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6)情深似海
    云初初在打听衣裳上的药时,还询问了墨九尘,那药可有解药。墨九尘摇摇头,对方失落之际,他又忍不住笑。

    “不过,我已经命人偷来了解药。”墨九尘撑着腮帮子,目光低垂。伸手缓慢地从袖子里摸出药瓶,“这瓶解药可是来之不易?”

    “怎么讲?”云初初睥睨着视线,望过去。

    墨九尘手指触着药瓶上的花纹,剑眉微挑,“你可听说过苏朗这个人?”

    苏朗,是一个大夫,当然,更是一个用、毒高手。那日,渣男太子前来参加老夫人颜氏的宴会时,就带了苏朗这个人。

    其实,想都不需要想,云初初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了。但她没料到,墨九尘竟然有这个本事儿,能够拿到无痕的解药。

    云初初过于好奇,忍不住打听。

    墨九尘对她也很慷慨,丝毫不隐瞒就道明了缘由。

    原来苏朗看上了柳长居里的长嫣姑娘,而这长嫣姑娘却是墨九尘母妃的妹妹,也算是姨娘。墨九尘出马,期望姨娘帮忙,他姨娘自然不会见死不救。

    因为小说里面,原主沐长歌很少同墨九尘在一起,自然也就不清楚墨九尘这边的人脉。其中,就包括他的亲人。

    云初初拿过药瓶,眉开眼笑道,“谢谢你这次帮了我这么大的忙。”

    墨九尘怔了下,精神抖擞,坐直了身体,讨要报答。全书里,男配墨九尘为女主沐长歌付出了很多,而每一次笑谈报答的时候,原主沐长歌都会说一句话。

    除了我的人,其他的你自己选?

    当时女主这句话无数次刺痛了男配墨九尘。好地是,云初初穿过来,原主沐长歌刚刚被渣男太子勾、搭上,还没有为了渣男男主,付出自己的一切。

    也正因为那些可恶的事儿还没做,是以云初初扭转也比较容易。

    她撑着下巴,移动着脸庞,声音高亢地反问墨九尘,“我有的东西,都可以给你?”

    如她所料,墨九尘下意识地又问了,“如果我说……人呢?”

    云初初挥动着袖子,嫣红的嘴唇上扬,“好,成交!”

    虽然男配墨九尘心里边还有些难以置信,但是在他眼里,能够被自己的心上人欺骗一下,也是好的。

    他妥协道,“长歌,我帮你是心甘情愿的,你不必内疚,为你想要争取的就好!”他还是愿意默默守护着对方,不离不弃。

    云初初这边自然是十万个不同意他这么自卑。何况她也没有说假话,这努力更改人设的重中之重,就有重新选择幸福。但是她后来又想了想,这原主沐长歌人设复杂,这么直截了当地答应对方,做他的女人,到时候对方哪一天看着自己同渣男太子周旋,那还不得气炸了,到时候因为吃醋,闹出什么笑话,亦或者造成自己无法收拾的场面,反而比较麻烦。

    索性现在她什么也不说,等着一切都尘埃落定,渣男太子那边也无法纠缠自己了,再说嫁给墨九尘的话,估计于他而言,会是一个莫大的惊喜。

    待了一个时辰,云初初害怕府里的人怀疑,就起身,准备告辞。

    墨九尘依依不舍地起身,“不在坐坐么?”

    云初初摇头,“不了。”面对自己喜欢的男配,心里直痒痒,“但是即便我离开了。我的心也都是你一个人的。”手指轻戳了一下对方的肩膀,举起手中的药瓶晃了晃道,“哈哈,再次感谢你替我找到的解药。”

    墨九尘也不纠结,起身补充道,“我送你。”

    “不必了,送我出门,我会不舍得离开的。”云初初的高情商,不让墨九尘,因为这个短暂的分别,而多愁善感。

    墨九尘似乎也很欢喜这个说辞,怔愣地瞧了一眼云初初,“那好,我让关伯送你。”近日以来,他对沐长歌不似以往那么冷漠,都是轻言细语地,无比温柔。

    偶尔,他还会不自觉地微笑,就好像,他对追求自己的心上人越来越有底气一般。

    关伯送走云初初后,急着行进来,“殿下,关伯以为……”他犹豫了下,却还是为了自己主子的安危加以提醒,“沐小姐从前一直心心念念嫁给太子殿下,成为太子妃。如今,不过区区几日,就突然改变了主意……我……”

    “关伯,别说了。”墨九尘及时打断他的话,“本王明白您的顾虑。可是……”他团紧手掌,冷幽幽的眸色里渗透出一丝悲凉,然而他似乎还没有放弃,“只要……只要有一丝丝的希望,本王绝不放弃。”

    “殿下。可若是沐小姐是……是故意如此。以利用殿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呢?”关伯太害怕那日的事儿上演。

    他陪在墨九尘身边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墨九尘那般狼狈,从未见过他失魂落魄到如此地步。

    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够带着墨九尘回到山野里,最起码在那里,没有谁可以无所忌惮地伤害他。

    然而一入帝都深似海,他不能离开,也不愿离开了。

    关伯适才看到了云初初手中的解药,也听到了二人的谈话。但他对于墨九尘的敷衍,感到心碎。

    他大胆地关切道,“殿下为何不同沐小姐说实话,最后的解药并非是从苏朗的手中夺过来的?即便苏朗再如何喜欢长姑娘,太子殿下也不可能会允许他将解药贸然送人?”

    墨九尘生气,“苏朗最终不是送了么?”

    “没错,可是他送出去后,就觉得不对,当场夺回来,将解药给弃之湖中了。”关伯陪伴在侧,怎么可能不从护卫常宁那里打听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实上,墨九尘的确去求了自己的姑姑长嫣,让她想办法从苏朗处夺得解药。可是后来,不知为何,苏朗竟然恍然大悟,将刚刚送出去的解药抢回来,倒进湖里。长嫣姑娘伸手去接,却是半点儿药粉也没接到。对此,她几日都没有接见苏朗。

    解药无从拿到,墨九尘又担心到时候意中人急用,是以当天夜里,他亲自试药,然后根据症状,自己配出了解药。

    天底下,没有谁知道,墨九尘会配药。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之所以能够治病救人,都是以自己为实、验品,亲自试用。

    ……

    云初初从宅邸出来后,双眸沁出清泪。

    她哭了。

    她知道他为她说了谎。

    ------题外话------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喜欢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