尚书府那些尔虞我诈呢,原来下的一手好棋呢。”

    白胡子老头眯着深邃的眼,迷茫地将人望着,“你……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呢?”

    “听不明白?哈哈。那我就慢慢说给你听。”中年男人大拇指磕在桌面上,“这孩子,想借用我们西芸国的势力,对付当今快要倒tai的太子殿下。然后以帝都危险,需要在有人保驾之际,让发配肃州的六殿下返回帝都!”

    白胡子老头听了,啧啧舌,“虽然这计划不错,但是……但是二殿下还在呢,他……在皇帝跟前,自然也是可以抵挡一阵儿的。”

    “我也这样想。不过那丫头机灵,我们能够想到,她必然也能够想到?”

    “……咳咳,这么说,倒也不错了。”

    云初初乐不可支,从院子里出来,先行去了固阳侯府。

    对于这中年男人的身份,她需要好好地确定一下。可自己母亲夏清平的事儿,除了父亲沐远扬,就只有固阳侯府的舅舅夏郁晨才清楚了。

    带着礼到了固阳侯府后,夏郁晨一听,着急地请人进去。

    想着云初初做的那些事儿,他也有些后怕,“长歌,你来舅舅这里,到底是什么事儿?”

    “舅舅?”云初初抬眸笑着问了,“近日以来,父亲对长歌,犹如仇人一般。长歌问及他,他却怪罪母亲。是以,长歌来这儿,想问问舅舅,我父亲同母亲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避免的矛盾?”

    夏郁晨拢了拢袖子,眼睛眯着回以一笑,“长歌……长歌来这儿是打听你母亲的事儿?”

    “舅舅,您知道的,我不希望父亲过于操劳。如果有什么事儿,我希望能够处理好,毕竟咱们尚书府里,就只剩下我们这几个人了?”她故意打了一副亲情牌,企图让对方无法反驳自己的话。虽然她也清楚,这个舅舅夏郁晨睿智过人,在知道自己有那些手段时,如果不能确定对自己有益处,绝对不可能会明明白白地说给云初初听。

    但云初初并不焦灼。

    反而心里头已经早有计谋。

    “舅舅,长歌如今虽然成了帝都京城眼中不好惹的人物,但长歌再如何会谋,固阳侯府也是长歌的娘家。尚书府的安危和固阳侯府的安危,都是连在一起的。”云初初抬眸,笑了下,“以后……哪怕长歌嫁了人,心里头也是惦记着侯府,惦记着舅舅的。只是如今,这局面,长歌思虑不周,望舅舅多帮衬一下?”

    “那是自然,自然。”夏郁晨立马变得慈祥起来,口气也比平时更加温和,“家事儿有什么需要舅舅帮忙,长歌尽管说。”

    “长歌……长歌没有旁的,就是母亲过世得早,对于母亲的事儿知之甚少,所以需要舅舅,能够帮忙。”云初初一说,眉眼笑了下,“不知舅舅……”

    “舅舅答应,舅舅答应……”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