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39)反将一军
    墨九尘双手抱臂,认为云初初的做法不妥,他说,二夫人一定会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为由,挑起事端,然后让尚书大人和老夫人生气。毕竟,他虽然喜欢她,却还是想要保住她的名节。

    云初初听君一席话,感动地落泪,心想,墨九尘果然比渣男太子靠谱,是个能嫁的好男人啊。

    “九尘,你以为我有那么傻啊!”她十分淡定地拉着墨九尘坐下,得意洋洋地诉说自己的见解,“若是名声能够同你纠缠在一起,也挺幸福的,到时候说不定当今的皇后娘娘就会讨厌我这种不检、点的女人,然后也就会顾忌到自己的脸面,不会逼迫东宫太子找让我做太子妃了。可是我以为,不要低估了我父亲和祖母为成为皇亲国戚的执着的爱,所以即便是这事儿发生,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地压下来,或者对漏洞百出的事儿做出合理又公平的分析。如此一来,对我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她说出这些理由时,淡然沉着,丝毫没有因为害怕因为和墨九尘在一起丢了名声的恐惧。

    这是和曾经的沐长歌不一样的地方。

    墨九尘这样想着,不禁细细地打量着对方,良久,搬了把板凳,端端正正地坐在了房门正中央。

    听见声音,她跳起来,连忙拉了墨九尘也坐到位置上去,“哪,他们来了。”

    不过开门地这一位却不是二夫人宁氏和二小姐沐雅楠,而是年纪最小,对木艺格外感兴趣的七小姐沐冰灵。

    她稚嫩的声音传进来,“这下终于找到了……”开心地摸了钥匙,将房门打开。

    随之就见到了正襟危坐的云初初,以及端坐在后面品茶的墨九尘。

    七小姐沐冰灵瞪大了眼睛,“长歌姐姐,你……你和六殿下在这儿……”

    云初初摊了摊手,“如你所想。”

    这七小姐沐冰灵见到二人独处的画面,心下慌张。捂着嘴巴,话都说不出来。

    当然,她飞快地跑出去,还没有把这一幕传出去,那尚书大人沐远扬跟随着二夫人宁氏就往这边来了。

    云初初快速起身,将下、药的茶水倒得一干二净。

    墨九尘迟疑不定地看着她,“……这是在做什么?”

    “二娘费尽心机做了这么多,我……帮帮她。”诡笑一番,就把茶杯倒扣了起来。

    当然,在她做完这一系列动作,老夫人颜氏和尚书大人沐远扬都来了。

    怔怔地站在门口,双眼觑着里间的云初初。

    “长歌,你怎么……”尚书大人沐远扬背着手,最先对这一幕感到失望。

    这原主沐长歌从小到大,就是当成太子妃养的,如今这太子妃没有做成,就和六皇子墨九尘勾、勾、搭、搭的,着实有些失体面。关键是,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只怕东宫那边不会作罢。

    “回父亲,二娘请我去用了好吃的点心过后,我就准备到院子里走走,不想碰到了六殿下,于是和六殿下闲聊了两句。”云初初恭敬地望着老夫人颜氏和尚书大人沐远扬,“父亲,祖母,让您们担心了。”

    二夫人宁氏这次比较聪慧,在场没有说过一句话。不过看她带那么多下人,估计就是为了这件事儿,做宣传的。

    云初初叹了一口气,眼露真诚,“父亲,母亲,二娘做的糕点真是堪称美味。长歌喜欢得紧。”

    老夫人颜氏听后,理智地看着二夫人宁氏,“素日,你们不和。如今,二媳妇都可以给长歌做糕点了,着实大度,看来老身让你管这后宅之事儿,果真是管对了。”看起来好像是夸奖,其实每句话都别有深意。

    首先,老夫人颜氏的内心深处,是希望沐长歌成为太子妃的,如果这会儿让自己的孙女和六皇子墨九尘传出了什么难以言喻的关系,无论对尚书府,还是对云初初本人,名声都是不大好的。

    所以一听这句话,老夫人颜氏精明地讽刺了二夫人宁氏。骂人不带脏字,十分地嚣张霸气。

    二夫人宁氏尴尬地笑了下,望着云初初,客套又谦逊。

    不过,她好奇,为何这云初初没有昏睡过去,又为何不拆穿她,是自己请她来这楼阁中的?

    她到底想做什么?

    云初初不按套路出牌,实在令宁氏头疼。

    计划如想象的容易,她竟然一点儿开心不起来?

    墨九尘沉闷片刻,不想让四下的人误会意中人,说着就要站起身。

    云初初见他上来,快先一步地跪地,“父亲,祖母,女子闺训,长歌回去就抄写,今日必定全部记住。望父亲和祖母不要生气!”

    看孙女认错快,老夫人颜氏也不想将此事儿闹大,挥挥手,斥退了众人。

    只是离开前,和墨九尘恭敬地行了一下礼。

    墨九尘回以一礼,之后不想给云初初找麻烦,索性离开了尚书府。

    “六殿下,长歌送您。”

    云初初护送墨九尘步下阁楼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四周女婢那窥探的目光,但是她心底却高兴地无法形容。

    一路上,面带浅笑。

    走进阑珊处,墨九尘则压低声音问他,“长歌,你到底怎么想的?”

    在他眼中,今日明白着二夫人宁氏算计她,她如此沉着,还要自己算计自己,实在是匪夷所思。

    不过云初初没有抬眼,依旧一本正经地回答,“不要转过脸看我,听我说,九尘,现在四周跟踪的女婢说不定还在观察咱们。”

    墨九尘听后,忽而顿步,“真有人在?”凝着眉头,不解道,“谁的人?”

    “我父亲和祖母的,说不定还有二娘她们的。”云初初咧着嘴,笑得得意,“不过九尘,你要记得。这几日,都不要来府上了,等晚上我有空去找你。”

    墨九尘停了一步,喜出望外,“什么时辰到府?”

    云初初小声回答,“晚上,戌时。”

    “好。”

    墨九尘离府前,护卫常宁和关伯已经在门口等待了。

    大雪突至,不便行路。是以到得尚书府的护卫常宁和关伯在自家主子进入府门后,就主动地返回,套了马车,重新来到尚书府门口。

    站在雪地里等了大半个时辰,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主子。

    关伯坐在马车里,纳闷不已地询问道,“殿下,今日如何这么久?”

    墨九尘回答,“长歌让本王留下用膳。”话锋一转,又有些伤感,“不过,今日出了事儿?”

    关伯望着墨九尘沉重地化不开的眉,怅然地问道,“难不成是长歌小姐她……”

    “今日,府中之人存心设计,想借本王,毁长歌名节!”墨九尘抚着眉头,难耐。

    关伯听后,有些担忧,“那长歌小姐她怎么样了?”

    墨九尘想着云初初面临着府中之人算计所做出的一系列搞笑举动,似疑非疑,“长歌她……本王猜不透。”

    怎么可能猜得透呢?

    被人算计,装做饮下迷、药,正常人的应对措施应该是逃离现场,事先通知他,然而想办法应对?

    可她怎么做的?

    伪装昏迷不醒,等自己前去,而后想办法,开门,放自己进入,随之抬把凳子,让自己看戏?

    老夫人颜氏和尚书大人沐远扬来到这儿,看到他们孤、男、寡、女,不会多想,根本不大可能?

    可云初初却将计就计,以背闺训为由,向二人道歉?

    做这一切什么意思,他实在看不明白。

    ------题外话------

    这是第二更,k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