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04)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连这个和水氏有些联系的男人,都不知情。

    她们这些外人,就更没有机会了。

    “你们……你们到底谁是浮儿?”

    两个水氏都凄苦地回应了一句。

    “我是……”

    最终,实在没有办法。

    二人便扭打在了一起。

    老夫人颜氏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太子殿下墨云齐。

    这个麻烦是他带来的?

    会带来水氏,说明一点儿。

    太子殿下本就打算看尚书府的笑话。

    她抚抚心口,有些难耐地挥动着手掌,“咱们……咱们走吧?”

    隐忍地将这些事儿全部装进了肚子里,她不想再掺和进来。

    王嬷嬷搀扶着人,返回鸿生堂,接下来的烂摊子,由得沐远扬一个人来处理。

    反正最近帝都城里,尚书府已经是大家口里的笑话。

    不在乎再多出这么一两个。

    倒是云初初,听说了这件稀罕事儿,也是万分好奇。

    丫鬟红竹见她愁眉紧锁,让她去看看,“小姐,您若真想看看,怎么回事儿,不如现在去老爷那里问问吧?”

    “不!”抬手,制止。随手拨弄着茶杯,她随心笑着,“这种事儿,咱们还是不要去给自己找麻烦为好。”

    她总觉得,会突然多出一个水氏,应该是有人帮衬。

    可能帮衬自己的,莫过于六皇子墨九尘。

    她拍着脸颊,粉·面扬着一抹笑。

    红竹望见,掩唇笑了,“小姐,您……您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云初初没有否决,却打趣地让对方猜测,“你觉得我有没有呢?”

    红竹这丫鬟,一看云初初正正经经,不敢再说笑了。

    嘴角哆嗦了一阵,就狐疑地回答,“奴婢……奴婢不知。”

    “红竹,你莫怕。现在你在我身边伺候,我的心思,也不想瞒你。”云初初起身,想着试探一下红竹是否真心,“我这人,心中属意的,只有……只有六皇子墨九尘。”

    “啊……”红竹轻声长叹。

    大概是没有想过,尚书府大小姐沐长歌在意的人,竟然是那个帝都城里爱而不得的六皇子墨九尘。

    她难以置信地捂着嘴巴,随后近前,压低了声音,“小姐,奴婢觉得,六殿下待您不错。但是……但是……”

    瞥眸,她轻声询问,“但说无妨。六殿下怎么……”

    “且不说六殿下的为人,就是他跟前的那头凶猛的雪豹,都……”

    云初初明了,若无其事地摇头,“雪豹不会咬·我的。”

    “当初就是雪豹咬人,小姐才替老夫人挡的?”

    “挡时,雪豹可有吃我?”反问的话,登时让红竹立在原地。

    的确,雪豹确实没有吃她。只拿爪子推了云初初的后背一下。

    “可是小姐当场就……”晕了这两个字还没有脱口而出。

    云初初便气定神闲地回复,“装的。”

    “装的?”红竹不敢相信这话是真的,“……怎么会?”

    “太子殿下请水氏来得很巧,主要是为了让她在及笄之礼上搅和。如此,祖母就会觉得,我办事不利。”云初初诚恳地说出她的看法,“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要装晕?”

    “那……那雪豹?”红竹再继续打听。

    “可能是受了刺激,闻到不该闻的东西吧。”她有意识地把雪豹的发威,推给太子殿下,“就好像……好像沐萋萋买的猫可以将我们送给冰灵妹妹的及笄服饰抓坏,是一个道理?”

    听闻,红竹眸色变了,她心慌地奔上前,“小姐,既然如此,那太子殿下可真是赵阴险,咱们……咱们应该小心为妙啊!”

    “你有办法?”

    “六殿下待小姐的心意,帝都谁都知道。何不……何不……”

    云初初摇首,“如今我们这个情况,是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况且上回陛下以赐婚加以试探时,他为了保护我,拒绝了婚事!”

    站起,落寞地望着轩窗,“想要和六殿下在一起,谈何容易?”

    红竹斟酌了下,觉得这句话说得有道理。

    这个丫头为人真切,当天晚上,在重深监督下,也没有去同任何人交谈。

    不仅没有告状,反而还把两个水氏的消息,带给了云初初。

    “红竹,你说的可是真的?”

    “没错!送葬时,两个水氏跟着一起的。”红竹纳闷地凑拢,说出自己的看法,“小姐,这太子殿下莫名其妙,为何要如此对付您呢。”对于带水氏来,想要破坏及笄之礼,她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原因。

    云初初这边,却有自己的看法,“也许……他发现了什么?又或者……”她没敢想深。

    对于太子殿下的爱,她本人很清楚的。只对他的太子侧妃沐雅楠有兴趣。

    对她。

    毫无感觉。

    ——

    红竹从云初初的脸上看出了什么,却也没有再提起这些事儿。到底……到底自家小姐未提,应该就是觉得不大可能。

    她说出来,坏小姐的兴致。

    也是自讨没趣。

    “那小姐,水氏一事儿,咱们如何处理?”

    兜着臂伯,捂着脸颊,云初初在想自己的处境。

    两个水氏是太子殿下带到尚书府的,虽然打着让水氏看望女儿的棋子,但他的深层用意在聪明人的眼里,轻而易举就可以看破。

    所有的人都会第一时间,知道,太子殿下和尚书府大小姐不合。亦或者,又会以为,太子殿下得不到尚书府大小姐沐长歌,便想将之毁了。

    “你不用管,这事儿如何发展,咱们顺其自然?眼下……”云初初偏头,试探红竹的反应,“我……我想出府见六殿下,红竹可否帮忙?”

    她故意没有带红竹,只希望回来的时候,没有人清楚自己去了哪里。

    这小小试探,可以让她知道,红竹这个人,究竟该留与否?若该,她便留,若不该,就杀了她。

    沐萋萋一事儿,她发现一个道理。越是心软,越容易给对方一个欺负自己的机会。

    与其养虎为患,何不杀了,换得自己的安宁?

    独自行在街市上,刚走两步,就发现身后有人跟踪。

    那些人躲藏意识强,不像是尚书府的小厮。而且这些人杀意太浓。

    她选择人口流动量比较大的闹市,在小贩推着推车打从跟前走过时,她踮脚一跃,闪进了人群。

    两个人追上来。

    “人跑哪儿去了?”

    “算了,怕是溜了。”一人谨慎地给出建议,“走,咱们先回去,禀报大人。”

    云初初调转方向,追踪而去。

    两个人返回府上,莫不细心,时不时回头一望。

    直到真就确定无人跟踪,方才闪进了窄巷,由窄巷返回了国舅爷府。

    看着那几个赤金大字。

    云初初心下奇怪,转过身,兀自纳闷。这国舅爷派人跟踪自己,会否是受了及笄之礼的影响,认为……他的儿子是为自己陷害?

    可是,事儿一出,她见过皇后娘娘,同皇后娘娘商量的那些事儿,即便没有任何杀伤力,却也不能降低它的严重性。

    国舅爷这般选择,难道……真是不愿意相信么?

    就在她迈步之时,跟前突然出现了两个人。

    惊魂甫定时,楚心离和南清悦在背后小心嘀咕。

    “真是国舅爷派的人?!”

    “你……你们?”云初初盯着二人,不知他们何时来的。

    楚心离浅笑,“你跟踪他们的时候,我们已经发现了,所以,我们同长歌一道来的?当然,你想事太入神,未曾听到我们的踪迹?”

    “是这样?”云初初捋了捋秀发,实在不好意思。

    过后,提步便走。

    南清悦追上来,“长歌,我和心离以为,这两个人,不是国舅爷派来的?”

    “不是?”云初初不理解二人的意思。

    楚心离抱臂,“若是国舅爷派来的,他这段日子,也没有必要毁了那么多的风雅之所?!”

    正是因为不知道,才会疯狂做出那样的决定?

    自己得罪国舅爷,不是直接得意的。因此,这个光明正大地视自己为仇人的,应该是……应该是国舅爷的小姐陈芸?

    南清悦笑如脆铃,言语中带着一丝调侃,“忘了上次的簪子了?”

    说起簪子,云初初头都大了。

    最近这段时间,因为簪子引出的事儿。可不止这么一两件。

    每一件都够让她头昏脑·涨的。

    “是啊,上回我故意把簪子丢在地上,她要时,我大方地让了。凭着对陈芸小姐的了解,我觉着,这个人,不好好教训我一顿,都是不大可能的。”

    “但可惜,帝都城里第一才女尚书府大小姐沐长歌,不是随便派几个人就可以教训一顿的,况且……长歌同心离是朋友,若是因为心离,你受了伤。我觉得心离一定会冲进国舅府,找那位陈芸小姐算账?”

    云初初听了这略为有趣的话,转头,失笑,“会么?”

    南清悦抱臂看着身后。

    楚心里反应过来,及时回应,“我会的。”那双眼睛正经得看不出来喜怒哀乐。反正,挺真诚的。

    南清悦瞅见,有些失落。又有些伤感。原来失意的人,何止他一个?

    爱而不得?

    这个可怕的词汇。

    “我们这个关系,就算心离不会,我也会啊。”南清悦迅速地奔上前,含笑得说出自己的意思。

    云初初听见,便又笑了,“谢谢,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是我……”她不大好意思去接纳这两个真心为原主沐长歌的朋友,因此,当提到自己时,她顿了下,才回答,“是我沐长歌的福气!”

    太过客套,太过直接。

    楚心离和南清悦是不大喜欢的。这样一看,便忽然觉得,他们两人,就像陌生的朋友。

    徒有其表。

    “哦,对了,你们是去找我的?”云初初主动问。

    “不错!”

    南清悦笑答。

    二人的表情,云初初已经猜到了。

    到底,自己在尚书府做的一切,都特别地古怪。

    “那次雪豹可真是……伤到你了么?”南清悦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他自己都愣了。

    如此关切的话语,云初初眼神闪烁了下,才抿唇点头。

    南清悦的心思,云初初不能不知。原书里,守护原主沐长歌,可是推心置腹,鞠躬尽瘁。

    连自己的命,都为自己交代了。

    心思如何,可以想见。

    不过云初初对此,却深有愧疚。在她的眼中,六殿下墨九尘同这二人的感情是一样的。

    都对原主沐长歌掏·心·掏·肺的好。

    她若并非在书外,就对男配墨九尘心有所属,也定然不会将自己的心意放在了墨九尘的身上。

    心只一颗,给了,再想收回,安回原处,已经不大可能了。

    ……

    东宫。

    苏朗打听消息回来,两个水氏暂住尚书府,今日二人一起送的葬。

    尚书大人沐远扬分不真切,谁都不敢得罪和怠慢。

    因为有情,是以不敢仓皇决定。无故杀死自己最爱的人。

    懦弱的沐远扬做起来也并不容易。

    “尚书大人怎么处理的?”

    苏朗嗓子噎了噎,有些不敢说。

    “说!”太子殿下气地拍桌。

    “殿下,沐大人辨认不出来,谁是真的谁是假的。就连……就连胎记,都在一个位置。而且……而且沐大人还说,两个水氏都知道他们相识的时间,分别的时间,甚至……生下六小姐的时间!”

    太子殿下一听,恼羞成怒,“他这个主人都认不出来,难道本宫还能认出来么?!”面前的茶杯轰地一声,被推倒在地。

    碎响声起,溅得到处都是。

    门外的沐雅楠听清楚这事儿,不忍心,提步而进。

    “臣妾给……给殿下请安!”那日后,沐雅楠不曾违背太子殿下的命令,随意出宫。六小姐沐冰灵的及笄之礼,也非沐雅楠自己要求,只是太子殿下一人的意思。

    当时所发生的那些事儿,沐雅楠没有深想。但她对于如今这个局势,却有自己的看法。

    太子殿下瞅见是她,意欲发火的想法渐渐地按下去。

    他抬眸,示意苏朗退下。

    看着苏朗出殿,沐雅楠才恭敬地发表自己的看法。

    “殿下不必如此生气,说起来,两个水氏,必定有一个水氏是真的。她们到得府上,虽然不能合殿下所思所想,但在尚书府,已经算是一个不小的警醒。长歌姐姐那边,也必定有所收敛。”她话落,伸手覆盖住太子殿下放在桌前的手背,话语里夹了一丝极意觉察的醋意,“臣妾……不明白,为何殿下要做这件事儿?”

    明明知道老夫人颜氏特别注重身份,为何要带水氏去到尚书府,这点儿,沐雅楠明白。唯独不懂,为何故意针对沐长歌?

    她能够想到的,只有一个理由。

    太子殿下……已经放不下沐长歌了?!

    也许看了出来沐雅楠的失意,太子殿下伸手,揽人入怀,“别胡思乱想,本宫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阴玄!”

    阴玄公子……的主意?

    “他刚下山不久,回到帝都,也是特别提醒我,这件事儿,是他闹出来的。他说……沐长歌这个女人,是本宫夺储的关键!”

    这么重要?

    沐雅楠有种不好的感觉?!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