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44)太傅计划
    当今皇帝对皇后娘娘是十分宠、爱的。因为皇后做事儿理智,而且本人聪慧。哪怕对皇帝有想法。也不会在面前说出来,挑拨夫·妻二人的关系。

    皇帝本身比较孤僻,自然也比较喜欢有着独立思考的皇后娘娘。

    这也是为什么,他明明知道,却要小心地解决掉这件事儿的根本原因。

    沉思了下,他狡猾如狐狸的眼睛转了转,“长歌,如果是你,你当如何抉择?”

    云初初知道,皇帝开始在盘问自己了。他或许就是太不自信,以至于想要通过眼前的女人,来了解到尚书大人沐远扬的想法。

    既然知道这个道理,她当然不会茫然,“陛下,臣女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

    皇帝拈着袖子,不以为然,“为何?”

    “长歌这个做女儿的,自然要遵从父亲的意思。可父亲身为尚书大人,若是上面加以威逼利·诱,想必他不遵从,也显得很不现实。今日陛下留长歌,如果单单是问长歌自己的意思,或许还可以。可如果问父亲,更加显得不现实。况且,陛下的心里,或许根本就不赞同太子殿下迎娶长歌为太子妃,不是么?”

    这分析只字不差,但字里行间,她也将自己不得不做太子妃的理由说出来了。同时也帮助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尚书大人沐远扬脱了罪。

    自己要做太子妃是因为父亲上面逼迫,而父亲不得不上自己做太子妃,又是因为受皇后娘娘蛊·惑。

    一听这个,皇帝的眼神更加深邃了。

    他怅然地抬起手,让云初初退下。

    等到退下后,立即请了朝中太傅云中天,入得殿中。

    这太傅已经五十七,八。此人才华横溢,年轻时就已经是当今皇帝的老师。

    此刻,皇帝召他前来,就是询问解决此事儿的办法。

    云太傅到得殿中,正要行礼,被皇帝伸手赐了座。

    “云太傅啊,坐吧。您当朕老师那会儿,可没有这么多繁文缛节!”老皇帝吐槽了一下云太傅,立马斜着眸子,示意了内监公公,让其退出殿外。

    托着拂尘的内监公公,躬身退后走了数步,到得门外时,方才离开。

    殿门被重重合上。

    皇帝叹了一口气,语气平静,“云太傅啊,朕这次遇到一个难题,想要请教于您。”

    云太傅眼睛抬了抬,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拱手道,“陛下折煞老臣了,到底是什么难题,您但说无妨。”

    “东宫那边不仅在朝堂上收买六部大臣,还连合朕的皇后,同尚书大人沐远扬勾·结。”皇帝心不由地抽了一下,紧跟着脸色冷肃,“这些年来,她们母子俩在朕眼皮子底下做了不少事儿,就连……就连西芸国的成媛公主,皇后她都绞尽脑汁地为太子拒绝,送到了朕的面前。这……”

    云太傅听后,慢慢思索着,随后,分析道,“陛下今日找老臣来,可是寻找一个切实的法子?”

    “好了,老师,您别卖关子了,有法子就直说。”皇帝手臂一扬,当真急地满眼沧桑。

    这云太傅拢着袖子,从旁点醒道,“陛下,太子之所以敢肆无忌惮。无外乎在这朝堂中,没有任何阻碍。可倘若,太子存在了对手,那么他就会心存忌惮,不再肆意妄为。”

    被云太傅这么一说,皇帝两眼放光,“云太傅……您的意思是?”

    “陛下明白老臣的意思。”眼下所有的皇子里边,能够让太子产生忌惮的,几乎没有,若说有,那只能是一个人。就是二皇子墨长迎。

    墨长迎身份高贵,既能上阵杀敌,又能处理国事。若是以后做了皇帝,一定能够赢得民心。

    但皇帝几乎不敢往二皇子墨长迎身上想,因为曾经是他自己,亲自送他宠·爱的苏贵妃,也就是二皇子的母妃去了冷宫的。

    这些年,回想着,苏贵妃的那一切,他其实有些心酸。

    “可是太傅啊,您也知道。朕已经将他的母妃锁在了冷宫里,如今……”皇帝这个人好面子,总觉得如果突然放自己囚禁的苏贵·妃出来,一定会被天下人耻笑。

    但是云太傅这边却下意识地笑了一下,他弯腰,“陛下,苏贵妃当年虽然犯了错,但是二皇子又何错之有啊?这些年,他住在自己母妃冷宫的旁边,日日守护着自己的母亲,如此孝顺的皇子,原就不应该得到这样的结局!”

    皇帝听着云太傅的心思,心情陡然平和了下来,他赞同道,“你说得不错,总的来说,都不是他的错。朕不应该对他无情。”

    他总是用这样的方式来隐藏自己的自私。明明是想让二皇子墨长迎回来,牵制东宫那边的权利,但是他却总要让别人以为他是一个好父亲。

    云中天心中冷笑,却不由地歪了下嘴。

    是的,云太傅恨面前这个皇帝,他非常恨他。

    他恨当年自己要受皇帝的意思,将这个人扶上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这个人一登上皇位,性、情大变。连曾经的忠臣,那些为他在战场,浴血厮杀的人,也都成了他权利上的忌惮。

    为了权利,他将那些可能危害他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杀掉了。

    而其中有个人,是他此生的痛。

    这个人,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以舞·姬的身份隐藏在青、楼,后来被皇帝看上,招进皇宫的女人,也就是现在六皇子墨九尘的母妃。

    今夜,他之所以前来,是早就布好了局。当墨九尘让他行动,为二皇子墨长迎求情时,他就一马当先地开始了。

    很多人或许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墨九尘知道,他是在保护自己,同时也是为了达成他意中人唯一的心愿。

    离开皇宫,在宫门外碰到了等候在那儿的墨九尘。

    “关伯,让太傅上车!”关伯伸手,搀扶着云太傅上得马车。

    云太傅宠、溺地看了一眼墨九尘,微笑着捋了捋胡须,“六殿下,您交代的事儿,老臣已经办妥了。”

    “多谢。”墨九尘拱手行礼,须臾间突然问道,“太傅,父皇那边可有说过什么?”

    “六殿下的主意不错,老臣的计策也不错,现在,老臣以为,过了今夜,那个多疑的皇帝,就会有意迎二皇子回府了。”云太傅颔首,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随后又从自己的袖子里,拿出一块玉珏,“当年,苏贵·妃是为了那人才愿意认罪伏法的。倘若她知道那人死了,一定不会就这么在冷宫里面待下去。”

    六皇子墨九尘接下玉珏,看了两眼,神色明朗却又充满了怀疑,“这……这东西真有用么?”

    云太傅不知不觉地望了一眼墨九尘。在他眼中,虽然这是自己心爱之人和皇帝所生的姑娘,但是他却完美地继承了母亲的容颜。特别是那一双大眼睛,痴情又完美。

    他一时看得入迷。

    “太傅?”

    ------题外话------

    每天早上十点更新,喜欢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