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99)沐萋萋要完!
    六小姐沐冰灵啧啧舌,看着丫鬟绾绾,难以掩盖她的浮想联翩。

    “绾绾姐姐,要不是因为你陪着我这么久,我就会觉得,你是长歌姐姐的心腹?”

    绾绾伸手抚了抚沐冰灵的脑袋,语重心长,“真是想多了啊,六小姐?”她将木头人放进盒子,催促着沐冰灵进屋,准备试戴首饰。

    ……

    如水的月光铺陈在窗沿上,云初初呆滞地立着。

    就等着明日。

    明日这个时候,这尚书府里,她又会少一个敌人。

    四小姐,沐萋萋。

    一会儿,重深就回来了。

    窗户外,他恭敬拱手,“长歌小姐,事儿办妥了?”

    “嗯,很好。”云初初手指撑着下巴,偏头问四小姐沐萋萋,“她呢,她……有什么行动?”

    “似乎连夜找了人?”重深低首。

    云初初手指戳着袖子,笑容下,眼角掠过一丝得意。

    重深狐疑地问了,“长歌小姐是打算……”

    “让她彻底失去和我对抗的机会!”云初初拈着袖子,笑容里深藏着不可置信,“上回我苦心孤诣,希望她能安分守己,没想到事后想想,她却是一个大麻烦。”

    四小姐沐萋萋这个坏人,在尚书府里,一定会多次坏自己好事儿。但她从小在尚书府长大,沐远扬的心里,又觉得,这越氏死了。孩子这么大,赶出府去,胡说一气,会坏了自己的名声。

    这才这么久,都没有对四小姐沐萋萋采取什么行动。

    但是……但是如果老夫人颜氏这边,发现她图谋不轨,心机诡秘,那将四小姐沐萋萋赶出去,可谓是轻而易举。

    怎么做,她心中已有对策?

    “好了,重深,你下去吧!”云初初说完,重深退下。

    她将窗户合上。

    没过多久,丫鬟红竹也到了。

    “小姐,你猜得真准,四小姐刚刚真就命了她身边的丫鬟,买了一只猫。”

    “哦,果然。”她想,昔日打算对付原主沐长歌的东西,这会儿,时机一到,便派上了用场。

    “明日虽然是冰灵妹妹的及笄之礼,但操办之人是我,提前将东西送到冰灵妹妹的手里,明日一出事儿,祖母怪罪下来,便是我的错!”

    云初初拉着红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随后又纳闷地问了,“哦,忘了问你,她今日派婢女去了什么地方?”

    “枯山。”跟踪婢女的红竹,神色狐疑,仿佛对那人所见之人不大确定,“不过,害怕暴、露,奴婢没敢靠近。对于对方说了什么,不大清楚。”

    “那见的什么人,你可知道?”

    红竹听了,左顾右盼,她低首,“见地是太子殿下身边的苏朗大人。”

    苏朗?

    果然。

    云初初歪着脑袋,眼神冷漠,“那……今日沐萋萋可去过阙月居?”

    “去过!”红竹今日一直在监视四小姐沐萋萋,无论是奴婢,还是主子,她都一一了解了动向。

    因为云初初提前吩咐,不需要对方说什么,只要知道动向便可。

    如今,全都合乎云初初意料之外,她自然有数。

    “红竹,你下去好好休息,明日……可有的忙?”

    “是,奴婢告退!”

    云初初端起茶杯,送唇时,能够清晰地看到自己那一双带笑的眼睛。

    不知道明日自己的计划,这原主沐长歌知道了,会否笑醒?

    ——

    清晨,天未亮。

    云初初就起身,吩咐府里的小厮,在大厅和前院摆满了桌子,椅子。

    桌子上,还吩咐了丫鬟,摆放了糕点,瓜子和花生。

    厨房里,亲自命云霁看管,让她监督做菜的丫头仆人,一旦有奇怪的举动,立马禀报。

    担心有人在饭菜里捣鬼,她还亲自准备了银针。

    由云霁看守。

    面对着山珍海味,云霁倒是尽职尽责,一心一意地保管着所有的饭菜。

    尚书府门口,云初初为了喜庆,特别请了会乐器的师父。在府门口,敲锣打鼓。

    鼓声震天,喧哗热闹。

    洋洋洒洒的日子里,被请的大人们纷纷到了。

    云初初站在府门口,万没想到,无请帖的人,会不请自来。

    太子殿下带着太子侧妃沐雅楠,果然来了此地。

    她倒也不慌,心中预料两人会来看热闹,当然也有应付的准备。

    “长歌姐姐,好歹我也是冰灵的姐姐,你怎么不通知我?”还好,二小姐沐雅楠进宫还保持着以往的正经和温和。

    云初初微笑,“抱歉,太子殿下,沐妃娘娘,长歌以为您们不会愿意来参加冰灵妹妹的及笄之礼?”她作揖,举止大方得体,竟让太子殿下找不出任何挑刺的地方。

    太子墨云齐和沐雅楠对视了一眼,无法对付,便入了尚书府。

    尚书府中的大臣们见着太子殿下到来,心坠坠,手指都觉得无处安放。

    行了礼,安分地坐下。

    云初初站在尚书府门口,等了许久,才见着郡王府世子南清悦,将军楚心离乘着马车赶来。

    “长歌?”

    “长歌?”

    “你们来得可真及时!”云初初上前,将两人接下,“为了招待你们,我从碧华楼买了好酒。”

    “哦?”南清悦同楚心离对视一眼,替那个还未知情的好友墨九尘高兴。

    这碧华楼为墨九尘所开,买下碧华楼,最后赚的,只能是背后这个人。

    进入尚书府,落坐许久。都未见到六皇子墨九尘到来,即便二皇子墨长迎,七皇子墨子轩以及十三皇子墨疏离都聚齐了,他人还未到。

    看着大门,云初初有些无法隐藏的失意。可她以为,对方定然有事耽搁,自己只要安心等待便好。

    云初初站在厅中,大方的同院子里等待的人寒暄了一阵儿。

    向红竹使了一个眼神,让她带着六小姐沐冰灵出来。

    然而,没过一会儿,红竹就急匆匆地行到身前。

    “是不是服饰坏了?”

    “嗯。”

    “没关系,你让冰灵妹妹里面多穿一层,然后再出来!就说……我知道是谁毁坏了服饰!”

    红竹虽有不解,却不敢问,只兜着袖子,赶紧去向六小姐沐冰灵传话。

    丫鬟绾绾瞧着那衣服,心思暗沉。想着及笄之礼的服饰,是老夫人颜氏亲自赶制的。如果这个时候,随便穿一件,只怕会引起老夫人颜氏的反感。

    老夫人颜氏本来就嫌弃六小姐沐冰灵的身份,此刻,若出事儿,那外面的人,可不会说闲话么?

    红竹在门口,就听到了主仆俩的焦灼之声。

    “六小姐,您莫着急,我们小姐说了,这事儿,这件服饰,您今日必须穿。”

    “可这服饰都烂成这样了,还……还怎么穿啊?”丫鬟绾绾指着腰部的位置,神色茫然,不知云初初所谓何意。

    如此,不是让自家小姐在及笄之时受·辱。

    “六小姐莫要担心,我们小姐说了,您要在这衣服里面,多穿两层。届时她好为您出气!”红竹媚·眼如丝,似乎为了自家小姐的信心,她高深莫测道,“此事儿,我们小姐早有安排,若六小姐今日不做,怕只能任人欺负了。”

    听了这话,丫鬟绾绾只能果决地点头,“好,我们听红竹姐姐的。”

    服饰关键处坏了,红竹聪慧,利用腰带,将衣裙系好。

    如此,才不会走两步,就掉。

    可能精心打扮过,六小姐沐冰灵出来的时候,在场的人还是有些惊讶。

    从对方华丽的头饰可以看出来,这些都是尚书府大小姐沐长歌及笄之时,老夫人颜氏命人打制。

    连这样贵重的东西,都愿意相送,看来尚书府大小姐沐长歌很关心沐冰灵。

    最起码,今日这及笄之礼,沐长歌用心在操办了。

    只不过,沐冰灵走到场地中央时,老夫人颜氏皱着眉头,唤了王嬷嬷问话。

    王嬷嬷匍匐身体,“老夫人?”

    “为何不是我送的那件?”

    “回老夫人,昨晚长歌小姐过来找了奴婢,说是她将服饰换了,一会儿……一会儿让老夫人看一场好戏!”王嬷嬷拎着嗓子,将云初初命重深传达的话告诉给了对方。

    未料……

    “哦,是这样!”老夫人颜氏的眼睛,一直盯着台上的云初初。好像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丫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就在众人喝酒祝贺间,云初初让六小姐沐冰灵给大家演示一个节目。

    台子中央,挑来了四根、粗、细、不一的木棍。

    云初初希望底下的人能够擦亮眼睛,来看六小姐沐冰灵的节目。

    她拱手,坦然大方,“各位,感谢您们,来参加六妹妹的及笄之礼。她很感动,所以特地想借这个机会,给大家展示一门手艺,若大家觉得好,捧捧场。若大家觉得不好,也……也捧捧场。”

    在突如其来的时候,挑选六小姐沐冰灵擅长的事儿,这最多会让对方有些尴尬,却不会觉得为难。

    擅长的事儿,又是平日里最感兴趣的事儿,六小姐沐冰灵必定不会出丑。

    当然,为了让这个节目,显得很有档次。

    云初初给她定的是一柱香的时间。

    也就是说,六小姐沐冰灵必须在一柱香的时间,用四根木棍,雕刻出令人刮目相看的物什。

    至于是什么,得她自己想。

    另外,云初初为了不让这个节目单调,还特地请了十三殿下墨疏离和表姐夏潇潇演奏。

    这十三殿下墨疏离比七皇子墨子轩好说话,在郡王世子南清悦邀请之下,对方痛快地答应了。

    曲调悠扬婉转,抚慰了在座之人,因为看六小姐沐冰灵雕刻木棍的紧张之心。

    云初初眼看着四根木棍在沐冰灵的手中,快要开出花来,她想,时机刚刚好,自己该出手了。

    “诸位,马上香就快烧没了,咱们一起来,见证今日六妹妹给在座的成果!一,二,三……”

    底下的人倒像被云初初的话带动了气氛,伸长脖子,纷纷看向木棍。

    作品抬起时,简直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几根木棍,雕刻的是……是他们在座的人。

    人物虽小,但形态和动作却表现得非常好,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雕刻出他们。

    真是了不起的木艺啊!

    大家纷纷鼓掌,为六小姐沐冰灵这特别的才情打动。

    就在刚刚,带动气氛的时候,云初初就已经察觉到四小姐沐萋萋命人带来了那两只特殊的猫。

    猫咪好像闻到了什么,双眼发红,突然朝着沐冰灵奔去。

    “啊……”猫咪狠狠地在对方的衣服上拉扯,沐冰灵左右挣脱时,头疼不已,说着就往地上倒去。

    情急之下,老夫人颜氏赶紧命人抓猫,去检查一下沐冰灵的伤势。

    这四小姐沐萋萋却也奇怪,看看二夫人宁氏,又看看自己的丫鬟。

    猜不透为何自己这猫会突然跑出去。

    众人费解之时,云初初赶紧让人将猫抓了起来。

    “这是哪里来的猫?”南清悦愿意为了云初初,做着挑事的第一人。

    云初初摇头,说自己也不知情。

    五公子沐长岭身旁的小厮嘟嘴道,“好像是四小姐的,昨晚我看见玉儿她们从后门,把猫带了回来?”

    四小姐沐萋萋见有人瞧见两只猫,虽有畏惧,却并不害怕。

    到底自己毁坏了服饰,只想让对方丢人现眼?至于这猫,是二夫人宁氏让她带回来,是打算及笄之礼过后,再出手的,怎么会?

    她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委屈地哭诉道,“祖母,猫的确是萋萋的,可是萋萋不知道,猫为何会……跑出去啊……”她抬起两手,眼角含泪。

    云初初笑盈盈地走到中央,向众人行了一个礼后,将这一场闹剧解释给在座听。

    她看着四小姐沐萋萋,目色浓黑,心里已经有了更大的主意,“祖母,看来,萋萋妹妹,是想让六妹妹这个及笄之礼,不能安然地过完了?”

    老夫人颜氏听这话语影射之意,也知道她在指桑骂槐,“长歌,你这话什么意思?”

    “回祖母,这猫是萋萋妹妹买来的,当然,它们比较特殊。旁的猫,对比较特殊的气味,十分反感,而这两只猫,却是十分的喜欢,因为……”她抬起那如同冷霜一般的眼眸,“因为这两只猫平日里,它的主人每天喂养时,都是以粮食为引。唯有猫认真地将那刺激的味道闻下去了,方才可以活命!”

    在场众人一片唏嘘。

    七皇子墨子轩,更是捧腹大笑,“我说,长歌小姐,你又是怎么知道,这猫是哪里来的呢?难不成……哈哈,是你养的?”

    就知道底下的人会故意说出诸如此类的话来惹恼她。

    但此刻,她却无比感激七皇子墨子轩。

    因着他这么一闹,云初初才可以说出这背后的惊天秘密。

    “祖母,如七殿下所说,这猫……我派人查过。”她走到沐冰灵的身旁,将对方身旁的衣服解了下来。

    双手摊开,放在自己的手腕处,随后又对着抓猫的小厮示意,“把猫放下来!”

    小厮听从,猫放地以后,就循着气味,往云初初的身上跳。

    极其凶猛,速度快地让人难以招架。

    不过云初初在猫扑向自己时,已然把手中的服饰扔了出去。

    两只猫掉头,扑向服饰,一通乱咬。

    院子里的人,看着两只猫饿狼扑食的模样,一阵抽搐。

    太可怕了?

    这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要致六小姐于死地?

    “可这……这根本不是老身给冰灵赶制的服饰?”

    “祖母,您说得对,为了冰灵妹妹的安全起见,我特地将服饰换了。”云初初抬手,令红竹将老夫人颜氏所赶制的衣物拿了出来。

    递给丫鬟绾绾,命她给六小姐沐冰灵穿上。

    众人疑惑不解,视线望向云初初。

    云初初站起来,小声示意,“诸位,祖母所制的这件衣裙,是一件幻白水密橙色织金线襦裙。这后背,袖子,前肩基本都是金线绣制的仙鹤,且不说随意拉扯,就是猫窜上去,也能将人伤个体·无·完·肤!”

    “什么?!”老夫人颜氏的脸颊暗地如同一团乌云。

    “沐萋萋,你……你怎可如此狠毒?”

    四小姐沐萋萋一脸木讷,毁坏服饰不错,可……可她并没有在上面擦药。那两只猫也是……也是二夫人宁氏让她买的。

    说到时候有用?

    这……

    她仓促地跪倒在地,吞吞吐吐,歇斯底里,“祖母,毁坏六妹妹及笄服饰,萋萋认,可……在服饰上面,涂药,根本不是萋萋所为啊?”

    “萋萋妹妹没做,那……那谁又会做这种事儿?”

    反问之语,冰凉得犹如寒洞的水,叫人无力反驳。

    ------题外话------

    沐萋萋的下场就是……完·蛋!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