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00)风波再来!
    上方的老夫人颜氏最痛恨这种假借她之手,算计他人,坏她名声的小人。

    倘若今日,六小姐沐冰灵真因为自己所送服饰,出了事儿。

    日后底下的奴仆们,还不知道会怎么胡传。

    最重原则问题的南婉禁不住会想这么多。

    她愤怒,猛咳嗽了两声,袖子里的手虚弱地指过去,“沐萋萋,冰灵好歹……好歹是你的妹妹,你……你怎么就能下如此狠手?”

    想着这沐萋萋并非自己儿子沐远扬所生,心里更是窝火,“不将你赶出尚书府,是因为你死去的母亲,哪里曾想,你心思如此歹毒,竟然……竟然做出这种违背天理的事儿?”

    四小姐沐萋萋看老夫人颜氏脸色泛白,心中后怕,跪地匍匐哭诉,“祖母,萋萋只是毁坏了服饰,并没有在服饰上做任何手脚,这些……这些萋萋毫不知情啊。”

    她说完,扭过头,炯炯目光,瞪着二夫人宁氏,“二娘,你还不赶紧招认么,猫是你让我买的,刚刚也是你让我带到院子里来的,你……”

    “胡言乱语?!”二夫人宁氏拍桌站起来,冷言冷语,“呦,你自己看不惯长歌小姐,怎么……怎么还怪上我了?”

    宁夫人手指握着丝绢,对着底下的人又嚷又闹,一副被冤枉了的表情,看得女儿沐雅楠十分心疼。

    “萋萋妹妹,你怎么能够胡乱冤枉我母亲?”

    二夫人宁氏说着,一双眼含着泪水,扑通跪在地上,“母亲,儿媳万万不会做出这种事儿啊。再说,伤害冰灵,对儿媳没有任何好处啊。”

    这种情况下,老夫人颜氏也不知道说什么,但想着这猫既然是四小姐沐萋萋的婢女带回来的,那就顺藤摸瓜地问问她们。

    谁料……

    “老夫人明鉴,这猫确实是小姐……让奴婢买回来的,同……同二夫人没有任何干系?”

    在场的人,虽然有的相信,但更多的,是觉得,即便四小姐沐萋萋并非罪魁祸首,如今,她也逃脱不掉了。

    到底二夫人宁氏是太子侧妃沐雅楠的母亲,沐雅楠这个做女人的,会想方设法地保住母亲,那位太子殿下,也会为了尊严,替二夫人宁氏说好话。

    就是凭着这点儿,云初初才会如此坚定又固执地认为,四小姐沐萋萋……今天就会完蛋!

    “萋萋妹妹,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趁着机会,云初初加了一把火。

    那匍匐在地的四小姐沐萋萋在众人面前,说再多都无济于事了。

    她跪着,突然冷不丁地笑了起来。手臂用力一扔,指着二夫人宁氏。

    “哈哈哈哈……狡兔死,走狗烹。果然,一出事儿,你就过河拆桥。今日你有太子殿下和你女儿帮衬,我栽在了你手上,是我无能,不过……不过只要我有一线机会,我都会让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萋萋妹妹,没想到你毁坏六妹妹及笄服饰,竟然是企图杀她……灭口。六妹妹……六妹妹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云初初难得这么入戏,就连说话,都透着一股无从察觉的悲伤。

    大概佯装得太专注,在场众人都无比同情。

    可是,云初初不觉得自己做得不好。

    毕竟有时候像沐雅楠一般,也可以搏得别人的同情。

    同情也会成为杀人的利剑!

    就在她那话刚出口,脾气暴躁的四小姐沐萋萋终于忍无可忍地破口大骂。

    “沐长歌,你真是藏得太深了,平日里我都没有发现?!”

    云初初无言,自嘲,“三番四次对付我的,是萋萋妹妹你?只怪我心肠太软,想你在这尚书府,这么多年,也存了些姐妹情分。再如何,我都应该放过你,不想……不想你恩将仇报,多次刁难于我!”她顿了顿,语气带着霜的冷,“你若要对付我,便就光明正大。何苦利用祖母,利用六妹妹……”

    “咳咳咳咳……”老夫人颜氏猛地咳嗽两声,抬起了手臂,“来人?”

    “母亲……”

    老爷沐远扬突然站起来,还想再说点儿什么,却无意间对上了老夫人颜氏犀利的目光。

    他彻底无话可说了。

    “将这个心狠手辣,目无尊长的女人给我赶出尚书府?!永远……永远别让她踏进尚书府半步!!”

    一阵寒风扫在身上,沐萋萋眼神哀痛。即便跪在地上,大加请求,都回天无力。

    看着被人拖出尚书府的四小姐沐萋萋,云初初的眼神,带着惊叹的笑。

    今日……这沐萋萋,算是把自己送上了死路。

    乐哉乐哉!

    她始终相信,对于自己有威胁的人,太子殿下墨云齐,一定会处理得干干净净。

    所以不去追杀,别人也会动手。

    何况,太子殿下不是傻子,他清楚地知道,云初初如今捣鼓这么一出,真正针对的人是谁。

    虽然碍于自己的身份,在场的人不会有所反驳。但凭着刚刚四小姐沐萋萋凄厉诘问的一幕,大家也会怀疑他。

    毕竟谁都不能够保证,二夫人宁氏真是无辜的。可他们还会想,二夫人宁氏为何要捣鼓这么一出,让沐长歌难受?因此,大胆推测,大家就会想到太子殿下。

    所以,这场无端的闹剧,就是为了太子殿下所设的。

    不过云初初这个人,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故意针对沐萋萋,别人不会觉得自己的目标是沐萋萋。按照以往帝都流言蜚语,自己这一计划,应该是为了报复太子,才故意设计。

    可是听着报复二字,云初初并不喜欢。到底……她又看不上那太子殿下,凭什么不是说,故意拆穿小人,而是那听起来有些可悲的……报复……二字?!

    “祖母……六妹妹的及笄之礼,咱们……重头开始吧。”

    给红竹使了一个眼神,她让人将碧华楼的好酒一一地摆出来。

    素来的贵族公子,皇亲贵胄,都知碧华楼的好酒。

    也正因为酒味香咧,是以帝都的人,都喜欢到此一游,顺便点上一坛美酒。

    可惜,墨九尘不在,若在,他今日看到自己的举动,会否感到高兴?!

    思量间,苏朗不知何时现在人群里,他来到太子殿下的身旁,附耳想要说些什么。

    但见两人亲密的样子,云初初心里有些不好的兆头。

    为了以防万一,她准备下狠招了。

    然而就在这关键的时刻,院子里突然有人大声嚷了起来。

    小厮阿六急急地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

    “老夫人,老夫人,六殿下的雪豹在门口咬人了,咬人了……”

    一个小厮脸色铁青地跑过来,快到院子里,扑通一声,摔了一跤。

    听闻这话,老夫人颜氏握着佛珠站起来,“怎,怎么回事儿?”

    “老夫人,六殿下的雪豹将……将咱们买菜的阿七的腿咬·伤了?”

    “什么,雪豹咬伤了人。快,快去看看?”老夫人颜氏吓着了,纷纷到得前院去看。

    云初初站在院子里,袖子里的药还未用上。

    九尘就采取了行动?!

    “太子殿下命苏朗带来了水氏。”重深抱着剑,停在云初初身后,小心翼翼地将自己打听到得这件事儿告诉给对方。

    水氏是六小姐沐冰灵的母亲,在女儿及笄的时候出现,必然引起众人围观,免不了这个及笄之礼出回叉子。

    老夫人颜氏那边,说不定也会因为见到水氏,以及自己尚书府名誉受损而发火。

    届时,自己所操办的及笄之礼这份心,也会付诸东流。

    丫鬟红竹吓地跑过来,满头大汗,“小姐,不好啦,不好啦。六殿下身边的那头雪豹,不受控制,一连咬伤了咱们府里好几个人了。”

    莫非是九尘来助自己一臂之力,故意的?

    “走,去看看!”云初初示意,连忙赶到院门口。

    混乱的秩序下,几个阻止的小厮已经全身是伤。

    雪豹双眼发亮,耸着一身的皮毛,四周靠近的小厮,都被它那精神抖擞的动作吓得不敢近前。

    被咬·伤的小厮面色苍白,一身衣服,全都是撕·裂的口子。

    场面惊心又可怖。

    就在众小厮不敢上前时,雪豹突然转过目光,盯向了前方的老夫人颜氏。

    “祖母……”云初初眼疾手快地挡上去。

    雪豹的爪子在触到云初初的脸时,瑟缩着地一抖,只装模作样地用爪子将云初初推了一把。

    眼下正是好机会,不晕白不晕?!

    她仰后一倒,惊地老夫人颜氏,以及四周的人纷纷叫了起来。

    “长歌,长歌……”老夫人颜氏抱着云初初的脑袋,涕泗横流地吩咐小厮,命人赶紧将云初初送回闺房,又急地去请大夫。

    七皇子墨子轩挠挠头,一副看不懂的表情,“皇弟,这尚书府大小姐身子这么弱,被推一下就晕了?”

    “听说长歌小姐幼时就被送出了山,估摸着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吧!”十三皇子墨疏离语气平缓,分外同情地说了一句。

    云初初听了,都傻眼了,弱个·屁,自己不赶紧装晕,可不费了九尘的一番苦心?

    啧啧,看不到这种揪心的场面,真是幸福啊!

    郡王世子南清悦见云初初晕得及时,凑上前,跟着呼唤了两声。

    等着人被送入房间,他才叫着楚心离一起,入了院子。

    “文大夫,怎么样?”

    “老夫人不用担心,长歌小姐只是惊吓过度,休息一下就会醒过来的。”

    我去,这话说的?惊吓过度?不能说得再严重点儿么?!

    她也没有多想,就合着眼睛,睡觉。

    ——

    睡醒时,已值下午。

    雪豹因为伤人,被六殿下墨九尘丢进笼子带回去了。

    至于被咬伤的人,他拿了良药。

    虽向老夫人颜氏和尚书大人沐远扬道歉,但从老夫人颜氏的眼里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对六殿下墨九尘的恨意更深了。

    倘若不是六殿下墨九尘这皇子身份,她一定会找人评理,和墨九尘对质。

    可惜,他们没有这个可以与之对抗的身份。

    ……

    碧华楼里,南清悦和楚心离举杯交盏,二人心情,无比低落。

    今日及笄之礼,他们的好友墨九尘的宠物雪豹,显然不是无意伤人的。

    所以,他这么做,一定是为了云初初。

    “主子,南世子和楚将军正在房里等您呢。”

    墨九尘抬首,看看房间,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唇,“本王就知道,他们一定会来的。”

    大概彼此之间,过于清楚。因此,这场闹剧刚刚结束,两人就找上了门。

    轻推门扉,他走到两人跟前坐下。

    态度真挚,温和且体贴。

    “想问什么,便问吧?”他主动出口,不让两人因为怀疑而为难。

    南清悦用力地握着酒杯,将酒水灌入肚子里,“为什么这么做?”眼睛里含着的泪珠恍恍惚惚,就好像嘴巴里含着·黄·连,有苦说不出。

    墨九尘惬意又不失温雅地笑笑,目光望向楚心离,“师兄,你觉得我这么做事什么意思?”

    楚心离本人心里早就有了解释。

    他目光浅浅地望着对方,优雅,体贴,温和。

    这么多年,他始终是以一个长辈的目光,来看待六皇子墨九尘的。

    “或许你是怀疑有人为了毁掉长歌的心思,所以才采取了这样的行动,毕竟如此一来,会上所有人的目光就会落到雪豹的身上,落到你的身上。”他边说边摇头,大概的原因说出了十成十。

    墨九尘举杯,酒未喝,目光却变得浑浊,不知眼中愁意,“太子请人将六小姐沐冰灵的母亲带来了帝都?”

    “什么?”

    二人如出一辙地惊诧不已。

    要知道,水氏来到尚书府,一旦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同人相认。

    这件事儿必定会成为笑柄。

    老夫人颜氏那里本就反感。

    丫鬟红竹见着云初初坐在床畔,一脸沉重,不知其意,“小姐,您醒了?”

    云初初伸手,她连忙伸手将人搀扶起来。

    “红竹,让重深师兄过来?”

    “是……”红竹赶紧去把重深叫到了跟前。

    云初初盯着他,一个眼神,就道,“人呢?”

    “住进了城西客栈!”

    客栈?

    水氏既然还住在客栈,想必太子殿下对于这件事儿,还没有打算善罢甘休。

    她冷声,“搀扶我起来?”

    “长歌小姐……”他压低了声音。

    “现在及笄之礼已经过了,祖母那里也不会在多问。”她愤怒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都怪我,睡过头了,好多要事儿都没办。”

    她起身,从屏风后,将外赏穿好,火速准备出门。

    门外,叫来了丫鬟红竹,“红竹,我和师兄有事儿需要出去,你……帮我照顾云霁。”

    红竹沉思一想,拉了云初初到得旁边,“小姐,您先别……”她放下手中的水盆,犹豫不决地到得屋子里。

    云初初狐疑,让重深等等,自己则抬脚返回了房间。

    “红竹,你要同我说什么?”

    红竹小声回应道,“小姐,今日四小姐虽然被赶出了尚书府,但奴婢觉得,老夫人那里,势必多有困惑。虽则您掉包服饰,让六小姐不至于受伤。但这事儿,你终究没有提前同老夫人坦白。奴婢……奴婢在想……你醒了,需得先去一趟鸿生堂。”她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样东西,神色困惑,“小姐,您不知,在你昏迷不久,六小姐就晕倒。文大夫一查,发现六小姐中了剧、毒。”

    剧·毒?

    “沐萋萋所给的簪子?”云初初兜着手指道,“那簪子……六妹妹别发上了?”

    “不错,可是文大夫说,那支簪子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是您赠送的那些首饰。”红竹左手捶着掌心,对于这样的结果,感到万分不自在,“适才老夫人就命了王嬷嬷过来,只是看您未醒,才没有……”

    云初初震地六神无主,想也未曾料到会有这么一出。

    沐萋萋的簪子没毒,自己赠、送得却有问题了?当然,那些东西,自己戴过,如果有事儿,早就有事儿了。可眼下,文大夫说她,有剧、毒。

    老夫人颜氏一定会有所怀疑,而且怀疑的对象,必定是自己。

    到底怎么回事儿呢?

    沐萋萋没有这个能耐,也断然不敢再她送的东西上动手脚?

    既如此,那会是谁?!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