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27)痴情守护
    当天在墨九尘王府里用了午膳后,就又啰嗦地交代了自己刚刚的叮嘱,随后携了婢女黛黛,从王府里离开。

    墨九尘舍不得她一个人走,这次亲自相送,还要准备马车。

    云初初赶紧阻止,说是坐马车回去,恐怕会被人看到,到时候再徒增麻烦事儿,比较烦心。

    墨九尘一听,也就没再吩咐。

    只远远地观望着,目送云初初的背影。

    关伯站在石阶上,安慰道,“殿下,进去吧,天儿冷,风大,别伤了寒。长歌小姐,明日还能见到的。”

    墨九尘温心地瞟了关伯一眼,捋了捋袖子,迈步入了府。

    一进府,就将云初初交代的吩咐给关伯,还让他明日将雪豹牵出来。

    关伯先前不知道这茬,此刻一听。反而吓住了,“殿下,您明日还要把雪豹给牵上。”

    墨九尘点头,“是啊。长歌交代过了,一定得带上。”

    关伯苦笑着摇头,他觉得雪豹过大,长相凶猛,露露牙齿,都可以让身旁的人避开很远,如果这个时候带着雪豹,明日那西芸国的成媛公主只怕会多有说辞。心想堂堂天辰国,还有皇子以一头雪豹为宠、物的。本来穿着一身黑,就够让人觉得冷漠无礼的,偏偏还带着凶兽。这岂不是让成媛公主厌恶到了骨子里?

    然而关伯的劝说并不管用,墨九尘眨着深不可测的眼睛,固执已见地回答,“长歌离开前,再三交代过,本王若不依她,她岂不是要跟本王急。”

    “这……”

    自家主子对尚书府的沐长歌小姐宠到如此地步,他也确实没有什么法子,便只能算了。

    ……

    云初初回府,发现大厅里坐了一个陌生的公子,不过,看这位公子玉冠束发,身上着了件大红色的官袍,心里着实好奇。

    此人就是沐若云的母亲胡氏哥哥的孩子胡仲景,官拜户部侍郎,为人老实,正义凛然。

    他今日前来,是听从父亲胡云天的吩咐,过来看看沐若云的母亲胡氏。

    这会儿云初初突然回来,撞上此人,一时竟然愣住了。

    她想了半天,都没想到这个男人是谁。还是沐若云心直口快地介绍,她才了解。

    “长歌姐姐,怎么,我表兄仲景哥哥之前过年还来过,怎么,你不记得他了么?”沐若云对自己的表兄胡仲景十分崇拜,对于云初初那恍然不知的表情,她有些不高兴。一不高兴,就总喜欢维护两句。

    而尚书大人沐远扬表面上没有什么怠慢的,但心里却不甘心,想着这胡云天一个小小的知府大人,就有了一个如此优秀的儿子,而他底下唯一的几个孩子,还什么都没考上。唯一一个嫡出的,却是个女儿。甚至这嫡夫人还死了。这辈子,儿子是没什么指望的了。后来又想着庶出的几个儿子,全没出息。好几次考试,都没高中,心里更气。

    眼下看着胡仲景,他心里头又是欢喜,又是心酸。

    全书里作者对胡仲景描写还是很多的,唯一一个寒门子弟,凭靠着自己的努力,榜上提名,在户部侍郎一职位上,坐得稳稳当当。

    三小姐沐若云虽然很想嫁给他,但她母亲胡氏和舅舅胡云天,却怎么也不同意。原因就在于,胡氏和胡云天兄妹俩觉得,如果亲家成婚,日后就没有人互相帮衬,还容易受人欺负。可如果沐若云嫁得好,胡仲景又能凭借才华娶上一位官家小姐。那么二人日后不仅可以互相帮衬,还能得更多的贵人照顾。

    然而,他们二人的想法,胡仲景和沐若云并不知晓。

    “长歌妹妹,仲景兄有礼了?”

    云初初见胡仲景朝着自己叩拜,连忙伸手阻止,跟着也知书达礼地行了一个礼,“仲景哥哥过谦了。”

    她行礼后,尚书大人沐远扬看胡仲景还在和女儿客套,想了许久,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

    他觉得胡仲景本人挺有才华,又是户部侍郎,如果可以成为二姑娘沐雅楠的夫君,那么胡仲景就成为了自己的女婿。一时想得多,他竟忍不住笑了。

    看沐远扬那样笑,云初初觉得没憋什么好屁?加上饭桌上,尚书大人沐远扬连续提问胡仲景,可有意中人,可有婚配等话,云初初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

    沐雅楠可是一个有利于自己摆脱渣男男主的关键人物,绝对不能让尚书大人沐远扬随随便便地给嫁出去。

    于是她捏着筷子,帮着说好话,“父亲,您这样问。仲景哥哥可是没办法吃饭的。再说了,仲景哥哥来一次尚书府,你就忙着牵线搭桥,怎么就不问问人家有没有这个意思?”

    沐远扬瞧了瞧二夫人宁氏,随口夸赞道,“仲景才华横溢,又是户部侍郎。若你……若你雅楠妹妹嫁过去,说不定……”

    “父亲……”云初初翻了一个白眼,“上回您要将雅楠妹妹指给外人,雅楠妹妹为此可是在长歌跟前动了怒,您这要再想着这个,总得问问雅楠妹妹自己的意思吧?”

    虽然话听起来有些膈应,但是也算为沐雅楠说了句好话。心思沉沉的沐雅楠一时间说不出那种感觉。

    自己小心了半天的情敌某一天突然帮助自己说话,真是不可思议。二夫人宁氏眼睛也是瞪得极大,握着筷子的手都在无助地颤抖。

    沐远扬不悦道,“呵,这不给你雅楠妹妹选亲么,你妹妹都还没说什么,你倒是先急了。”

    “雅楠妹妹一直以来,都是受了委屈不开腔,父亲你又不是不知道?”云初初为了未来的幸福,可是努力地保住自己这位渣男太子的官配,“再则,雅楠妹妹不说。父亲就不问么?二娘也在这儿呢,你也不问问她的意思?”

    一句话怼得沐远扬很没有面子。

    云初初初虽然觉得自己此举有些冒险,可是总不能让沐远扬真就做了这样的决定。到时候惹怒了渣男太子,渣男太子再把这位才华善良的户部侍郎给搞、死,那可就悲催了。

    胡仲景没有陷害过自己,只是书里,沐若云的官配而已,何必狠心对待呢?以帮衬一二的态度,她对此说了两句话。

    沐远扬对她过于激动的反应,有些狐疑。但也没有多加询问。只不过在望见对面的二夫人宁氏时,他发现,对方的脸色很不好。

    看来自己的长女说得对,她们母女俩很在意自己的安排了?

    罢了,还是不强行安排了,看看老夫人那里会怎么抉择吧?

    凭着对二夫人宁氏的关切和宠、爱,沐远扬及时制止了这个话题。

    云初初见他不说,也就敷衍着,全当过去了。

    ------题外话------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喜欢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