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18)用计谋划
    自茶馆出来,烟尘未散,二人就在街巷道别。

    楚心离一直都没有打听当年的事儿,不过他觉得,自己问她,恐怕也不知情。

    否则,不会坐着马车,非得去见对方。

    “长歌,需要我送你回尚书府么?”

    “不必。”她温言,眼角柔光缱绻,“心离,我去琥珀山的事儿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她这么一说,楚心离端端愣了许久,噎着嗓子,没有多想,就离开了。

    虽然他清楚,这件事儿对于墨九尘师弟而言,可能会有些利害。

    不过,答应人的承诺,他往往不会失言。

    郡王世子接连找了好几回,楚心离都未在。这会儿打从将军府出来,却莫名撞上了来人。

    “心离,你这是去哪儿了?”

    “有要紧事儿。”楚心离讪讪一笑,扬起手臂,“走了,进去坐坐。”

    “可以啊。”

    “走。”

    ……

    云初初抱着盒子回到尚书府时,府里的下人都惊动了。

    丫鬟红竹修养三天,伤已经大好,老早就被鸿生堂的老夫人颜氏叫到了院子里。

    约摸,也是打听云初初的去向。

    这会儿听重深说起,她面不改色地站起来,迅速奔往后院。

    丫鬟红竹受训过后,挑了帘子,就碰见了云初初。

    她快步上前,喜笑颜开地喊,“小姐?”

    “祖母她……”

    红竹使了一个眼神,眼角轻盈无光,“刚刚……老夫人……”她刻意压低了嗓音,却在看到帘子前的王嬷嬷时,眼眸低到了地面上。

    云初初背过身,迎上王嬷嬷的目光,“嬷嬷,祖母她最近腰疼可好些了?”

    “索性长歌小姐带的药不错,如今对方身子已经好利索了。”这温言片语半刻,云初初已经跟随着王嬷嬷进去了。

    她看了下丫鬟红竹,示意道,“你在这儿等我。”

    “是,小姐。”

    她站着没有动,云初初便进去了。

    进去时,老夫人颜氏看了她两眼,让她坐。

    云初初莞尔抱歉,“祖母,最近一直都没有来给您请安,长歌很自责。”

    “这几天,您去了哪里?”

    “长歌……是去见师父。”云初初手指挑了自己的发丝,将眼底那沉郁的眸光掩去,“这里到那里,需要赶几天的路。事先没有提前同祖母招呼一声,长歌很抱歉。”

    “罢了。”老夫人颜氏微微蹙眉,尖锐的语言也变得柔和,“上次你父亲因为你和秦小姐的事儿,大发雷霆。这次趁你不在,特地为你许配了一户人家?”

    许配?

    云初初听后,心中冷笑,能够为了尚书府的名声,做到这一步,不愧是尚书大人沐远扬?

    她咳嗽了一声,“那么……外祖母,父亲将我许配给谁了?”

    “那日宴会上,你父亲让陛下赐婚。陛下觉得,当初你和太子之间的事儿闹得帝都皆知,恐怕这一次,不能再像你妹妹那样高嫁了。所以……”老夫人颜氏垂首看着掌中的佛珠,咳嗽了一下,“所以……”

    看老夫人颜氏支支吾吾好半天,云初初有些了解了,她大气地笑了下,果决拒绝婚事,“恐怕要让祖母失望了,长歌……暂时不想嫁人。”

    “……”没能想明白对方为何不嫁人,不过老夫人颜氏一开始也想到了,她思索着,忽而哽咽了问,“那么长歌是怎么打算的?”

    “既然长歌无缘嫁给太子殿下。那么长歌就应该遵从自己的内心,嫁给自己心悦之人?”云初初偏着头,有着自己的计算,“不过现在,心悦之人,没有?”

    老夫人颜氏对这心悦两字听得糊涂了,她看着云初初,觉得对方那双清亮的瞳孔里似乎隐藏了什么。

    但是没有问出所以然。

    云初初回到院子里,就见着重深急急忙忙地赶到院子里。

    “长歌小姐?”他拱手,脸上还有薄汗,“六殿下被……被陛下囚在王府里了。”

    “……什么?”云初初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原因,她仓皇难安地站起来,手掌剧烈地拍在身前的桌子上,瞳孔里的恨意,无奈,以及迷茫,就写在眼底,“我走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儿?”

    “皇后娘娘利用春风·院的舞、姬,给六殿下气受。最后六殿下没受住,为此得罪了皇后。而且……”

    “而且什么?”

    “六殿下当着陛下的面,和那位舞、姬……”重深后面的话已经说不下去,但是对于这件事儿,他以为,除了皇后的诬陷,别无他人。

    然而,自从云初初的离开,彻底乱了墨九尘的心绪,也就如此,他在做事儿面前,莽撞而不自知。

    可是事儿到如今,墨九尘本人已经被囚禁了,如果没有绝对的办法,皇帝那样无情无义的人,根本不会放对方出来。

    云初初砰一声,坐在凳子上。

    陷害来得这么快,让她脑子突然空白,唯独能够想起的,是原小说里太子殿下对待墨九尘的卑鄙手段。

    愈发一想,就愈发难受。

    她坐着,失落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这一刻,她才突然觉得,自己的力量如此地微弱。想要救一个人,单单靠武力,那只能对待自己家里的人。

    如此,家里人害怕威胁尚书府的名声,必然不会大动干戈。

    也就是说,她必须得让自己变得冷酷,睿智,乃至无情,才能应对那接踵而至的小人。

    可能一切的事儿,她想得太好,觉得只要墨九尘不出类拔萃,不锋芒毕露,有二皇子墨长迎顶着,皇后和太子那些人就不会找他的麻烦。

    然而现在看来,就算自己不争,不计算,坏人也不会轻易放过一个敌人。

    所以……云初初决定了。

    这个时候,她得自己,亲自,主动地消灭所有的敌人。

    抱着这样的期待,云初初突然站起来了。

    不想,又下雨了。

    雷声轰鸣。

    云初初叫来丫鬟红竹,手中端着茶杯,“准备一把伞,我们出门!”

    红竹点头,正不知对方为何会如此的时候,云初初又道,“红竹,在六殿下没有出来时,你一定要记住,谁若问起我心中所想,你便说……”

    她贴耳过去。

    红竹却下意识地嚷了一句,“小姐,您这样,六殿下会伤心的。”

    “我知道,不过他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我总得为他做点儿什么。”云初初态度坚定,让一旁的丫鬟红竹没有其他的法子。

    就在红竹吃惊的时候,云初初的脸又白了白,撑起雨伞,走进雨里。

    来到府门口的时候,又碰到了二夫人宁氏。

    云初初笑了笑,随即折回去,围绕着二夫人宁氏来回地走了走,最后终于忍不住想要和这个狡猾虚伪的人说叨两句。

    “宁夫人,你现在敢在我面前如此惺惺作态,不过是因为你女儿是太子侧妃,可如果……如果有一天,她什么也不是了呢,你觉得你现在,还敢这么同我说话么?”她伸手搭着宁氏的肩膀,手指慢条斯理地替对方理了理衣襟。

    宁氏听着那些话,嘴里哆嗦着问了,“你……你要做什么?”她勉为其难地露出那一丝狡黠的笑意,“不,不可能。沐长歌。太子殿下一心对我们雅楠,他对我们雅楠是真心的。太子正妃都斗不过我们雅楠,你以为你能……”

    “当然,也许沐雅楠平日里非常得太子殿下的喜欢,可是……再喜欢又如何?想要让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产生隔阂有很多办法,我就算不能让他们分开。我也可以让他们因为我的事儿,痛苦一千倍,一万倍!”她小心翼翼地说完,笑着看向丫鬟红竹,“红竹,咱们走!”

    二夫人宁氏盯着云初初的背影,想要伸手拦阻,却不知道如何做。

    她在原地恼羞成怒地发了阵疯,就催促着去见尚书大人沐远扬。

    没错,沐远扬以前是很、宠这位宁氏,可水氏的到来,便让云初初觉得,沐远扬本人心里,在意的究竟是谁。

    就算曾经,是有一些感情,但随意栽赃,沐远扬也不会多听。毕竟,之前宁氏莫名其妙的事儿,那么多,谁能说,这一次,究竟是不是真的呢?

    云初初叫来郡王府世子南清悦,令他给太子殿下带一封书信。

    南清悦见着信封,微感诧异,但想对方如今心系墨九尘,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儿,是以,他也就没有多问,按着云初初的意思,让人将书信带给了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拎起信封,只嗅到一股胭脂香。而信上只言简意赅地写着几个字。

    碧华楼见。

    他眸色凝重,落在自己手下的脸上,“这是谁给你的?”

    “回殿下,是南世子给的,说是碧华楼,沐长歌小姐让您去一趟!”

    沐长歌……

    之前听说这个人消失了三天,是为躲避流言蜚语,怎么突然间,邀请自己。

    太子墨云齐嘟囔着嘴,太过怀疑,只好从椅子上站起来。

    望着手下,言语清冷,“备马出宫!”

    ……

    云初初在碧华楼接见的太子殿下,她拉了板凳,好整以暇地准备了丰富的食物。

    甚至她还小声地指着一盘,说自己是亲自做的。

    伸手拿着筷子,给太子殿下夹了菜,好像觉得不够满足,又贴心地盛了碗汤。

    半个时辰下来,不是吃饭,就是体贴地说些安慰之话。

    其他的全不过问。

    太子殿下墨云齐咕哝着,有些不明白对方的用意。

    云初初却耸耸肩,发表自己的意见,“怎么,现在殿下都讨厌长歌到这种地步了,见一面都不成?”

    “长歌小姐说笑了,本宫……只是略觉好奇。”太子殿下放下筷子,道貌岸然地回答。

    云初初反笑,用那样的语气挑逗一句,“怎么,难不成殿下现在有了雅楠妹妹,就不愿意搭理长歌了?”她啧啧舌,故意表现出不悦,“长歌是有心之人,当初要不是殿下救了我,兴许长歌早就起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她说完,又恭敬地站起来,给对方倒茶。

    总而言之,她表现得大方热忱,浑然让身旁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云初初看太子殿下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她便乐呵呵地笑了,“呵呵,殿下,感恩于心,长歌只是有所感触。您别多想。”

    用膳后,太子殿下离开,她恭敬地在门口相送,表现得十分有情的样子,挥手告别。

    看着人往皇宫行去,云初初方才进入碧华楼。随之,一开始请的人,就在这恰当的时候,开始表演了。

    总之,那简短的几句话,就是表明云初初和太子殿下关系真好,好到可以彼此不计较。可聪慧的人,却如此说叨。

    看来帝都第一才女同太子殿下还是……情愿未了。

    要地就是这个结果,云初初示意窗户旁扮演的人,今晚奖励他们。

    他们微微侧目,加大了音量。

    ……

    等到第二天,云初初又像往常一样,差郡王府世子,帮忙送信。

    太子殿下赴约了。

    因着每次见面,聊天内容基本上是花鸟虫鱼,甚至于说说笑笑,所以太子殿下也很能放得开。

    云初初趁机又托着腮帮子笑,“殿下……今天有没有想过会是长歌?”

    “你找一样的人送,又写一样的书信。本宫想要敷衍,都敷衍不了。”太子殿下手指握着筷子,刚要吃菜,云初初就主动夹了菜,递到对方的碗里,“哪,多吃蘑菇。”

    太子殿下愣了一瞬,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自己,除了……除了他母亲,应该没有谁知道,他喜欢吃蘑菇。

    为何?

    “……呵呵,想知道长歌为什么知道殿下喜欢吃的东西?”她故意的,潇洒恣意,“不过这有什么,难道……难道作为殿下的……朋友,不能够知道这些么?”

    面颊绯红,神色迷茫,太子殿下只觉得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沐长歌。手足无措地握着筷子,他尴尬地笑着,然后将跟前一杯酒,汹涌地喝进了肚子里。

    太辣,有些上头。

    他不愿意多做,便站了起来,以一句,本宫还有事儿,就先回宫了,加以否决云初初那极其古怪的热忱。

    在太子殿下一走,云初初偏头,突然发现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在楼顶。当下,故意上前,抓住了太子殿下的袖子,“殿下……”

    u了下,露出惊恐不安的表情。

    墨疏离握着竹萧的手紧了紧,太过在意沐雅楠,一时跃到一楼,抓住了云初初的手,“长歌小姐,好兴致啊,竟然在这里约、见皇兄用餐。”

    云初初并不惶恐,反而笑得轻松,“十三殿下也在这儿喝酒啊?”

    “是啊,若不在这儿,怎么能看到长歌小姐,同皇兄……如此地亲切呢。”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