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24)伞下之情
    当然,毒的确为他的人所下,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的计划恰好为云初初铺了一块路。正是因为渣男太子派人下的毒,盖过了她那相生相克的药,正因为渣男太子做的这件事儿,才让从中帮衬的六皇子墨九尘成了老夫人颜氏的救命恩人。而云初初呢,这边也已经成功解决了丫鬟翠云。

    渣男太子的这个计划,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云初初不知根底,却是默默地傻笑。

    等着老夫人颜氏醒来,她赶紧唤来尚书大人沐远扬,兴致盎然地说着,“父亲,父亲,快,快,祖母已经醒了。”说完,又恭敬地朝着六皇子墨九尘行礼,“殿下,多谢了。”

    她这边说了一番感激的话后,那尚书大人沐远扬也赶紧起身,向墨九尘行礼。

    墨九尘嘴上虽然没有笑,但心里却是无比兴奋。他回礼的姿态格外温和,目光里也只是云初初一人。

    这边尚书大人沐远扬忽然瞥见屋子里站着太子殿下,没有办法,又只能朝着对方行礼。

    渣男太子瞟了一眼云初初,立马殷勤道,“长歌,本宫今次来晚了。”

    云初初虽然心里头,对他无感,可还是聪慧地鞠躬行礼。

    渣男太子冷笑着,瞥了一眼墨九尘,“呦,没想到六皇弟也在这儿。”

    墨九尘并不屑搭理,“是啊,本王也没想到皇兄会来这儿。”他说完这句话,便冲尚书大人沐远扬和云初初点头示意,准备告辞离去。

    走出鸿生堂后,云初初原也想要送一程。不料渣男太子忽然凑上前,虚伪地嘘寒问暖,导致她怎么都没有办法出门。

    “长歌,上回你腹痛难忍,眼下可是好了?”

    云初初点点头,冷漠状,“多谢殿下关心,长歌已经没有大碍了。”

    “是么,那就好……”话落,天边一个惊雷,看样子,就要下雨了。

    云初初心里焦灼,看了渣男太子一眼,立马屈膝走了出去,“不好意思,殿下,长歌身体不适,先回房了。”

    在众人眼中,沐长歌并没有朝着墨九尘离开的方向追去,而是直接从长廊回了屋子,并且离开前,用那样的眼神看了沐雅楠一眼。大概是心里头不满意太子和二小姐沐雅楠走那么近。

    婢女黛黛跟在身后,见她走得焦灼,隐隐不解,“小姐,您这是去哪儿?”

    “黛黛,给我准备一把雨伞。快点儿。”云初初走得快,吩咐得急。

    婢女黛黛不敢耽搁,直接去找了伞。

    递给云初初后,就见云初初拿着雨伞。翻后院的墙出了尚书府。

    婢女黛黛看云初初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家小姐是去追六皇子墨九尘了。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小姐究竟是怎么了,但看样子,自己小姐一定对墨九尘上了心。

    “啊,好急的雨……”雨花打在头上时,婢女黛黛单手挡着脑袋,快速地返回了屋里。

    而出了府的云初初,在房梁上飞檐走壁,终于在街上拦住了墨九尘和关伯。

    他们来时并没有坐马车,此刻二人是在走路。当然,或许没有想到会下雨,所以关伯也没有准备雨伞。

    云初初跑得太急,心跳得很快,她抓着墨九尘的胳膊,上气不接下气,“那个……下雨了,没伞吧?”

    墨九尘还没回答,伞已经打开,递给了关伯,“关伯,就由您照顾九尘了。”为了不耽误时间,让婢女黛黛在府里着急,因此她也没有多待,只是抬起头,冲着墨九尘笑了笑。

    云初初额头前细碎的刘海带着雨珠,却因为那温暖的笑,呈现出了一幅唯美的画卷。

    不由多说,她已经往尚书府行去,一个飞檐走壁,人已经消失不见。

    关伯愕然不已地盯着那把伞,伞面还透着一股淡淡的脂粉香。

    他开心不已地看着自己的主子墨九尘,“殿下,长歌小姐给您送雨伞来了!”

    是啊,他从来没有想过,太子殿下在场的时候,她竟然会第一时间考虑自己会不会淋雨,甚至第一时间送了雨伞出来。

    那般焦灼的样子,是对他的。毫无疑问的深情,伴随着九尘二字,缓缓地温暖全身。

    关伯瞧了雨势,压低声音道,“殿下,好快回去吧。雨下得大了。”

    墨九尘笑着问关伯,“刚才……真是她么?”

    “回殿下,确实是长歌小姐。”关伯看沐长歌对自己主子的样子,觉得她对自己主子是上心了。

    墨九尘看着伞柄上的水珠,突然在想,如果云初初知道,给翠云的那封信是他派人给的,她会不会感激自己。

    看她焦头烂额地对付一个丫鬟,他于心不忍。说什么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对方。眼下云初初不知道此事儿,都还能如此待他,可见。沐长歌对他有心,是真真切切的了。

    回府后不久,他彻夜难眠。坐在屋子里,一个人喝酒。关伯站在身后,也替他心。然而天色已晚,不能熬夜,于是拿了披帛盖在墨九尘的身上,催促他去休息。

    他却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话,都是关于尚书府那位沐长歌大小姐的。

    关伯依着他,甘愿当一个听众,不插嘴。用心地陪伴着对方。

    可是云初初这边,却麻烦了。渣男太子当时在鸿生堂的屋子里,同沐长歌搭话。沐长歌极其冷漠,甚至还感觉非常不高兴,故而渣男太子也心情烦闷。

    尚书大人沐远扬看太子殿下离开时,面上黑得如墨,便匆匆地去寻云初初。

    幸好云初初回来得快,要不然婢女黛黛恐怕很难挡住沐远扬不进屋子。

    “长歌!”他动怒地敲门。

    云初初得知对方来意,面无表情地起身去开门。

    房门打开,沐远扬又开始了说教。当然在说教前,他本人说了很多话,譬如,为什么要在渣男太子面前失礼,又为什么知道墨九尘会医治老夫人。

    云初初回答得非常迅速,条条在理。

    “父亲,六殿下是自己来的,来之前,听闻祖母中、毒,他就想着试一试。他会治好祖母,也是本人医术高明。至于太子殿下,当时我人不舒服,不想多说话罢了。况且。见了这么多面,还怕这一面么?”

    沐远扬看她双颊通红,独自揣测了很久。他想着以前自己的女儿天天打听太子殿下,对太子殿下喜欢到了要命的程度。可如今,却不搭理。很不正常。他觉得或许是因为太子殿下旁边站着沐雅楠,所以她有些吃醋,故而才会称身体不适,回到房间来。

    可是他哪里知道,云初初走长廊回来。里是怕对方猜到,她对墨九尘有好感,她是要去给墨九尘送伞呢。

    尚书大人沐远扬好忽悠,可这二夫人宁氏和沐雅楠却不大好糊弄了。

    二夫人宁氏深深以为,云初初刚才的举动,不是身体不适,而是和那六皇子有关。

    可她没有证据,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

    “雅楠,太子殿下既然对你有情,为何不……”二夫人宁氏忧心忡忡地念叨,“其实,你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太子殿下。逼、逼他,叫他让你封你做太子妃。如若不然,他对你的情意就是假的。”

    沐雅楠看着在自己面前和在沐长歌面前判若两人的太子殿下,内心也很矛盾。她甚至某些时候,也想问问太子殿下,这辈子会不会娶她?

    然而,她害怕。

    ------题外话------

    每天十点更新,喜欢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