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07)敷衍皇帝!
    回想起过往之事儿,皇帝又幽幽叹气。

    无视他眼中的怅然悲愁,云初初不再多提。

    至于国舅爷所做之事儿,云初初心知皇帝早已知晓,自己面前佯装不知,不过是他坐在那个高位上,养成的习惯。

    当年风家灭亡一事儿,就可看出,此人人品,可见一斑。

    “好了,此事儿朕会处理,你起来吧?”明黄色的金丝袖轻抬。

    云初初方才站起。

    双膝跪了多时,有些麻木。

    好在没过多久,皇帝就准许她出去了。

    出了书房,令六殿下墨九尘诊脉。

    诊脉时,皇帝视线扫过,不禁问了,“情况如何?”

    墨九尘婉转一笑,“父皇,长歌小姐并无大碍?”

    并无大碍?这九尘,怎么突然间糊涂了,不应该说自己病情非常严重么?如此才能拖延时间啊?

    云初初面上不悦,嘟囔了一句,“可是殿下,长歌自那日被雪豹拍后,后背一直不适。”

    她这么说时,不动声色地拿脚踢了一下墨九尘。

    接收到意中人的眼神,墨九尘深思,语气一转,“既然是雪豹所伤,九尘必定倾力救治。”他提议,“若不然,九尘给长歌小姐施针!”

    “扎针痛·么?”云初初抬眸,第一句话,就逗笑了院子里所有站着的人。

    皇帝更是捧腹大笑。

    时间过长,不便多待,皇帝便带着禁军统领离开了六皇子府邸。

    走时,云初初站起,行礼。

    “你既身体不适,便不用送了。”皇帝示意一笑,“你也别送了,且给长歌施针便罢!”

    云初初点头,应承了。

    皇帝走后,墨九尘伸手过来,触碰着云初初的后肩,“当初真被伤到了?”

    大概好久没有团聚,对方温柔体贴的话,带着独特的魔·力,她点点头,笑得天真,“是啊,被伤到了。”

    “那……”墨九尘的脸色不大好看,迅速伸手,将云初初带进了自己的睡房。

    刚躺下,他就从袖子里掏出银针。

    云初初咧着嘴,看了两眼,连忙爬起,“我……没事儿了?”

    那么长的针,她可害怕?

    墨九尘瞧她一瞬好了,别扭地问,“长歌……你……”想问的话,未曾问出。

    就被云初初堵了话。

    “嘘,小声。”云初初走到窗户,看了两眼,这才坐定,“他怎么来了?”

    他?

    这般不屑,倒令墨九尘好奇。

    “长歌指的是……”

    “那狡猾多变的皇帝啊!”云初初大概没有顾虑到两人关系,随口一说,忽然又正经起来,“陛下对九尘不好,我不喜欢他。”

    如同一缕清风在心间刮过,墨九尘开怀地笑了。

    没有想过,对方这般待他。

    他深深感动,站起来,想要说些什么,就被云初初带到了一边,“九尘,陛下能够亲自来见你,可以想见,他是觉得你有意敷衍,不愿上朝。你若在府,必定不能让他抓到把柄!”

    说起把柄,墨九尘又端端打量着云初初,“长歌……如何知道那竹林……”

    如果说,书里边,原主沐长歌这个人,都因为王府禁地,没进过竹林看看。

    对方是不是会吓坏?

    “是你自己告诉我的呀?”云初初乐呵呵地撇了对方一眼。

    沉静的双眸里,带着些许的暖意,“长歌,你这话怎么讲?”

    “刚刚陛下提起要去竹林时,你双眉紧蹙,眼神黯然。我一眼就知,你不希望陛下进竹林,至于……至于为何不去,我尚且不知?”她不愿意多问,也不愿意提起他内心隐藏的秘密,“不过别告诉我你的秘密,我不好奇,也不想知道。毕竟秘密,最能保守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说?”

    墨九尘恍惚觉得这事儿奇怪,不禁眉头又蹙高了半分,“长歌……不好奇么?”

    “好奇是一个人的天性!但很多人,很多事儿,就是因为好奇,才会物是人非的。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同自己没多大关系的秘密,何必要追问出来?就算……就算最亲的人,也需要起码的空间。

    云初初这样以为。

    “竟是这样!”下意识地盯了眼前的云初初一眼,他不再纠结。

    手掌握拳,置在对方的桌面上,他语调慵懒,却又极其怀疑。

    他想,能够令自己的父皇不大加揣测,想来云初初说的应该是一件非同小可之事儿。最起码皇帝会感兴趣?

    发现对方狐疑地冲着自己来回打量,云初初明白了,她伸手,抓住墨九尘,语气里三分挑衅,七分执着,“我知九尘好奇我在陛下面前说了什么?”

    “所以……”墨九尘含笑,好奇心如雨后春笋般生长,“长歌……介意么?”

    伸长手指,触碰对方的下巴,而后缩回手指,触碰自己的脸颊,“只要是九尘想知道,我就同你说。”她套路一起,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眼前之人,俊俏的五官,精致立体地呈现在两寸的位置。

    仿若谪仙,舍不得离开视线。

    她抬起手指,纠结了很久,“这样吧,你亲·我一口。”

    撩人无度!

    她发誓,自己的确是成心的。不仅成心,还挺狠毒。

    就在她思量间,又拍了下脸,“哪,逗你得。”

    墨九尘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着那双眼睛,尽管极力控制,却也忍不住被人挑拨一二。

    他臣·服了,身子靠过来。蜻蜓点水地落下后,真就不乏幼稚地问,“好了,长歌可以告诉本王了。”

    好了,你说。

    挺简单的回复。

    云初初挠挠头,不加思索地重复,“我将国舅爷的事儿搬上了台面,我斥责国舅爷为了给自己儿子报仇,不经过大理寺查找证据,随意伤害无辜,前后封了很多同春风院类似的地方!”

    “所以就是因为这点儿,父皇才没有多说什么。”

    摇摇头,不赞同这句话,“不,陛下狡猾得很,还反问我,国舅爷查案,同我没什么关系,怎么还如此关心?”

    墨九尘对于云初初脑子里的鬼点子感到万分满足,她出口问了,“那你怎么回复的?”

    “我说……国舅爷派人跟踪我,我比较……惜命。”

    “然后呢?”

    云初初手执着下巴,不加思量,实话实说,“他哈哈大笑,说竟然不知道我惜命?我就反驳了他两句,说天下的人都惜命?!”眼神萌动地眨了眨,她看向墨九尘,“就是如此,陛下也没有多问什么了?”

    发现对方呆怔走神,她连忙伸手,握住对方的手掌,颇为关切地问了,“适才听禁军统领说,你生病了,现在……现在怎么样?”

    墨九尘伸出手指,轻触云初初的鼻子,虽然觉得这个女人的身份可能不是沐长歌,但偶尔待久了,他真地会有些喜欢她。

    “本王也只是敷衍!”

    敷衍,敷衍,敷衍?想了三遍,她咧嘴问,“所以九尘是装病?”

    不,对。墨九尘如此聪慧,不会允许任何人说自己闲话,捏自己错,所以,依她看,应该真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伸手直接扒拉对方的袖子。

    墨九尘退后两步,制止,“长歌?”

    “你让我瞧瞧,是不是真的出了事儿?”云初初心里边,迷茫又烦心地拉了对方的衣裳。

    未曾想过这些,袖子打开,真就发现了伤。

    那伤疤看起来非常严重,竟然是紫红色。

    “怎么回事儿?”

    “没事儿!”墨九尘按住袖子。

    “你告诉我,怎么回事儿?”云初初气到了。她气到的姿态,还是自己熟悉的样子。

    墨九尘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愁眉苦脸一阵儿,一抬眸,发现云初初生气地躺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哭得格外伤心。

    墨九尘瞅见,心情紧张,凑上前,左劝右劝,对方都不愿意同自己说话。

    “长歌……”

    人家不说。

    “长歌……”

    人家还是什么不说。

    墨九尘心里犯嘀咕,手指都掐得通红。好半天,他才说,“本王去了江南。”

    听到江南二字,云初初猛地抬头,“那么……那么那个人……”

    “没错,你想得对。”墨九尘坦白地看着她,“两个人都不是真正的水氏,是我故意找人假扮的。这两个人是神都的倾城姐妹。但凡请她们办事儿的人,必须……必须去见都主。”

    这都主?

    云初初手指捏着额头,暗自思量。恍然想起来,原书里,是出现了这么一个神都。

    但是能跟神都搭上的人……几乎都是不在乎性命的人。

    并且每一个同都主交易的人,都会被种上……

    她了解了,“你是不是答应过他,如果以后神都有事儿,你必须拿命来救!”

    一生都逃不脱的职责!

    可是这神都,同……同皇族之人,天生都有矛盾。

    神都的人只所以愿意服从都主,就是因为都主会想尽全力,找无数的靠山。

    云初初听了,头疼地又问,“你答应什么了?”

    墨九尘浅笑,“跟人打了一架。”他把袖子放下来,“无妨,不用担心。”

    他没说实话,她知道,可是他不说实话,大概也是不想让自己担心,这么简单浅显的道理,她懂。

    “这两个人又是如何知道水氏的秘密的,水氏……不是被杀了么?但是……但是这倾城姐妹,可是将水氏和我父亲之间相识相恋的事儿记得清清楚楚。”

    “很简单!”墨九尘回应,“水氏就是神都的人,水氏虽然和令尊苟且,但并没有背叛神都?!”

    知其意思,云初初费解,“她们会中途欺骗我们么?”

    “神都的人,不会轻易背叛都主。为都主办事儿,从来不会说谎。”

    “水氏可会武?”云初初觉得,倘若水氏会武,那么丫鬟绾绾的武功,就真地高深莫测了。

    “她只是为都主收集江湖资料的。”

    哦,这么看来,丫鬟绾绾杀她,也是存在可能的。不过……她眼睛暗了下,有些糊涂,“九尘,如果神都里的手下被杀,会怎么样?”

    “都主必定替人讨回公道。”

    听了此话,她有些介怀,“我明白了。”

    丫鬟绾绾如此怕死,看来并不是只担心老夫人颜氏动手,应该更害怕神都里的人大加报复。

    她藏在自己的身边,会否……

    不安全啊?

    “九尘,我……我有事儿,先走了?”云初初觉得,照这样的情形来看,那两位水氏,不,应该是倾城姐妹二人,迟迟待在尚书府不走,除了完成雇主墨九尘的承诺,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刺杀……丫鬟绾绾,

    自己令绾绾去杀她们,无异于……自投罗网。

    她走得很快,墨九尘却率先拦住了她。

    “长歌……别走……”

    “我……我今日有急事儿,九尘……”

    未及解释,身旁的人已经拥住了自己。在她恍若意识尚存的时候,就陷进了墨九尘的纠缠之中。

    想方设法,亦摆脱不得。

    拖拉一个时辰,屋门也没有打开。

    丫鬟红竹站在院子里,提心吊胆。可为了小姐终身,她还是努力守在院子外。

    护卫常宁盯着她,上前道,“红竹姑娘,要不坐坐?”

    “好。”丫鬟红竹虽然神色不安,却还是摇了摇头,“多谢。”

    屋子里。

    云初初盯着眼前的人,觉得他有些奇怪,这样的索取,这样的鲁莽,倒不像之前的人。

    莫非……他有什么事儿?

    “长歌……”墨九尘看着自己手背上的抓痕,心碎又绝望地问出了他迟迟想问的话,“你……是不是我的长歌?”

    云初初傻眼了,他有些不明白,对方究竟想说什么。

    是否自己之前说话没有想过什么,以至于他怀疑了。

    “你……你怎么这么问?”云初初缓慢地穿衣裳,“我总不至于还能是假的吧?”她拉住对方的手,让对方触碰自己的脸颊,“咯,你要不相信,你就看看我的脸,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看看我是不是贴了什么?”

    手掌在自己的脸上来回扒了几次,墨九尘都没有动,他往后靠了靠,眸子闭合,“你……别骗我了,长歌,若你真的是你,为何及笄首饰的事儿,你说相信本王?”

    天啊,还以为他看出什么了呢,现在才发现,其实不过是

    “我喜欢你,就相信你呗?”云初初生气,紧张地抓了抓手指,随后她往跟前走了走,反问道,“喂,九尘,我要真不是沐长歌,你就杀了我啊?”

    如今夫妻之实都有了。

    难不成,真要杀了自己。

    云初初顾不得那么多了,往墨九尘跟前凑了凑,“以前及笄之礼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女子,不知道谁对我好,所以呢,我也就不知九尘真心。不过你也是,倘若你能将你救我的事儿说得清楚彻底点儿,说不定……不过也不能怪你,当初我也太是非不分了,就因为那渣男太子随便一救,我就心猿意马了。这……有些牵强。”

    她目光再盯过去,发现墨九尘一双眼睛,通红。

    注视她的时候,感觉就要吃了她!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