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68)出气,离家!
    见状,云初初撑着下巴,忍不住笑,“姨娘,原来你是想打听那日的事儿啊?”

    “对啊。究竟怎么回事儿,说给姨娘听听?”夏言平兜着袖子,“我跟你说,那天要不是怕回来,被兄长骂,我铁定是要进去看看究竟的。”

    “是二皇子!”

    “……什么?”

    “黛黛她……在吃东西的时候,被人掳·走,所以……”

    夏言平捂着嘴巴,又是惊恐,又是心疼,“所以二皇子是和黛黛她待在一起……”

    “是。”

    云初初脸上带着的笑意突然间泯灭了,“回来那两天,黛黛一直很难过。但她又担心让我为难,所以强忍着,没有同任何人哭诉过这事儿。”

    云初初两手交叠着,神情落寞又自责。

    如她能够谨慎小心,兴许不会让太子殿下那边不会钻了空子?这笔账,她迟早会讨回来的。

    思绪翻飞,她走神了。

    伸手触碰着手,感觉到温度,她才回头。

    “姨娘,你说什么?”

    “敢情我问了你半天,你都没听?”夏言平嘟囔了一句,“我是问你,既然撞见,为何不将此事儿禀报给陛下,却偏偏要说什么,和二皇子比武?”

    二皇子才华横溢,又是自己用来对付东宫太子的筹码,让他犯错,无异于让自己犯错,她又怎么能这么做?

    想了想,她摇头,“说到底,二皇子也是为他人陷害,不然不会如此。我倘若就此揭发,那和背后陷害他的小人,有何区别?况且……这事关黛黛的名声,我又怎么能……”

    夏言平听完,觉得有理,不禁点头认可。

    不过片刻,窗外传来有条不紊的鼓掌声。

    只听一人清脆的声音道,“哪,疏离,依你看,沐长歌那钗子上的毒,真是二夫人宁氏下的么?”

    十三皇子墨疏离轻转头,“兴许是,又兴许另有文章吧。”

    墨疏离以为,沐长歌和沐雅楠二人一直是帝都里的竞争对手,东宫太子那边,又极为看中二人。

    若说,这二人没有矛盾,他也不信。可二夫人宁氏明明知道前来桃花会,倘若沐长歌因此出了问题,一旦查出,她必然脱不了干系。因此,他又觉得,这钗子有可能不是宁氏杰作,而是沐长歌本人所施的苦、肉、计。

    “可真是苦、肉、计,为何要让陈姑娘背锅?”七皇子墨子轩实在想不出来。

    “子轩,今日宴会上,你也瞧见了吧。这沐长歌同凯旋的楚心离将军,关系匪浅。”十三皇子墨疏离猜测着回答。

    字字句句,斟酌在理。

    屋子里听到这话的云初初哑然失笑。

    夏言平好奇,“两位皇子可没说你什么好话?”

    “我知道。”云初初偏头,“可也不是什么高明的话?”

    “小长歌,姨娘问你。那钗子……”可能觉得屋外皇子分离有礼,她也忍不住质疑。

    “我说我没有,姨娘信么?”

    她伸手,握着酒坛。

    盖子掀开,酒香弥漫。

    “我……我自然信你。可……既然如此,你为何要找人来试探?而且还是楚心离即将迎娶的国舅爷家的千金陈芸。”

    夏言平忧心。

    “这陈芸刁钻刻薄,你惹了她,真不知道以后……”

    云初初听了,浅浅地笑,笑容得意又猖狂,“你以为我会怕她?”

    “我当然知道小长歌行事儿从来没有怕过,可是闲言碎语多了,是很伤人的。”夏言平出言劝阻,“姨娘只希望你在尚书府能够平安,如此,你娘也能泉下有知了?”

    听到夏清平,云初初神色涣散。书中,她只知道这个女人死得很早,所以原主沐长歌从小就孤苦无依。

    这也是二夫人宁氏胆大妄为的理由。

    “我不希望楚心离将军迎娶陈芸!”云初初在夏言平姨娘这里,并非隐瞒自己的初衷,“陈芸刁钻跋扈,心、性、歹毒。我此生知己跌入火坑,而我却置若罔闻,视而不见。那我还是人么?”

    她说完,陡然站了起来,眸光坚定,“姨娘,你说得没错,闲言碎语固然伤人,但如果利用得当,它也能够杀人!”将酒坛里的酒悉数喝下,她婉约一笑,径直开门出去。

    黛黛迎上来,“小姐……”

    “走,回府。”

    黛黛疑惑不解地挠挠头,“做什么?”

    “闹架?!”云初初小声嘀咕,“黛黛,问你件事儿,我当初在府里打过什么人么?”

    黛黛耸耸肩膀,“打过。”垂首,点点手指,语气似天真,“二夫人经常会在老爷面前说您,然后您每次不甘被人冤枉,就会……就会打架!”

    “真的?”

    黛黛目、色、明朗,抬起左顾右盼一眼,“不过,你心善,每次点到为止,并未动真格。可二夫人又岂是轻易就能算计的?”

    云初初想想,也对。原主沐长歌刚强倔强,却不歹毒。

    她傲娇有原则,却不任性。

    当然,她不是云初初,骨子里对尚书府是怀着浓浓的亲情的。任何人,只要是尚书府的人。

    她就下不了绝对的杀、手。

    譬如沐长歌嫁给太子殿下,成为太子妃后,即便得知自己的妹妹沐雅楠同自己的丈夫有私情,也没忍心,利用太子妃的身份,打压对方。

    然而云初初不同,只要想想,那蔫、坏儿的二夫人宁氏,她就不由自主地想要教训对方。

    以前没有理由,没有机会。眼下这种处境,虽然对自己并非绝对的有利。但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念想到这里,她昂首阔步,自信满满地对黛黛笑笑,“黛黛,今天我会让你看一出好戏?”

    “啊?”黛黛听得莫名其妙,最终,却只能跟着自家小姐拐长廊回去了。

    夏言平拉开屋子,正要追出去,却哪里见到半个人的影子。

    “这丫头,走这么快?”自言自语,又回了屋子喝酒。

    尚书府。

    阙月居院子。

    云初初携了长剑,直奔而去。

    二小姐沐雅楠刚好进院子问询钗子一事儿,不料撞到执剑的云初初,心下着急,连忙去搬救兵?

    云初初冷笑着,看了那人一眼。心中腹诽。

    就看我的剑快,还是你搬救兵快!

    一入房间,二夫人宁氏就仓皇无措地站了起来。

    会有这样可怕的感觉,是因为曾经有那么两次,沐长歌带剑前来兴师问罪。

    “你……你来做什么?!”宁氏往后退,步子紊乱,心神不定。

    “你知道?!”剑脱鞘,在空气中冷厉挥动了数下。

    宁氏吓地哀天吼,双腿发软,忙着逃离。

    云初初哪能给她这个机会?!

    片刻,那长剑便奔着宁氏而去,只肖刹那,长剑便在宁氏的手臂上落下一条口子。

    这时,沐雅楠正好带着父亲沐远扬回来,可发现自己的母亲手臂流血,心碎地哭喊。

    “沐长歌,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钗子一事儿,你应该心中有数?!”云初初提步往前走,母女俩迷茫地往后退。

    一不小心撞到屏风,跟着人和屏风一起摔在了地上。

    门外沐远扬焦灼,“长歌,你……你在做什么?!”

    云初初瞥眼,语气不快不慢,“出气!”

    “长歌,快,听父亲的话,把剑收回去!”沐远扬依旧是那带着生硬命令的话语。

    云初初摇头,“抱歉,父亲,这女人心肠歹毒,三番四次要致我于死地,今日,我定然要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情绪失控,劝说无果?

    当剑指宁氏,沐雅楠花容失色,随即抬手便挡。

    云初初抬手,剑又在宁氏的另一条胳膊上,落下一个口子。

    大概处境艰难,她也不想多加闹事儿,便留下一句话,“二娘,你的盘算很好,赠我发钗,无形之中,将我毒死。如此一来,父亲不仅不知道,你还能冤我一个自己被蜜蜂蛰·死的下场。”

    她鼓掌,面色沉郁地自屋子里出。

    门口,是已经惊呆了的尚书大人沐远扬。

    当然,免不了被他责备和说教。

    然而,云初初已经不屑被说,移步出门。

    徒留宁氏和沐雅楠二人在屋子里抱头痛哭。

    “长歌,你……你为何伤你二娘至此?!”沐远扬托着宁氏手臂,站起身问她。

    前迈的脚步收回,她回头,慨然大方,“父亲,长歌不想说,不过问她们母女俩,也得不到真相。您可以亲自询问参加桃花会的公子官僚,看看女儿为何……要伤她?”

    眼神黯然转回,内心波涛汹涌,竟然做到了。

    走出阙月居,便听见了撕心裂肺的哭喊。

    无疑,又在告状。

    “小姐,怎,怎么办?”跟着的黛黛搓了搓手,小跑至跟前。

    “还能怎么办?”云初初自有他法,“回家住两天。”

    回家?

    哪个家?

    云初初笑声轻铃,“自然是……固阳侯府。”

    她母亲夏清平,是侯府幺女。回到固阳侯府住一阵子,在外人面前耍耍大法小姐的脾气。有何不可?

    黛黛收拾了东西,云初初留下书信,便决绝地带着婢女离开了尚书府。

    沐远扬差小厮前来寻找,房间里却没有人。

    “大……大小姐呢?”他手指定着屋子问。

    经过的婢女四目相觑,方才回答,说是大小姐带着黛黛出府了,

    至于去哪儿,她们不知!

    “来人,去……去把大小姐给我找回来!”沐远扬所派小厮四下搜寻,都无人踪迹。

    正好在府外游玩的郡王府世子南清悦痴痴地看着楚心离,“这些不是尚书府的家仆么?”

    “嗯。”楚心离握着剑,一个翻身,落于那些小厮跟前。

    众小厮见是沙场叱咤风云的楚家少帅楚心离,连忙躬身。

    楚心离起手,承了礼,打听道,“你们在寻何人?”

    一带头小厮回答,“见过楚将军,属下奉大人的命令,寻找大小姐。”

    “你们大小姐怎么了?!”

    “大小姐伤了二夫人,老爷派我等出来寻人。可是现在,都没有大小姐的去向。”

    长歌伤人?

    世子南清悦也已经落在了地面,狐疑地看着楚心离。

    二人思忖。

    “该不会是发钗一事儿吧?”

    南清悦蹙眉,“估摸着也是这事儿?”

    “那……”楚心离欲言又止,不知该怎么做,才能帮助沐长歌。

    南清悦手指托着下巴,打听道,“会不会在固阳侯府?”

    楚心离点头,“有可能。”

    “那咱们现在就去找长歌?!”俩人一起,往固阳侯府出发。

    到时,向门口小厮打听了两句,这才确定。

    云初初坐在夏言平的家里,手掌贴着下巴,轻笑道,“怎么样,我的做法如何?”

    夏言平还是一副酒醉不醒的模样,食指定着天花板,“小长歌啊,一直……一直都是胆大妄为!”

    “不好么,如此一来,这发钗一事儿就闹大了。”云初初握着柔软的发丝,笑出了声,“我若隐忍,宁氏那边也依然会找借口。可如果我这么做了,父亲必定觉得此事儿严重。能让我这样成熟稳重的女儿,拿剑·见血了,那必定是一件我已经无法忍受的事儿了?”

    夏言平呵呵一笑,从床上爬起来,后背靠着枕头,“我说,小长歌,你伤了人,又跑到固阳侯府,明显在同尚书大人置气。有事儿不在家里说,却躲在母亲娘家的屋子,怎么看,都是在刻意为之?”

    姨娘的话分析独特,跑到侯府来躲避责骂,便将此事儿闹大了?沐远扬如此爱面子的人,定然觉得她将家事儿传扬出去,无皮无脸。

    可长这么大,原主沐长歌都没做过如此荒唐的事儿?

    她又为何不代替原主,任性为之!

    须臾间,表兄夏于渊带着楚心离和南清悦就到了。

    看到云初初,两人骤然担忧起来。

    夏于渊知道两人有话要问,明智地离开了。

    “长歌,你……”刚要说话,楚心离就瞟见了屋子里还有一人。

    南清悦却是笑着拍大了楚心离的肩膀,“怎么啦,你不知道固阳侯府谁同长歌最要好么?”

    夏言平手指在南清悦扫了扫,依旧是醉意缭绕的话,“臭小子,有……有见识。”

    楚心离这才放心,低下头去,云初初已经替二人拉了凳子。

    她两手撑着腮帮子,笑颜如花地问两位知己,“哪,你们说,我这次会怎么样?”

    楚心离知道此事儿轻重,脸色严肃,全是担忧之意。

    南清悦但是开朗大方地回了,“还能怎么样,铁定被令尊责骂,说不定……又将你关去临园?”

    “我可不想去临园!”云初初固执道,“死活不去!”

    “是么?”南清悦反问,“那你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死扛。反正宁氏毒害我一事儿,父亲如果不能公平处理,我就一直住在侯府了!我还不相信了,父亲那里真希望我死!”云初初言外之意是,尚书府的未来寄托在自己身上,若是轻描淡写,那还真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

    这事儿发生后。

    依旧是老夫人颜氏处理的。

    沐远扬坐在身旁,愁眉苦脸。

    中间跪着二夫人宁氏。

    身后皆是府上的公子小姐,当然,还有府上的其他夫人。

    听说宁氏被老夫人责骂,大家心中万分得意。

    站立在后,目光笃定。

    “你自己说吧,今日长歌为何行为怪异,竟然拿剑伤你?!”老夫人颜氏一向有自己独特的想法。毕竟过去这些年,沐长歌最多拿剑吓吓她,却从未有过什么伤人的行为。

    足见,二夫人宁氏做了什么万恶之事儿。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