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03)太子计划失误!
    “是你,是你替换了那些金簪?!”

    “不错。”阴玄戴着面具,挥着手中的扇子,忽然跃在岸上,“不这么做,恐怕尚书大人已经没有胆量再杀了自己那位情敌……之子吧?”

    “杀?”沐尚大人沐远扬袖子抖动着,“你当初也同我说,那些毒·虫必定要了她的命,可……结果呢,她还是好端端地活着。”

    阴玄当然知道,金簪一事儿过后,沐远扬必定来见自己。

    可是,他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我这么做,不过是想提醒你,如果你不能下定狠心。或许这一辈子,你都杀不了她!”阴玄伸出五指,指尖轻轻地点了点那长得最高的野草。

    然而,野草如同枯木,瞬间折成两半。

    “你这位女儿,无论做什么,都有人替她收拾烂摊子。所以……你觉得,即便今日不做,他日她就不会知道了么?!”阴玄鬼·魅的声音徐徐想起,“说起来,你也是可怜。女儿养到大,才发现不是自己的女儿?”

    看到一副看笑话的阴玄,沐远扬恨得咬牙。

    固阳侯府的幺女夏清平,同西芸国大人有关系,为阴玄利用,导致尚书大人沐远扬嫉妒发狂,无人发泄之地,才想到对付那位他误以为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

    阴玄知他平身最恨背叛,特别是从夏清平房间,搜到的那份书信。

    则更令他生气。

    不过,之所以能够利用,还在于沐远扬本身就有这个杀女意思。

    阴玄十多岁左右。

    无意间在山中得知护送沐长歌上山的小厮,准备在铁拐岭,动手,杀死沐长歌。

    便就是因为这一件事儿,很多年后。成为了他对付墨九尘有力的把柄。

    墨九尘是原主沐长歌的师父。

    当初他保护她,照顾她,以师父的身份教沐长歌武功。

    那会儿,他本身比沐长歌大不了多少,无外乎就是一小哥哥。而且他比别人用功。

    沐长歌不知道那个时候,沐远扬就要杀了自己,她一直相信,父亲所说的话。

    好好学艺,学成归来,就自己保护自己!

    她这个女儿,信了。

    墨九尘不希望让对方接受这个事实,他一直隐藏这件事儿。

    哪怕原主沐长歌从未爱过自己。

    爱一个人,爱到极致,爱到疯狂的做法,就是用自己的命,换对方的命。

    墨九尘约摸已经离癫·狂很近。

    “可你这么做,间接害了我?”沐远扬背着手,烦躁不安道,“现在,沐长歌已经怀疑我这个父亲了,你觉得……现在她还会相信我么?”

    只要怀疑的根埋下,父子俩的关系,再想恢复难了。

    “哈哈哈哈……”阴玄公子哈哈大笑,“你这人真是怪得很。沐远扬,你当初杀她的时候,都不怕,现在竟然还担心你和她之间地父女关系了?”

    他用最恶心的言语去讽刺沐远扬,就如同讽刺一个,明明做了坏事儿,还想着挽回的人。

    无疑,这人真是好笑到了极致。

    在他那张狂的笑声中,沐远扬也觉得十分丢脸。

    他压低了脑袋,“你说得对,终究她不是我女儿,我何苦……何苦还在乎跟她的父女关系!”背过身,失落地回去了。

    阴玄又坐回船上,目光迷离恍惚,一只手冰冰凉凉。

    他苦笑着看着自己的手,又开始痛哭流涕。

    天知道是因为什么?

    唯独可知,他挑出金簪一事儿,应该是希望云初初能够有所警觉。

    有了警觉,便会同沐远扬对抗。

    那么……他们之间对抗,对他有何关系?

    难不成真觉得伤害了沐长歌,墨九尘也就会有所行动么?!

    ……

    六小姐沐冰灵虽然喝了药,但是一直都没有苏醒。

    云初初去看的时候,发现她的脸已经肿起来了。

    找到大夫,大夫绝望的表情告诉她。

    此人无救。

    丫鬟绾绾跪在地上,眼神凄凉。六小姐沐冰灵及笄之日刚过,就成了这个样子,真真于心不忍。

    “六妹妹真地……”

    丫鬟绾绾捂着桌角痛哭,“是……是奴婢的错,奴婢……奴婢……”

    云初初呆滞地坐在凳子上。

    她甚至第二天天未亮,就奔去找墨九尘。

    然而墨九尘看着她的眼睛,拒绝了。

    “九尘,连你也不能……不能救他么?”云初初悲痛地抓着墨九尘的袖子,“她……会死?”

    墨九尘反手拽住她冰冷的手,对她深深地绝望,感到万分地失落。

    明明眼前这个女人,他……他存着怀疑。却依旧无法……让他忘却,让他就这么对云初初的伤心置若罔闻?

    六小姐沐长灵,并没有对付过原主沐长歌,她在书里,也就一个傻白甜的存在。

    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儿。

    原书里,沐冰灵当初还嫁给一个商人。

    如何……如何自己到了这本书里。

    她就……她就要死呢?

    为了救人,她还在帝都请了其他的大夫,可到得尚书府里,大夫们都摇头。

    说六姑娘时日无多,说不定两天后就会死去。

    因着这事儿,云初初也颓了两天。

    自己操办及笄之礼,口碑刚传出去。两天后,尚书府便要办丧事儿?

    云初初失落伤心之后,又感叹,自己这莫名有些悲催的命运?

    老天爷太狠心,处处针对她一般。好不容易收拾一个祸害沐萋萋,又平白无故连累了一个沐冰灵。

    这沐冰灵没有伤害过原主沐长歌,可沐冰灵却因为自己而死。

    她觉得,上辈子,沐冰灵一定……亏欠了……沐长歌?

    要不然这辈子来还?

    “红竹,今日你去打听一下,看看老夫人那边,究竟怎么说?”

    “好。”红竹点头。

    沐冰灵那两天,重深去看了她好几回,雕刻了很多漂亮的东西给对方。

    大多是他雕刻的作品。

    不如沐冰灵的精致。

    “重深哥哥,谢谢你送我的这些,不过……不过我应该……应该带不走了。”她抓着重深的手,笑着打趣,“我那口箱子里,有很多木艺,倘若……倘若你见着我母亲,希望把那些东西带给她,就说……就说我很想她。”

    重深撇转目光,神色苍凉,“好,我会带给她的。”

    “绾绾姐姐,你可以……可以把我盒子里的东西拿……拿过来么?”她目光带着诚挚,“长歌……长歌姐姐的礼物,我还……还没有给她做好。”

    重深闭着眼睛,“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还是不要做了?”

    “现在不做,等着想做,就……就没机会了。”沐冰灵较真地拿起了刀。

    她仿佛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可……”重深还想说什么,丫鬟绾绾突然开口否决了。

    “重公子,让小姐做吧。小姐喜欢长歌小姐,对于及笄之礼上,长歌小姐为她所做的一切,她……非常感激!”丫鬟绾绾说服了两句。

    重深不再阻止。

    其实,六小姐沐冰灵不怀疑云初初有两个理由。

    一个是因为,她真真地感动,云初初让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展示了自己的才华。从今以后,哪怕是死了,也会有人知道,及笄之礼,尚书府六小姐沐冰灵一手木艺,堪称完美。这就好像千里马遇上了伯乐。

    另一个是因为,昨晚,来了一个人。

    戴着面具的男人,那样掷地有声地告诉她。

    毒·是她的父亲沐远扬下的,换句话说,这件事,只是借助沐长歌的手。

    六小姐沐冰灵单纯善良,对于这样的原因,她竟然深信不疑。

    毕竟在这尚书府里,沐远扬从未喜欢过她。大概从未得到过父爱,才会在经历这种事儿后,独自笑对苍天。

    虽痛,却不怨不恨。

    到了下午,六小姐沐冰灵就吐了一回,吐完,精神就不如以往了。

    老夫人颜氏带人来看过她一回,但她好像只能睁着眼睛,说两句笑话。

    迷迷糊糊地,挺奇怪的。

    “祖母……”她呼唤了一句。

    老夫人颜氏第一次开始正眼打量这个姑娘来,她总觉得这个姑娘,太过陌生?从未专注,又从未在乎过。

    是以真就看到这个平日里,在府里欢脱可爱的丫头没了,她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自责,悲伤,两种情绪交杂,令她无法说明自己那略有些悲催的心情。

    到了晚上,差不多半夜,六小姐沐冰灵就死了。

    丫鬟绾绾得知这个消息,跪在地上咆哮大哭。

    云初初听着院子里的声音,睡不着,推开窗户看。

    听见外面仆人们在嚷,她才知道,六小姐沐冰灵……真地走了。

    压制不住内心的纠结,她也哭了。

    一个人,前一天还在跟自己说笑。后一天,就走了。任何一个人面对这种情况,都会有种心理落差。

    沐冰灵不是沐萋萋,她年纪小,人单纯,没有做过坏事儿。可却因为自己,她死了。

    她心下彷徨,还是打算去看看沐冰灵。当看着沐冰灵离开时的痛苦表情,云初初便又觉得是她害了自己,同时……又救了自己。

    及笄首饰的出现,说得好听点儿,这似乎是告诉她,以后可能要提防尚书府的任何一个人了。

    原主沐长歌的身份,恐怕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秘密。

    回头,她转身看着丫鬟红竹,“红竹,咱们回去吧?”

    红竹搀扶着她,快速地带着她返回院子。

    院子里,手指在发抖。

    她仰躺在窗户旁,询问身后的红竹,“红竹,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如今这件事儿,只怕……只怕……”

    红竹上前,劝阻时,也有些担忧,“长歌小姐,六小姐的死,只怕这帝都城里,又会掀起腥风血雨了。”

    云初初咆哮地叫了一声,方才稳定心神,淡定点头,“两天前,我操办了六妹妹的及笄礼,两天后,她因为及笄头饰中·毒而死。这帝都城里,那么多人,随便一传,也会说我一个蛇蝎心肠。”

    这种结果她想到了,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帝都的反差会这么大。

    尚书府四小姐沐萋萋死在大马路上,死相悲惨。而六小姐沐冰灵刚刚及笄,就又中·毒而死。

    一连死了两个人。

    这种情况,多骇人听闻啊?

    从尚书府门口出去,就一直听得身边有人指指点点。

    一人道,“这不是尚书府的大小姐么?”

    “可不么,不敢惹啊。两个妹妹,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一夕之间全死了,啧啧?”

    有人拉着对方的手,赶紧往外边跑,“可不吓人么,也不知道两位小姐做了什么,她就要杀了她们!”

    “谁知道呢。”

    “赶紧,走走走……一会儿该被听见了。”

    这是不了解真实情况的百姓。

    了解情况的呢,说得则是,四小姐沐萋萋为了陷害大小姐沐长歌被发觉,老夫人颜氏心疼大小姐,将四小姐赶出尚书府。六小姐沐冰灵无端成了受害者。

    可能大家也不敢正面说,于是乎,这场闹剧,越演越强烈。

    巧地是,太子殿下墨云齐告知水氏,这件事儿,准备亲自送人去尚书府的时候。

    又来了一个和水氏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她说自己才是真正的水氏。并且希望太子殿下,能够带着自己去见女儿沐冰灵。

    “我才是……沐冰灵的母亲。”

    “你胡说,我才是……”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水氏你一句我一句,争执不断。可是把太子殿下看糊涂了,心里没有想到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最后没有办法,便带着两人去到尚书府,辨认。

    老夫人颜氏听说太子殿下带来了两个水氏,格外惊奇,赶着去看。

    到时,两个人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动作。眼中的怨恨,让她禁不住自责。

    六小姐沐冰灵是水氏的女儿,水氏面对着女儿的死,哭得撕心裂肺。老夫人颜氏看着看着,也不敢上前阻拦。

    毕竟谁也不知道,哪一个水氏才是真的?!

    “你们……你们这……”老夫人颜氏心里纠结得很。

    主要她不了解水氏,对水氏和她女儿沐冰灵之间的事儿,也是知道得少之又少。

    一点了解都没有,如何辨认。

    尚书大人沐远扬在小厮传话后,欣喜若狂地跑过来见水氏。

    可是面对两个水氏,他迟疑了。

    同样的相貌,同样的深情,说话的频率都是一样的。

    他有些不解,“你们……你们谁是浮儿?”

    两个水氏深情款款,叫着沐远扬的名字。

    都喊着阿扬……

    没有谁喊远扬。没有人知道,水氏和沐远扬之间的爱情故事。

    老夫人颜氏背对站着,和着屋子里的人都十分迟疑。

    不敢上前询问。

    毕竟看沐远扬的样子,他自己都方寸大乱了。

    看来也是认不出。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