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54)皇帝是主谋!
    这件事儿,云初初也觉得奇怪。

    他这个计划,从头到尾,可没想过伤人命。

    带她进宫的丫鬟慧儿是皇后娘娘的丫鬟没错,却并没有有意带她到冷宫的意思。

    是她自己故意套路丫鬟,路过冷宫,想进冷宫同苏贵妃商量自己的计划。

    所以,那丫鬟是这个计划的关键,但她自尽,则说明背后有人设下了这个圈套。

    只不过这个圈套背后的人一开始就没有想到,云初初也会闯进去。

    此事儿过后,皇帝就将苏贵妃和云初初以及皇后娘娘同时打进了天牢。

    不审问,不用刑。

    夜里,六皇子墨九尘急坏了,看了看护卫常宁,立马让人将云太傅请进了府中。

    云太傅望着墨九尘,一拂袖子便道,“殿下是为了尚书府的大小姐才找我来的吧?”

    “太傅既知,为何要利用长歌?”墨九尘冷冷质问。

    “殿下可知,长歌小姐闯进来的时候,老臣个计划已经无力回转了?”云太傅手指磕了磕茶杯盖,嘴角带着笑意,“不过殿下放心。长歌小姐聪慧机灵,这次一定会安然无恙地出天牢。”

    或许是太忧心自己的意中人,一时之间,人也有些不理智,“但长歌已经被父皇打入了天牢?”

    “那只不过是陛下的一个幌子?”云太傅说出这句话时。

    墨九尘已经明白了这个计划的罪魁祸首。

    云太傅听从于墨九尘没错,但是要想救出苏贵妃,必须得利用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皇帝。

    当初他设计,让皇帝对东宫的势力感到反感,随之又从旁出计,让皇帝放苏贵妃出冷宫。

    因为皇帝对苏贵妃还有着夫妻感情,是以皇帝在思量了二者关系后,也打算将苏贵妃放出来。

    只是当初苏贵妃是被他自己打进冷宫的,如果要放出来,就必须得有一个理由。

    最起码,他能下得来台。

    皇帝将云太傅叫过去,让其筹谋此事儿,云太傅聪慧,想出了这么一个万全之策。

    那丫鬟慧儿是皇后娘娘宫中的婢女,如果她进入冷宫谋害苏贵妃,被禁军发现,必然就坐实了皇后谋害苏贵妃的罪名。

    但是这个计划变得千奇百怪,则是因为云初初突然的出现。

    云初初同丫鬟慧儿周旋,想方设法地入得冷宫,慧儿无法阻止,同云太傅说明,因为未能完成任务,自尽而死。

    但是这中间有一个问题,皇后娘娘明明没有让丫鬟慧儿邀请尚书府的沐长歌进宫,为何丫鬟慧儿会自作主张,带尚书府的小姐沐长歌进皇宫呢?

    墨九尘想到这里,脸色陡然翻白,他看着云太傅,明白了,“是他故意的?”

    这个他,就是当今皇帝。

    如果不是当今皇帝主使,皇后娘娘身旁的丫鬟慧儿纵然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假传皇后懿旨,令尚书府的大小姐进宫。

    墨九尘思考到这里,突然起身,着急地想去见天牢。

    云太傅冷声,“回来?六殿下,这个时候,你若去天牢,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同尚书府的大小姐沐长歌关系匪浅?

    皇帝这么做的用意,除了打压东宫,同时还是为了警告诸位皇子,他本人对党·争的痛恨!

    没多久,云初初就被皇帝身旁最为贴心的内监带过去问话了。

    进了殿门,就听到上方传出一个声音。

    “坐吧。”

    云初初温婉又恭敬地颔首,“多谢陛下。”

    坐定后,她其实有些尴尬。在此之前,她已经揣摩了很久。

    心里头对于那丫鬟慧儿的出现,也有了几种猜测。

    唯一的一种,她最敢想。

    那就是丫鬟慧儿是皇帝指使的。

    “知道今日朕为何要单独见你么?”

    云初初佯装不知,“臣女不知。”

    “在此之前,朕想问问你,苏妃为何会冤枉你行刺于她?”

    云初初抬眸,没觉得难耐,只是道,“臣女不敢说。”

    “说,说错了,朕不降罪于你!”老皇帝的脸色如墨一般,神色敛得极为庄重。

    云初初愣了下,回答,“回陛下,其实臣女并未行刺苏贵妃。”

    “那她为何执意如此?”

    “臣女不知。”

    老皇帝心里头当然明白为什么,但是他就是想装作不知。云太傅只让丫鬟慧儿故意谋害苏贵妃,以此栽赃给皇后娘娘。但是皇帝背后又令丫鬟慧儿去宫外接了云初初。

    如此一来,云初初就会为了自己脱罪,而说出实情。一旦说出实情,尽管无心,却依旧会让皇后娘娘成为嫌疑人。

    到那时,皇后娘娘内心就会觉得奇怪。甚至于痛恨沐长歌这女人的祸害和背叛。

    沐长歌是尚书府的人,也代表着尚书府。经过这件事儿,就算离间了东宫和尚书府的关系。

    反正一时半会儿,皇后娘娘是不会允许东宫太子同尚书府有什么往来了。

    届时,他再以苏贵妃居住冷宫,生命安危无法得到保障为由,重新安置。便可成功地将自己的意中人迎回后宫。同时对二皇子墨长迎加以重要,也就不再遥遥无期。

    这算盘打得溜,云初初分析时,只觉得全身发抖。当然这是她根据人设猜测到的。具体是怎样的,她还没有调查。

    “你好好想想?”皇帝再试探。

    云初初果真装作愚昧地想了想,自言自语地嘀咕着回答,“臣女试问同娘娘没有什么仇恨,她也不至于要陷害于我。可她如此肯定,必然真就见到了假扮我的模样刺杀她的暗·卫。所以陛下,娘娘定是无辜的。”她顺带还神助攻皇帝,搞垮尚书府和东宫的关系,“可是慧儿是皇后娘娘宫里边的,如果不是皇后,那又会是谁设计了这么一出呢?”

    达到皇帝想要的目标了,皇帝诡谲一笑。十分开心。

    “好了,此事儿朕会好好派人调查清楚!”就这样,皇帝让云初初出宫,回了尚书府。

    苏贵妃虽然没有恢复妃位,但是已经不再住于冷宫之中。皇后娘娘也没有多加指责,只是皇帝对其宫里的婢女做了说明,希望皇后娘娘以后能够看管好自己的婢女,不要让自己的婢女为非作歹。

    三人同时为皇帝利用,吃了个哑巴亏。而三人当中获益最深的还是要数云初初。

    一来,从这件事儿上,可以看出皇帝反感东宫和尚书府的关系,他反感了,那自己和东宫太子之间的婚事就没有可能了。自己本来就十分反感东宫太子这个渣男,也反感尚书府里长辈在婚事上的桎梏。眼下发生了这种事儿,兴许自己就自由了。

    二来,她本就想要设法救下苏贵妃,虽然自己在其中成为了棋子,没有发生多大的作用,但好在苏贵妃到底是从那座森森冷宫出来了。

    苏贵妃从冷宫出来,失·宠是暂时的,等过一段时间,二皇子墨长迎一定会得到皇帝的重用。

    ------题外话------

    谢谢,每天早上十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