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5)把握良缘
    当当当……

    云初初轻轻叩响宅门,片刻,宅门大开,一个瘦弱的老头就站在跟前。

    这老头是个瘸子,脚虽不便,但武功高强。在书里边,是墨九尘唯一的管家。墨九尘和底下下人都尊称一声关伯。

    当初,原主沐长歌嫁给太子殿下,成为太子妃时,墨九尘伤心欲绝,带着雪豹一个人在酒楼里买醉,最后醉倒,是由关伯将墨九尘带回府邸照顾的。

    之后某一天,碰到沐长歌,关伯还讽刺了沐长歌,说她眼瞎,看不上世界上对她最好的男人。

    那个时候,原主沐长歌对此十分愤怒,不想最后一语成谶,真就在成为太子妃那一天开始,生活发生了剧变。

    啊,这眼瞎的沐长歌。

    云初初又在内心骂了。

    “关伯,殿下在么?”沉住气,云初初抬头,看向眼前的老者。

    关伯听到云初初这么亲切地尊称他,一时有些不适应。上回陪同自己主子去河岸见这位大小姐沐长歌,当时主子回来,满目失落。甚至在碧华楼买醉,闹得帝都人人皆知。

    可是,后来主子墨九尘再一次从尚书府回来,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开心地犹如一个孩子。

    之后参加了颜老夫人的寿宴回来,他的主子竟然大晚上,唤了他饮酒,而且每喝一杯酒,就开心地告诉他,说是过不了多久,这府邸就会多上一个女主人。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这会儿看尚书府的大小姐沐长歌到访,心中忽然有了猜测。

    反正自己主子的喜怒哀乐,就同这尚书府的大小姐脱不了干系。

    “原来是长歌小姐,快,请进!”关伯想着她在主子心目中的重要性,便原谅了几日前,对方说过的那些狠毒的话。

    云初初让婢女黛黛在街上买的礼物拿过来,递给了关伯,“关伯,新月庄刚刚上的新茶,送给您。”

    这登门拜访,送礼是必须的。关伯是个管家,送茶叶也合适。墨九尘那边,估计最大的礼物,就是她到访。所以,她也没给对方准备什么。

    关伯看着手里的礼物,是觉得这尚书府的大小姐同以往不一样,于是连忙带人去见自己的主子。

    墨九尘正在院子里练剑,听到走廊里的脚步声,忽而收剑,回头望向身后。

    在发现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时,手中的剑扔给常宁,自己则快步上前迎接。

    “你来了?”

    云初初点头,绕向身后,“你刚刚在做什么?”

    墨九尘竟有些不好意思,“闲得无聊,练练剑。”

    云初初望向院子,发现了院子里那个关在笼子里,眼巴巴的雪、豹。

    “把它放了吧,反正在自己的府里?”

    墨九尘以及身后的护卫跟着一愣,当初嫌弃那雪豹凶猛的,就是这位大小姐。怎么突然间,又忽然同情起雪豹来。

    云初初意识到对方狐疑的眼神,立马轻松地笑笑,“不好意思啊,以前我是不知道雪豹有多可爱。现在知错,应该不晚吧?”

    婢女黛黛噎了噎,自己的小姐竟然在这个六皇子面前撒娇卖萌?

    这是唱的什么戏?

    “哦,对了,今日我来,是想问问,那药……”

    墨九尘眸色渐黑,“已经查到了。”他向自己的书房走去,“你随我来!”

    婢女黛黛想要跟去,被关伯拦住了。

    云初初跟着墨九尘进了书房后,就坐下来,自顾自地添了杯茶,等着结果。

    墨九尘告诉对方,那衣服上的药是一味无色无味的药。名唤无痕。中了这种药的人,头疼异常,面颊通红,四肢酸软无力。习武之人还会受制。

    云初初一听,手握成拳,气地发狠,“可恶,这人可真是可恶至极!”

    墨九尘看云初初的表情,心疼地问道,“长歌,这药是……何人所下?”

    “还能是谁,那渣男太子呗!”搭腔太快,云初初回神立马解释,“是……是太子殿下派人下的药。”

    “他?”墨九尘脸色大变,瞳孔发红,他握紧拳头,语气森冷,“没想到真是他?”自言自语过后,他忽而伸手,覆盖住云初初的手背,格外心疼,“长歌,只要……只要你需要,我墨九尘愿意一辈子守护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云初初眼神阴了阴,心道这发展速度太快了吧,不用自己反追,对方就原谅自己了。

    大概是发现对方的异常,墨九尘自卑地缩回手之际,云初初赶紧将对方的手握紧,“好啊,一言为定,别欺骗我的感情啊。”

    墨九尘看对方嘟着嘴巴,一脸惬意的表情,忍不住噗嗤一笑。

    他都没想过,意中人答应得如此快。

    云初初说完,另一只手盖上去,“眼下正好有一件事儿,需要未来的夫君帮帮忙?”

    墨九尘闻言,眉头轻蹙,半晌,舒展开,“你说?”

    “上回我去庙里上香,走小路的时候,被一群人给劫了。然后……然后是太子殿下送我回府的。”云初初收手,捏着下巴,思量道,“我觉得此事儿蹊跷得很。”

    听完,墨九尘忽然反问道,“是扶音庙,对么?”

    云初初狐疑,“你知道?”

    墨九尘手肘撑着腮帮子,“一直没有告诉你,当初你去扶音庙上香,我原也派了人保护。只不过你为了甩开我的人,走了小路。所以……”

    啊,该死的沐长歌。你真是作的可以,有人贴身保护不好啊。

    真以为自己武功高得可以上天啊!

    云初初狠狠地掐了掐自己一把,随后满目疮痍,“对不起啊,九尘,我当时太自大了。”

    承认错误如此及时,称呼如此亲切,墨九尘惊呆了。

    云初初莞尔又笑,“不过,九尘啊,反过来说,这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儿。因为正是因为这件事儿,我才能够知道太子殿下是一个怎样的人,我也才能够知道全天下对我最好的男人是谁?”

    “……哦。”墨九尘不敢置信地问她,“是……谁?”

    云初初瞪了他一眼,“除了你还有谁?”

    全天下对他最好的男人?何以会这么高评价。他想不明白。不过这句话从意中人的口中说出来,男配墨九尘激动得差点儿仰天长啸!

    他是做梦都没想到,对方会如此认可他,也做梦都没想到,对方回应了他的感情。

    长到这么大,受过那么多苦,第一次,他觉得自己活得很幸福。

    仿佛天地间,他不再是一个人,不再独自面对人生的不公,命运的折、磨!

    ------题外话------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喜欢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