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71)高明的手段!
    不知道墨九尘是何处取得了那种·药。

    但确实在次日晚上,命护卫常宁,秘、密拿给云初初的。

    恰逢月圆。

    一卷烟岚,帘内榻上,女子手指拈着药瓶,神色徜徉,好生惬意。

    香炉烟雾缭绕。

    黛黛进来。

    手上捧着东宫太子曾经赠送的绫罗绸缎。

    是些奢华之物。

    可是黛黛知晓了用意后,心里却不大乐意。

    “小姐,这些东西,真要全部送给二小姐么,她上回那么过分,您……还把这些东西送给她做什么?”

    她愤愤不平地坐在位置上。

    嘴角扬了一个弧度。

    云初初放了脚,走出来,也坐在了身旁。

    伸出手指,轻轻地碰了碰那些绫罗绸缎,眉梢带了一丝得意之色。

    “这东西,于我不过是无用之物,更何况……还是太子送的?”

    太子?

    东宫太子对原主沐长歌无情无义,害得沐长歌最后惨死战场。

    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值得留恋?

    “黛黛,你忘了,现在东宫那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偶然提了这么一句,云初初又想抽自己一耳光。

    这样说,不是在黛黛的伤口上撒盐么?

    黛黛莞尔,沉默地点点头。

    不想再重提。

    云初初指着手里的药,她询问,“黛黛,可知这是什么药?”

    “奴婢不知道。”黛黛摇头,萌得眼睛都圆了起来。

    云初初伸手,拉过黛黛,嘴唇凑近耳边,她轻言相告。

    话落,黛黛一张小脸红如艳霞。

    不过,她不解,“小姐,你拿这种药做什么?”

    “刺激二小姐沐雅楠。”云初初捧着脸颊,为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感到特别地如意。

    黛黛小姐如此高兴,忽然明白了过来,“小姐,您莫不是……”

    “对!”云初初不置可否。

    “不行。”黛黛惊慌,“若你下了这东西,到时候沐雅楠到得老夫人跟前告状,您……”

    “她自己下的,告什么?!”云初初手掌拍了拍脸颊,“如果她真说出去,那她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黛黛越听越糊涂。

    “好啦,等着看好戏吧!”云初初兴奋的眸子里含着水晶般的光泽。

    坐了片刻,云初初命黛黛把绫罗绸缎拿木匣子装起来。

    黛黛纳闷得问,“小姐,现在就要去送了么?”她伸手触碰着绸缎,“多么漂亮的颜色啊,小姐竟然要送出去。”

    云初初行过来,眼神挑了挑,“喜欢?”

    黛黛天真眨眼,“喜欢。”

    “那改日我让九尘送你。”云初初慷慨大方,“东宫太子先后陷害你我。他的东西,我看不上。他日,去九尘府上,我问他要。”

    黛黛碰了碰鼻子,不好意思,“那多尴尬啊。”

    “怕什么?”云初初伸手,抚了府黛黛的脑袋瓜,“你要记住,黛黛,六皇子将会是你的小姐的丈夫,你未来的主子!”

    黛黛羞、涩地避开脸,想着自家小姐说出来的这些胆大的话,一时竟然不知说什么。

    手忙脚乱地抱着箱子,她催促,“好了,小姐,咱们走吧!”

    “嗯。”

    ……

    两人拎着灯笼,从走廊,来到了二小姐沐雅楠的院子。

    梅雨楼。

    这楼,如它的名字,柔润典雅。

    因为是尚书府里最高的院子,是以它看起来,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

    云初初站在楼下,抬首觑道,“先前,她不是住这里的?”

    “小姐,您忘了么?自从太子殿下和二皇子接二连三地前来拜访后,尚书大人就将这座最为漂亮的阁楼,给二小姐住了。”

    云初初不明所以,“为何?”

    “因为这梅雨楼,一到春天,就非常漂亮。”黛黛仿佛是为自家小姐抱不平,“小姐,你不知道。虽然府里的公子小姐并不喜欢二小姐,但底下的下人却因为二小姐为人随和,而十分欢喜她。”

    “是么?”云初初喃喃两句,伸手指着自己,“我呢?”

    黛黛听到这一问,眉头皱起来,干笑了一下,“小姐,奴婢还是不说了吧。”

    “你说。”云初初很感兴趣,“我想听。”

    “下面的人都说小姐您脾气暴、躁,长相普通!”

    云初初凝眸,“我这样的相貌叫普通?”

    这……太扎心了!

    她们都什么审美?

    “除此以外呢?”她又继续问了。

    “她们说小姐您是从山里长大的,学得这些武功,每天张牙舞爪的,一点儿也不如二小姐恬静!”黛黛实话实说。

    云初初又扎心了。

    原来不是沐长歌的人设糟糕,而是她们太挑剔了啊。

    “还有呢?”黛黛说上了·瘾,“她们还说,小姐你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府里惹谁都行,就不能惹你!”

    云初初喜欢这句话。

    显得她很厉害!

    “好啦,不说了。走,上去!”手指抬高,指着迎春花的方向。

    黛黛别扭,“小姐,咱们从这儿……走吧。”望着楼梯,眼神胆怯。

    “从这上去,不是更方便!”

    方便么?

    能跳上去么?

    云初初拽着黛黛的手腕,温柔地笑,“黛黛,闭眼睛。”

    “小姐,奴婢……奴婢还是走楼梯吧。”

    “不,跟着我!”

    耳边只感觉到一阵风,再睁眼时,已经到了楼上。

    二小姐沐雅楠的窗子虚、掩着,里间时不时地传出呜咽之声。

    紧跟着丫鬟美兰的声音也传了出来,“二小姐。您别哭啊。二夫人她……她一定能够尽快回府的。”

    “父亲已经下了命令,没有个把月。母亲如何回来?我……我只气……气自己没有本事儿,让……让沐长歌把我的母亲害到如此地步!”沐雅楠说完,又呜咽不停。

    黛黛听到,心烦意乱。

    云初初却开怀地像个孩子。

    她迈步,走到门外,伸手握拳敲门。

    噔噔……

    美兰警觉,“是谁?”

    “雅楠妹妹,是我!”

    美兰恐惧,“二小姐,是……是沐长歌。”

    “她……她来了!”沐雅楠吓了一跳,站起时,目光里又惊又怨,冲着门口就嚷道,“姐姐来我这儿做什么,难不成是来看我的笑话的么?!”

    “是!”一不小心,说了实话。

    沐雅楠吓得涂着绯红色豆蔻的指甲紧紧地捏着自己的袖子。

    娇柔之姿,我见犹怜。

    “美兰,去开门!”看上去柔弱,内心却无比坚定。

    房门拉开,丫鬟美兰忠心站在跟前,守护着自己的主子。

    云初初冷笑,“美兰,我如果真要伤你家小姐。你觉得你能挡得住么?!”

    “你休要猖狂,沐长歌,我美兰绝对不会让你伤害二小姐!”明明整个人都快贴到沐雅楠的身上了,还敢大言不惭地说出保护二字。

    “黛黛,带她出去!”

    “好!”黛黛上前时,美兰已经被云初初敲晕了。

    房间里,安静可闻。

    黛黛带着美兰出了屋子。

    很快,房门就再次被合上了。

    云初初悠闲地坐下,手指弹着茶杯,语气温吞,“雅楠妹妹,今晚姐姐来见您,其实……是有急事儿。”

    沐雅楠冷哼,不愿意待客。

    “别着急,我相信你会搭理我的!因为我此刻来找你,是为了……和你闲聊!”云初初将袖子里的药拿出来,漫不经心,“知道……这是什么么?”

    “什么?”

    “药!”云初初附和着解释了一句,“可让男、女、动、情的药!”

    “你……你要这东西做什么?!”

    “做什么?!”云初初明知故问道,“怎么,你不知道么?”

    “什么意思?”沐雅楠终于还是有所怀疑地转过了脸颊。

    “有了这东西,我和太子殿下之间关系重归于好,也就不在话下了。”云初初站起来,故意刺激对方,“沐雅楠,虽然我心知太子殿下·中意你,可是以我的地位,以我的能力,你想跟我争,根本不可能!”

    “你……你竟敢算计太子殿下!”沐雅楠伸手过来抢夺,却狼狈地摔在了地上。

    云初初继续敷衍,“这药我没用过,不知道管不管用。沐雅楠,你也别怪我,太子殿下若迎娶了我沐长歌,日后就相当于得到了父亲的支持,以后,他会成为一国之君。而你……”她步步紧、逼,“你沐雅楠即便心系太子殿下,也永远得不到他。你只能远远地看着我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这台词,云初初都不想吐槽自己!

    杀、伤、力不错!

    她凑近,手指轻轻地拍了拍沐雅楠的心口,“这颗心跳得可真快啊,沐雅楠,可怜你一腔痴心,终究要错付了。”

    沐雅楠急火攻心,吐了一口血,“沐……长歌,太子殿下……不会喜欢你的。”

    “我为何要他的喜欢?!”云初初底气十足地反问她,“你以为我是真心喜欢太子殿下,不,你错了。我想要地,不过是太子妃这个位置!沐雅楠,你呢,太傻。傻得总以为有真情,实际上呢,你越是用情至深,越是不堪一击!”

    她握着药,笑如冷刃。而她的每一句话,都让沐雅楠毫无招架之地。

    “眼下,你那个自以为是的母亲,现在正在临园里,她身上的伤,如果没药医治就会死。而我……我那般痛、恨你的母亲,你觉得我成了太子妃后,会好好地待你们。”云初初眼里的恨仿佛已经被定格,每一个细微之处都是她对沐雅楠的憎恶。

    云初初想,如果原主沐长歌是她,或许会比她骂得更严重。

    也更有底气得多。

    沐雅楠纤纤手指在地面抓出血痕,“沐长歌,我……我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如愿以偿,哈哈……事到如今,沐雅楠,你觉得你还有本事儿同我斗么?若非我不屑那些所谓的宵小。在你母亲被带去临园的时候,我完全可以拿着剑去杀了她,反正……死在路上,没有谁会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这些话,让沐雅楠一张红润有光的脸颊,变得苍白憔悴。

    她无力地抓着云初初的手腕,“……长歌姐姐,雅楠求您,不要伤害我的母亲,不要……不要伤害我的母亲。”她哭诉着,求饶着。

    云初初动手,将她推开,“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害我们的时候,我就得存着良知,我就得因为你的求饶而宽恕你们,凭什么,沐雅楠!”

    她的手扣着沐雅楠的细颈,语气悠然,如同冰封,在日光灼灼下,划开一池的清水。

    幽幽,冷寂。

    半晌,她拂过袖子,拎着药走出了房门。

    黛黛盯着云初初,发现她眼角通红,眼眶里含着一滴泪珠。

    “小姐。您……”

    “走,黛黛。”云初初直接从长廊,步楼梯,离开了院子。

    沐雅楠躺在地上,眼睛里镌刻着无助和悲凉。

    等着爬起来,坐定后,她就开始慌张了。

    想喝口水,然而手腕都在跟着发抖。

    沐长歌是怎样固执的人,沐雅楠了解。如果……如果她真要明目张胆地争抢太子殿下,用……用那样的手段,逼迫太子殿下乖乖迎娶她为太子妃。

    那……那如她所言,沐长歌成为太子妃的某一天,就将是自己和母亲的死期!

    “不,她不愿意!”沐雅楠紧握着手臂,一遍一遍地深想。

    翌日,天还未亮。

    梅雨楼,就有了动静。

    黛黛藏在府门后院,亲自看着二小姐沐雅楠带着丫鬟美兰,从尚书府后门离开了。

    “小姐,你果然料事如神。”黛黛将自己看到的事儿,全部一五一十地讲给云初初听。

    云初初手指握着杯子,语气淡然而沉定,“很好!”她拉住黛黛,舒心道,“黛黛,你想不想知道,接下来,她们会怎么样?”

    “会……会怎么样?!”

    “狗急了跳墙!这母女二人,若是知道我有这样的心思,定然会想办法,告诉给太子殿下。”云初初别有用意地笑笑,“关心则乱。太子殿下心系沐雅楠,对她说的话,即便持怀疑态度,也势必会在意她的情绪。加上近几日以来,他为了和二皇子墨长迎竞争,言行举止早就被陛下知晓。如今和沐雅楠情投意合,不知不觉做出什么事儿来,也在意料之中!”

    黛黛愁眉锁眼,“小姐,那……那这药不是没用了么?”

    “对,没用了。”云初初讪讪一笑,紧跟着逗趣黛黛,“哪,我送给黛黛。”

    “小姐。奴婢……奴婢不要!”黛黛小脸涨成了柿子,迅速躲到了一边。

    ……

    沐雅楠去时,带了大夫到了临园,给母亲宁氏看了病。

    宁氏躺在床、上,噎着嗓子询问最近女儿的境况。

    沐雅楠看着宁氏,依旧在哭。

    哭得撕心裂肺,难以自持。

    “我……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母亲,呜呜……”

    “怎么了,雅楠,是不是沐长歌这小、贱、人欺负你了!”宁氏看着女儿无辜可怜的样子,心疼难忍。

    沐雅楠这才将晚上发生的事儿,云初初同她说过的话,讲给了宁氏听。

    宁氏听完,手握着拳头,眼神怨·毒,“果然,这女人真是阴险,竟然……竟然想把咱们娘家、逼、上绝路啊。”

    她撑着胳膊,努力坐起来,随后,一个翻身,掉在了地上。

    跪地直直的。

    沐雅楠惊了,“母亲,您……您这是做什么?!”她孝顺,不想母亲受罪,拼命搀扶起对方,“快起来,母亲,别这样,别……这样。”

    “雅楠,你……你先听母亲说。”宁氏跪在地上,两手抓着沐雅楠的手臂,“雅楠,如今这境况,咱们骑虎难下,再无退路了。若要解决这种困境,只有……只有一个办法!”

    沐雅楠泪雨婆娑,“母亲,您……您让雅楠做什么,雅楠……雅楠就做什么,雅楠……都听你的。”

    宁氏双眼放大,她执拗又可怕地说道,“雅楠,如果想要改变,就必须得抓住太子殿下的人!”

    “母亲,您……”

    “没错,是你想的那样。雅楠,太子殿下心在你的身上,即便……即便略施小计,他也不会生你的气。所以……所以你听我的,做……太子殿下的女人,做她……真正的女人!”

    被这真正二字吓地迷茫的沐雅楠,一时间怔得说不出话来。

    无疑,她明白母亲是什么意思?

    可是……真要如此么?!

    早就如此过了啊!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