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52)皇帝手段,她的临场反应!
    翌日,不为人知的计划开始了。

    皇帝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询问下方臣子,尚书府的大小姐沐长歌婚配何人合适?

    文武百官皆摇头。

    尚书大人沐远扬当即被震地六神无主,竟然无从下手。

    他想,今天见鬼了?皇帝竟然操心起他嫡女沐长歌的婚事儿了?

    底下凡是东宫太子那边的大臣,都提议沐长歌嫁给东宫太子。

    然而皇帝这边一听,脸色登时就黑了。什么都不问,径直捋了捋袖子,“这儿女婚事最讲究你情我愿,不如沐卿,你让长歌到大殿前来自己决定?”

    尚书大人沐远扬听后,心急如焚。但为了提前给女儿提个醒儿,他还是兴致盎然地下去接女儿去了。

    不料被内监拦住。

    “沐卿,怎值得你自己跑一趟,朕派人宣进宫来便是?”

    沐远扬回眸,想不通这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被人带进宫的云初初也是一脸懵,主要那本书里面,皇帝同原主沐长歌也没多少互动。

    因此,她神色悠悠,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殿中,东宫太子和几位皇子都在。

    这皇帝的用意,无人猜得明白。

    沐长歌进殿——

    一声犹如公鸡打鸣的宣召声传进殿中,云初初就款款来到了圣上面前。

    四周文武大臣和皇子们纷纷眯着眼睛瞧着她。

    “臣女长歌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起袖,“起来吧。”

    末了,这刚站好,皇帝那厮一个问题就扔下来。

    云初初听得眉梢直跳?这成婚之事,竟然当着面问自己了。

    这是何意?

    她没办法,说了句不知道。不知道比但凭父母做主和但凭皇上做主,是有区别的。如此,还能显出,她因为觉得此事儿重大,她迷茫不安的意思。

    “不知道?”皇帝深邃的眼里,充满了疑惑,手臂一挥,“怎么,这大殿之上都没有人能够入得长歌的眼?”

    云初初一听,恍惚懂了。这明摆着,皇帝是看不过去,是想着方法地捏错啊。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治罪尚书府。但是治罪尚书府,需要一个幌子。然而,自己就成了他唯一可以利用的对·象。

    为了不辜负皇帝,又化解这个危险。她沉着冷静地同皇帝道,“回陛下,臣女欣赏真君子,大英雄,以及专一之人。若这殿上有这种人品的男人,我沐长歌必嫁。不过现在,长歌虽然接触了很多公子殿下,但因为时间少,了解浅,是以并不能确定!”

    皇帝那边一听,当即就震惊了,心想这沐长歌果然脑瓜聪明,三言两语,就化解了尴尬。

    尚书沐远扬刚开始还觉得自己的女儿愚蠢,然而等他发现皇帝双眼浓黑,神情冷漠之时,他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分析得如何准确了。

    “可是朕听朝野上下,街巷花·市,皆以为长歌会成为东宫未来的太子妃?!”他说这话时,咬牙切齿。

    尚书沐远扬顿时明白,皇帝反感东宫太子和嫡女沐长歌的婚事了。因为这一举动,就仿佛是在为未来稳固帝位做准备。

    皇帝觉得自己都还没有死,底下的儿子就开始谋划。且这谋划的还是他打算让其拥有未来储君之位的太子。他想,自己对太子何等宠、爱,就算没有回报,也不该如此算计。

    他感觉皇位遥遥坠落,皇权随便被人挑衅,自己面子上过意不去。在这样的时刻,他才生出了这种不想看见亦或者听见有关东宫太子选择太子妃的事儿。

    听见皇帝这么质问,尚书大人沐远扬和云初初连忙跪地。

    云初初拱手,反驳辩解,“陛下,朝野上下,花街柳巷谈及的事儿,又怎么可能一定是真的呢?婚姻大事儿,可不是几句流言蜚语就能左右的?”

    皇帝预料到此,重手一拍,“放肆!”

    “陛下恕罪,小女口无遮拦,不是有心顶撞的。”尚书沐远扬为了尚书府的未来,言辞恳切地求饶。

    皇帝眼神黯然,目光往东宫太子看过去。

    他了解他这儿子,心思沉重,当然,他不傻。自己说得这么清楚明白了,也不可能就这么若无其事地再跪地求婚。

    当然,他更加明白一件事儿,对于自己参与党争所做得一切,他这个父皇早已经容不下了。

    皇帝撑着脑袋,声音沉定。眼珠子一转,狡黠地笑了下,就让退了朝。

    内监那句有事请奏,无事退朝说出来,云初初终于松了一口气。

    皇帝今日唱这么一出,短时间内,东宫太子是不敢去尚书府了,更不敢光明正大地同尚书府的女儿们说话嬉闹。

    因为他害怕。

    倒是太子回宫,把这事儿转告给了皇后。

    皇后听了,双手拢紧,“看来,你父皇是觉得你别有用心了。”

    东宫太子难忍,“母后,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说起来,他也是害怕。既然他害怕。咱们自然不能让他害怕,这个节骨眼上,你只循规蹈矩,不再纠缠尚书府的姑娘们便是。另外,最近也不要宣沐远扬进宫,商量诸事儿了。”

    东宫太子叹了口气,只能点头,“是,母后,皇儿明白。”

    “哦,对了,近日你舅舅过来见过母后,他说,陛下召见了云太傅。平日里,陛下绝对不会召云太傅进宫,除非……是有什么要紧之事儿。你舅舅没有多想,刚开始也没有在乎。不想,今儿个皇帝去了那座废弃的冷宫……”

    太子一听,恍然如梦,“母后的意思是,父皇他想要放那些贱、人出来?”

    “你父皇生、性最忌欺骗,就算去见了苏妃,他也不会放她出来。”皇后自以为跟在皇帝身边多年,十分了解他,可是对于最近皇帝一次两次地看望冷宫苏贵妃,她整个人就开始慌了。

    要知道,倘若那女人出了冷宫,皇帝定然会找各种理由网开一面。毕竟,她让西芸国的成媛公主假扮苏贵妃引、诱皇帝,皇帝就上当了的。

    “母后,那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做?”

    皇后思索道,“静观其变吧。”她相信,只要她时刻提醒皇帝,苏贵妃和宫外的青虹先生有、染,她必然受不了这顶绿帽子。

    此事是她唯一扭转局面的机会。

    云初初在发现当今皇帝对原主沐长歌和东宫太子的婚事,不是那么满意后,心里面感到很惬意。

    同时,对于苏贵妃的事儿,她也看得比较开了。

    到底,苏贵妃什么时候出冷宫,二皇子墨长迎什么时候振作,都不会影响到她。

    但是先前自己做了那么多,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况且,七皇子墨子轩和十三皇子墨疏离也知道自己的计划,冷宫那边,她也去过了。

    什么都不做,也不大好。

    而且万一以后皇帝一命呜呼了,东宫太子掌权,保不准还要和自己联姻。

    于是乎,云初初还是打算,将人给弄出来。

    她大胆地到六皇子墨九尘的府上商量这事儿。

    墨九尘盯着她的脸,反问,“还是打算救么?”

    ------题外话------

    喜欢请收藏,推个文《暖婚共享》

    拥有超常记忆力的人会怎么样?

    爱人的一切,她记得清楚。

    朋友的一切,她记得清楚。

    坏人的一切,她也都记得清楚。

    ……

    重生前,她谨慎小心地同歹人斗争,却因为被人设计,误会最爱,丢掉性命。

    重生后她手段果决,智商和武、力值双重在线。

    唯独一人。

    她听之,爱之,护之。

    旁人眼里,那个他,是医学博士,是天才医生。

    朋友称他“郁医生”。

    但在她的眼里,他却是腹黑霸道,痴情专一的京都“宁爷”。

    有人说宁爷冷漠疏离,不喜女、色,其实谁都不知道,当一个女人披着乌黑清爽的头发,出现在宁爷的面前,说出那句“想要把你的眼睛据为己有时”,

    她就已经成了宁爷世界的唯一,希望的曙光。

    深陷进去,再不出来。为一人着迷,为一人疯魔,为一人情深……

    提示重生,宠文,男强女强,双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