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65)帝都知己!
    见孙女说得坦然。

    老夫人颜氏有一刻的狐疑。

    然而,她摇头,并不多说。

    云初初从鸿生堂出门。

    沐雅楠的贴身婢女美兰站在不远处,观察。

    或许是觉得这大小姐得罪了老夫人,一定不好过,不想对方竟然平安出来。

    几句责备她的话都没有从房里传出来。

    青色绣花鞋慢步下得石阶,来到院子,云初初却停住了。

    瞟了眼身后跟着的黛黛,“黛黛,啊,今日去哪里玩儿?”

    黛黛听后,一脸不解。

    “小姐,您是……”

    云初初背过身,琉璃的目光瞪向黛黛,那眼神很快示意了隐藏在不远处长廊的丫鬟美兰。

    沐雅楠的婢女。

    黛黛知心,几乎一瞬间就明白了云初初的意思,跟着就叹气,“小姐,您还想出去玩儿啊。老夫人都如此责备您了,不能收收心么。”

    云初初故意走的回廊,声音还故意拔高了些,“哎,是啊。这次也怪我,竟然惹恼了祖母。”

    说完,面露感伤,好像真有那么回事儿。

    ……

    阙月居,是二夫人宁氏所住的院子。

    原本,这地方,是沐长歌的母亲夏清平所住,然而夏清平死后不久,这间最雅致的院子,便被宁氏霸·占了。

    已死之人,宁氏半点害怕的意思也没有。

    住得心安理得,理所当然。

    今次,路过阙月居。

    云初初不禁好奇,便抬腿进入院子。

    被黛黛叫住了,“小姐,这是二夫人的院子?”

    “这事儿我知。”

    黛黛对此感到奇怪,“可是,小姐,您以前不是……”她凑上前,压低了声音,“您不是不喜欢在这儿来的么?”

    云初初叹气,袖管的手指拢紧,“我记得这个院子,是……是我母亲生前住过的。”

    黛黛停了下,忽而又关怀了一句。

    “是,小姐。这……这的确是夫人生前住过的阙月居。但是……但是自从夫人去世后,它就成了宁氏所居住的地方了。”

    刚入春,院子里春气缭绕。

    墙壁上攀爬的迎春花正生机盎然地绽放着。

    院子角落,有很轻的风声。

    许久,丫鬟玉柳端着木盆出来,一抬眼,就瞧见了云初初。

    这丫鬟新来的,胆子小,见到云初初,似乎并没站队。

    “奴婢玉柳给……给大小姐请安!”

    云初初瞟了她一眼,觉得她眼神闪烁,说话吞吞吐吐,状似胆怯,疑惑地问她,“你是新来的?”

    “是。”玉柳蹲身。

    云初初点了下头,“下去忙吧,不用站着了。”

    “是,多谢大小姐。”玉柳款步离开了院子。

    云初初站在树上,吹了阵冷风。

    忽而二小姐沐雅楠带着礼物急匆匆地来了阙月居。

    笑意明朗,心情不错。

    她带那箱子?

    哦,对了。瞧箱子外形,她也猜出了半分。

    这应该是东宫太子派人送来的吧。

    毕竟,云初初隐约记得,自己屋子里,也有这样的箱子。

    她问过黛黛,是太子殿下以往所赠。

    沐雅楠埋头走着,没太注意,刚要冲进屋子,就撞上了云初初。

    她退步,正要生气,一旁的丫鬟美兰咳嗽两声,以示提醒。

    “原来是长歌姐姐来了。”沐雅楠立刻怒气敛尽,露出一副温和的表情,和云初初打招呼。

    云初初嘴角抽了一下,眸子若有若无地往箱子抬了抬,“这是……”

    不知是担心被对方知晓,还是什么,她竟然有意识地上前,用袖子挡住了,“没什么,长歌姐姐。”她为难地凝着眉头。

    屋子里的二夫人宁氏听见院子里的声音,已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台阶上,轻声唤了一句,“长歌来了。”

    第一时间同自己打招呼,这个二娘有见地。

    “二娘,今日无意间闯入您的阙月居,实在不好意思。”云初初准备进屋,“可以……进去坐坐么?”

    云初初如此说,二夫人宁氏也不敢不听。

    扬着眉头,她笑笑,“当然可以。”让人诧异地是,二夫人宁氏下到台阶处,亲切地竟然将云初初带到了屋子里,

    黛黛晃晃头,觉得这二夫人宁氏有问题。

    云初初却也没有惊慌,反而一脸和气地坐了进去。

    刚开始,她还以为,对方会扮演好长辈心疼晚辈的角色。

    不料,一入屋子,刚刚坐下。

    二夫人宁氏就开始炫耀。

    她拎着茶壶,慢条斯理,“长歌,有件事儿,雅楠一直没有告诉你。”

    云初初握着茶杯,小心谨慎,无意喝茶,“哦,是什么?”

    “太子殿下近日一直派身边人,亲自送礼物给你雅楠妹妹,这来来回回,差不多有七八次了。”她伸手,在云初初的手背上拍了拍,“长歌,说实在的,好多东西,二娘都叫不出来。要不然……你帮忙瞅瞅?”

    这是在炫耀,然后宣示主·权么?

    云初初倒也不觉得难受,抬头,对着二人一笑,“好啊,说起来,长歌也想知道,太子殿下他……这么多天究竟给雅楠妹妹送了什么宝贝?”

    二夫人宁氏一听,连忙给身旁的沐雅楠使眼·色。

    沐雅楠这人内向,对于自己意中人所送的礼物,并不希望旁人看到。特别这个旁人,还是她不大喜欢的情、敌。

    “快去啊,你长歌姐姐好不容易来一趟。再说了,你这每天大箱子大箱子地拿着,长歌想不好奇,都不大……可能啊?”说这句话的时候,二夫人宁氏还在皱眉头,想尽一切地方法给云初初难堪。

    实际上,对方算错了?

    她都不在乎那渣男太子,何以会因为他送人礼物而吃醋呢?

    “哪,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快给长歌看看!”见女儿半天不乐意,二夫人宁氏急了,直接伸手将东西抢了过来。

    箱子放在桌子上,轻轻打开,就瞧见里面的几匹绫罗绸缎。

    都是皇宫娘娘们才能穿的。

    实在珍贵奢华。

    然而云初初见了却觉得好笑。

    这些东西,她貌似也在自己屋子里瞧见过。

    依旧是那渣男太子赠送的东西吧?

    “看上去挺不错?”云初初刚要伸手,就被沐雅楠阻止了。

    她尴尬,“长歌姐姐,你……”

    “姐姐并非想要,只不过……”云初初瞥了婢女黛黛一眼,风轻云淡地笑笑,“姐姐只是觉得,这些东西有些眼熟。”

    “长歌这话说得。”二夫人宁氏一听,嘴角抽了抽,眼神嫌恶,“既然是宫里出来的东西,那大家自然是见过。你去皇宫这么多年,眼熟一二,也不足为奇。”

    云初初听完,将杯子里的茶水饮尽,微笑着,不置可否,“是啊,皇宫里的东西,的确大家都会眼熟。只不过……雅楠妹妹所得之物,先前太子殿下也送过给我。我觉得奢华,便也没有用,一直压箱底放着。”

    她哦了一声,紧跟着半是不屑地抬了抬眼,“雅楠妹妹对这些东西,如此喜欢。那便太好了?”她回眸,冲黛黛笑,“黛黛,一会儿将这类似的绫罗绸缎拿给妹妹。咱们姐妹一些,这些东西,大家理应一起分享的。”

    黛黛刚刚还在为自己小姐着急,如今小姐回击,她竟然被震得六神无主。

    刹那,她眸子转了下,眼疾手快地低身,“遵命,小姐。”

    “啊,来了很久了?”云初初捶捶膝盖,目光明净如星,继而伸手胳膊,便要站起,“不好意思,二娘,雅楠妹妹。长歌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了。”她起身,看了黛黛一眼,快步出了屋子。

    二夫人宁氏看着门口的背影,气地咬牙切齿。然而,却不敢站起来指责对方。

    沐雅楠依旧看着箱子,眼里有星光在闪。

    “还抱着呢,雅楠,没听人家说,这都是太子殿下的习惯啊,人家这东西已经收腻了。你啊,还拿宝贝藏着放着呢。”

    “母亲,这怎么都是殿下亲自送给我的,为了不重样,他会送些送过的东西,这并没有什么。”沐雅楠嚷嚷着,手指团着箱子,不愿意放开,“可是太子殿下单单送我一人,足见得他对女儿的用心啊。”

    “雅楠,你……”看着自己这已经钻·情·眼里的女儿,二夫人宁氏哑口无言。

    她真地无话可说。

    但同时,又有些恨铁不成钢。

    可是,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女人,她这个做母亲的,不替她斟酌,谁还能替她斟酌?

    一心软,她连忙将女儿搀扶起来,“好了。你只管等着嫁给太子殿下便是,其他的,母亲替您思忖。”

    ……

    晚上,还未用膳。

    婢女黛黛快步抵达,说是固阳侯府的夏于渊公子派了人来,邀请府上公子小姐,于三月初七,到得府中,欣赏桃花。

    听说固阳侯府的桃花,美丽中,带着点儿妩·媚。似女子的手,纤细,柔和。

    云初初听了,不觉蹙眉,“桃花会?”

    “是啊。小姐,这已经是侯府世子举报地第四场桃花会了。您年年都去参加了呢。”黛黛温和地解释着,“而且。听说,郡王府世子南清悦和将军楚心离也会前去一聚。”

    南清悦和楚心离?

    这两个人?

    脑袋说不出的疼痛,云初初细细回想片刻,方才平心静气。

    是了。

    这两位是沐长歌的好友,在帝都城下,很能说得上话的。

    只是自己看书,光注意女主沐长歌的悲惨遭遇去了,却忘记了她的两位好友。

    当初湖沙一战,陪着沐长歌抵挡到最后,因为无药可医而去世的,就是这位楚心离将军。

    郡王世子南清悦在送信途中遇害,始终没有带得援兵回来。

    想到这儿,云初初眼泪直流。

    到底,原主沐长歌那些生死朋友,该当出现了吧。

    她听了下,忽而转过脸问了,“黛黛,楚将军是最近才回来的吧?”

    “是了,听说边·境战事刚停,楚将军听从陛下意思,回来成·婚。”婢女黛黛思量。

    云初初沉默不已,“成婚,嫁给楚将军的,是……是哪家闺秀?”

    “哪家闺秀?”

    黛黛思量着,手指贴贴下巴,“好像是国舅爷的女儿,名唤陈芸姑娘?”

    陈芸?

    这陈芸在书里面,虽然是一位大家闺秀,但却只知道维护自己娘家人。楚心离迎娶此女后,日日受累。最后还因为东宫太子获罪,他被人诬陷,掉了一指。

    如此残、忍的情节,云初初不敢深想。

    “那……那楚将军和这陈芸成亲了没?”

    “还没有,听说是四月初。”黛黛躬身回应着,发觉小姐眼神不对,疑惑道,“小姐,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儿?”

    云初初点头,“是。”

    “您……”

    “楚将军是我朋友,我不想看他深陷泥淖。所以……”她站起来,兜着臂帛,“我要毁了他这场婚事儿。”

    “可是,小姐,这婚事是陛下亲自下的令。”黛黛犹豫了一会儿,“陛下亲自赐婚,您要如何挽回呢?”

    “只要楚将军还不是陈芸的相公,我就一定要插·手此事儿!”她说完,目光冷肃坚定,似乎心中早有对策。

    黛黛看不透,也不愿说了。

    晚膳时,大家一起到厅堂用膳。

    老夫人颜氏身体不舒服,已经歇下了。

    沐远扬兜着袖子,看着一大桌子的女儿儿子,“今日固阳侯府的世子前来府上邀请,让你们去参加过几日的桃花会。”

    他停了下,将筷子放在桌子上,“这桃花会举办了好几次。此次,你们也莫要耽搁是时间。会上,相谈,要守规矩,不能让大家看我们的笑话。”

    云初初带头回应,“是,父亲,长歌明白。”

    “哦,对了,长歌,你是府里的大小姐,这出门在外,要照看自己的弟弟妹妹们。莫让她们在你母亲的娘家闹出事端,以免侯爷怨恨。”沐远扬跟着又交代,“虽说桃花会,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才能参加的。但总归是在侯府,做什么都要知道分寸。”他有意提醒了一下,“尤其皇宫里,这和皇子比武较量的事儿,不要再出现了。”

    虽然沐远扬是同大家一起说得,但云初初听得出来,那是故意提醒她的。

    从晚膳上,大家抛来的视线,就可以清晰地看出来。

    “父亲放心,长歌再不会鲁莽了。”云初初服个软,便放弃了这冗长的谈话。

    二夫人宁氏来得最晚,大大小小准备了好几份礼物。

    到时,看着沐远扬,有礼地笑了笑。

    几乎做足了一个当家女主人的姿态。

    “这次桃花会,二娘也没有什么送你们的,这里有几支簪子,是我亲自制作的。”她把东西一一送到几位孩子的面前。

    最后将一个小巧的木盒子递给云初初,“长歌,这是二娘给你的。”

    云初初伸手接过,便发现了一支浅蓝色的坠珠钗。

    这钗明艳动人,花样不重复,与众不同。

    “哇,二娘好手艺,长歌姐姐的钗子真是漂亮!”

    如果这钗没有什么东西的话,云初初一定会觉得它是所有钗子里最漂亮的一支,然而,她知道,这钗有问题。

    毕竟,二夫人宁氏经手的东西,绝对不会是好东西。尤其是赠送给自己的东西,那一定是怀着某些目的地。

    沐长扬瞧见,侧过脸,嘴角笑了笑,“这次,对儿女们,倒是用心了。”他关切道,“做这么多,累坏了吧。”

    “老爷,不累。”二夫人宁氏那娇·羞的样子,把底下坐着的几位夫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她们……吃醋了?可孩子收了人家的礼,却还是要装模作样地点下头,以示感谢。同样地,对于宁氏巴结嫡女沐长歌的样子,她们心里觉得酸酸的。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