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63)太子局中局!
    皇帝的同意让墨长迎感到一丝说不得的幸福。

    为了给二小姐沐雅楠一次选择,他在府中,提前以信传达的方式,告诉了沐雅楠,自己将在皇太后,也就是他嫡祖母寿诞之日迎娶她。

    并且还高兴地说,父皇那里也答应了这件事儿。

    说没私心,倒是假的。

    毕竟,他能拿皇帝允许这个前提同二小姐沐雅楠说明,其实是希望沐雅楠会因为自己无路可退而答应嫁给他。

    他很喜欢沐雅楠,寄希望对方能够同自己一辈子,白头偕老,互相扶持。

    可惜,他从来也没有料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差。

    收到消息的二小姐沐雅楠,为此颓废了半天。

    下午母亲宁氏到得跟前打听,才知道了墨长迎送来的书信。

    为此,她哭哭啼啼,自以为无路可走。

    “呜呜,母亲,怎么办,怎么办哪?女儿不想嫁给二殿下,不想……”沐雅楠抱着宁氏,无声哀吼着。

    二夫人宁氏听了以后,拉了椅子坐在了女儿的面前,“雅楠,母亲在问你最后一遍,你……喜不喜欢二殿下?”

    沐雅楠坚决地摇摇头,“我真地不喜欢二殿下。”

    “你真想好了么?!”二夫人宁氏再问她。

    沐雅楠举手发誓,她言自己真得不喜欢二皇子墨长迎。她的心里,至始至终都只有东宫太子一个人。

    二夫人宁氏叹了口气,而后将墨长迎派人送来的书信,在女儿面前焚毁了,“既然雅楠不愿意,那雅楠就不必为此苦恼,母亲会想办法的。”

    二小姐沐雅楠眼神纠结,迟疑了半天,她问,“母亲……你有什么办法?”

    “这二皇子墨长迎如此想要同尚书府联姻,那……咱们就来一个借刀杀人?!”二夫人宁氏以为,皇太后寿诞那天,如果墨长迎同沐长歌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了说不得的关系,那皇帝势必为会了皇家颜面,让沐长歌同墨长迎喜结连理。

    到时候即便二皇子墨长迎有心拒绝,也没有办法。

    这个计策莫不毒辣,二小姐沐雅楠听了,有些畏缩,“母亲,这……真的行么?”

    “怎么不行,只要咱们够狠,你的婚事就只会由咱们自己做主。”

    “可是……如果父亲知道了……”

    “你父亲?”二夫人宁氏笑得猖狂,“傻孩子,你父亲如果真的爱你,总会想到给你谋一份好婚事,而不是直到现在,都对你不管不问?”她说到这些话时,眼角的泪水扑簌坠落。

    那泪水暴·露了她内心深处的怨恨和无助。

    ……

    为了爱情,沐雅楠最终默认了母亲的行动。

    二夫人宁氏托人给太子殿下带了一封信,言二皇子墨长迎将在皇太后的诞辰之后提起和女儿的婚事儿,并希望太子殿下到得宫外一聚。

    东宫太子听闻,火速出宫,二人在一处茶楼,商量了对策。

    “二夫人希望本宫怎么做?”

    二夫人宁氏躬身叩拜,随即固执道,“太子殿下,雅楠对您的感情,想必您也是知晓的。现在,二皇子墨长迎马上就要迎娶她。如果……如果您还喜欢雅楠……”

    东宫太子及时截住了她的话,“本宫绝对不会任由雅楠嫁给墨长迎。”

    “可如今已经到了不得不反抗的地步了?”二夫人宁氏惆怅地望着东宫太子,“太子殿下,臣妇有一计策,可以让雅楠摆脱嫁人的命运?只不过……”她再匍匐,几乎把尊严压在了脚底下,“只不过仅凭臣妇一个人,并不能将这个计划完成,所以……需要殿下的帮衬。”

    东宫太子凝眸,“但说无妨。”

    二夫人宁氏言简意赅地说明了自己的意见,东宫太子听闻,心思沉沉,有些不甘心,“可是,宁夫人,倘若沐长歌嫁给了别人,本宫就失去了尚书府的倚靠。他日墨长迎就可以和本宫同起同坐。”在东宫太子的心中,这个法子百无一利。

    二夫人宁氏听了却咧嘴笑了,垂下的眸子里,尽是嘲讽,“殿下真以为,尚书府的沐长歌嫁给二皇子,对二皇子而言,是如虎添翼么?!”

    她深以为沐长歌嫁给谁,就会成为谁的催命符?

    东宫太子不解,“此话怎讲?”

    “殿下,您想想。当初陛下若真地期望沐长歌嫁给您,怎么会在殿堂上亲自询问沐长歌的意思?倘若陛下不是忌惮殿下,又怎么可能不会允诺您同沐长歌的婚事儿?”

    二夫人宁氏为了女儿,肆无忌惮地同东宫太子辩解着那些话,“我女儿沐雅楠在帝都城下,爱慕者极多。这点儿,殿下应当明白。现在这个局势,如果不是雅楠一心思慕您,想要嫁给殿下,那依她的能力,臣妇以为,雅楠再如何,都不会受苦受累?!”

    东宫太子一听,恼羞成怒,“宁氏。你放肆!”

    “太子殿下息怒,臣妇只是说出实情。”

    二夫人宁氏的话,直接简短。

    但意思明了。

    东宫太子细细思量,就会知道。对方在告诫他,如今朝局这个形势。

    自己女儿沐雅楠在帝都追求者甚多,随便嫁给哪一位皇子和贵女,都能得到幸福。倘若东宫太子不懂得珍惜,他日再想挽回,便没有机会?

    东宫太子被二夫人宁氏这么一压迫,不敢多说,只能应声点头,同意了她的计划。

    “好,本宫会按着你所说的去做!”

    二夫人宁氏恭敬叩拜,“臣妇多谢殿下!”

    ……

    诞辰之日。

    尚书府门口,皇太后已经派了婢女前来相迎。

    老夫人颜氏带着诞辰礼物,坐上了马车,目光微微一转,就对上了马车外的几位孙女。

    她淡然地吩咐,“今日进宫,务必遵守规矩,若是出了差错,皇太后那边怪罪下来,咱们可不好担待!”

    云初初和着几个妹妹,躬身点头,“是,祖母!”

    ……

    众人纷纷携得礼物上得马车,云初初怔着没动。

    婢女黛黛提醒了一声,“小姐,该走了。”

    云初初拉了婢女黛黛,小声打探道,“她们送了什么寿礼?”

    “奴婢不知道。”婢女黛黛摇了摇头,糊涂的眼神,看上去让人莫名心疼。

    云初初嘴角忽而笑了,“算了,我这礼物俗是俗了点儿,但也不至于那么糟糕。”

    婢女黛黛看着自家小姐手中的画册,略感奇怪,“小姐,您准备的是什么?”

    云初初嘘声,“一幅画而已。”

    她所画,便是皇太后本人。当然,是她年轻的时候。

    云初初尚且记得,书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曾经有人为皇太后画了一封在花丛中的肖像,而被皇太后重视。

    然而这画匠不是在寿辰时出现的,也就是说,如果她在寿辰时送上这样的寿礼。那必然能够吸引皇太后的注意力。

    因为这画,是按着书里面对皇太后年轻的时候画的,而且在此之前,她还特地扮成丫鬟,让墨九尘带着自己,去见了见本人。

    凭原主沐长歌的才情,把皇太后年轻时候的天真活泼画出来,并非难事。

    ……

    入得宫中坐定。

    各位贵族小姐纷纷祝词,送礼。最先从尚书府开始。

    不过皇太后这人也是走走形式,并未自己亲自拆寿礼。只命身旁宫婢将礼收下。

    对于云初初而言,这倒是省了很多麻烦。

    吃酒前,二夫人宁氏同二皇子墨长迎谈话,说起女儿沐雅楠的婚事儿。

    面对未来的丈母娘,墨长迎循规蹈矩,对宁夫人十分尊敬。

    因着有话相谈,他便将人带到了昔日所住的偏殿。

    二夫人宁氏本人聪慧,同墨长迎频频说起女儿沐雅楠的事儿,以此搏得对方的关注。

    墨长迎被宁氏的话搅得头晕,一时间,问了,“宁夫人以为,雅楠可会答应婚事儿?”

    二夫人宁氏咳嗽了下,将事先放在指甲里的药、粉下在了茶杯里。

    她举手,“二殿下,臣妇敬您一杯!”没多时,二皇子身旁跟着的手下被苏朗重力一拍,也晕倒了。

    苏朗看着二夫人宁氏,询问道,“宁夫人,你先出去吧,不然被人发现,你不在席上,只怕会惹人怀疑!”

    二夫人宁氏匆匆忙忙地从阁楼出去。

    随即,东宫太子出现在阁楼。

    苏朗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宁夫人爱女如此,可以理解。不过她的对策愚蠢至极。今日本宫若帮忙,到时候不用查探,墨长迎也会抖出来,是被她设计陷害。”东宫太子冷冷的声音,极尽不屑和嘲讽,“她要死,本宫不阻拦。但本宫的计划,却不能被她给毁了。”

    “那……这人?”

    “做还是要做,只不过……咱们得装聋作哑!”东宫太子不像二夫人宁氏这样,自己撞在枪口上。

    也没有按照对方的意思,去哄骗尚书府千金沐长歌过来。

    毕竟,他也没有什么理由。

    然而,他似乎有更好的计划。

    ……

    “小姐,那儿的糕点不错,奴婢去给您拿点。”婢女黛黛贪吃,先前小姐沐长歌并不贪嘴,她也就不敢声张。

    相处多日,小姐同以往略有不同,在吃食上,不但不亏待,反而共同享受。

    这会儿寿辰,山珍海味不计其数,黛黛没有忍住,就离开了云初初。

    等着云初初四下寻找之时,婢女黛黛却不见了踪影。

    黛黛被人中途掳走,带到了阁楼以后,苏朗从深蓝色的袖管里,拿出了一支香。

    这香不同于迷香,不仅可以让人昏睡,而且还会令人思想不受控制,做出他事儿。

    二皇子墨长迎脸色发烫,面颊绯红,意识不清时,对婢女黛黛出了手。

    云初初着急,四下观望,却不见婢女黛黛。心中担忧。

    不禁出去寻找。

    二夫人宁氏见人自动离席,心中高兴,正以为计划天衣无缝,不料太子殿下迟迟没有动静。

    她急了。

    二小姐沐雅楠瞧见母亲大汗淋漓,忍不住询问结果。

    “母亲……成了么?”

    二夫人宁氏心中着急,面上却表现得坦然镇定,“放心吧,雅楠,母亲定会帮你实现你心中的愿望?”

    云初初四下,找人无·果,莫名担忧。返回席上,同对面坐着的墨九尘使了一个眼神。

    墨九尘会悟。

    二人相约离席。

    “出了什么事儿?”

    “九尘,黛黛不见了。”云初初拢紧袖子,“这丫头胆小怕事,我真担心……”

    “别着急,我让常宁四处找找?”墨九尘提议了一句。

    云初初眸色浓黑,她脑子里反复思索着这本书里的细节。

    黛黛全书中经历过什么事儿?

    她想了很久很久,都没记起黛黛遇到了什么麻烦。

    这丫头一生顺遂,不该有麻烦的。

    思来想去,云初初坐立难安,“算了,九尘。我自己去找一找。”

    ……

    沿着假山园林找了遍,人没找到,却被固阳侯府的夏言平叫住了。

    她手里拎着坛酒,潇洒不羁地坐在大石头上。

    “小长歌,小长歌,你……你猜猜姨娘刚刚在阁楼听见了什么?”夏言平面容通红,一听,便是醉话。

    云初初本不想搭理,但害怕她喝醉出事儿,也就上前搀扶,“姨娘,你别坐在这儿喝酒,倘若被宫中之人发现,咱们……”

    “小长歌,你……你怕什么?”夏言平挣脱了云初初的搀扶,脚步虚浮地在原地转圈,“皇太后寿诞,都有皇子敢做糊涂事儿,咱们喝点儿酒,这样的小事儿,又怕个什么?”她歪歪倒倒地拿着酒坛,目光烁亮,“小长歌,你……你好久没到侯府来陪姨娘喝酒了?”

    虽说是醉话,但云初初却有些怀疑,她凑到夏言平的跟前,言之凿凿,“姨娘。你说这儿有人?”

    “有,就在上面。”夏言平适才喝酒,正自酣畅,准备到得阁楼处坐会儿,却听得里间男女之间的浑浊声。

    不敢惊扰,害怕掉脑袋,她也就抱着酒坛,下了阁楼。

    ……

    云初初过于好奇,谨慎小心地上得了阁楼,见得皇家阁楼,一处房间被反锁,心中疑惑。

    大力踹开房门,便见到了二皇子墨长迎,以及他身下·不着一裳的婢女黛黛。

    “黛黛……”云初初上前,推开墨长迎,抓了地上衣服,将婢女黛黛拥在了怀里。

    坐于床前,便闻到了一股不易觉察的香气。

    香气寥寥,燃于皿中。

    云初初迅速起身,将香皿踢了出去。

    香皿从房门里,飞出,直接坠下阁楼下的湖中。

    只听砰一声,溅起水花。

    紧跟着,涟漪两层荡开。

    消失无迹。

    二皇子墨长迎被人这么强拽,脑子不清不楚地看向云初初。

    在看清楚时,他捏着额头,坐正了,“长歌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云初初看屋中有香,房门被锁,想来定是有人算计。但今日婢女黛黛同二皇子墨长迎发生了关·系,倘若二皇子墨长迎为了保证自己的名声,要治罪黛黛。该当如何?

    她心下彷徨,快速地替婢女黛黛穿上衣裳。

    “二殿下,您可知……自己已经中了旁人圈套?”

    提醒得及时,墨长迎也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正自懊恼,心下气愤。

    翻身而起,从云初初手中夺了婢女黛黛,意欲杀人。

    云初初言辞冷,果断阻止道,“二殿下且慢!”

    墨长迎上衣还未穿好,就反声质问,“长歌小姐,今日您命这低·贱的婢女陷害本王,究竟有什么企图?”

    云初初瞪了他一眼,“殿下,长歌若有企图,现在应该是带着陛下前来抓你个正形,而非在这里和你磨蹭时间?!”她紧张清醒的婢女黛黛,“放开我的婢女,长歌可以替殿下出谋划策!”

    “你……”二皇子墨长迎窥探着门外,见着不远处有禁军出在现,惊慌失措。

    云初初望了门外一眼,再道,“殿下若再犹豫,今日之事儿,必定不能成功化解!”

    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听从云初初。

    为了安全起见,云初初赶紧说教,“二殿下,若你衣·冠不·整,你的名声恐怕也会遭受影响。”

    墨长迎迅速地穿好衣裳,随之恼怒问他,“长歌小姐准备怎么做?”

    “不必着急,我自有办法,”云初初用力地将桌子上的茶杯握住,眼神晦暗地扫了房门一眼。

    茶杯乒乓落地,房间里发出了争辩的声音。

    ------题外话------

    订阅才是我加更的动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