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16)女扮男装
    回到屋子里。

    秦无双喝了婢女端上来的药,正披着衣服坐在窗前。

    听得屋外脚步声。

    她站起来,书夹在手心。

    偏头,笑意顿显。

    “长歌?”

    云初初怔了下,觉得她已然认出自己,方才抽了挽发的玉簪。

    “无双,现在好些了么?”

    秦无双回眸,盯了丫鬟莹袖一眼,“莹袖,你在门口守着,别让任何人进来。”

    “是,小姐。”莹袖福神,退出了房间。

    吱呀一声。

    房门关了。

    云初初走近,打量了她,见着眸中带愁,略略停了一会儿,才感到万分惬意,“抱歉,无双,我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才会……”

    “多谢!”紧跟着的一句话,就这么两个字。

    多谢。

    她坦白。

    随之搬了把椅子,指着凳子,还没有说话,她就剧烈地咳嗽了一声。

    云初初心疼,给她顺气,“怎么了?”

    “没事儿。”秦无双抓住了她的袖子,“这件事儿,我已经令长兄保守秘密了,长歌,你莫要放在心上。我……我从来都只当你是我的好姐妹!”

    她喜欢男装的沐歌。

    那个时候,她以为她是一个男人。

    不过既然得知身份,必然不会如此纠缠。

    云初初见她没有在意,突然问了,“无双,我……我一件重要的事儿问你。”

    秦无双站起来,走到桌子边,伸出细腻又白皙的手指,给云初初倒了一杯茶。

    她见云初初眸色凝重,似乎有心事儿。所以待她也就相当地温和。

    云初初清了清嗓子,方才说正经事儿,“无双,当时我们见面的地方,是……是什么山?”

    倒未曾想到,眼前云初初忽然打听起这件事儿。

    她捏着袖子,揉着太阳穴,直视对方,“琥珀山?”

    “琥珀?”云初初随之又问,“可否将这琥珀的位置写给我?”

    “长歌,你怎么?”

    看对方疑惑不解,她凝了认真的笑,“有关我上山学艺的事儿,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希望能够去曾经学艺的地方看看?”

    秦无双听完,不再狐疑,笑着起身,走到案几上,将沐长歌曾经说给她的那些地方完完全全地写了下来。

    另外,她热心道,“琥珀山是我去乡下的必经之路,要不然,长歌,我带你去?”

    瞧见她脸色苍白,云初初不忍,“不必了,无双,你好好养病,我可以找朋友同我去!”

    书中,她看过。自己的师兄就是从琥珀山学艺归来的。

    那个时候,她还胆大地唤了楚心离一声师兄,毕竟,她听人说,琥珀山里面,藏long卧虎。说不定,她那神秘莫测的师父,也是……也是楚心离的师父。

    正自想着,秦无双走过来,看她失魂落魄,担心了,“长歌……你……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有。”云初初伸手,握着她的发丝咧嘴笑笑,“无双,今日我向你打听的事儿,你莫要同任何人说起,可好?”

    “只要是你的事儿,无双绝对不会……”她本就感情坚定,可当她抬眸望见,那跟她一般无二的秀发时,一时之间,又苦笑连连。

    明明自己心仪之人是名女子,但还是忘不了自己曾经动心的场景。

    她迅速缩手,不想让云初初多想,“长歌,我……我……”

    “怎么了?”

    “我前些日子,给你做了一件……一件衣裳。”虽然当年没有认出沐长歌是女人,可她待沐长歌的心却是真的。

    得知沐长歌女儿身,她虽有愧疚,到底还是一针一线地做成了那件衣裙。

    是一件艳丽的石榴裙。

    布料都是亲自挑选的。

    当年她怕沐长歌不悦,故而一直没有拿出来,但想着沐长歌都可以不在乎名声,假扮男子,迎娶自己。

    她又怎么能连这点儿勇气也没有?

    针针线线,一番心意,无法拒绝。

    因为时间紧迫,她还要赶回尚书府,故而只当面换下了秦无双做成的衣裳,便决绝离去。

    云初初离开时,秦无双咳嗽着,送到门口。亲眼看到人离开后,她才蹲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起来。

    莹袖上前,搀扶着小姐,为她永远无法实现的愿望难过。

    不过,这件事儿,并没有完。

    云初初和秦无双小姐的事儿还在持续,秦老看着女儿苏醒,内心惶恐。

    加上并无人愿意迎娶女儿,就想出一个计划,吩咐府上的人,就说当晚有一小辈,来此迎娶了女儿秦无双后,因为要事儿,着急离开。这等不顾名声,愿意迎娶自己女儿的女婿,他应该让女儿忠心于她。

    当日,确实秦府有下人看见了。

    故而有关秦家小姐秦无双嫁不出去的流言蜚语,也就不攻自破。

    秦无双听着帝都城里自己嫁不出去的流言蜚语为等待丈夫回府替代时,内心稍显满足。

    但家里人看破不说破,她自己这里,却异常地痛苦。

    倒是,好奇之人,总会问一句,“秦大人,你的女婿究竟是什么身份啊?”

    每当问到这几句,秦老就有些惊慌失措。

    六皇子墨九尘瞅见,替对方反驳了一句,“怎么,张大人这么好奇?”

    “六殿下,下官……”张大人看墨九尘那沉重如墨的表情,便畏畏缩缩地退了几步,不敢再问。

    墨九尘笑了下,“这么着急,说不定是江湖侠客。”他走到秦老身旁,恭喜,“秦大人,看来您女婿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物?”

    六皇子给足面子,又给予台阶。

    真真如同雪中送炭。

    秦老感激一笑,拱手离开。

    ……

    云初初心中怀疑,又知去问墨九尘,他不会说实话。

    因此,她早早来到楚将军府,想要见楚心离。

    楚心离早晨起得早,恰在练剑,听到人声,收了剑鞘。

    云初初言,自己想去琥珀山。

    楚心离汐一听,百感纠结,“长歌去琥珀山做何?”

    “我……我最近一直睡不好,我总觉得我师父有事儿?”

    楚心离并不知晓对方的师父是谁,可每次瞧着云初初所使招式,他也就十分好奇,总觉得是自己师父收的女弟子。

    这大概也是沐长歌曾经唤他师兄,没有否认的原因。

    怀疑了这么久,若有机会亲自问问。

    却也不错。

    他点头,“好,我陪长歌去。”停了一步,尴尬地问他,“需要把这件事儿告诉给六殿下和清悦么?”

    “师兄,不用了,我们就两个人去。”这件事儿,可是连她心爱之人都在怀疑,她又怎么可能会说出去。

    况且,如果可以,她还想着一个人,但那天看了秦无双给的地图,她并没看懂。

    那么高的山,可是很难找到高人所在之地。

    既然如此,何不有人带头?

    这楚心离是琥珀山学的艺,他曾经还怀疑过沐长歌的剑术,也就是说,有可能,沐长歌是楚心离师父暗自所收的女弟子。

    却不想……

    他们赶了三天,这三天,下了急雨。

    二人来到琥珀山时,已略显狼狈。

    “心离,咱们……先歇一会儿吧?”走到山坡,瞧见对面的山峰上,白雾笼罩,“我觉得一会儿怕是又要淋雨了?”

    “怎么会这么想?”

    云初初抬手一指,“经历多了,也就看得出来了?”

    结果一张乌鸦嘴,竟然说对了。

    还未到正午,就下起了雨。雨势不大,就是不间断地下着。

    二人从帝都赶到这里来,不容易,马车颠簸,闯过荆棘。

    好不容易来到山上,却半个影子也没有看到。

    云初初一时有些气馁,禁不住看了看楚心离,瞧见他除了淋雨的狼狈,并没有什么畏惧。反倒十分轻松。

    “心离,你师父真的在这里么?”

    “自然。”楚心离抱着剑,靠着树,雨水顺着他前额雨水淌下。

    “那还要走多久?”云初初着急。

    “走不动了?”

    楚心离走上前,蹲身。

    云初初却笑了,自己撑着地面站起来,“不用,我还可以。”

    又自己爬起来,不同除了墨九尘以外的男人有任何复杂的关系。

    然而,楚心离却也看出来了。

    “好,走吧。”

    二人到了半山腰,楚心离见云初初整个人瘫在地上了,一时心疼。

    便从自己的袖子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这份东西,如果在半山腰放,那么守门师弟,就会看见。

    到底只有琥珀山门里的人,才能够闻到那种香气。

    果然,不过半个时辰,就有两人山下迎接。

    手里牵着两匹马。

    一看见楚心离,直接扑上去,来了一个熊·抱。

    “大师兄?”

    “大师兄?”

    一起热、聊了许久,才发现身旁尴尬地站着的云初初。尴尬了下,挠挠头,目光看向眼前这个看起来知书达礼的女人。

    一师弟笑起来,“我说,大师兄,这不会是大嫂吧?”

    “你小子胡说什么?”楚心离握拳拍了她一下,微笑着回答,“这位是我在帝都的朋友,沐长歌小姐。”

    两个小师弟连忙恭敬地拱手。

    有人看对方群角泥土波澜,伸手道,“沐小姐,手中的东西让我来给你拿吧?”

    “好啊,多谢。”云初初将自己装剑的盒子递给面前这位年纪看起来比她略小的公子。

    那师弟提议,乘坐马车回师门。

    “好,我同长歌一匹,你们一匹!”

    “好。”

    ……

    琥珀门的师父已经在等待了。

    得知楚心离回来,心中振奋。

    之前派师弟打听,听说自己这徒儿浴血沙场,几年都没有回来。

    他一想,便觉得难过。这会儿徒弟跪在跟前,那白发老者已经是泪流满面,不可自持。

    “心离啊,这次就你一个人回来的!”他说完,凝着眸子思量,“你……你二师弟呢,他怎么没有回来?”

    “师父,二师弟在帝都有要事儿要办,是以这次没有回来,不过……不过他托我向师父您老人家问好!”

    看他脸色,云初初就知道他在撒谎。不过她也理解,为了让师父安心,善良的谎言也未尝不可。

    这般说完,白发老者就笑了,伸手将楚心离拉起来,随后目光瞧见云初初,“这位?”

    “师父,这是沐长歌小姐,我的朋友。她来此是想问你一件事儿?”

    云初初将盒子里的东西抱过来,随后打开。

    白发老者看到盒子里的长剑,故而捋着胡须问了,“这剑……姑娘是从何处得来?”

    “不瞒前辈,这剑是我师父赐给我的。”

    云初初说完这话,那白发老者脸色一黑,动怒道,“胡说八道!”

    宽阔的袖摆扇出一阵风,地面上的枯叶飘出两丈远。

    内力如此高深。

    云初初听了,目光闪过一丝冷意,她突然禁不住问了,“前辈为何认定我所说是胡说八道!”

    那白发老者眼神冷厉,当下便唤,“布阵!”

    二字一出,楚心离也百感交集。

    心里禁不住犹豫。

    “师父?”他挡在云初初的面前,跪地请求师父能够听听云初初的解释再动手。

    白发老者退后,静静地听对方的解释。

    原来,这把宝剑名唤无疏剑,是把女人用的剑。

    这剑是白发老者年少时的青梅竹马所持,后来人死了,这把剑就一直被他保留在藏剑阁。

    这藏剑阁里,还有一把剑,名唤无离剑。

    无离剑是他给他的二徒弟的。

    说是这剑将永远成为他的配剑。

    墨九尘恰好是他觉得可以拥有此剑者。然而这把无疏剑,却是只有自己的二徒弟墨九尘知道。

    不想在离开时,墨九尘跪在自己房门前,说无疏剑失窃。

    失窃,失窃?此刻,见着无疏剑,她自然很是好奇。

    “不可能,我师父不是贼!”云初初言之凿凿,立马护短道,“我师父白发苍苍,他是一位世外高人,怎么可能干这种偷盗之事儿?”

    白发老者气愤,“这么说来,你觉得我在骗你了?”他当场被逼急了,忽然伸手,向云初初劈去。

    云初初迅速闪躲,所用招式竟然是他的招式。并且……还有其他徒弟不知道的招式。

    可这些招式……他只传给了二徒弟墨九尘。

    只有无离剑的主人才会使得出神入化。

    这女子?

    他迅速收下,心下慌张,急忙问了,“姑娘的师父姓甚名谁?”

    云初初听罢,停住步子,摇头苦笑,“老前辈,其实,我也不知。但是……晚辈今日前来,就是想弄明白,您认不认识无疏剑,又知不知道我师父?”

    她彷徨不明地站在原地,老样子,并不像在说假话。

    停了很久,他突然说道,“沐小姐,可见过令师长相如何?”

    云初初坚决摇头,“不知。”

    “那声音如何?”

    云初初再回答,“沧桑。”

    “可以学一句么?”

    云初初尬笑着,终于搜索记忆,回了一句。

    那白发老者听后,就傻眼了。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