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74)好友,霸气还击
    墨九尘轻握着酒杯,眼睛通红,望了两人一眼,嘴角惬意上扬,“近日她也未曾来找我,上次钗子一事儿……”

    楚心离按着剑,欲、言又止。

    郡王府世子南清悦,比较直接,没打算将他知道的事儿隐瞒。

    “最近,她在试图拯救一个囚、犯?”

    来自京兆府的一个囚、犯?

    墨九尘眉心跳了跳,“囚、犯?”

    “他叫杨三,最近才抓住的。可不知为何,长歌似乎对他很感兴趣,甚至还答应,要想办法救他出来。”

    墨九尘眸子似琉璃眨动,他莞尔,“哦?”

    没有多说旁的,眼睛仅仅眯着。

    嘴角依旧在笑。

    楚心离看了他一眼,问他,“长歌说,无论如何,她都要救他出来!”

    南清悦跟着补充,“我打听过,她的理由是,她身边需要一个得力的助手。”

    墨九尘站起来,停了片刻,垂眸道,“有什么可以帮她的么?”

    “你……”

    “想要完成她的心愿。”

    完成云初初的心愿,也不希望她打草惊蛇,害自己受伤?

    这是他墨九尘的原则。

    当然,这个杨三,本就是他打算营救的一位故人。

    风将军府被当今陛下陷害,满门抄斩。唯独剩下她的母亲和姨娘。而当时,管家风筹有一个儿子,名唤风眠。

    风眠同她的母亲年纪小一些,但是却如同他的大哥。

    因着出事儿时,他在外,并不知晓,所以逃过一劫。然而皇帝一个活口都不肯放过。

    便就如此。

    风眠以杨三为名,四处漂泊。

    不想逃难过程中,遇到了两个土匪。这土匪觉得他相貌堂堂,逼迫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儿。甚至因为一点小事儿,让他抢夺孩子。

    东窗事发,没有办法。便杜撰了一出戏。

    就此,风眠忍无可忍,第一次动了杀心。

    四人死后,村民指认他是杀人凶手。为了躲避官兵追捕,这些年,他想尽了办法。

    可惜,到底还是因为救过他性、命的孩子,主动去了京兆府。

    希望对方能够放孩子出来。

    他以命换命。

    对方的身份,墨九尘已经命护卫常宁查出,眼下正要救人,却不想……

    他不清楚,为何自己心里边每一次想要救的人,长歌就会提前知晓似的,帮他救。

    因此,楚心离和南清悦两位好友说出此事儿,他还觉得难以置信。

    ……

    楚心离不想隐瞒,嘴角动了下,将云初初的分析说给了墨九尘听。

    闻言,墨九尘乐了,“她……胆子还挺大。”

    “哎,长歌胡闹,你们也跟着胡闹么?!”南清悦口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面却在想着如何帮衬对方营救此人,“说说办法吧,总不能让长歌去劫·狱吧!”

    楚心离动唇,“看长歌的样子,她似乎已经有了主意,咱们静观其变,暗中帮忙如何?”

    南清悦想了想,理性点头,“也只有这个法子了!”

    三人对坐,各有心思。

    酒喝到中途,楚心离便将云初初不愿让自己迎亲一事儿说了出来。

    重不在她的不愿意,而在于……她的理由。

    墨九尘捏着酒杯,神情怅然,“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说,长歌还能预知么?”

    “此事儿我只觉得奇怪。说起来……长歌当日心系东宫太子,然而不过数月,便改了心思。还说如今二皇子墨长迎是大势所趋。九尘,我们……”

    心中的情意也压不住他们对云初初的怀疑。

    然而,他们的怀疑。

    墨九尘也有。

    只记得听说她从临园回来,他携礼登门拜访,却见她温和平静地同自己说笑。

    甚至还在众人面前留自己用膳。

    那天,他受宠若惊。

    思量其中的理由,却始终都没有想明白。

    “这事儿。的确有些奇怪!”墨九尘出声,手拽着酒杯,似乎不期望自己如此多愁善感,“可是……我不想怀疑她。”

    云初初在王府发的誓言,言犹在耳,他又怎么能够再次怀疑她?!

    楚心离压低了嗓音,“九尘,兴许真是我们多想了。”不给师弟压力,不让师弟烦心。

    南清悦和楚心离都知道,三人中,墨九尘用情最深。

    从他们还不知晓的时候,墨九尘就已经冠冕堂皇地说出,自己想要迎娶沐长歌为王妃的承诺了。

    事隔多年,他们都不明白原因。

    然而,他们也从未问过只言片语。

    静坐良久,墨九尘准备回去了。

    在走之前,他为云初初不想让楚心离成亲找了理由,“长歌示你们为知己,兴许不希望心离迎娶国舅爷小姐。毕竟……她同我说过,这一辈子,必定要让东宫太子付出代价!”

    讨厌东宫太子?!

    这件事儿,南清悦和楚心离吃了一惊。

    一个曾经把嫁给太子殿下挂在嘴边的女人,何以……何以会说出这样的话?

    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

    回到尚书府里。

    刚坐下,就见到三小姐身旁的丫鬟知儿站在房门外等待。

    到时。

    丫鬟知儿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地恳求。

    “大小姐,求求您,求求您,救救三小姐吧?”

    云初初疑惑,不知其意。

    “若云妹妹……怎么了?”

    “小姐今日不知怎么得罪了二夫人,二夫人惩罚她跪在院子里。就连……就连老爷都不让她起来。”丫鬟知儿语气里透着伤感,她扑腾上前,握住云初初的裙角,“大小姐,平日里,我们小姐同你最为要好,您想想办法,救救她吧?”

    三小姐沐若云院子里再怎么,也有好几个丫鬟,可唯独这个丫鬟,最忠心。

    出事儿了,也只有她一人前来求饶。

    云初初突然很喜欢这样的丫鬟,她笑着道,“若云妹妹现在还跪着?”

    “是啊,跪到现在,都不肯让人起来。中途,夫人前去求情,可小姐固执,死活不肯求情。”知儿诉说着,满目疮痍。

    她抬了下巴,看着身侧黛黛,“我们去瞧瞧吧。”

    “嗯,谢谢大小姐,谢谢大小姐。”知儿连磕几个响头,随后尾随着云初初,去了梅雨楼。

    院子里。

    沐若云双膝跪地,虽然跪得时间长,但她脊背挺得很直,甚至没有一句自己错了的意思。

    在这尚书府里,云初初偏偏佩服沐若云这一点。

    敢爱敢恨,不卑不亢。

    她从沐若云身旁经过,只觉得她如同悬崖处,傲然绽放的梅。

    不肖人去戏弄。

    或许正是这一点儿,即便她任性妄为,优秀的侍郎胡仲景依然喜欢她。

    尚书大人沐远扬坐在身侧,小心地打量着女儿沐雅楠的胳膊。

    胳膊肿得很大,有些许严重。

    二夫人宁氏冷漠得质问道,“沐若云,我问你,你心存忌妒,故意谋害雅楠,是不是?”

    沐若云冷笑了下,抬起双眼,质问道,“二夫人,为了报复我,你这借口找得真是太烂了!”

    她气,她怨。

    但她永不承认!

    云初初近前,微微移动着眼睛,“雅楠妹妹胳膊怎么了,好些了么?”

    一瞧见云初初,二夫人宁氏抓着沐雅楠的手,大加防范。

    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警惕上的。

    云初初上前,宁氏和沐雅楠便站起来后退。

    “长……长歌,你……你做什么?!”

    云初初纳闷,望向沐远扬,“父亲,我来瞧瞧雅楠妹妹,听说若云妹妹不小心烫伤了雅楠妹妹。”

    “不小心?她……她分明是故意的?!”即便害怕,二夫人宁氏依旧嚷嚷。

    精神头十足。

    语气丝毫不懈怠。

    “雅楠妹妹,胳膊烫伤,得赶紧看大夫才是?”云初初走到尚书沐远扬的身旁,压低了声音问,“父亲,不管如何。事情终究是发生了,你惩罚若云妹妹,也没有什么用,不若让她起来吧?”

    自己惩罚自己的女儿,心里头并不好过?可是他又担心二夫人宁氏同东宫太子殿下说些有的没的,让对方把这事儿闹大了?

    到时太子殿下怪罪下来,可能自己也保不住自己这个三女儿?

    谋害东宫太子的侧妃,是什么重罪?凭太子殿下于朝堂前请求赐婚来看,太子对于自己二女儿沐雅楠是真心的。

    沐远扬望望沐若云,回头同宁氏商量,“要不,让这孩子起来吧!”

    二夫人宁氏说着便哭。

    “老爷,今日她烫了雅楠,也就是冒犯了太子殿下。您怎么能视而不见呢?!”她手指定着沐若云,“何况跪到现在,她也没有任何悔过?难不成雅楠就要糊涂吃了这哑巴亏。”

    三夫人胡氏心疼女儿,望着沐若云,想说点儿什么,却不敢开口。

    云初初站立良久,看不过去,准备帮衬处理了。

    “若云妹妹,你说给姐姐听,今日是如何不小心伤了雅楠妹妹的?”

    沐若云抬起眼睛,泪水直流,她哭诉道,“母亲近日风寒,我有心泡了杯姜茶。经过厨房时,撞见了二夫人和雅楠姐姐。当时我因为心急,是以也没有留下来多待。不想美兰……美兰觉得我无礼,跟着就上来抢夺。我……我一时手没抓稳,沸水便……”她隐忍道,“长歌姐姐,此事儿我并非有意,事情……也不像她们说的那样!”

    “胡言乱语!”二夫人宁氏怒道,“如果不是故意谋害,为何你偏偏在我们雅楠经过的时候泡茶?!”

    听了对方胡搅蛮缠的两句问话,云初初反问道,“这就奇了。二娘。难不成厨房是你独有的,连茶也不能想泡就泡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丫鬟美兰也跟着质问,“泡茶这种事儿,为何三小姐身旁的丫鬟不泡……非得三小姐自己来?”

    “看你这话说的,难不成孝顺都不能了?”云初初目光放远,语气森冷,“何况,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么,美兰?!”

    丫鬟美兰跟着也怂了。

    都害怕沐长歌不小心扭断他们的脖、子啊!

    “父亲,这事儿,若云妹妹的确有错,但您罚了罚了,也该让人起来了,若是因着这个,若云妹妹残了,那传出去,二娘和雅楠妹妹说不定会被人说成,睚眦必报,心如蛇、蝎。到那时候,丢脸的不仅仅是尚书府,恐怕东宫……也会小受影响呢。正妃温文儒雅,侧妃仗着太子殿下厚爱,欺压姐妹,啧啧,这罪名恐怕不大好听!”

    言谈之间,道理斐然。

    二小姐沐雅楠有所觉悟,拉了拉宁氏的手,“母亲,我胳膊没有大碍,不必如此的。”

    她亲自上前,想要搀扶沐若云。

    沐若云冷冷看着她,不用她装好心。或许只是不经意间一推,这拂风若柳的美人便摇摇欲坠。

    幸好,云初初伸手拉住了她,“雅楠妹妹没事儿吧?”

    “多谢。”沐雅楠脸、色惨淡,亲疏有别地退步。朝着沐远扬也行礼,“父亲,此事儿时因我而起,原就不怪若云妹妹,母亲心系于我,女儿代她赔罪了!”

    得体地处理好所有的事儿,

    云初初动了动嘴角,看着三小姐沐若云。

    丫鬟知儿搀扶着她。

    看脸色,并不好。

    “好了,若云妹妹,雅楠妹妹的胳膊还伤着,你又何苦推她?!”责备了句,目光落到对方的膝盖上,“跪了这么久,赶紧回去拿冷水敷一敷。顺便上点儿药吧。”

    沐若云感激云初初的及时相救,她跪地,准备向对方行礼。

    被云初初阻止,“都这样了,还行礼做什么?快起来吧!”

    “嗯。”沐若云看了云初初一眼,又向父亲沐远扬赔罪。之后,被三夫人胡氏搀扶着回了家。

    此事儿消停后,沐远扬有些丧气,自沐雅楠的院子离去。

    当然,走之前,命令云初初这个大女儿陪自己散散心。

    走廊里,沐远扬背着手,叹气,“长歌,如今东宫太子做了这个决定,只怕你再也不能……成为太子妃了?”

    云初初扬眉,却也没有说实话,“父亲,天意如此,不必难过。”

    “你雅楠妹妹都已经嫁了人,你……就没有任何想法么?!”沐远扬冷不丁地问了。

    云初初风轻云淡地摇头,语气莫不凝重,“没关系,我……没什么,真的,父亲?再说了,女儿年纪尚小,不急着成亲。”

    “你还小?”

    被这句话逗乐了,沐远扬反问道,“长歌如今还小么?”

    “小啊。”云初初理智气壮。

    说起来,沐长歌应该已经及笄了吧。

    沐远扬叹了口气,不经意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雅楠妹妹成了太子侧妃,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后宫的那些勾心斗角,单凭沐雅楠,云初初觉得,她一定会吃亏的。

    可是那又怎么样?至少可以让她亲自感受下原主沐长歌的痛苦?

    那样的痛苦,无法用言语形容。

    东宫太子墨云齐绝对不能成为天辰国未来的储君,不是因为旁的,是因为她必须这么做。

    如此,才能改变时局。

    说起来,只要不嫁给东宫太子,自己的人生就会发生变化,但她是按照自己的心做出的原则。

    六皇子墨九尘是她的心上人。

    可如果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没有人能够帮助她。

    那她绝对无法好好地活下去。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