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75)计划,他来了!
    将将和沐远扬说完话。

    尚书府就来了客人。

    就是意料之中的户部侍郎胡仲景。

    黛黛跟上前来,歪头,压低了声音,“小姐,按照您的意思,人已经找来了?”

    云初初语气温和,嘴角一惯地底气十足,“说说看,你怎么说的?”

    “小姐,奴婢说,三小姐不知怎么,得罪了二夫人,被人惩罚,跪了一天。”黛黛挤眉弄眼,希望能够得到小姐的认可。

    云初初点头,“瞧你,可真是聪明机灵。”

    “但是……小姐,这么做,会不会?”黛黛抬了抬下巴,有些为难,“三小姐现在在府里躺着,怎么知道胡大人来了呢??”

    “你放心,既然人是我叫来的,那必然由我去给若云妹妹传个口信。”收住脚步,她回身,嘴角满是笑容,如沐春风,却又志在必得。

    黛黛明白了。

    她一定想做三小姐沐若云和胡大人的媒·人。

    临水榭,转到了望安居。

    院子里,丫鬟知儿刚刚打水,伺候三小姐沐若云睡下。

    这会儿端着水盆出来,便瞅见了云初初。

    着急上前,恭敬道,“知儿见过大小姐。”

    “起来吧。”云初初看着水盆里的帕子上的点点血渍,忍不住打听,“若云妹妹的膝盖伤得严重么?”

    “还好,只是擦破皮,有些淤青。”丫鬟知儿点头回应,随后抬起眼睛,想从云初初的目光里看出什么,“大小姐这会儿来见小姐,是有什么事儿么?”

    “是啊。要紧事儿。”

    提起衣裙,她拾级而上,轻轻推开房门。

    近到床·上,掀开帘子,看着沐若云。

    这个女人,从前在府上,并没有同原主沐长歌为难,算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的女人。

    因此,云初初对她,没有恶意。

    “她的膝盖得擦点儿药!”轻轻地自袖管里,摸出了一瓶跌打伤药,交给黛黛,“给若云妹妹上点儿药吧。”

    黛黛听从,轻轻地去到身侧,掀开裤管,在膝盖上涂抹了药。

    “小姐?”

    “拿给知儿。”云初初示意一番,伸手轻推沐若云。

    丫鬟知儿提醒,“大小姐,小姐刚刚睡下。”

    “不,她得起来。”云初初抿嘴笑着,转过身,格外有信心地提醒,“知儿,你相信么,今次我叫若云妹妹起来,他日她睡觉都会笑醒。”

    丫鬟知儿尴尬地咳嗽了一下,有些不知其意。

    不过,在她叫醒沐若云后,确实起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沐若云适才的疲惫,烟消云散。

    “真地么?他……真来了?”沐若云坐在跟前,双眸里承载了满满的喜悦,她抚抚头发,又揉了揉自己的脸颊,“长歌姐姐,我这……是不是很难看。”

    云初初笑得自然,滑稽打趣,“脸色不好。”

    “啊……”

    “赶紧梳洗一下,去见他吧。”云初初站在跟前说了一声,便站起身,走出了门外,“我在门口等你,你好好打扮。”

    “嗯。”

    在丫鬟知儿的帮衬下,沐若云打扮出来,已然脱胎换骨,清丽脱俗。

    女为悦己者容,云初初很明白这句话。

    步下石阶,沐若云转了一圈,桃红面颊上,含羞带怯,“长歌姐姐,我现在……好看么?”

    “好看。我相信仲景哥哥定会非常欢喜的。”握住沐若云的手,她便带着人去了正厅。

    到时,胡仲景正在品茶,忽而见到沐若云,一时失魂落魄,难以自持。

    云初初打趣,“仲景哥哥都把若云妹妹看呆了?”

    胡仲景反应过去,笑着躬身回应,“长歌妹妹,若云妹妹。”

    二人礼了礼。

    尚书大人沐远扬看这三人眼神,有些纳闷,恍惚没有看出什么名堂。

    但四人坐于厅中,说说笑笑,兴致高昂。

    末了,云初初伸手搀扶着沐若云回去了,留给了胡仲景求亲的机会。

    沐若云一路,依依不舍,偏头看着云初初,不知她是何意,“长歌姐姐,你为何不让我跟仲景哥哥多说两句话,他……他好不容易来一次,我……”

    “若是还在这里呆着,恐怕你仲景哥哥没有办法向父亲提亲了?”云初初帖耳,手指在沐若云的珠花上停了停,“难道若云妹妹不想嫁给仲景哥哥么?”

    求亲?

    沐若云眼神里带着前所未有的吃惊和激动,她不敢相信地捂住嘴巴。

    然而,走了两步,她又失落起来,“可姐姐怎么能够断定,父亲一定会同意呢?”

    “仲景哥哥为人宽厚,才华横溢。父亲老早就喜欢他,为了拉拢他,当初更是想让雅楠妹妹嫁给他。怎么,这事儿。你忘了?”她说完,靠着朱漆柱子,“可是雅楠妹妹现在已经成了太子侧妃,能够和仲景哥哥婚配的,就只有若云妹妹了。他那么喜欢仲景哥哥,将仲景哥哥变成好女婿,岂不是亲上加亲?若云妹妹,你这么聪明,这点儿……还看不透么?”

    一时说起这个,沐若云面上滚·滚·绯云。眼帘上,一池的温柔。

    “那,还不赶快回去。自己绣身嫁衣,也好到时候成亲的时候用?”云初初提点着,命令黛黛,将家里妆奁里的首饰,全部送给沐若云。

    沐若云摇头,“长歌姐姐,你替我谋划,我已经万分感激,至于那些首饰,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云初初没有阻止,只叫黛黛去拿。

    这个府里,任何一样东西,她都毫不在意。因为,在她的头发上,别着她最为重要的东西。

    是六皇子墨九尘送的。

    便足够了。

    ……

    为了让三小姐沐若云的婚事顺利进行,她还不厌其烦地去见了三夫人胡氏。

    不过,并未直接提起婚事,反而用计,让胡氏感觉到尚书府的危险。

    “三娘,这次长歌前来,是有重要的事儿,同你言明。”她眼睛炯炯,有神的目光里,透着一丝威胁,“今次你也看见了吧,只要有二娘在,你们在这府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今日她们可以嫁祸若云妹妹,明日她们就可以嫁祸三娘,是以,你们和她们之间,只会存在永无休止的争斗!”

    三夫人胡氏手指若有似无地颤抖了下,她神情有些恍惚。

    忽而,她抓住云初初的手,焦灼不安地问了,“长……长歌,那……那你说,我和若云该怎么办呢?”

    “其实,也好办,只不过……三娘总是因为一些旁的理由,不愿意让若云妹妹嫁出去,特别是……贸然地嫁出去。”云初初咧嘴一笑,那一笑,充满了讽刺,“一直以来,你想要若云妹妹按照你的方式走,所以你想毁掉了她的姻缘,让她嫁给她不爱的人。其实,三娘想要的,只是在这个尚书府里得到的所谓的公平。”

    公平二字,都牵强附会了。

    胡氏要的,不过是尚书府一个不会被人瞧不起的地位,若是女儿沐若云能够嫁给一个是贵族公子,那在这尚书府里,娘俩的地位,岂不是让府里的人刮目相看。

    说得好听点儿,她们要的,只是局限在尚书府的这些人。

    名利……

    当真害人不浅。

    她看了胡氏一眼,无法将未来的情节告诉她。因为原主沐长歌嫁给自己所爱的东宫太子也都死于非命,更何况三小姐沐若云嫁的还不是一个爱她的人。

    国舅爷的公子,刁蛮傲娇还任性!对于沐若云这个女人,他从一开始,就觉得恶心。

    从未正眼相看,从未知心相对。

    于是沐若云一条白绫,解决了自己的性命。

    毫无疑问。

    又毫不后悔。

    她是一个性格刚强的女人,为了自己的爱情,献出了自己的命!

    想到书里那些残忍的情节,云初初忍不住帮忙。

    毕竟,能够伸手一帮,做朋友的,何必置若罔闻?况且,沐若云从未站在沐长歌的对立面!

    深思下,她莞尔,“三娘,其实,要想以后不被人欺负,靠别人是没有用的。关键得靠自己。想来当年你成为父亲的女人,心里边也并不高兴的,父亲身边,身份比你高贵的女人比比皆是。而你,到了府里,依旧要被人看不起。”

    说完,蹲身,她按住她的手,推心置腹地问,“既然如此。三娘设身处地地为若云妹妹想一想,她既然能够得到自己的幸福,又可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你为何非要阻拦,毁她一辈子的幸福,让她重蹈覆辙,走你走过的路?!”

    三夫人胡氏倒似想起什么,眼睛通红,含着泪,她突然问,“长歌,说起来,我觉得奇怪,为何你非要你妹妹嫁人,这于你有什么好处?”

    能够这么问,说明胡氏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同时,她还是一个爱女儿的好母亲。

    然而云初初用了一个最为简单的例子问她,“三娘,我被宁氏等人冤枉,但我却可以反败为胜。而我房里的那把剑,随时可以为我自己出鞘。可是你们呢,你和若云妹妹呢,在祖母面前,在父亲面前,甚至在宁氏面前,即便受了冤枉,也不敢声张,也不敢为自己讨一个公道!这……应该能够回答,我为什么希望若云妹妹能够嫁出去了吧?”

    胡氏瞳孔瞪大,仿佛平生的软弱,都在云初初那一番一针见血的话里,得到了验证。

    是啊,即便她的女儿沐若云相貌清秀,但是骨子里的尊卑会随随便便改变么?即便嫁给了身份高,权利大的贵族公子,他就真地会对女儿好么?

    不会走自己的老路么?

    反复地,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这个话题。

    许久,三夫人胡氏站了起来,她双膝跪地,拜倒在云初初的跟前。

    云初初愕然,不解其意。意·欲伸手搀扶,却听得对方道。

    “长歌,三娘这一生,别无所求,只望若云能够平安幸福!”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

    “可正如你所说,三娘如果不能为若云找寻一门好婚事,她必定不会幸福。”胡氏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今日。若我依你,让若云自己选择,那他日若云有难,你……你能否拉她一把?!”胡氏哭诉着,额头贴地,砰砰数响。

    云初初感动,伸手阻止,“三娘所说,长歌谨记。若三娘同意,若云妹妹今生安危,我必定护佑!若违诺言,死于非命!”

    承诺一出,胡氏神色恢复如常。

    就此,她便将三小姐沐若云的中意对象告诉给了胡氏。胡氏听后,出乎意料道,“这孩子……看上的真是她表哥?”

    “是啊,这么久了,三娘还没有看出来么?”云初初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手握住,举至唇前,小小地饮了一口,“所以,三娘,现在自家人你总该相信了吧。”

    胡氏站起来,抚了抚头发,“原来是这样。先前那丫头多次暗示提醒,我……我竟然没有听明白。”

    “今日仲景哥哥便要提婚,所以到时候父亲若是来此,询问三娘的意思,三娘可要好好把握,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她起身,漫不经心地走出屋子。

    左右徘徊,暗沉树影在微风下摇曳,起伏不定的心情,终于沉下来了。

    这个尚书府,所隐藏的一切后患,她都要连根拔起,不给自己留有任何祸患。

    举步走在长廊,跟紧的黛黛突然问了,“小姐,您以前从来不搭理府里其他小姐的婚事儿的?如今怎么……”

    怎么如此关注三小姐沐若云,甚至为她人出谋划策做嫁衣?

    “人在做,天在看。今日我以诚相待,他日她必定以诚相待!”云初初旁敲侧击地望着她,“黛黛,世间之人,好人和坏人几乎都是从毁坏彼此利益才导致的,如果顺手的事儿,就可以拉拢一个好人,我为何要执意……让她演变成一个坏人呢,这……有什么好的?”

    幽幽语气里,盛满了看破世间万物的沧桑和无奈。

    实际上,她只是有些多愁伤感罢了?

    沐长歌的遭遇,成了她的软肋!

    快要入院,只见一道白色身影,从竹林掠过。

    速度之快,形如鬼·魅。

    她回头,叮嘱黛黛,“进屋等我。”便一个起步,追踪那道身影而去。

    半晌,她回眸。

    那人立在竹枝上,眸若琉璃,面藏笑意。

    嗓音温婉,动人心魄。

    只听卡拉一声,竹枝弯下,男人仿若踏月而来。

    缓步落在两丈外。

    “长歌,你好久都没来看我了?”

    同平日的冷漠疏离不同,此刻偏偏是温润矜贵。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