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98)及笄之礼的准备!
    耳边有很轻的风声。

    风声吹动着自己的耳环。

    叮铃,叮铃。

    动听,清脆的声响。

    云初初不及思考,走到马车旁,看了看云霁,发现她一动不动地坐着。

    瑟缩着脖子。

    就吃惊,“你对云霁做了什么?”

    “她……呵呵,我能做什么,不过是因为看到自己的主人,比较乖巧罢了。”阴玄偏头打量了云初初一眼,恍惚间,有些好奇,“说起来,我特别不明白一件事儿?”

    “我也不明白你说得六殿下是我师父的事儿?”云初初隐忍的目光里含着一丝落寞,“如果可以,你告诉我,我也告诉你?”

    来这里,阴玄本就是来刺激她的,自然会将刚才的事儿说出去。

    不过,此时此刻,交易一下也挺好。

    “好,我告诉你。你小的时候被送上山学艺,实际上,是尚书大人沐远扬想要丢了你这个女儿!”

    “什么意思,说清楚点儿?”

    “当时你躺在雪地里,摔断了腿,是墨九尘救了你,并且将你的腿治好。不过他也比你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他自己也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师门里,不容许任何人背叛师门,他也一样。不过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他那么愚蠢,怎么偏偏得师父喜欢,师父将最厉害的功夫传给他,就……就传给他一个人!而我……就比他后进一步师门,后进一步,凭什么?”

    听到对方说什么最为愚蠢,云初初不干了,“你胡说八道?”

    “我怎么胡说了?!”

    “九尘如何是最愚蠢的,你怕是忌妒?”

    “师父所教,我们只需要半个时辰,而他需要两个时辰,甚至于一天,你说他笨不笨?!”说到这儿,阴玄站起来,他懊恼,甚至为自己在这里说出一堆的废话,感到格外地难过。

    他拍打自己的额头,呼地一声跳上了树。

    “等等,我父亲为什么要扔掉我?!”云初初看原著里,好像也没这么多情节啊。

    难道是因为自己成了沐长歌,喜欢上了墨九尘,很多书中的情节都朝着不一样的方向发展了么?

    会是这样么?!

    沐远扬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非得……非得扔掉自己呢?

    她越想越头疼。

    迟迟都没有想出问题的关键所在。

    可那阴玄诡异地笑着,从树枝上一腾,人便消失不见了。

    “这人……”她心下难过,走到马车旁,掀开帘子,云霁垂着脑袋坐着。一张小脸,布满了恐惧。

    恐惧?思索到这里,她才突然想起来,或许……或许那天晚上,操控灯笼游戏的人,是……是这位阴玄?

    他在背地里,弄这么一出,是想知道什么呢?

    太子殿下墨云齐的人?

    知道自己意属六皇子墨九尘,心中会作何感想?会不会觉得自己心机深沉,便将自己利用太子殿下一事儿,告诉给对方。

    凭阴玄的为人。

    云初初觉得,有这个可能。

    想到这儿,她手指用力地掐了下手掌心。

    随之抬步,上了马车。独自驾车返回尚书府。

    重深守在院子里,等着云初初回来,她就将四小姐沐萋萋见过六小姐沐冰灵的事儿说了出来。

    其实,云初初早就知道,沐萋萋会不安分。

    只是未曾想过,她的速度会这么快,快地让她不敢相信。

    好在,一开始就有所防范,找了重深监督。

    “我想今晚她定会行动!”悠哉悠哉地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架上。

    红竹端着水壶过来,便听了一耳朵,不由地惊慌,“小姐,您说四小姐要做什么?”

    对于红竹。

    在云初初这里,她是老夫人颜氏身旁的人。对于老夫人,她是打心眼里崇敬的。

    这会儿听着四小姐沐萋萋的动作,她又为云初初担忧。

    将计就计,云初初抬手,令红竹过去,将自己的这个任务半真半假地说给了对方听。

    红竹闻此,捂着嘴巴不敢相信。

    “小姐,她……她真地敢么,那……那服饰,可是老夫人亲自准备的,若是毁了,这及笄之期,定然会有所耽搁的!”

    “莫想这么多,她不是想要对付六妹妹,只是看不惯我,想要将这个我亲自操办的及笄之礼,给毁了。”云初初洞若观火,语气幽幽若若,态度坚定,却又坚守自己的原则,“若她不做,还好,若她做了,我不给予反攻,那可就耽搁了六妹妹的及笄之礼,伤了六妹妹的心思。”

    “小姐的意思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云初初并未将自己提前换服饰一事儿,同红竹明说。

    到底那会儿,红竹的真实反应,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无妨,重深虽然看见对方去了,却也没有说她真就这么做了?”云初初抓着红竹的手,单手支着下巴,“对了,碧华楼的美酒,你可全部差人送来了?”

    “嗯。”

    “那……你将碧华楼的酒送到我屋子里来!”

    二十坛好酒,是明天迎接宾客所用,放在厨房,不大安全。

    她也不会放心。

    红竹神情凝固,双眼瞪大,无法理解对方所说的意思,沉思了会儿,嘴角抬了抬,莹齿浅露,却是一个难得的笑意,“小姐,为什么要把酒全部抬到院子里来呢?”

    “六妹妹的及笄之礼,到底是我操办的。若是有心之人,故意整我,那这事儿,我可就少不得要丢脸了。”云初初拎着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眼下,正是关键期,我必然不能让任何人抓到任何的把柄。否则……这事儿可就没完没了了。而防止酒被下毒,也是关键。”

    “原来如此。小姐,奴婢懂了。”红竹侧身作揖,随即抬了步子,推开院门,前去唤人,将二十坛酒抬到了院子里。

    云初初一一试过,没有任何不舒适的征兆,她才放心。

    “红竹,拿我这块布,把酒全部盖好!”

    “嗯。”

    “明日,红竹,由你亲自将酒送到院子里,然后不能让任何人靠近半步!”她温言细语,眼神里寄托了后望,“若是府中小姐说什么,你就言,这酒是宝贝,我在旁边设置了机关,随意触动或者随意碰触,人就会受伤!”

    红竹听得一脸怀疑,她不自觉地看过去,“小姐,你……你真在酒坛外布置了机关啊。”

    瞧她震惊的样子,应该是在怀疑的。

    不过云初初并没有提前告诉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只微扬着下巴,特意恐·吓道,“她们靠近,不用太着急,你只需要跟她们说,反正我已提醒了,若她们无故再犯,到时候手废了,就不要哭,不要……来找我?!”

    红竹虽然觉得听起来骇人听闻,但她也没有纠结,“是,奴婢明白。”

    “好啦,你将我首饰盒拿过来!”云初初从自己的首饰盒里,挑了自己及笄礼时,所戴的头饰和耳饰。

    那些东西,都是老夫人颜氏亲自命人打制的。

    以往其他小姐都有,但这一回,六妹妹沐冰灵,除了服饰,却没有多余的饰品。

    想到这里,云初初就不由自主地同情她。

    倘若六妹妹母亲不是一个唱戏的,再如何,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思量着,她叫来红竹,让自己及笄的首饰全部送给沐冰灵。

    红竹机灵,掩唇笑道,“小姐,这些东西,让重深去送,再合适不过了?”

    “哦?”云初初挑眉,不解其意。

    红竹看着院外,声音降低,将自己亲眼见到六小姐沐冰灵手中的小木人一事儿说给了云初初听。

    她言,那小木人栩栩如生,六小姐沐冰灵特意将木头人雕刻成重深的样子,必定春心萌动,对重深别有用心。

    云初初听后,忍不住笑了,“你这么一说,看来师兄,还真是适合呢?”她眼神示意了一下首饰,“好,这件事儿你去办。至于是师兄前往,还是红竹你去,这由你们自己抉择!”她起身,掀开首饰盒,眼里含笑,“不过,你们切记,这东西定然要安全无误地到得六妹妹的手里,不然……明日恐怕来不及打扮?”

    红竹蹲身,开心地回应道,“小姐放心,此事儿,奴婢一定安排妥当。”

    “好。你下去办吧!”

    人抱着首饰盒,出了房间。院子里,正好瞧见重深在同云霁说话。

    看他温暖地照顾云霁的样子,红竹有一瞬间的感动,她把礼物放在桌面上。

    重深见她走过来,把碗拿开,站起来问了,“是不是师妹让我做什么?”

    在红竹面前,他一般都称呼长歌。如此,不会引人怀疑。

    “没错,重公子。小姐让您把将明日及笄的首饰送到六小姐的手里!”红竹一脸地严肃,手指在袖子上握了握,“这事儿,你去最合适。”

    我去?

    重深想了好半天,都没想到为何他去合适?可是,由不得想,他就接下了首饰盒,“好,你回去告诉长歌,就说这事儿,师兄一定办妥当!”

    “嗯。”红竹看着角落里,乖巧地吃饭的云霁,出声笑了,“重公子,你对云霁可真好?”

    “她什么都不懂,我也只当一个孩子,能哄一下,便哄一下罢了。”重深叹口气,抱着首饰盒,出门了。

    离开前,他让云霁不要乱跑,乖乖地睡觉。

    云霁倒也听,乖巧地瑟缩着脖子,点了点头。

    拎着首饰盒,他掀开盒子,看了眼。许久,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一个小木人。

    雕刻得是沐冰灵。

    在这府里,除了云初初,他知道六小姐沐冰灵是把自己当朋友的。

    而且,看她如此爱好木艺,又送他作品,是以,他也想要在沐冰灵及笄的日子里,送点儿什么。

    无奈,这种事儿,他无法亲自做。到底府里人多口杂,要是污蔑六小姐沐冰灵,同他有着不好的关系。那必定会引人非议。

    届时,自己这边,可就给云初初添了麻烦。

    他是一个稳重又冷静的人,做不来这种事儿。

    将首饰盒合上,重深便去了六小姐的门口。

    院子里,沐冰灵还没有睡,身旁的丫鬟绾绾已经催促很多次了。

    “冰灵小姐,该睡了,再不睡,明天及笄之礼,起晚了,旁人会笑话的!”绾绾这丫头最怕自家小姐废寝忘食地捣鼓木头。

    因为一捣鼓,便又不肯休息。

    “绾绾姐姐,再过一会儿就好了。长歌姐姐她对我这么好,还给我操办及笄礼,我……我总想送点儿什么给她!”六小姐沐冰灵虽然天性单纯,未曾经历过什么。但也正是因为她内心保存的那一点点善良,所以她的样子,是重深最渴望的样子。

    他似乎也期望自己还跟当年一样!

    然而……不可能了!

    从风家谋逆那天开始,从风家上下被诛开始,从风家大小姐,二小姐以及他们四下逃命开始。

    他内心的一点点善良,就都烟消云散了。

    如今,他只希望,用自己的力量,为风家沉冤昭雪。

    握着盒子,到得院门口,丫鬟绾绾便瞧见了人。

    捋捋衣袖,绾绾站在门口,恭敬道,“重公子?”

    重深将首饰盒递出去,“这是师妹让我送来的,说是明日六小姐会用得着?”

    看着檀木盒子,轻轻翻开,丫鬟绾绾无比震惊。

    里间的头饰耳饰,都是当年长歌小姐及笄佩戴之物,听说还是老夫人颜氏亲自命人制作的。

    这会儿,长歌小姐突然把这些送给自家小姐?

    丫鬟绾绾又是感动,又是喜悦,伸手示意道,“重公子,走,进屋坐会儿,喝杯茶再走吧!”

    “不了,天色已晚,在下就不多打扰了,告辞!”他握着剑,又沿着原路返回。

    丫鬟绾绾目送着夜·色里的背影,等着消失不见,方才拎裙回院子。

    “冰灵小姐,冰灵小姐……”跑到跟前,六小姐沐冰灵却还在雕刻木艺,这可将绾绾气坏了,伸手一把,便将人拉了起来,“好啦,别做这些东西了,看看,长歌小姐给你带什么来了?”

    沐冰灵把木头又抢夺过来,抬着眸子,觑过去,“绾绾姐姐,长歌姐姐给我什么了,你这么开心?”

    盒子打开,她两手递上去,“好啦,小姐,你自己看看吧,这是什么?”

    一眼瞥到盒子里的小木人,沐冰灵开怀。

    “那多半是重公子送给你的,好啦,冰灵小姐,快,看看这些!”她手指定着盒子的首饰,“这些东西,是你长歌姐姐当年及笄之礼,老夫人亲自命人打造的。”

    “啊,这么贵重啊?”六小姐沐冰灵眼睛溜溜地转了转,内心波澜起伏,可是转眼一想,又觉得奇怪,“可是……长歌姐姐为何要送我这些东西呢?”

    “当然是希望冰灵小姐明日及笄之礼的时候,可以佩戴啊。有了尚书府大小姐的护佑,冰灵小姐,旁人绝对不会笑话你及笄之礼寒酸的。”这些……这些东西,便足以证明,长歌小姐对你的姐妹情分。”

    她说完,又不假思索道,“当然,长歌小姐这么做,也自然是希望在老夫人面前好好表现。但她……能够做到这个份上,除了身为尚书府大小姐的骄傲,很大一部分上,是在于她用心。”

    “长歌姐姐,为何要对我这么好?”

    “大小姐在外人眼里,的确有些嚣张跋扈,但她对待底下的妹妹们,尤其是不针对她的人,都是极好的。冰灵小姐,只要咱们日后,不同大小姐为难,在这尚书府,她必定不会为难我们。”伸手,捋了捋对方的头发,“好了,今晚,让奴婢给你洗洗头发,明日好用上这些东西。”

    “可是……”

    “如果明日旁人见着冰灵小姐头发蓬乱。那……那长歌的用心,不是被冰灵小姐毁了么?”丫鬟绾绾的眼神,铺了一层霜。

    那神色里,写满了她的悲愁……

    ------题外话------

    女主又要放大招了!等着看!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