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24)被捕天牢
    院子里,风声摇曳。像突然间,将她心里唯一一点儿暖,散得四处都是。

    云初初收回指间,在发现失神刹那,手中的松树枝条快要弹出时,她连忙用内力将它握在了掌心,慢慢地放稳了。

    而后,收脚,离开。

    回到院子里,她自知这位亲生父亲,不知何等原因,要杀了自己。

    当然,那日他派去的人,确实是要杀了自己的。不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非但没有死,还学成归来。

    可惜,若是六皇子墨九尘能够当日把那些事儿说给原主沐长歌听,是否会是不一样的结果。

    原主沐长歌会否愿意和那些身后,隐藏的那些深不可测的罪人,拼死一斗。

    眼中光彩暗下,四周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冰冷地冻着指腹,蔓延全身。

    刚走到院门,重深忽然跳下来,一脸着急,“小姐?”

    “怎么?”瞧重深面容冷郁,神情慌张,她不由得问了。

    重深靠近了半分,眼睛往院外一瞅,声音如蚊。

    “听说……二殿下携着圣旨来尚书府了?”

    “二殿下?”

    这个人对沐雅楠一直痴心不悔,今次沐雅楠死了,他何故还要登门?

    为何?

    云初初正自好奇,丫鬟红竹快速地追过来了?

    “小姐……”她着急地奔进院子传话,说是二皇子带着禁军来了尚书府。

    带着禁军来了尚书府?

    “你可知是因为何事儿而来?”

    “老夫人让奴婢赶紧来请您呢?”丫鬟红竹拉着云初初的手,“小姐,若不然,您先出去,找六殿下商量商量。”

    “算了,他既然来了,那势必早有准备。我若逃脱,反而得一个畏罪潜逃的罪。”她伸手,整了整自己刚刚因为跟踪二夫人宁氏,不小心沾上的树叶,快速地去了大厅院子。

    院子里,尚书府一众全部都匍匐叩拜。

    跪着的老夫人颜氏看了云初初一眼,示意她跪下。

    云初初瞟了对方两眼,还未明白这是一个什么状况,二皇子墨长迎那厢已经冷漠地说了一句,“沐长歌,还不接旨。”

    接旨?

    真是朝向自己来的?

    云初初莞尔,双膝跪地。

    不过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这圣旨说了那么多废话,总之就一句,太子妃和太子侧妃沐雅楠,她们的死,跟自己脱不了干系。并且为了进一步调查此事儿,需要将人抓进天牢。

    “抓我?”她审时度势地抬眸,状若有趣地问了二皇子墨长迎,“二殿下,太子妃和太子侧妃怎么死的,这件事儿,大家都知道,怎么无缘无故,还赖上我了。”

    冷目里夹杂着一丝不可言喻的愤怒,墨长迎直接走到云初初跟前,神色透着决绝,“沐长歌,这是父皇亲自下的旨,有什么异议,等你进了天牢再说吧。”

    身后的尚书大人沐远扬和老夫人颜氏茫然地将人看着。

    二夫人宁氏却哈哈大笑了起来,她仰望着天空,空气里都因为她那几句话变得阴气沉沉。

    “雅楠,你看见了么,看见了么,这蛇蝎心肠的坏女人,终于报应来了,终于……报应来了。”她哈哈哈哈大笑,震耳欲聋。

    四周奴仆们随着云初初回应,伸手接下圣旨,被人带走时,就熙熙攘攘一片。

    丫鬟红竹看着云初初,眼眶里含着泪水。

    重深自是心急如焚。

    不卑微的眼神,像一团火,虽隔得远,却能感觉里那一丝光亮。

    她抬眸看着前方走着的二皇子墨长迎,忍不住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铁链。

    “二殿下?”

    墨长迎回转目光,“什么事儿?”

    “苏妃娘娘可知长歌的事儿?”云初初刻意提醒。到底当初,是她拼命将人救出来的。

    墨长迎愣了,随即转过脸,神情冷得可怕,抓着的铁链发出铿锵的摩挲声,“沐长歌,你不用提醒本王,你的救命之恩,本王日后会还给尚书府。”

    “可是,是我救了苏妃娘娘,不是尚书府。”云初初追上了墨长迎的步伐,觉得对方这话甚有些好笑,“怎么,殿下,你今日的行为,是故意为难我?”

    故意为难?

    “长歌小姐,倘若你能对雅楠小姐手下留情,怎么会混到如此地步,你利用太子殿下,害死侧妃,又间接害死了太子妃。这笔账,是你应该的。”墨长迎恼羞成怒地拉了下铁链,若非云初初有原主内力相护,只怕手腕都勒出红印了。

    云初初偏头,只看见墨长迎走得很快。他的黑靴踩在地面上,发出有条不紊的碎声。

    四周禁军纷纷将她望着。

    六皇子墨九尘起初不知此事儿,后来重深来报,他自是怒火万丈。未能忍过去,手掌握拳,已将院子里的大理石桌捶成了两半。

    鲜血淌过地面,这副光景,真是令人心下颓唐。不过,他抬起自己的拳头,双眼红红地盯着拳头上的血渍,不发一言地大笑。

    长歌……

    这辈子,谁伤他心爱之人,他便让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

    “常宁?”

    “属下在!”

    “那几个人还在么?”

    “被锁在密室呢。”护卫常宁恭敬颔首。

    “今日将他们放出来,本王倒要看看,是灭国重要,还是那区区一个女人重要!”墨九尘阴瑟瑟的声音里,凉薄得紧。

    ……

    被押入大牢时,两个时辰后,太子殿下第一波审讯就来了。

    两手被绳子在柱子上,太子殿下墨云齐,用阴冷的眼神觑着她,时而手指碰触着大拇指上的扳指。

    “沐长歌,若非你在雅楠的房间里,放入香囊,雅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会没了。若非你……若非你的挑唆,本宫也不会认为太子妃有罪。你利用本宫,让她们死于非命,这件事儿……”

    云初初不屑地挑了挑那双灵动的眼睛,嫣红的朱唇上扬着一丝笑,“太子殿下,你听没听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

    “哦?”太子殿下墨云齐忍不住笑了,双肩抬了抬,“这同我们说的,有关系?”

    “自然是有的。”云初初手指甲轻轻地在手背上划了划,直到划出血渍,她才说出所有的道理,“今日我沐长歌进了这天牢,但我父亲,我祖母一定会到得陛下面前求情。而且……就连……就连我舅舅,他们也会求情。我是夏清平唯一的女儿。他们就算再恨我,也无法抹掉我的身份。而且我的死,单就名声而言,也是不小的损失。”他耷拉着眉眼,忽然闪烁了下,“太子殿下知道当初为什么会娶到沐雅楠么?”

    太子殿下不以为然,“这同你有什么关系?”

    “沐雅楠会如此着急地找你,那是因为她以为我沐长歌喜欢殿下,会和她争抢太子殿下您,所以大半ye的,和着宁夫人,让你娶亲。就这儿,我沐长歌对太子殿下也是……有恩的。没有我,您哪那么容易娶到我雅楠妹妹呢?”云初初淡笑若清风,斜了斜眸,她笑得更加得意,“可是我沐长歌可以帮助太子殿下成事儿,也可以毁了你。我出事儿了,不出三日,你必定太子之位被废!”

    狂妄!太子殿下墨云齐在这句话轻飘飘地说出来时,袖子已经将身上桌子上的酒菜推到了地面上。

    他不可置信地冲到了云初初的跟前,手指狠狠地掐在对方的脖子上,“沐长歌,你得知道,现在你在天牢,我对付你,就像对付一只蚂蚁。”他嘴唇凑到云初初的耳边,“之前无论你散步的流言蜚语是真是假,但在父皇面前,你对我有·情却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单就这点儿,我杀了你,再营造你自杀的意思,你觉得……有用么?”

    “哈哈哈哈哈……”云初初瞪着墨云齐那恼羞成怒的眼睛,丝毫不担心,“太子殿下,天下之大,能人之士甚多,除非我真是自杀,要不然,您觉得你伪装出来的,就一定能够骗过陛下的火眼晶晶么,真如此,当年风家众人,哪里会死?”

    言外之意是,皇帝想要知道的事儿,想要做成的事儿,他去做,必定有办法让人相助。

    她被掐得咳嗽了好几声,六皇子墨九尘就来到了天牢。

    听见牢里,云初初那微弱的嗓音,墨九尘已经快步冲了进去。

    “墨云齐!”

    他第一次如此决绝地叫着太子殿下,并对他发出了唯一一次警告,“我从未同你说过这样一句话,墨云齐,你知道我对长歌的感情,你若为了你的侧妃,欺、辱她,我必定不会让你好过!”墨九尘咬牙,手掌握住太子殿下的手腕。

    二人目光的敌视,就比谁更勇猛。

    无疑,墨九尘那双赤红的眼睛,让太子殿下退却了。

    他松开了手。

    云初初长吸了一口气,她羸弱地冲墨九尘笑笑,随即叫了护卫常宁一声,便勾脚将对方的剑踢了起来。

    剑连踢三下,扎了束缚的绳子。

    松开手时,手腕已经有勒痕。

    墨九尘脱手,诡异地望了太子殿下墨云齐一眼,“太子殿下,今日在天牢私自动手,这本王可是见证。”

    “你……”

    墨九尘一挥手,护卫常宁便将看守天牢的守卫,以及大理寺长卿和几位主审官叫了进来,“这些见证……算么,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墨云齐不知道这六皇子墨九尘如此胆大妄为,当下脸黑了黑,甩袖离开了。

    等着人离开。

    那些人才纷纷行到面前,朝着墨九尘行礼。

    原来六皇子墨九尘这些年,也不全是为人误解的流言蜚语。

    他有人脉,有朋友,关键……他聪慧?

    看着那些大人卑微的模样,云初初的心里,终于有了一点儿想法。

    或许这些人都是他的……心腹。

    云初初走到身前,看着墨九尘,“我……想跟你谈谈。”

    墨九尘点头,同护卫常宁交代了一声,所有的人都下去了。

    就连几个守卫,都乖巧地退了出去。

    他一拂袍子,便坐在地上。

    云初初挨着而坐。

    刚坐定,一只老鼠突然窜过来,吓地坐初初往身旁躲了躲。

    呼……

    她镇定时,再看那老鼠,已经被一支银针扎死了。

    “你……你扎的?”

    “长歌莫怕,无论是人,还是老鼠,本王都会替你清除干净!”

    云初初听得感动,抹了把泪,她小声说道,“其实方才九没必要那么生气,因为太子殿下他得意不了多久了。”她凑拢,伸手在地面上划拉了两下,“知道么,九尘,在枯山某处,埋了几人的尸首。这几人昨晚刚死,你且把它们挖出来,然后令人查一查,就会知道,这几个人没有任何中毒迹象……”

    对于太子殿下的把柄,云初初是做了记录的。墨云齐虽然没有做这些,但她的母后,也就是皇后娘娘,同国舅爷一起,为了太子殿下日后登基,豢养了死士。

    这些死士有些还是西芸国的人。

    “他们是累死的。我记性不好,不知道是有没有几人身上会有白鹤刺青。”云初初再往墨九尘的胳膊处蹭了蹭,“西芸国的公主殿下这不还在宫里么,你安排人,看看她胳膊上有没有就知道了?所以九尘,如果你看见了。等到太子殿下有动作的时候,再让朝中大臣参他一本。”她说完,四下看了眼对方,“不过,最近你别动这个。毕竟,我还想留着他,对付……其他人。”

    墨九尘听得恍惚,眼神里带着一丝窥探不透的迷茫。

    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眼前这人,竟然会知道他查探的那个秘密。甚至……比他知道的,考虑的,打算的还要详尽。

    云初初捏着墨九尘的袖角,将自己的法子说了出来,“至于我的事儿,九尘,你不用出手。你替我着想,我也不想你来趟这趟浑水。况且……”她迟疑了一下,握着墨九尘的手掌,轻轻地在手掌心点了点,“你一直在背后默默地保护我,殊不知我自己早有盘算。她们可能会如何对付我,我都想好了的。另外,我进入这天牢,祖母和父亲那里,再如何想杀我,也会到得陛下面前求情。因为……她们非求情不可。”

    墨九尘会心一笑,“我知道,这毕竟事关沐家名声,尚书大人再如何也会救长歌的。可是……”他的眼睛里,有些不忍,“本王不想看到长歌受委屈。”

    “我这怎么会是受委屈呢?”云初初拉着他的手,企图用另外的话来安抚他,“之前为了让陛下放你出来,我多次约见太子殿下,传出了许多流言蜚语,我知你不爱听,所以沐雅楠的死,他们势必恨我,到时候见着太子殿下致我于死地的嘴脸,这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