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69)长歌解气,侯爷疑惑
    虽这么想着,然而跪在地上的二夫人宁氏却始终没有认罪,还说自己是被沐长歌冤枉的。

    老夫人颜氏看着她,手掌在椅子扶手上,又是重力一拍,“呵,照你这么说,长歌是故意在发钗上涂了毒,故意让自己深陷险境,故意冤枉你了?!”

    她的眼神洞若观火,似乎对于发钗一事儿了如指掌。

    二夫人宁氏哆嗦了下,依旧抽噎不停地回答,“婆婆明查,儿媳冤枉啊!”

    沐雅楠心疼自己的母亲,仓皇跪在身侧,伸手抱住自己母亲,拼命求情,“祖母,母亲不会伤害长姐的,她不会伤害长姐的,求求您,求求您,饶恕母亲吧。”

    “嬷嬷,把二小姐拉开!”

    身旁的王嬷嬷听从,快速行上前,唤了丫鬟美兰将人带起身来。

    沐雅楠哭哭啼啼,依旧忠心护着宁氏。二夫人宁氏瞧着,心中难受。

    未曾想,自己坚持了半晌的清白,顷刻间就在老夫人颜氏跟前毁于一旦。

    只见老夫人颜氏从自己的屋子里找出来了制作发钗的珠子,又见老夫人颜氏从自己的袖子里,摸出一个丝帕来。

    “好在你不是给自己一个人制作发钗,府里小姐们人人有份。”老夫人颜氏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虽然依旧有鱼尾纹,然她整个人的气质却无不彰显出年轻时的风采。

    “嬷嬷,叫文大夫过来。”老夫人颜氏将帕子打开,露出珍珠似的粉末,“你查查,这究竟是什么、毒?”说完,她眉头凝紧,向着下方跪着的二夫人宁氏道,“哦,对了,忘了说,这是老身从你桌子上刮下来的珠粉,相信一定会有所收获?”

    二夫人宁氏听了这话,吓到了。还没有等到文大夫说出解果,她就磕头认罪。一脸地仓皇失措。

    “婆婆,儿媳有错,儿媳鬼迷心窍,在……在发钗里面加入了……加入了能够引诱蜜蜂的香草。想要……想要让长歌桃花会……出丑。”宁氏胆小如鼠,肩膀颤动着,眼角也只留下一丝恐慌。

    “你胡说!”三小姐沐若云气不过,当下奔到老夫人颜氏的跟前,举、报道,“祖母,不仅可以引、诱、蜜蜂前来,还有剧、毒呢。这是六皇子亲自说的,而且他还说,发钗上的毒轻则昏迷,重则死亡!”

    这老夫人颜氏一听,是六皇子墨九尘说的有毒,那定然真是有毒了。此人如此喜欢自己府中的长歌,当初又因为长歌,给自己看病。可见,六皇子墨九尘懂些岐黄之术。

    看来这钗……

    老夫人颜氏咬牙切齿,质问道,“你还想狡辩?”

    宁氏这下可是进退两难了,只能栽着头回答,“婆婆,儿媳……儿媳在……是在发钗里加了……”

    “加了什么?!”

    尚书府大人沐远扬也听不过去了,怒吼道,“我问你,你到底给长歌下了什么毒?”

    宁氏颤巍巍地回答道,“噬、骨粉。”

    “你……你……可真是丧心病狂啊!”沐远扬毕竟也是个爱妻子的好男人,嘴里虽然这么骂着,但依旧因为还没有酿成大祸,想要斥责两句,便网开一面。

    哪里知道老夫人颜氏,这个当家主母,当下掩盖不住地暴怒,“远扬,这种心肠歹毒的妇人,你还要放过她么?!”

    “母亲,她……”

    “长歌都已经气得去了固阳侯府,你知道么?”老夫人颜氏心寒地看着沐远扬,“这些年,因为这个女人,你对长歌有过一丝一毫的关心么?从小,长歌就没了母亲。而你,更是将她送去学艺。然你可知道,她如今养成这么一个刚强倔强的性、子,都是因为你这个父亲直接导致的啊!”

    老夫人颜氏说起这些,手禁不住捂着自己的胸膛,眼神里无比凄怆。

    她是疼爱自己的孙女的。

    或许正是因为从小不被重视,所以她这个祖母便偏爱了对方几分。虽然有心让府中上下安宁,但事实上,她发现,保持中立,终究会让底下的孩子或多或少地心寒。

    “躺若长歌真因为那发钗出了问题,远扬,你是不是只会说一句,那是那孩子福薄啊!”说完,老夫人颜氏硬、气地命了小厮,打这宁氏二十大板。

    身旁的二小姐沐雅楠听闻,挣脱丫鬟,跟着就扑上去,抱住宁氏。

    母女俩抱头痛哭。

    当然,到底还是打了。

    尚书大人沐远扬看母亲气坏了,也不希望这事儿闹大,被别人看笑话,便差小厮,将宁氏打发去了临园。

    曾经原主沐长歌去的地方。

    那儿离京郊比较远,地方偏僻。

    当然,也定然没有在尚书府舒服。

    解决了这件事儿以后,老夫人颜氏便站了起来,随后看了王嬷嬷一眼,让其将文大夫送出了府。

    当然,宁氏并不知道,那帕子里的粉末是从哪里来的。

    事实上老夫人颜氏也只是撒谎,佯装自己证据确凿,才逼、她说出了事情。

    到底,做贼心虚。

    别人一用激将法,她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老夫人颜氏派了王嬷嬷,亲自护送二夫人宁氏离开尚书府。

    沐远扬只能看着,一句留情话也不敢说。

    毕竟,这是自己的母亲做出的决定,

    不过,为了宁氏,他还是命令小厮,好心照看。

    “红竹,一会儿去侯府,把大小姐给我接回来?”老夫人颜氏为了处理这件事儿,在院子坐了许久,一时之间被风吹得头疼,“另外,把二夫人的事儿告诉她,就说老身已经替她报了仇,你让她赶紧回来吧,别把家事儿也拿到外面去说!”

    红竹点点头。

    将老夫人颜氏搀扶进了院子,才带着两个小厮,前去请云初初回来。

    到时,黛黛哈哈大笑着追到夏言平的房间里,“小姐……小姐,红竹姐姐奉老夫人的命过来接您回去了?”

    云初初慢条斯理地拈着茶杯,宁静地打听,“那宁氏呢,她……怎么样了?”

    “刚才红竹姐姐已经跟我说了,听说二夫人被老夫人惩罚了后,送到临园面壁思过了。”黛黛面如桃红,心情激动地凑上前来,压低了声音道,“小姐,咱们赶紧收拾一下回去吧。”

    “好,马上收拾一下就回去。”正这么回应着,舅舅夏郁晨打发小厮请自己到书房一聚。

    这个时候,夏郁晨会叫自己做什么?!

    她不解,看着坐在那里,喝酒的夏言平,“姨娘,舅舅这个时候找我是因为什么?”

    “你这事儿,帝都传得沸沸扬扬。说不定啊……说不定是找你过去,问问。又或者……”她凑近,上下打量了云初初,“你潇潇表姐的婚事儿,不会忘记吧?”

    夏潇潇?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想不明白?”夏言平将酒坛放地,围绕着云初初转了一圈,“你想啊,小长歌。这老郡王一直中意潇潇成为自己的儿媳妇,可是这郡王世子南清悦多次拒绝。可南清悦这个人,在帝都,同你关系却最好。显而易见,他觉得,是你,毁掉了他女儿的婚事?”手掌轻轻地拍了云初初的肩膀,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反正,小心了。哪,姨娘太困了,就先睡、了。”

    夏郁晨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她不大了解。唯一明白得是,他能够成为固阳侯府的主,一定是个有勇有猛的人。

    不愿多想,云初初带着黛黛,前往舅舅夏郁晨的书房。

    到时,书房大门紧闭着。

    院子外还站着表兄夏于渊等人。

    有礼地向几人行了个礼,云初初方才推门而入。

    房门里,夏郁晨背手站着。

    人也是背对着她的。

    但他高大的身形,让云初初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威胁。

    一身黑色长袍,袍内镂空似的木槿花镶边,腰带惨绿。发丝全用羊脂玉簪别起。身形颀长。

    若非转过脸,嘴角那一缕胡须,她定然会觉得此人是个翩翩公子。

    当然,即便留着胡须,也依然让他整个人独具成熟的气质。

    云初初呆了呆,随即躬身行礼,“舅舅。”

    “来了。”他伸手,叫云初初坐在凳子上,“坐。”

    “多谢舅舅。”云初初点头,乖乖地坐定。但眼睛时不时地四下打量,仿佛没有黛黛陪伴,心神不宁。

    “长歌啊,你潇潇表姐已经同我说了。”夏郁晨眼睛里带着欣赏和认同,“这次能够安然地和郡王爷处理好你表姐的婚事。多亏了你。”

    “我……”云初初呆了呆,不大明白这话的用意,“舅舅的意思是……”

    自从女儿夏潇潇在夏郁晨的面前表露自己的真情后,他便带着女儿夏潇潇前去郡王府赔罪。

    不想老郡王对好友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说,自己的孩子讨厌成、性。帝都城下,自己的这个儿子,也唯有同尚书府的大小姐沐长歌才会收敛。

    对于夏潇潇的心情,他懂,也愿意放两个孩子,自己寻找幸福。

    “你表姐说,当日是你拆穿了她的计谋,也是您一番话点醒了她。她很感激你。另外……”他起身,恭敬又客套地向云初初说道,“长歌,舅舅知你和郡王府世子南清悦是多年好友,能否在对方跟前说说好话?”

    云初初听后,掩着袖子笑起来。刚刚的紧张,此刻消失无踪。

    她也起礼,回答道,“舅舅,其实,表姐能够追求自己的幸福,也是因为您们支持她。不过,虽然她没有嫁给世子,但她能够当着你们的面,说出真话,已经难能可贵了。”

    对于云初初的劝解,夏郁晨是高兴的。当然,他之所以将云初初叫过来,并非是为了答谢她。

    只不过桃花会中,听说云初初和郡王府世子南清悦和凯旋的少帅楚心离两人有说有笑,关系极好。

    他希望,能够和云初初打好关系。

    再则,刚刚听得夫人来传话,说是尚书府的二夫人宁氏被老夫人责骂,并且送进了临园。

    这位老夫人颜氏以往从未对云初初做到这种程度,可见,现在自己这位外甥女,有独到的本事儿。

    云初初被看得不自在,“舅舅?”

    “嗯。”夏郁晨回过神,嘴角微扬,打听道,“长歌,这外面传言,你同当今太子殿下……”

    云初初立刻就明白了,夏郁晨是在打听自己的感情归属。

    “那日,朝廷上。诸位大臣皆推荐长歌为太子妃,但这事儿并不为陛下认可,是以长歌和东宫太子殿下,可能……无份。”她坦然地将人望着,语气生疏,“再则,长歌并不想要成为太子妃,所以……”

    夏郁晨突然来了兴致,“既如此,那长歌以为你于渊表兄如何?”

    这是来说媒来了?

    云初初烦心。

    细眉深蹙,她又摇头,“舅舅,实话说,即便于渊哥哥真就喜欢长歌,长歌也不能同意。更何况,于渊表兄早就心有所属。”

    夏郁晨听后,额头曾经,显然一副不知的表情。

    他尴尬地笑了下,“是、是么?”

    “当然。”云初初唇角扬起一抹温暖的笑意,伸手拈了下肩前发丝,有些不自然,“于渊表兄心系雅楠妹妹,这事儿已经很久了。”

    “沐雅楠?”夏郁晨似乎并不看好沐雅楠的出身,他在听到那句话的一瞬间,眼睛已经骤然变得浓黑。

    云初初动了动嘴角,“舅舅,感情的事儿不能勉强。何况,于渊表兄对雅楠妹妹的感情,或许并不是一时兴起。”她福了个礼,赶紧找了托辞,“舅舅没有事儿的话,长歌就先走了。”

    离开书房。

    拉门。

    黛黛就凑上来。

    主仆俩一起,走近舅娘和表姐,行了礼,说了句多有叨扰的话,便离开去了。

    舅娘还不清楚,自己儿子的心思,连忙催促,“于渊,送送你长歌妹妹?”

    夏于渊怔了下,听从地答应了,随之跟上云初初的步伐,送人至门口。

    他看上去并不怎么开心,甚至还有些局促不安。似乎他很能明白,自己的父亲可能会提及什么问题。

    “怎么了?”云初初看他多愁善感,不禁问了。

    “长歌妹妹,父亲他……可是跟你说了什么?”

    云初初不否认,热心提醒,“他想戳合我和表兄。”

    夏于渊惊讶地抬起了头,“什么?”

    “我说……他想戳合你和我,不过我替表兄说清楚了。”云初初直截了当,“于渊哥哥喜欢雅楠妹妹很久了对吧,因为她喜欢桃花,是以你就为她办了几年的桃花会。”

    被人看穿这样的心思,夏于渊的表情五味繁杂。

    他试图辩解点儿什么。

    云初初却截断了他的话,“于渊哥哥,雅楠妹妹貌美如花,你喜欢她,没有什么。只不过我想提醒你,在这帝都城下,喜欢她的不只一人,若是……你不能主动地说明,她可能这一辈都不会知道。”

    她望着湛蓝的天空,似乎在跟自己说话。

    “喜欢一个人,一定要告诉她,因为告诉她,是你对待感情的态度,而……她同不同意,却是她自己的选择!”

    说完,看了黛黛一眼,步下台阶。

    微笑地看着丫鬟红竹,坐上了马车,赶回尚书府。

    “红竹姐姐,老夫人真地给小姐出气了么?”黛黛拉着红竹的手,笑着道,“二夫人真地被打发去了临园?”

    “当然,一时半会儿,那宁氏怕回不来了。”大丫鬟红竹从其他小姐那里得知宁氏赠送给大小姐的簪子有剧、毒的时候。

    她心里就不大高兴,很是为云初初抱不平。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