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81)女配入东宫!
    就在她准备试探地询问的时候,墨九尘便突然摇头,折转了旁的话题。

    云初初也没有忍心问。

    大概害怕对方告诉她,介意。

    墨九尘想了很久,伸手抓住云初初的头发,“长歌,是不是以后咱们都会如此?”

    “嗯?”云初初有些不明白,手指在云纹的袖子上,轻轻地缠了缠,“九尘,你不对劲儿?”

    墨九尘闻言,没有说话,平和的脸颊上,带着一丝痴狂。

    这么多年,压在心头的秘密,他没有同任何人说过。

    包括他那两位知己!

    房间外,雨声淅沥。

    惊天动地的雨声,仿佛要将天空扯出一个窟窿。

    墨九尘顿了半晌,椅子往云初初的跟前靠了靠。

    脸上愁意重,有一丝困倦。

    见这模样,她本还不确定,却不想又一个惊天雷,毫无征兆地响起。

    他手指瑟缩,抓住云初初的袖子紧了紧。

    云初初偏头,刻意扯了手上的袖子角同墨九尘的袖子系在一起。

    别有用心在对方的脸颊上划过一丝温柔。

    “九尘,别怕!”

    她好像害怕猜错,人也没有回头,就只是那么垂着头,专心地呆着。

    状若有意,又似无意地说了句,暖人心的话。

    别怕……

    曾经,无数次雨夜里,墨九尘都会缩在书房里。

    他是害怕打雷的。

    这同他少时被送走,学艺有关。

    刚开始的时候,他很笨,师父教的招式,师兄楚心离一学就会,可唯独他,三番四次,都讨不到好。

    于是日夜操劳,风雨无阻,便是为了学习剑法。

    某次,剑练得正酣畅,忽然一个惊雷将身旁一棵松树劈断了。

    他的剑掉地上,吓得要死。

    后来,雨夜里,只要有雷,他就害怕!

    云初初虽然不记得书中对墨九尘任何缺点的描写了,是以也没有第一时间发觉。

    仅仅凭着自己的直觉,感到对方的后怕。

    嘀咕两句,一扬头,那人的脸颊便在自己的咫尺间,如果彼此都在近一点儿,说不定她的·唇·就·吻·上了他的脸。

    过于近,云初初心慌,“九尘,从明天开始,太子殿下就不会再迎娶太子妃了?”

    “嗯。”墨九尘没有移开脸庞,鼻子就嗅着她的发梢,仿佛是有心捉弄,他压低了声音,调侃,“长歌,你刚刚将你我二人的衣襟结在一起了?”

    结发连衣,夫·妻·礼!

    “不是衣襟,是袖子。”明知其意,偏不上当。

    “那也没有区别?!”

    “有的!”

    他在认真,她在逗趣。

    然而笑容却在两个人的脸上。

    “我……我困了!”云初初一本正经地站起来,一伸手,紧系的袖子牵引下,两人旋转一圈。

    差点儿掉在地上。

    “小心!”云初初扶住他。

    墨九尘温言,“没有受伤!”眼里含着的笑,仿若朗朗夜空下,闪烁的星辰。

    她看着雨夜,手指戳了戳他的袖子,“难得,竟然没有淋雨?”

    墨九尘压低了身体,手指放在云初初的肩膀上,兴趣高昂,“我带了伞。”

    云初初:“……”

    深夜,雨下得很大。

    担心他淋雨,担心他害怕打雷。

    便没让人走。

    手掌拍了拍被·子,“你躺这儿?”取了一个枕头,递到里边,“枕头给你。”

    回目,看墨九尘盯着里面出神,她有些尴尬,迅速解释,“不好意思啊,我没有睡里面的习惯!”

    好。

    合被躺里面。

    云初初也掀开了被褥,侧躺。

    “知道么,明日一定是太子殿下最开心的一天?!”

    “为何?”平躺着的墨九尘听着这话笑。

    “沐雅楠是太子最喜欢的女人。以前有我膈应着,他娶不了她。如今好不容易娶到手,你说他开不开心?!”转过身,手指压着枕头,“明日如果太子殿下真就爱沐雅楠痴狂,那他必定不去正妃房里,而是去……”

    墨九尘从旁附和,“我知道,必定去侧妃房里。”

    “没错!”一个响指打出,她伸出手,抓着墨九尘的袖子,“当初,他为了算计二皇子,害得黛黛清白被·毁,这口气,我以后定要慢慢还回来!”

    “嗯。”

    一点儿轻音地回答,不带任何的羁绊。

    若有若无地看了云初初一眼,那双深情的眸子,便无意识地敛下去了。

    无雷,便好眠!

    ……

    清晨,翻·身时,里间枕头冰凉,人已走了。

    被褥里,仿佛还有寥寥青竹香。

    袖子处,褶皱明显。

    不过,好像系得有些紧,不怎么规整了。

    房门轻轻地叩了叩,黛黛端着水盆笑,“小姐,奴婢进来了。”

    穿鞋,到得门跟前,将门拉开。

    黛黛放了水盆,精神焕发,“小姐,海棠花开了。奴婢给您折两支,放屋里怎么样?”

    云初初推开轩窗,眯着眼睛嗅着清香,心情舒畅。

    然而,自己院子里静悄悄的。

    “嗯,她们人呢?”

    黛黛福礼,“小姐们都在前院呢。”她走近了,略有些浮躁地说,“小姐,大家都说。这海棠花之所以盛开,是因为二小姐出嫁!”

    花期一到,自然会开。同人出·嫁·有何关系?即便有,也不过是因为沐雅楠的这场婚事,恰好和海棠花开放的时间重·合了。

    罢了。沐雅楠出嫁,这么强调,也算图个吉利。

    “嗯,或许……是吧。”云初初莞尔,指着自己的窗子,“黛黛,挑两支最好看的海棠花,放在窗沿上!”

    “是!”

    黛黛应了。

    过了会儿,云初初小声商量,说六皇子到时候会把安·胎·药送到府上,她且安心服用。

    不必着急。

    平常心对待。

    等到沐雅楠进宫,她才来唱这一出好戏!

    沐雅楠入住东宫,成为侧妃时。

    官道之上,人来人往,都来凑热闹。

    二皇子墨长迎骑着高头大马,扬言亲自送亲入宫。

    盖着喜帕的沐雅楠,为二皇子墨长迎痴心落泪。

    然而一片真心,却无辜错付?

    沐雅楠行了礼,道声谢。

    ……

    云初初站在门口,注视着花轿。

    二夫人宁氏嘴角翘得高,对着老夫人颜氏和尚书大人沐远扬道,“婆婆,老爷。初时若云出嫁,长歌便以长姐身份相送,然而今日雅楠入宫,是否……”

    老夫人颜氏自然知道她唱的什么把戏,“雅楠终究是要进宫的人,今次又有二皇子亲自送亲,你还想怎样?!”

    对于东宫太子妃,老夫人颜氏一直有些说词。想着当初,她一门心思,只希望自己的长孙女能够嫁给太子殿下,日后光耀尚书府的门楣,为尚书府稳固基·业。

    可世事变迁,沧海桑田。沐长歌未曾嫁给东宫太子。而二小姐沐雅楠,却出乎意料地嫁了。

    所嫁对象,竟然还是东宫太子自己图谋。

    她失望透顶。

    今日宁氏突然提出这一句,傻子都听得出来,借题发挥,借故奚落对方。

    “婆婆,儿媳只是觉得,雅楠终究是尚书府的二小姐。若云身为三小姐,都可以得到长歌亲自送亲,为何雅楠就不可以呢?难道……在长歌心里,从来就没有把雅楠当成自己的妹妹么。”她抽噎两声,心里头的哀伤,可以说,无法形容。

    “母亲,青儿说得对啊。雅楠也是长歌的妹妹,她护送一段路,也没什么?”沐远扬脾气好,看着宁氏哭,心肝儿疼,连忙替对方说服老夫人。

    老夫人颜氏白了儿子沐远扬一眼,“照你……这么说,我这个老婆子还没有做主的权利了。”

    沐远扬登时就压低了声音,佝偻着背,他安慰道,“儿子的错,母亲莫要气坏了身子。”

    紧跟着又吩咐身边的王嬷嬷,“嬷嬷,快,搀扶老夫人回房歇息。”

    “是,老爷。”王嬷嬷听从吩咐,带着奴怒意上涨的老夫人回了自己的院子。

    路上,王嬷嬷搀扶着老夫人颜氏,小声打探,“老夫人,老爷他……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当然是打发了我,好迫得长歌那孩子去送亲啊!”老夫人颜氏双眼发红,有些悲伤,“这孩子喜欢太子殿下,最后却未曾嫁给太子,你说,她去送亲,这……”捶胸顿足,神色难安,“不是要让她肝·肠·寸·断么?!”

    “这二夫人真是……”王嬷嬷想说些什么,到底还是因着自己的身份,将要脱口而出的话,压下去了。

    老夫人颜氏看破,心里本就不如意。自己无故插上一脚,又有什么意思?

    思量间,她摇了摇头。

    ……

    官道上。

    二皇子墨长迎勒转马头,看着身后的花轿。

    沐远扬为了安抚宁氏,提议让对方送亲。

    云初初没有拒绝,“父亲放心,若云妹妹送了,自然不会不送雅楠妹妹。毕竟咱们尚书府人多口杂,稍不注意,就成了别人的眼中刺。”

    “备马!”

    嗓音一落,一匹白色俊马便到了跟前。

    其实,若是原主沐长歌,故事发展至今,必定会心碎成灰,绝望崩溃。

    然则她不是。

    对于东宫太子,她没有任何的感情。

    或许如此,她方才能够光明正大,无所畏惧地骑上高头大马,在帝都纨绔公子小姐们面前,送亲吧。

    果不出意料。

    从尚书府门口离开后,一路都有人喋喋不休。

    一言东宫太子当年醉翁之意不在酒,爱慕的非是尚书大小姐沐长歌,而是尚书二小姐沐雅楠。

    二言东宫太子品味高,不喜欢相貌落于沐雅楠下、风的沐长歌。

    三言尚书府大小姐沐长歌运气差,家中筹谋,也无法嫁入东宫,成为太子妃。

    四言东宫太子正妃侧妃有主,若是沐长歌争取,兴许可以和二小姐沐雅楠共·伺·一·夫。

    五言……

    凡此类流言蜚语,云初初听得想笑,然而身旁的二皇子墨长迎,手执一剑,打得多嘴之人磕头认错。

    收剑,上马。

    他神情落寞,好似人生之失了最为珍贵之物。

    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见花轿行过,轿中女子凤冠霞帔,内心凄苦,不由地对视饮酒。

    二人知对方心思,都不言。

    固阳侯府夏于渊知其事,心中也苦。特地置了桃花会的那幅画。

    桃花徐徐,是夏于渊重新添置的,上方有鸟有诗。

    云初初瞧见,心下得意。

    “雅楠妹妹,你可知,这帝都城下,多少人因为你成亲黯然伤神么?”她兀自调侃,花轿里的人,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身旁墨长迎听不下去,反问了一句,“这事儿,同长歌小姐有何瓜葛?”

    “雅楠妹妹成婚,二殿下中凄苦,可以积累。不过如此护·犊·子,倒让人笑话?!”云初初冷言讽刺。

    大概是想到了沐长歌嫁人境况,是以她这会儿有些心酸。

    墨长迎误会,冷哼着嗓子,笑她,“帝都城下,都说长歌小姐意属皇兄,今日听了这些冷嘲热讽,本王倒是不得不信了?”

    言中带醋,只是替原主沐长歌抱不平,可不知怎么,说将出来,真有种嫁不得心上人,内心哀愁之意。

    她想得太深,有些迷茫,伸手抓了发中唯一一支珠钗,瞧着珠钗微笑。

    二皇子墨长迎观察到,禁不住暗讽,“说到底,今日也不是长歌小姐大喜之日。如何会佩戴皇兄所赠之物?”

    别上发钗,云初初瞪了他一眼,觉得二皇子墨长迎昔日绅士大方,今日因着心上人沐雅楠出嫁太子,他憋屈,便将火如数发给了云初初。

    宫墙之下,东宫太子一身喜袍站着相迎。

    太子正妃的花轿先行到了,却因为无人送亲,而显得冷清。

    仆人虽多,热闹非凡。却不及侧妃沐雅楠,众位公子驻足相送。

    然而,正妃为大,东宫太子即便迎接,也需要按照顺序,将正妃先行送入宫去。

    然而,行至正妃花轿前,侧妃沐雅楠的花轿也到了。

    伸手,掀开车帘。透过朦胧的红盖头,沐雅楠望见,东宫太子站在正妃跟前踌躇。

    虽然她心知,这会儿,对方不得不迎接正妃入宫。可是,真就望见了,心里还是免不住失落。

    二皇子墨长迎回头,觑见伊人忧愁的眼神,策马上前,提议,自己送正妃入宫。

    云初初驾马离开,正要走,却忽然被东宫太子叫住。

    “长歌小姐?”

    云初初不耐烦,回眸,墨发飞扬,“太子殿下……有事儿?”

    东宫太子却故作深情地问她,“你……有什么需要跟本宫说的么?”

    端出这般模样,不过是希望日后正妃会误以为他对自己心有所属,而不去干涉侧妃。

    若非熟悉东宫太子这谋、爱的狡猾,她只怕是要多讽上两句。

    “哦,倒正有两句说的!”不管不顾,勒马上前,语气淡漠,“长歌恭喜殿下,预祝殿下早生贵子!”她盯着太子正妃的花轿,又看了眼沐雅楠的花轿,嘴角笑个没完没了,“太子殿下,有句话忘了提醒您。且不说花轿到城门的先后顺序,就是这尊卑之分,您也当先行迎接太子妃进宫!”

    这话间接嘲讽了二皇子墨长迎越俎代庖的意思。

    讽得他无话可说。

    “长歌小姐?”

    二皇子墨长迎一张脸,在清晨的光影中,极其惨白。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