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61)情深一人,不悔!(首订四更)
    墨长迎困惑地站起来。

    这个尚书府的大小姐,帝都第一才女沐长歌,他从未细心观察过?

    即便是昨晚去到尚书府,见他的意中人,沐雅楠。

    他同沐长歌打过照面,也不曾记得那人一丝一毫的音容笑貌。

    他费解,强调又确定,“母妃,真是沐长歌救的您么??”

    “当然。”苏贵妃看着儿子那迷茫的神色。她懂了,看过去,“长迎,你在怀疑长歌小姐?”

    “母妃,你知道的,长迎不可能不怀疑。”墨长迎藏于袖子下的手指微微团紧,“据闻这位尚书府的大小姐同太子殿下走地很近,她们关系匪浅。说不定,救母妃,只是她的一个借口。”

    苏贵妃了解儿子,对他所思并未怀疑。然而她却站了起来,伸手拉住了儿子墨长迎的手,试图提醒,“长迎,你莫要忘了,你心目中的那位姑娘,还是长歌小姐的竞争对手!”

    苏贵妃的提醒来得及时,却是毫无准备地将二皇子墨长迎击垮,让他整个人都处在风·雨·交·加的局面。

    是了,传闻里,二小姐沐雅楠,他的意中人,对当今太子殿下也抱着期待。

    听说,尚书府大小姐沐长歌就是因为二小姐沐雅楠,才会同自己的父亲争吵,甚至在凄清的临园里,住了好一段时间。

    被点醒的墨长迎,眉头微皱,握紧的拳头忽而张开了,“母妃……提醒得是。”

    “长迎,雅楠小姐清丽娇·媚,在这帝都城里,喜欢她爱慕她的皇子有很多。然则你父皇因为太子势力与日俱增,已经开始抵押制衡,若你冥·顽·不·灵,非得同沐雅楠扯上关系,只怕……只怕……”

    墨长迎心中难耐,他爱慕沐雅楠,已经很久了。久到在心头扎了根。

    苏贵妃知他心思,思忖道,“你若喜欢,可以一搏。只要能得你父皇允许。可是在母妃看来,东宫那边,势必会择长歌小姐为太子妃。咱们若要与之抗衡,就必须……”

    墨长迎听了苏贵妃的话,立马懂了,然而他无法答应。

    他只跪地,哀求道,“母妃,长迎今生非沐雅楠不娶,若母妃懂儿子,便成全长迎,不要让长迎强·娶沐长歌。”

    “可长歌小姐才貌并不输……雅楠小姐啊。”

    “但她怎么都不会是雅楠?”朝廷大臣们心中优秀的二皇子墨长迎,其实也是一个痴·情·种。

    然而,无论如何,幸福都来之不易。

    ……

    东宫太子·私·下得知墨长迎出入尚书府,便也大着胆子,到得尚书府看望。

    二皇子墨长迎接二连三派小厮给沐雅楠赠送礼物。

    两位皇子的情·深,落在了老夫人颜氏的眼中。

    鸿生堂门口,老夫人颜氏唤来云初初追问究竟。

    云初初躬身,坦然回应,“祖母,或许……从一开始,太子殿下就从未喜欢过长歌。”

    老夫人颜氏想着宁夫人那得意猖狂的眼神,不自觉地拍着膝盖,“她小小庶·女,前后两位皇子欢喜。你沐长歌,作为咱们尚书府的嫡女,怎么就这么不讨人喜欢呢?”

    云初初垂首,没敢回答。

    “你是嫡女,在这尚书府里,祖母和你父亲一向都是偏着你的。但是,眼下这情况,祖母又能帮你什么呢?照这个情景看,太子殿下现在眼中,已经没有你一丝一毫的位置了。”老夫人颜氏眼神毒辣,在太子殿下所赠送的礼物就可以看出来,他对二小姐沐雅楠的重视程度。

    “祖母,其实……雅楠妹妹若能成为太子妃,于咱们尚书府也是有利无害的?”

    “胡说,她一个庶·女,成为太子妃。咱们尚书府的脸面往哪儿搁?”老夫人颜氏一板一眼,对于沐雅楠的婚事相当得决绝。

    之后更是将这事儿同自己的儿子沐远扬商量了一通。

    沐远扬站在老夫人颜氏的身旁,浮躁地问,“母亲的意思是?”

    “本以为太子殿下喜欢得是长歌,不想近几日,太子殿下却接二连三地送礼到尚书府,点名了,要给雅楠。”老夫人颜氏将此事儿形容得惊天地泣鬼神,“太子殿下如此,不想,那二皇子墨长迎也如此。雅楠直接成为了两位皇子竞争的目标啊。”

    尚书大人沐远扬思量一瞬,抉择道,“母亲,既然雅楠如此得太子和二皇子的喜欢,咱们何不……”

    “不可,她终归不是尚书府的嫡·女!若是咱们贸然做主,长歌日后还怎么见人,这帝都城下,知道长歌会成为太子妃的,可……可不是一个·两·个?”

    听了老夫人颜氏的顾虑,沐远扬心头颤抖,毕竟关系着尚书府的名声,想了想,便也不提议了。

    回到房间。

    二夫人宁氏带着婢女正在书房门口等待。

    在发现女儿沐雅楠如此讨人喜欢,她心中高兴,脸上气色不错。

    瞧见沐远扬,匆匆上前,温文和乐道,“老爷?”

    “你来找我,是为了雅楠一事儿吧?”沐远扬看着二夫人宁氏,遗憾地坐在了椅子上,“母亲那边,说不通。”

    “那老爷有没有将我的意思给……给母亲说。”

    她试图去说服沐远扬,希望他能够去说服老夫人颜氏。

    只要老夫人颜氏支持,说不定女儿雅楠成为太子妃一事儿,会有所转折。

    遗憾,她的目地,没有达成。

    “此事儿已经惹恼了母亲,再去说服,影响我们母子关系。还是改日再提吧!”沐远扬冷冷打断他的话,就此否决了二夫人宁氏的意思。

    宁氏吃·瘪,垂头·丧·气地回到房间,让身旁丫鬟,将二小姐沐雅楠叫到了身边。

    太子殿下近日的态度,令沐雅楠万分喜悦,然而母亲宁氏却对此心急如焚。

    二小姐沐雅楠刚进入房间,宁氏就将丫鬟斥退,独留一人在房里。

    “母亲?”沐雅楠躬身行礼。

    宁氏拍了拍身旁的椅子,“雅楠,坐吧。”

    “母亲,发生什么事儿了,您怎么……”沐雅楠正想问,突然·欲言又止。

    “近日母亲听说二皇子墨长迎和太子殿下都给您送了礼物?”她拉住女儿沐雅楠的手,慈和地拍了拍,“雅楠,太子殿下能够喜欢你,母亲倒也高兴。可是如果只喜欢,却不付出行动,你这太子妃之位,怕是永远也没有结果。”思量着,她突然又笑了,“虽然苏妃刚刚从冷宫放出来,但是这才几天,就恢复了贵妃身份啊,要不然雅楠,你尝试着同二皇子试一试,说不定……”

    沐雅楠动怒,面色难堪,“母亲,这情之一字,又怎么能如此随遍?!”

    她不愿,只因她心中装着一人。

    东宫太子。

    虽然跟着太子殿下,她时时难过伤感乃至忐忑,然而爱情就是没有道理,无论如何,她都不愿意放弃。

    敢爱敢恨,或许是二小姐沐雅楠身上最大的优点。

    沐雅楠回得坚定,二夫人宁氏也不知道该怎么劝阻。

    她两手放在桌子上,神色冷肃,“好了,母亲也不逼你。看着太子殿下对您的态度,母亲估摸着,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迎娶你也太子妃了。”

    这期待只在脑子里过一过,她并没有深思。

    毕竟,宁氏也知道,想要让太子殿下迎娶自己的女儿为太子妃,除非太子殿下本人有所行动,不然百无一用。

    站起来,她望着女儿沐雅楠,又心疼,又自责。心疼女儿抉择的无助,自责自己不能成为这尚书府的当家女主人。否则她女儿即便是庶·女,也能搏得一个好的婚事。

    ……

    东宫太子在二皇子墨长迎看望沐雅楠的过程里,开始烦心了。

    仿佛从那个强大的情敌感觉到了无形之中的压力。似乎不出手,意中人就会被带走,从此再也得不到。

    他不仅开始烦心,更加怅然了起来。

    就在他忐忑不安的时候,苏朗说出了自己的意思,“太子殿下,属下有一提议,不知道当不当讲?”

    “你说。”

    “近日尚书府的大小姐沐长歌同六皇子墨九尘相处密切,若是可以设计,令这二人……”苏朗说着,看着太子殿下的脸色,愈发地深沉,“不过要完成这个计划,还得沐雅楠小姐帮衬。”

    “雅楠?”太子殿下狐疑不解。

    苏朗上前,小心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东宫太子难解,“这……”

    皇太后同尚书府老夫人颜氏昔日是姐妹,这二人的诞辰相近。

    隔着一个多月。

    眼下日子也要快来了,苏朗以为,可以利用皇太后的寿诞,来实施这个计划。

    一旦墨九尘同尚书府的大小姐沐长歌的私·情·被当场揭穿,势必会嫁于对方。

    届时,尚书府嫡女出嫁,剩下的就只能是二小姐沐雅楠。

    太子殿下求娶二小姐沐雅楠,也会容易得多。

    然而,太子殿下却另有深意。

    ……

    三月份刚到,春日复苏。

    皇宫庭院里,柳树青葱,草尖盈盈。

    离寿辰的前一天,宫里已经开始张灯结彩,准备为皇太后过寿诞。

    老夫人颜氏想着此事儿,清晨就开始准备,给皇太后的寿礼。更是吩咐府中,公子和小姐们用心准备礼物。

    云初初靠着椅子,望着窗户外的春·色发呆。

    半晌,有人推门而进,婢女黛黛折了两支迎春花,拿在手中把玩。

    “小姐。外面风景那么好,您怎么不出去逛逛?”

    “我在想准备点儿什么礼物!”云初初双手枕着后脑勺,有些捉摸不定,“黛黛,她们应该都把礼物准备好了吧?”

    “应该是吧。”黛黛摇头,眼神无辜,“小姐,您不知道送什么礼物么?”

    “不知道。”云初初不大记得这位皇太后的品味了,脑子里翻来覆去地不过是渣男太子昔日的手段。

    黛黛上前,将迎春花兜进花瓶,露出小小的酒窝,“如果小姐担心的话,可以去打听打听,皇太后喜欢什么啊?”

    “我怎么打听啊。”云初初手掌撑着下巴,“祖母如果愿意将皇太后的喜好告诉我们,就不会吩咐了,而且咱们如果按照皇太后的喜好准备了东西,届时和祖母送得一样,不是给祖母难堪?”

    黛黛手指点了点嘴唇,“这话倒也是。”眼睛对着门转了一圈,她若有所思,“小姐,老夫人不说,您可以去问六殿下啊。六殿下那么喜欢您,一定会帮忙挑选一份好礼物。”

    “是么?”云初初眸子微微转了下,良久,她笃定主意,前去寻找六皇子墨九尘。

    出得院子,就碰见了二皇子墨长迎,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

    四人神采·焕·发,打扮得俊·郎帅·气,坐在大理石桌前,同二小姐沐雅楠谈·笑·风·生。

    云初初经过时,二皇子墨长迎愣了下,想到母妃苏贵妃的交代,立马起身打招呼,“长歌小姐请留步!”

    云初初站在长廊时,已经尽量在忽略那院子里的人了,没想到还是被人抓了个正着。

    她呼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慢步入得院子里,向三位殿下行礼。

    十三皇子墨疏离坐在石凳上,不怀好意地问道,“长歌小姐打扮得这么得体,是去见谁?”

    云初初腹诽,咕哝两句,回答得真切,“回十三殿下的话,长歌此去,是和六殿下为皇太后挑选礼物?”

    “哦?”十三皇子墨疏离哪壶不开提哪壶,眼神带着探究,“什么时候,长歌小姐同六皇子来往密切了?”

    云初初不屑地笑了下,像是嘲笑自己,却又在讽刺别人,“事到如今,除了六皇子,似乎没有哪一位殿下,可以同长歌说上话了?”她瞟了二小姐沐雅楠一眼,“从这点儿上来看,雅楠妹妹人缘不错。”说完,她向二皇子墨长迎鞠躬行礼。

    墨长迎这时才细细地审视她。

    一袭烟蓝色长衫,外罩白色小棉褂,手上戴着翡翠手镯,脖子上挂着珠宝璎珞。

    鹅蛋脸,远山眉,双眸极大,梳着单螺髻,髻上斜别一支浅蓝色珠花。

    站立在那,清水幽幽都不及她的一丝独特和清爽。

    这样的才女,原来也有自己的个·性。

    墨长迎一时间为曾经的不屑感到莫名的鄙视。

    “二殿下,若无要事儿,长歌先行告退!”云初初不卑不亢的姿态,引得墨长迎啧啧称奇。

    见沐雅楠的面色不大好看,墨长迎知趣地回转了头,并没向云初初营救母妃一事儿道谢。

    大步流星地冲出尚书府,正自心神不定,便已瞧见墨九尘浅笑端方地站在马车外。

    云初初驻足停留。

    那眼神,深邃又痴情。

    她笑了下,走下石阶,“你怎么突然来了?”

    “看你。”

    简单地不容置喙的言辞。

    忽闻这一句,云初初兴致高昂,抬手便道,“让你等久了。”她瞧了婢女黛黛一瞬,吩咐道,“咱们上马车。”

    墨九尘痴迷,笑着发问,“去哪儿?”

    “听说西街有一个小池塘,反正闲得无聊,坐坐无妨。”她坐上马车,往里挤了挤。

    墨九尘紧随其上。

    蹙眉片刻,伸手将膝盖上的灰渍掸去。

    云初初脑袋往后靠着,无聊透顶,“知道今日尚书府来了什么人么?”

    墨九尘一开始就了解了,“墨长迎,墨子轩,墨疏离?”他望见云初初惊讶不已的眼神,温言,“来之前,路上碰见过。”

    “他们这次来,你猜是因为什么?”云初初坐起身,手掌放在额头上,揉了揉,“我想你一定猜不着?”

    墨九尘听了,直接应答,“如果没猜错,他三人一定是为了沐雅楠而来?”

    “是啊,他们的确是为了沐雅楠而来。”想到这儿,她坐得挺拔,好整以暇地盯着墨九尘的眼睛,“一直以来,我都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什么?”墨九尘认真。

    ------题外话------

    最后一更。今天上架,两万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