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8)侯府姨娘
    固阳侯府的人很多,这是夏清平的娘家人。但是原主沐长歌从出生到现在,却很少回来。这是云初初觉得对方最智障的地方。

    如此显赫的身份,不好好地加以利用,还让自己的父亲惩罚自己去住了三天的破临园,真是让人费解。

    手里抱着碧华楼的好酒,一路上得固阳侯府的台阶。

    固阳侯府的房门大开着,舅舅的大儿子夏于渊正要出府。

    府门口,撞上了云初初。

    当然,对方眼睛里,也只知道这是表妹沐长歌。

    “长歌妹妹,你……回来了?”夏于渊站在石阶处,目光明朗,充满笑意。

    云初初微微一礼,和乐道,“表哥,这是去哪儿啊?”

    “出去寻药。”夏于渊全不隐瞒地实话相告。

    这位夏于渊,是舅舅夏郁晨的长子,本人比较踏实安分,但很有担当,责任感重,是一个妹控。对待底下的人十分和善。

    全书里,他常常为了家里的事儿奔波。而按照时间来看,这次夏于渊要忙的,就是自己亲妹妹夏潇潇的婚事儿。

    这郡王府的老郡王看上了成熟稳重的夏潇潇,想着郡王府的世子贪玩好耍,便期待对方能够嫁过去做儿媳妇,平日里管一管自己的儿子。

    但是几日前,听说这郡王府的世子在见到夏潇潇的第一眼后,就任性发脾气。当时脾气太大,脱手的一个茶杯,伤了夏潇潇的脸颊。

    登时就毁了容。

    夏潇潇本人隐忍不发,但是回到府中,却伤心了几天几夜。这夏郁晨的夫人罗氏心疼女儿,希望女儿能够恢复容貌,所以三天两头地让自己的儿子夏于渊想办法。

    这不夏于渊得了好友,也就是工部侍郎的小公子扶央的建议,打算去找一些医术高明的江湖郎中,来给妹妹看看。

    可是路途遥远,要去就得有所准备。

    云初初想着,他一定是为这事儿忙活来着。

    “于渊表哥,潇潇姐姐还好么?”

    夏于渊叹了口气,“哪里能好,整日因为脸上的伤不敢出门?”

    云初初替其担忧,忍不住问道,“潇潇姐姐,现在在哪儿?”

    “独自闷在房里,也不说话。”夏于渊提起此事儿更加失落。

    “那世子来看过潇潇姐姐么?”云初初这人好打抱不平,故意调侃了一句。

    夏于渊脸色一暗,四下观望,谨慎小心地提醒道,“长歌妹妹,这话可不能胡说。”

    “我哪里胡说了。到底是那世子作的孽,他毁了潇潇姐姐的容,还不应该亲自上门赔罪么?!”沐长歌拢着袖子,装作愤怒。实际上,她知道,这事儿另有隐情。

    然而夏于渊却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长歌妹妹,你知道的。世子咱们怎么得罪得起,况且世子爷也不是故意的,难不成要让父亲为了此事儿,同郡王爷翻脸么?”

    沐长歌的舅舅夏郁晨同郡王爷曾经同上过战场,二人也算生死兄弟。这儿女间的事儿,虽然复杂,却到底不能影响二人的感情。况且世子年幼,比夏潇潇要小那么三岁,处事儿自然不如夏潇潇成熟。

    伤了人,不敢来见,也实属正常。夏郁晨正是因为这个,所以没曾怪罪。倒是老郡王比较自责,隔三差五,就要找些大夫过来给未来的儿媳妇夏潇潇看看病。

    可惜,事与愿违,没有什么用。

    夏于渊还是得四处想办法,“好了,长歌妹妹,表兄还有事儿,这次等表兄办完事儿回来,再好好地同长歌妹妹叙旧。”

    云初初不耽误他的时间,点了点头,“好,表兄赶紧去吧。”

    身旁的小厮挑开车帘,夏于渊匆匆进车,离开了固阳侯府。

    云初初进门,由小厮带进了院子里。不过她第一时间就去找言平姨娘喝酒,是以做事比较专注。

    婢女黛黛跟在身后,提醒道,“小姐,您……您不先去看看侯爷么?”

    云初初不想耽误时间,挥挥手,“不去了,等喝完酒再去看吧。”

    婢女黛黛没有办法,只能跟在身后,同去见小姐的言平姨娘。

    去时,夏言平这个女人正要出府,不料撞上抱着酒水回来的云初初。

    她看了高兴,一把抱住对方,热火朝天地聊了很久。云初初啧啧舌,看看身后两个紧跟不舍的婢女,“姨娘,您这是唱的什么戏?”

    “还能什么,不是前几天出去玩着忘了回家,被兄长训斥了,派了两个精明的丫头守着我呢。”夏言平鼻子灵,在嗅到碧华楼的酒香时,兴高采烈地夺了酒坛,“不过,小长歌既然来了,姨娘自然只陪你一个。”

    云初初拉着夏言平的手,亲切地笑了笑,二人感情深厚,入得房间,就痛快地畅饮。三杯酒下肚,云初初喉咙发烫,她撑着桌子,一本正经地进入主题,“说真的,姨娘,这次长歌回来,正是有事儿求您?”

    “哎呀,好不容易回来,喝完酒再说。”云初初可是知道,言平姨娘是酒鬼,一会儿喝醉了,可能什么都帮不上。为了趁她未醉酒之前说完任务,她必须得努力再努力。

    “姨娘,不行,说完再喝。”

    夏言平歪着脖子,纳闷问道,“到底什么事儿啊,你这么着急?”

    云初初挥动着手,让对方贴耳过来。言平姨娘好说话,真就凑身到得跟前。云初初记得,原主沐长歌曾经同她说起过,自己去庙里上香,遭遇过劫匪。如今,再补充两句,那些劫匪是有人故意谋划,势必会引起言平姨娘关注。

    果不其然,对方听了就愣住了,“小长歌,你真查出了幕后指使?”

    “没错。”云初初犹豫着,不知道怎么解释,“可是姨娘,眼下……这个人,我动不得。”

    “怎么讲?”

    “他就是当今太子殿下!”原主沐长歌无论在成为太子妃之前,还是之后,言平姨娘和她的友情都一直存在。也从未陷害过她,因此云初初信任她,把自己的处境同对方说,也无可厚非。

    夏言平听后,用力拍打着油光可鉴的桌面,“小长歌,若是当今太子,那你这个仇可不好报?”

    “是啊,不好报啊。”云初初两手捧着脸颊,表情无辜,“但是姨娘,这主谋者我动不了,我总能动动替他出力的下手吧。况且,不想办法出出我心里这口恶气,我真是不甘心啊!”

    ------题外话------

    喜欢请收藏,后面内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