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31)执着抗婚
    封妃的消息传得异常快,云初初都没想到,自己苦心经营的计划,竟然还有破绽。

    西芸国的成媛公主就这么成了板上鱼肉,被当今皇帝给霸、占了。

    她望着苍天,觉得老天爷太可恨。可是成媛公主被封妃,不在她的掌控之中,故而她本人也觉得十分地可悲。

    可是还能怎么办呢?

    皇帝的女人了,还能拉下来,再让她成为太子妃?着实不大现实。

    也是她傻,怎么都没想到西芸国成媛公子的身份。这在背后一查,她才知道,成媛公主只是一个身份尴尬的公主。如此尴尬的身份,那精明的皇后娘娘能够让她做儿媳妇了才怪?

    成媛公主没有嫁给太子,这太子妃的位置还得空着。

    太子妃的位置迟迟没有人坐,云初初心里头慌啊。

    这尚书大人沐远扬和老夫人颜氏一直惦记着自己嫁给渣男太子,成为太子妃。

    云初初作为尚书府嫡女,不可能理直气壮地退婚。为了自己的未来幸福,为了尚书府这个靠山,她必须得不动声色地推掉太子妃之位。

    思来想去,除了给渣男太子找一个太子妃外,如今就只有另外一个可能了。

    沐雅楠虽被渣男太子喜欢,但尴尬的身份让她没有底气,皇后那边也不会同意。既然找沐雅楠做太子妃没有希望,那就只能期望找一个有实力的,可以让皇后接纳的女人。可眼下,该死的皇后娘娘偏偏看中原主沐长歌的高贵身份了,于是乎,短时间内,对方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既然无法改变主意,那就只有另外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改变这个占着位置的渣男太子。把这个渣男太子扳倒,皇后娘娘扳倒。那么太子就是新太子。新的太子出现了,势必不会采取一样的措施,非要迎娶她这个女人为太子妃不可。

    若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不用做太子妃了,不用做太子妃,她也就脱险了。

    可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想要扳倒现在的渣男太子和一国之母,谈何容易?

    自己又不是神仙,能控制皇帝思想,想怎么就怎么?

    唉。

    她叹了一口气,想起了书中的一个得皇帝心的皇子。

    二皇子墨长迎。

    作者在书里没怎么描写,只一笔代过,说这二皇子墨长迎因为母亲被囚冷宫,地位受到了影响,居住在偏僻的宫殿里边,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那地方无人问津,环境不怎么好,再住下去,很容易生病。

    为了不让这个可以同渣男太子抗衡的二皇子死,云初初决定,替苏贵妃洗刷冤屈,放二皇子墨长迎出来。

    不过墨长迎的母妃苏贵妃犯的事儿,还得有所了解才成。

    “黛黛,黛黛……”云初初起身,唤了婢女黛黛进屋。

    婢女黛黛恭敬上前,“小姐,什么事儿?”

    “黛黛,去准备两份厚礼,我要去送人!”云初初小声地叮嘱。

    婢女黛黛听到送礼二字,高兴地下去准备了。本以为是出府,去看六皇子墨九尘。却没想到,云初初让她拿着礼物,去送给三夫人胡氏和三小姐沐若云。

    她露出不悦的目光,“小姐,这三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啊,您怎么还去讨好她?”

    “自然是想跟她搞好关系呗!”云初初红唇抿了抿,手指拨弄着茶杯盖,“黛黛,若云妹妹的确有些得理不饶人,但是她同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矛盾。而且三娘在府里因为地位低,多次被人挤兑,但倘若我愿意和她们亲近,你想想,若云妹妹会拒绝么?”

    “小姐的意思是?”

    “在这府里,可以好好地打发的,非她莫属!”云初初如果不是想要趁着和沐若云打好关系,去向她的表兄询问一下二皇子墨长迎的事儿,绝对不可能去看对方,甚至还准备什么礼物。

    当然,沐若云在云初初携礼到时,就已经错愕不断了。

    ……

    三小姐沐若云站在门口,故作面色和善道,“长歌姐姐今日怎么会来妹妹这儿来?”

    云初初跟着虚伪地笑,“听黛黛说,我在临园这一段时间里,若云妹妹在父亲面前,替我说过好话!”

    沐若云同二夫人宁氏有矛盾,自然要做些让二夫人宁氏烦心的事儿。原主沐长歌被惩罚,对于二夫人宁氏而言,就是一件开心的事儿。是以,沐若云也曾在尚书大人沐远扬的跟前,替原主沐长歌说好话。

    要不是二夫人宁氏的话,沐远扬信以为真,说不定,他会在旁人求情的基础上,赶紧将自己的嫡女接回来。

    三小姐沐若云挨了挨额头,笑意至脸,“原来长歌姐姐说得是这个啊。可惜,妹妹没有本事儿,没有说服父亲,提前接长歌姐姐回来。”

    云初初跟着客套,“虽说若云妹妹的求情在父亲面前没什么用,但若云妹妹对姐姐的这份心,姐姐全都记在这儿的。”她的手指在自己的心口点了点,“日后若云妹妹有需要的地方,只管同姐姐说,姐姐能够做到的,一定义不容辞。”

    三小姐沐若云听了,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细眉,当然她的白眼翻地也很是生动,“长歌姐姐哪里能够帮到我,我母亲地位卑贱,不讨父亲的喜。连带着,父亲也不怎么喜欢我。眼下……”说起这个,她上挑的细眉凝紧,神色不安地眨了眨眼,“父亲已经千方百计地想要将我打发出府了。”

    云初初作为听者,能够体会到沐若云内心的伤悲。没错,二夫人宁氏在知道府里的账簿是被三小姐沐若云翻出来,呈交给沐远扬的,宁氏就已经牢牢记住了这笔账。

    三夫人胡氏接二连三地受挤兑,就连三小姐沐若云也跟着遭殃。宁氏在和尚书大人沐远扬床、头吵架床、尾后,就想了法子,给三小姐沐若云找了一门亲事儿。

    听说是嫁给一个大将军。

    因是将门之后,三夫人胡氏那边也没有其他的法子,只能隐忍地同意。

    尚书大人沐远扬觉得,同柴老将军结为亲家,日后自己的嫡女成了太子妃后,就可以一起辅佐太子殿下。

    母亲胡氏的隐忍,尚书大人和二夫人宁氏的敷衍设计,让三小姐沐若云情绪崩溃。

    刚刚云初初来时,就发现三小姐沐若云在冲丫鬟发火。由此可见,她内心是有多反感这门婚事了。

    可云初初也知道,二夫人宁氏之所以想把三小姐沐若云嫁出去,不是真心实意地替对方着想,而是那柴老将军和柴小公子常年征战,并没有经常在帝都里呆着。

    如果不常在帝都呆着,那么她就看不见三小姐沐若云。所谓眼不见心不烦,自己的敌人离自己十万八千里。那心里,别提有多么惬意了。

    况且,万一运气不好,柴小公子打仗牺牲了,那这三小姐沐若云就会成寡、妇了。曾经的敌人落得那么悲惨的地步,宁氏怕是做梦都会笑醒吧!

    ------题外话------

    每天早上十点更新,喜欢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