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29)不忍离别
    云初初朗朗上口地解释,“陛下,太子殿下为了陷害六殿下,拿臣女所救之女大做文章,信口雌黄。但他自己,却为了储君之位,联合朝臣,豢……养死士!”她不等太子殿下辩驳,随之又道,“臣女今日所说,皆有证据。”

    皇帝震怒,“证据在哪儿?”

    “现在站在这里,中书侍郎康大人,户部尚书闻大人,他们的手上,都有刺·青。而这刺·青,可以让西芸国的公主过来查看。”

    云初初本来没想这个时候,拿出这些证据。但是情况转折,她如果要维护墨九尘,就必须在原书里,提前扯出太子殿下的软肋。

    虽然并非太子殿下安排,但国舅爷和皇后娘娘却全部都是知情的。这些大臣,一部分都占据着重要的官位。

    云初初知晓,如今提起,便搅他一个天翻地覆。

    “陛下,除了朝臣,还有你的禁军。禁军里头,差不多有几百的人,是太子殿下豢·养的死士。身上同样有刺·青。并且为了以防万一,被人发现,所以刺青在脚踝处。”云初初列举完后,又将枯山尸首说了出来,“而其中一些执行任务而服药自尽的死士,在枯山南边的灌木丛里。陛下若是不信,可以派人进行搜查。”她从袖子里,取出一份书信,双手递上,“陛下,这里还有一份皇后娘娘写给国舅爷的密信。”

    国舅爷当场脸、色都变了,其实他不知道,那信件是被云初初偷、去的。

    看了书的他,几乎知道他所藏书信的位置。当然,她回头,言之凿凿,“陛下,现在国舅爷的身上,还有一封密信,是今晨刚刚送到的。来自于西芸国的三皇子。”

    众人神秘兮兮地将人看着,颇觉奇怪,又颇为狐疑。不知为何会如此,又为何会这样?但是两人的心里,却有些塞。

    倒像是知道些什么,亦或者明白些什么。

    云初初看着上方的皇帝,匍匐再道,“陛下,您若不信,可派人在国舅爷身上搜寻一番?”

    “好,沐长歌,朕就信你一回,若你冤枉了国舅爷,朕一定杀了你!”

    皇帝吩咐,底下的人不敢随意乱想。跟着上前,搜国舅爷的身。

    国舅爷呆呆地杵着。

    心中惶恐。

    不及人走近,国舅爷就着急地从人群中走出来,言辞冷厉,“沐长歌,你休得在陛下面前,胡言乱语。”

    “有没有,一搜便知!”云初初的坚定,让皇帝迟疑。

    当然,没有令皇帝失望。

    国舅爷的袖子里,的确搜到了那张密信。

    看着密信上的内容,皇帝还没有发火,国舅爷就双膝跪在了地上。

    “陛下,臣有罪,臣不该同西芸国的人性格相投,和他们有往来!”

    虽然在承认自己有罪,但并没有表示自己通、敌卖国。况且西芸国的公主嫁给了皇帝,如今两国是友好关系。现在国舅爷承认自己有罪,也不过是给皇帝一个不要重罚自己的台阶。

    那密信上,必定没有写什么特别危险的内容,不然国舅爷不会只是这个表情。

    云初初看着人,心下一动,当即便道,“陛下,这密信只能证明国舅爷同那些人有往来。但真正有意图的人,在皇后娘娘的宫中。”

    太子殿下墨云齐也着急了。

    “陛下,皇后娘娘的寝宫里,放置了很多和西芸国丞相往来的书信。而这些书信的位置,隐藏在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的密室里。她的密室机关在书架上第三阁。”云初初异常认真地回忆着书信的具体方向。

    殿中一众,包括六皇子墨九尘都震惊都六神无主。

    第一,她没有机会能够进入皇后娘娘的内室,又是如何具体地了解到对方暗阁里的密事儿?

    第二,她又如何知道国舅爷,皇后娘娘她们在豢·养死士?

    第三,她又如何知道国舅爷身上有密信?

    这一连串的异想不到,让皇帝也跟着懵了。

    她所说的千真万确,不过多时,内监已经捧着一箱子和西芸国丞相的书信,来到了殿前。

    皇后娘娘那近显狼狈和失落的表情,让她肩膀颤栗得十分厉害。

    她匍匐在地,眼神里都镌刻着说不得的悔意。

    不过她有些想不明白,自己的密室,以及那些隐藏了多年的书信,如何……如何能够让她发现了?

    她来自己的寝宫没几次,甚至也没有多待过片刻?

    看了那些密信,皇帝震怒。

    “皇后,朕的好皇后啊,朕还未死。你就……你就已经在和别国的人,为……为云齐谋划了,你……”手指间的书信,轻轻地颤动着。

    太子殿下墨云齐跟着也跪倒在地,“父皇,请您饶恕母后,这些……这些都是儿臣所为,儿臣胁迫母后,让她替我收着这些书信的。”

    云初初额头贴地,又朗声道,“陛下,太子殿下昨ye,带着人去了枯山,将因为过度训练而死的死士尸首一一烧毁。由此可见,太子殿下早就知情。今日如此,不过是想和陛下堵一堵,你们之间的情分!”

    “沐长歌……”皇后娘娘忽然扑起来咆哮,手指抓着云初初的脖子。

    云初初握住皇后娘娘的手腕,借力将人推开。

    “……长歌?”

    回头看着墨九尘那张脸颊,云初初惊吓过度。

    她奔过去,握住墨九尘的手,着急地安慰,“我没事儿,我没事儿,我真地没事儿。”

    担心墨九尘会因为别人动怒,失去理智,因此,她抓住墨九尘的手时眼泪唰唰直落,她担心,又畏惧,又彷徨。

    她甚至当着众人的面拥着那人,努力平复对方的紧张心情。

    貌似注意到了云初初的担忧,墨九尘保持冷静,没有让自己失去控制。

    只是清泪已经顺着面庞掉落了下来。

    上方的皇帝,这才明白,原来……这二人……并非传说中的那般……无情无义?

    二人的关系太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

    “陛下,皇后娘娘勾结国舅爷,撺掇太子殿下,结党营私,这重罪,不可饶恕啊?”云初初匍匐在地,额头贴着大殿。

    知道皇帝早就了解到了东宫的风向,不过云初初也没有说透,只拿自己。来给皇帝铺台阶。

    “太子之位废除,皇后削除妃位,国舅爷削去官爵之位,一律……一律羁押天牢,交由大理·寺·审讯!”

    一道命令后,皇帝目光瞟着六皇子墨九尘,语气带着霜寒。

    特别是太子殿下墨云齐最后大嚷的那些话。

    墨九尘是风家后人一事儿……

    也让皇帝生疑,当下也未给自己留下后患。

    “至于六皇子,发配肃州,守卫边塞!”

    “陛下,这人是臣女所救,为何偏偏处六殿下一人!”她站起来,手臂扬起,“如此说,朝中一半以上的大臣,都得死!”

    “沐长歌,你……你莫要太放肆了!”

    尚书府大人沐远扬赶紧跳出来,道歉。唯恐皇帝祸及云初初,牵连尚书府。

    六皇帝墨九尘偏过头,看了云初初一眼,随后匍匐叩拜,“多谢父皇开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早朝作罢,众人离开。

    六皇子墨九尘被禁军看守着,准备送往边塞。

    云初初看着他的背影,伤心yu绝。痛彻心扉地从皇宫走廊里,离开时,全身冰冷。

    二皇子墨长迎冷漠地觑着云初初,大概从未想过,这个帝都第一才女,真地有一天,突破了他所有的猜测?

    就好像刚刚早朝上。

    他从未发现的事儿,眼前这个女人却什么都知道。

    他看着她,愈发怀疑沐雅楠真地是她设计陷害。

    可他又有些后怕。

    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次害怕,就是觉得云初初太过恐怖。

    好像她能轻而易举地发现你身上的弱点。曾经的那些事儿,好的,坏的,都会让她信手拈来。

    “沐长歌,侧妃娘娘是不是你……”

    云初初并没挣脱他的手,只是近了三步,仰头冷冷地瞥她,“墨长迎,我告诉你,今日你同太子殿下对付九尘一事儿,我会一辈子记在心里。你不是想问我,沐雅楠为何会死么,那么我……告诉你,我沐长歌老早就想她死了,每一天,每一刻都想她死。不过老天不如愿,我即便不出手,沐雅楠也会被太子殿下怀疑嫌弃,这里面……还有您的功劳呢。哈哈哈哈……”疯疯癫癫地,不知道自己是在哭,还是在笑。

    但是,从今天,她所做的这些事儿来看,墨长迎拿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殿堂上,和着太子殿下一起,设计陷害,到头来,最后的赢家,却是……沐长歌。

    “……殿下?”身旁的小厮跟上来,想要安抚。

    但墨长迎回转目光时,却发现,自己最大的敌人竟然……竟然是那个女人。

    ……

    云初初回到尚书府不久,便被沐远扬责备。

    沐远扬令府兵,看守小姐的时候,云初初却是哈哈大笑。

    她手中的长剑簌簌地跳动,不过片刻,就架在了沐远扬的脖子上。

    “沐远扬,我告诉你,倘若你以后再敢惹我,我一定杀了你,一定搅得你尚书府不得安宁!”

    “你……你……”

    “如今这尚书府,你若还想保留着祖宗最后一点儿家业,那最好听从你女儿的话,不然我伤心难过了,也保不准拉着尚书府一起!”看了身旁的丫鬟红竹一眼,她嘀咕,“红竹,走,咱们出府!”

    “是。”

    府兵们听得那句话,握着剑不敢上前,沐远扬更是结巴得一句话话都说不出来。他手撑着院子里的大理石桌,缓慢又痛苦地颓在了凳子上。

    她想了一天,都没有想明白,为何……为何自己的女儿,竟然变成了这样!

    对自己如此冷漠疏离,说出来的话,都那么地霸道无礼。

    到底是怎么了?

    他开始绞尽脑汁地深想,这其中的道理。

    不过,没有想明白。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啦。二夫人自尽了。”伺候宁氏的丫头一醒来,去宁氏的房里,就发现对方上吊自尽。

    留下一封血书。

    看着那血书,沐远扬两手哆嗦,他甚至害怕这事儿被丫鬟知道。

    因此,一提剑,就将这丫头给杀了,

    鲜血淋漓,府兵诧异,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丫鬟做了什么事儿。

    沐远扬很能给自己找理由,将血书收好,一副歇斯底里的语气,“这丫头保护二夫人不当,致使二夫人自尽,来人,将它给我扔到外面喂、狗!”

    尚书府里其他的奴婢手指冰冷地站着,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但看着二夫人宁氏身旁的婢女死得如此凄惨,她们就感觉到深深的后怕。

    如今这府中。

    除了五公子沐长岭以外,还有刚被接走的三夫人胡氏外,就只有老夫人颜氏以及这位凶悍可怕的一家之主沐远扬了。

    当然,还有适才出去的大小姐。

    u出皇后和太子以及国舅爷之间的事儿,如今在帝都传得沸沸扬扬。

    所以她们都开始觉得,这偌大的尚书府,倘若没有大小姐撑着,兴许也跟着完。

    以一人之力,将朝堂搅得天翻地覆。贵族公子,都觉得不能小看云初初。

    行在路上,见着她,都要垂眸离开。

    比之以前的讽刺,他们再不敢置喙。

    来到王府,墨九尘已经要出发了,

    “九尘,我不期望你离开帝都!”

    墨九尘伸手,顺过对方的发丝,他盈盈笑着,“本王不知,如今的长歌已经不需要本王的保护了?”

    “不会,不会的。”云初初哭着拽住他的袖子,含泪问他,“我说过要保护你,结果我失言了,对不起。”

    “没有,长歌一直都待本王不错。”墨九尘仍然笑着,尽管心中,有多悲痛,随即,他上了a,“本王……要离开了,长歌,以后多保重!”

    他要走,却发现自己的袖子被身旁的人扯住。

    云初初踮脚,不动声se地触了下,旋即笑道,“我相信,你会回来的,再回来的时候,就是我嫁给你的时候。另外……你要记住。无论如何,我都站在你那边!”

    她提剑,一顺。划下一截秀发,随之又做主,削了墨九尘一截长发。

    郑重其事地将两截头发,系在一起,“今日,我当着众人的面,和你结发。便是生生世世,答应答应和你一起。你拒绝也罢,答应更好。反正此生你不娶我,我便嫁不出去!”

    六皇子墨九尘盯着云初初认真的双瞳,一时有些不安,“长歌,今日你做这些,知道意味着什么么?”

    “当然,所以九尘,要好好守护着。莫要让我因此寒心。”云初初拥了他一下,小心地在对方耳边嘀咕,“你不要忘记,我这个人都是你的。”

    双目骤然放大。

    墨九尘的心头,凉了凉。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