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9)当日真相
    夏言平看云初初惆怅成这个样子,不禁急了,单脚踩在那檀木圆凳上,就开始打抱不平,“小长歌,你说,想让姨娘怎么帮你?”她表达得很快,立马就了解了云初初此话的目的。

    不过她也表示,自己很怀疑。事实上,夏言平不清楚,谁会莫名其妙地算计云初初?

    思量片刻,她着急地问,“怎么,小长歌,这个在背后算计的人莫不是那六皇子墨九尘?”

    云初初听了,翻白眼,“姨娘,你想到哪里去了。那六殿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我如何如何的好,对我多么多么的欢喜。这样的人,忍心看我陷入险境?再则,姨娘,就算六殿下要上演一出苦肉计,也至少最后要英雄救美吧。”

    看云初初直接否定了她的猜测,这夏言平略为狐疑。心想这小长歌以往都不屑提起六皇子墨九尘,今日怎么还替对方说好话,且还用六殿下这样的尊称来称呼对方?

    以往,不是墨九尘墨九尘的叫么?

    当然,这夏言平并非敏感多疑的人,良久,她就将这样的与众不同想成沐长歌去临园三天后,思想成熟了而已。

    “小长歌,既然不是六皇子,那……那这主谋是谁呢?你刚刚说不能动他,莫非……你已经查清楚了。”夏言平贴耳小声地询问了一句,

    云初初见屋子四周没人,这才放心地告诉对方,那背后的主谋是太子。夏言平一听,手掌捂着嘴唇。显然。她从未想到这点儿。毕竟,曾经在沐长歌的嘴里,她听到的,多是一些太子殿下如何如何地好,以及她同太子之间那些恩爱长情之类的话。

    原主沐长歌喜欢渣男太子,故而也就看不到心上人的任何缺点了。

    喜欢都来不及,哪里还会怀疑?

    然,云初初不同。她知晓渣男太子的心思,也为她设计诱、惑原主沐长歌喜欢上他的计策感到恶心。

    不过夏言平以往从原主沐长歌嘴里听到的都是有关渣男太子的好话。此番如果要纠正渣男太子在夏言平心目中的正义形象,就必须得让自己保持一个无辜地被男人欺骗的可怜形象。

    为此,她两眼一抹,挤了一窝的眼泪,“姨娘,您不知道。我知道这个真相,心里也很难受。但是……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容不得我不信。”她故意抽噎了会儿,又咬牙猛灌了一口酒。故意让自己看起来,是刚刚了解到自己的心上人的真面目,知道心上人的爱意都是谎言的悲情女主角。

    夏言平年长云初初许多,感情上的经历,自然能够让她体会到云初初当下的撕心裂肺。虽然这撕心裂肺只是伪装出来的而已。她拍了拍云初初的胳膊,寄希望能够安慰对方两句,最后却只化作悲愤的力量,“小长歌,别哭了,哪,告诉姨娘,希望姨娘怎么做?”她说完,心里也有些慌。毕竟当今太子,她的确没有能力对付。

    云初初嘴唇翕动,良久,哭笑不得地解释,“姨娘,太子殿下这样身份尊贵的人,我……我又怎么能够对付。所以……所以我只希望姨娘能够帮我铲除当日带着劫匪欺、辱我的那些恶人?”

    夏言平陡然立起,她目露凶光,“好,小长歌,你告诉姨娘,姨娘去替你解决了她们。”

    云初初侧过脸,一脸沮丧地告诉对方,说那些劫、匪大部分都已经死了,现如今,只有一个还在自己眼皮底下乱窜。

    夏言平一听,愣住了,“怎么,尚书府里还藏着劫、匪?”她思量一瞬,犹豫不已,“既然如此,那小长歌为何不直接禀报给尚书大人,让尚书大人将那歹人……”

    云初初抓着夏言平的手臂,眼泪汪汪,“姨娘,若这歹人直接在尚书府为非作歹,我让父亲抓他,那也理所当然。可关键是,这歹人并非在尚书府一日两日,很久以前,她就被太子殿下安、插在祖母的身边了。”

    什么?

    听了这话,夏言平觉得这事儿处理得比较烦心。毕竟,那歹人是个丫鬟。且还是服饰了颜老夫人许久的丫鬟。

    在颜老夫人那里,她的存在是有很大意义的。若是平白无故,翠云就没了,颜老夫人一定会大肆查探。

    云初初想着府上二夫人宁氏的贴身丫鬟玉橙没了,她还要把自己叫去,用几句佛家真理,教导两句呢,更别说翠云失踪了,她会做出什么离谱的事儿来。

    云初初继续同夏言平说明了那人的底细,夏言平听得认真,中途手指敲着桌面,若有所思,“小长歌,既然她是你祖母身边的红人。那你必须得请老夫人出马。否则,这事儿,无论如何,都会受到阻挠。”

    听了夏言平的话,云初初不禁想吐槽。谁都知道是这个理儿啊,但是关键是,颜老夫人如何会帮衬自己,处置了那个丫鬟呢?她若把真相告诉对方,说翠云是太子殿下安排在尚书府的奸细,颜老夫人相信了,她也不会贸然同太子殿下对质,终究尚书府以后要倚仗太子殿下,也会为太子殿下效力。

    倘若颜老夫人不相信翠云的真实身份,她也会觉得自己别有用心,是自己同那丫鬟翠云有什么私、仇,所以才看对方不顺眼。

    综上所述,无论她说与不说,都将是一个大麻烦。

    夏言平手指捏着下巴,目光在桌面上扫了一下,良久,她出声,“或许……可以不让颜老夫人出面?”

    “哦,姨娘有什么高见?”

    “小长歌,你过来。”夏言平凑到云初初耳边,说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她说,既然是对付恶人,那就得绕一个弯,用恶人喜欢用的方式去对付恶人,一定会非常容易。

    经夏言平这么一提醒,云初初醍醐灌顶。没错,颜老夫人心地善良,不会对付翠云,无可厚非。但如果故意陷害翠云,让对方给颜老夫人下药,颜老夫人中、毒不醒,这处理府中事务的,就一定会是尚书大人沐远扬。

    这尚书大人沐远扬在后宅这些事儿上,没有多少经验,也不大欢喜。换句话说,能够简单直接地解决此事儿,他定然不会采取复杂地头疼的办法。

    做出决定,她兴高采烈地拥抱住了夏言平,而后收身,抱起酒,同对方畅饮。

    屋子里,传来二人嬉笑的声音。

    不远处的两个丫鬟,瞧着一大一小,心里直嘀咕。

    “没想到尚书府的大小姐竟然如此嗜酒?”一个丫鬟不屑地调侃。

    “嘘,你不要命了。沐大小姐是帝都才女,还是未来的太子妃。你这么说她,小心被人听见了,打发你出府去!”另一个丫鬟谨小慎微,连忙劝她止口。

    ------题外话------

    喜欢请收藏,后面内容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