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73)只有他才能融进她的眼!
    碎了的葫芦,在光芒的照射下,十分显眼。

    远远地,似乎还能闻到一股清香。

    “你还想喝酒,咱们几个押着你多久了,一口水都没有喝上!”

    带头的差官冷不丁地讽刺了一句,随即,推搡着让人走。

    大概是连着几日没吃东西,这个杨三,最后的反抗,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云初初蹙眉,在差官的刀柄快要落到对方的头上时,忍无可忍地跳下了碧华楼。

    她将刀踢开,站在了杨三的跟前。

    语气带着寒意,“你们就是这么当差的?”

    “你是谁?!”带头差官这么一吼,身后不远处就有人哈哈笑了起来。

    “她是谁,还轮不到你来问?”

    听这声音,云初初也知道是谁。心下扭头,微微动唇,“清悦,你怎么来了?”

    “老远就瞧见你了。”郡王世子南清悦笑盈盈地问她,“在这儿做什么?”

    “碧华楼喝茶!”云初初眸光落到眼前的人身上,“顺便打抱不平。”她走近,将孩子搀扶起来,拍了拍孩子裤子上的泥土,“怎么样,没伤着吧?”

    “……呜呜,我没事儿,谢谢姐姐。姐姐,你……你救救我哥哥吧,他是好人,他是好人啊!”

    孩子拉着云初初的裙角,哭声渐起。

    云初初噎了噎,众目睽睽之下,孩子的请求不是让自己找死?即便要救,也得了解清楚情况才是。

    她亲切地拍了拍孩子的手背,安慰道,“等我了解清楚了以后,再救行不行?好了,快回家吧。你在这儿,姐姐也没有办法救人啊。”

    孩子一听,擦掉眼泪,明智地跑开了。

    ……

    云初初看了杨三一眼,最终走向世子南清悦,“这个人何人问审?”

    “长歌若要救他,必须得去见心离!”南清悦压低了声音道,“主审这个案子的柳大人,心离副将的老爹。”

    哦?

    好办了。

    “那……咱们现在就去将军府!”

    南清悦心喜地点头,“好嘞,一起。”

    ……

    二人一起,走了二十分钟。

    就到了将军府。

    因着这郡王府世子经常来楚府,是以,楚府中的看门府兵也熟络了。

    老远,就跟着拱手礼问。

    “世子,又是来见少帅的吧?”

    “是啊,小虎,你们少帅呢,在哪儿?”

    “少帅在后院喂马呢!”

    这名唤小虎的府兵,匆匆忙忙地前去通秉了。

    没过多久,就又出来,伸手送人进去。

    那府兵看到沐长歌,眼神大放异彩,心想尚书府的大小姐沐长歌,帝都唯一一个敢和西芸国的成媛公主比武的人,竟然是这样俏丽的模样。

    发现对方盯着自己,云初初笑道,“你看我做什么?”

    那府兵兜着手指,一句话也不敢说。就连打探的眼睛,也四下张望。

    进府。

    大厅处。

    两人坐下,有丫鬟立刻上了茶。

    只是久不见楚心离,云初初觉得奇怪。

    “清悦,你之前来过这儿吧?看你跟他们挺熟的。”

    “呵呵那是,心离从战场上回来的时候,我就是第一个登门的人!”南清悦含着笑,看着云初初。

    忽而,他问了。

    “长歌,昨日,国舅爷来了?”

    “他来……做什么?”云初初问完,发现南清悦的眼神带着探究。

    她了悟,当下明白了,“该不会是为了陈芸和心离的婚事儿来的吧?”

    “是。”南清悦苦着脸,“楚老将军虽然不想逼、迫心离,可是国舅爷那儿,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听说,这事儿。陛下还点头了的。”

    云初初有些反感,“不能像你一样赖掉么?!”

    “咳咳,我那是撒泼耍赖,而且我父亲也是一个老古董,他只有我一个儿子,当然不希望把我给逼急了。再则,固阳侯府的夏潇潇,她对我也没有什么意思。所以这场婚事处理得就比较轻松。”

    云初初咳嗽了一下,有些尴尬,但是他不解,“楚老将军不是也只有心离一个儿子么?”

    “对啊,正是因为只有一个儿子,所以楚伯父才不会让心离闯祸啊,这要是闯祸了,陛下怪罪下来,心离他……可怎么办?”南清悦脸色沉重,手掌用力地拍了拍桌面。

    看样子,为了此事儿,他没少为好友楚心离打抱不平。

    “死活不答应呢!”云初初跟着也急了。

    这要真娶了国舅爷府上的小姐陈芸。

    那楚心离,原主沐长歌免不了要吃一辈子的苦头。

    到时候东宫太子一倒,国舅爷府也会跟着倒,陈芸一获罪,楚府也会跟着受牵连。

    那他……

    想到这儿,云初初拍案而起,“不行,清悦,心离绝对不能迎娶国舅爷府上的陈芸。”

    南清悦被她的神情吓得一顿,“为……为什么?”

    “为了心离的安全!”云初初没有解释,但坚定的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南清悦干笑两下,不说话了。

    楚心离在后院刷马,听得两位好友登门,唤了小厮,就跟着到前院迎接。

    到时,笑盈盈。

    “清悦,长歌,你们来了?”

    “嗯。”云初初站起来,正经道,“我有件事儿,想要让你帮忙?”

    楚心离疑惑不解,觑着郡王府世子南清悦。

    南清悦抓着楚心离的胳膊,“是这样,刚刚,在路上,长歌看见了一个囚、犯。而主审案子的,恰好是你副将的老爹。所以……”他摊摊手,“具体的,咱们坐下来再说。”

    “好。”

    云初初喝了一口茶,偏着头,“心离,适才我也听清悦讲了一个大概。这个杨三的案子,看上去并非那么简单。”

    首先,路上的时候,她就打听到,杨三今年三十九岁。

    而那对父母,也才四十出头。

    就算这对父母成亲早,可也不应该这么早。

    再则,对方的岳父岳母也是乡下做生意的,也就是说,身份并不特殊,家庭也并不富裕。

    那他们又怎么会允许自己十八岁的女儿嫁给一个快要四十岁的男人。

    这……怎么看,都不大可能。

    分析完,楚心离赞同地点点头,“那好,长歌,正好我今日有空。要不然,我就陪你们走一趟!”

    “好。”云初初立刻站起来,跟随着二人一路,前往京兆衙门,打听清楚案子。

    三人运气好。

    人到时,上方的坐着的柳大人刚刚审完案子。

    据说是三日后斩首。

    云初初听见,上堂询问道,“大人,这个案子是不是哪里不对劲儿?”

    “不对劲儿,哪里不对劲儿?”柳大人深蹙着眉头,随之就瞧见跟在身后的郡王府世子南清悦和楚心离将军。

    他起身,走至两人身旁躬身行礼。

    南清悦介绍,“跟你说话这位是尚书府大小姐沐长歌?”

    柳大人转而向云初初拱手,“下官冒昧了。”

    “无妨。”云初初也微微颔首。话锋一转,她问了,“柳大人,这个案子真得审完了么?”

    “长歌小姐的意思是?”

    “这案子漏洞百出!”云初初将自己所谓的漏洞一五一十地讲给对方听。

    柳大人听后,犹豫了下,回到公堂,惊堂木握手,用力一拍。

    “杨三,本官且问你,这罪你认还是不认?”

    杨三全程低着头,问什么都不回答。

    “这……”柳大人面对这样一个固执的犯人,有些为难了。

    云初初跪在地上,轻言出口,“你莫怕,只管实话实说。我定然还你清白!”

    清白二字似乎太奢侈,那男人抬起冷眸,打量了一下云初初,就又垂下头去。

    “不管你杀不杀人,我都救你!”云初初悄悄地嘀咕了一句。

    杨三似乎有所反应,他扑通一声匍匐叩拜,嘴里大喊冤枉。

    云初初笑了下,“哈,果然有冤情。”

    就这么,柳大人紧跟着重新审了一下这个案子。

    外面站着的百姓和坐在堂上的柳大人对云初初提出的诸多疑点,感觉到万分奇怪。

    因此,东一句西一句地谈论着,最终,杨三因为案情不明,抓进了大牢。

    离开衙门的时候,云初初站着没动。

    “我想去牢里看看那位杨三?”

    南清悦看破对方的用意,忍不住问道,“怎么突然之间,对一个罪、犯这么感兴趣?”

    “因为我需要一个能干的人才,全权忠于我的那种!”云初初扬起红唇,眼神里带着一丝渴盼,“哪,你们陪我一起去怎么样?”

    “好啊,反正我没事儿!”南清悦点头,目光投向身旁站着楚心离。

    楚心离应承着点头,“我也无事儿。”

    三人便就这般,去了京兆府大牢。

    到时,杨三被人用铁链锁着,脚指甲已经开了,血丝斑斓。

    云初初见了,对着身旁的狱卒,递过去银子,“哪,他要是给我照顾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来回打量了杨三一眼,云初初倾头,看着楚心离手中的剑,“拿剑,把它劈开如何?”

    “不可!”南清悦阻止,“他是罪犯,你若这般,必定会被人说的。”

    “可以。”还没有等南清悦说完,杨三手上和脚上的铁链都已经被劈开了。

    她的注意力投到楚心离的剑上,“好锋利的剑!”

    “那是当然。”南清悦伸手摸了摸刀柄,“长歌,这可是心离师父亲自赠送的月离剑!”

    月离剑?

    真文艺?!

    “哦,对了,如果案子明了,他杀了人,我还是会救他的。”

    南清悦挠头,不解,“会很麻烦。长歌,这可是包庇、犯、人!”

    “没关系,我找人替代他!”云初初总觉得,这个杨三,日后会成为她最忠诚的手下。

    来到这个世界,黛黛天、性单纯,并没有聪慧的头脑和霸、气的武功可以成为她最忠心的探子。

    可如果拿钱收买,必定没有救命之恩,来得实在。

    楚心离和南清悦同时看向她,眼神里有不易察觉的狐疑。

    二人甚至问。

    “长歌,你是不是……认识这个人?”

    云初初不想令二人多想,她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认识。”

    坐着的杨三不自觉抬起眼睛,望了一眼云初初。深究的目光,想象不到的怀疑。

    云初初指着杨三,“他救过我的命!”

    楚心离“……”

    南清悦“……”

    杨三“……”

    云初初拢了拢袖子,咳嗽了下,“好了,他的事儿,我已经问得差不多了。现在……”眸子一转,就落到楚心离的身上,“上回,为了说服夏潇潇,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如今清悦和她成功取消了婚约,这真是可喜可贺。但是……”

    她抬眸,“你……这婚事要怎么办?”

    楚心离握着剑紧了紧,“长歌……就这么讨厌我迎娶国舅府的小姐?”

    “对。”云初初劝说道,“你娶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唯独国舅府的小姐。且不说现在这个朝局,二皇子墨长迎已经大势所趋。另外,就算太子殿下还在,我也不希望心离你娶一个日后成为累赘,恐会害你性命的女人?!”

    日后二字,两人惊得同时将目光投向云初初。

    云初初意识到,转了转眼珠子,“那日你也看见了,陈芸嚣张跋扈。对心离又无真心实意。倘若真娶了这么个祖宗,心离的日子可怎么过?”

    南清悦忍不住试探道,“长歌……是不是对心离……”

    “是啊。”云初初脸不红心不跳,“不只心离,清悦,你们,我都喜欢啊。”

    插科打诨,敷衍塞责。

    “啊。咳咳……”南清悦再直接地问了一句,“长歌,我问的是……”

    楚心离突然拉住了南清悦的手臂,示意他别多问。

    当然,云初初也没有给他们机会,直接绕过了两人,出了京兆府。

    晚上。

    顶楼雅间。

    楚心离和南清悦正坐在房间里等人。

    不多时,门外就进来一个人。

    身穿雪白长衫,淡雅出尘。手里抱着一瓶珍藏的好酒,徐徐地迈过门槛。

    “哈,来了。”郡王府世子南清悦最先站起来,紧跟着楚心离也高兴地望过去。

    “哪,九尘。你可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好几天闷着府里,不出来相见。”最先说话的南清悦眼里闪烁着星星,对于墨九尘的到来,感到一丝愉悦。

    楚心离没有说话,直接从自己雪白的袖管里摸出一样东西。

    “给你的。”

    墨九尘柔声问他,“是什么?”

    “伤药!”楚心离提起这个,眉头高高蹙起,“为了长歌,你是打算命都不要了么?”

    三人说话,如此亲昵。

    显然是非常熟悉的好朋友。

    楚心离同墨九尘是师兄弟,二人从小就相识。

    一起学艺,一起回归。

    郡王侯府世子南清悦本人活泼开朗,喜交朋友。

    但是他从小口吃。是六皇子墨九尘用医术,将他的病治好的。

    二人亲如手足。

    三人因为兴趣相投,结交为好友。每次会选在特定的日子里,喝酒助兴。

    所有的皇族公子,除了楚心离和南清悦,无人知晓,碧华楼的主子是谁。

    楚心离看着墨九尘,关切得问道,“听说我不在的日子里,你向长歌小姐表明了心意,她……拒绝了?”

    南清悦一听,也不由得为自己的哥们遗憾,“你也是,这种事情必须慢慢来。”

    墨九尘听了,悠哉地给二人倒酒,不打算隐瞒自己情感的归属,“其实,这次我来,就是告诉你们这件事儿。”

    外人眼里,自称本王。这两位好哥们眼里,他却喜欢用我。

    “别告诉我们,你……你还不放弃?”南清悦在得知长歌喜欢东宫太子殿下一事儿后,内心也很苦闷。

    哪怕是不喜欢他最好的兄弟,也别喜欢太子,说狠话伤人啊?!

    为此,他心里还有些不如意。

    楚心离像个长辈,宽慰着对方,“九尘,如今东宫太子马上就要迎娶正妃和侧妃,所以……你别灰心,还有机会!”

    “你们误会了。”墨九尘突然冲两位好友笑了,一双眼睛难得的平静,“其实……长歌她说喜欢我,想要嫁给我?”

    “是么?长歌她真这么说了。”

    ……

    当初为了自己的兄弟,他们故意接近原主沐长歌,甚至和她成为了朋友。

    可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能帮上忙。

    沐长歌固执己见,眼里心里只有东宫太子。

    如今,听着六皇子墨九尘这么说,一时难以置信。

    楚心离怀疑道,“长歌小姐……真这么说了?”他紧张自己的师弟,“会不会是欺骗你的?”

    想着帝都传言,墨九尘在碧华楼买醉一时,他心里头就很矛盾。虽然,自己内心也控制不住去喜欢这样一个固执己见的女人,但因为自己这个好兄弟,他时常觉得痛苦。

    一方面是自己控制不住的感情,另一方面是精神倍受沐长歌摧、残的兄弟。

    “可是如果她喜欢九尘,为何那日狠心拒绝,还让你……”南清悦为此,真是操碎了心。

    昨日在牢房里,他还故意试探,想要打听到云初初是不是喜欢旁人。

    连楚心离都用以试探。

    可是当时心离拉住他的手,及时制止。

    他才停止了怀疑。

    墨九尘温柔地笑着,“清悦,心离,如若……最近她有什么需要你们的地方?帮帮好么?”

    楚心离点头。

    南清悦也点头,“即便你不说,我们也会的。”他鼓足勇气,向墨九尘报喜,“九尘,如果她真这么说过,那么祝贺你,终于抱得美、人归。”

    墨九尘歪着头,“多谢。”

    旁人眼里,他冷漠疏离,不擅长交际。跟前时常带着一个庞大的宠、物。不愿意跟世家小姐接触。如果不是自己的朋友,绝对不会同任何一个女人说话。

    满目苍凉,端得一个清清冷冷的架子。

    好像,这个世界上,只有沐长歌能够融进他的眼,暖化他的心。

    ------题外话------

    订阅才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