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永不作死 > (10)太子诡计
    云初初这会儿肚子痛,渣男太子可没办法再让对方伴舞。可是自己已经走了出来,也已经说出了献礼的大话。故而只能哑着嗓音,让自己心悦的意中人沐雅楠来承受这个麻烦了。

    其实,沐雅楠的身份,皇后娘娘并不看重,也不希望太子招惹沐雅楠。可渣男太子也算痴情,为了让自己的母后不会伤害心上人沐雅楠,渣男太子表面只故意冷落对方,而倾尽一切去谋取那位沐家嫡女沐长歌的欢喜。

    沐雅楠不知渣男太子的用意,却对他出口请求自己伴舞感到十分愉悦。最终,也是她,和渣男太子完成了表演。

    搭档默契,让在场的人一眼看出二人间微妙的关系。

    可是宴会上,沐家人中,除了二夫人宁氏,无人高兴。沐家姐妹忌妒,老夫人颜氏和尚书大人沐远扬却为此反感。要知道,她们这种注重身份的人,是不可能让沐雅楠嫁给太子殿下的。而她们也清楚,即便太子殿下有意迎娶,她们也同意了,可皇帝和皇后那边,也会对此持反对的意见。

    单单冲这个,她们也不会感到愉悦。

    发现场上众人的表情,细心的沐雅楠也开始觉得难过。

    她的手心都捏出了汗水。为了不给太子殿下惹麻烦,为了消除顾虑。

    她跪地,冲老夫人颜氏说了自己献丑等话,还向太子殿下赔罪,谦虚地说了几句自己跳舞不好类似的话。其实,沐雅楠本人长得美。舞姿虽然不及沐长歌,却也差不到哪里去。加上,她同太子心有灵犀,曲子和舞姿都相得益彰。要不是沐雅楠的身份摆在那里,大概会有人觉得,那就是未来的太子妃。

    这边云初初已经被婢女黛黛和老夫人所派的大丫鬟红竹送回了房间。

    “红竹姐姐,你先回去吧,这边有黛黛照顾小姐,小姐不会有事儿的。”

    云初初从地面起身的时候,手指用力地掐了一下婢女黛黛的胳膊,那个时候,满面泪水的黛黛就明白,这是自家小姐装出来的。为了配合云初初演戏,她什么都没有说,这会儿回房,心中好奇,自然要打听一下。只是迫于老夫人颜氏的大丫鬟红竹在场,她不能出口问,唯有想办法敷衍对方离开,才有机会。

    大丫鬟红竹见床上的大小姐让她安心回去回老夫人颜氏的话,便恭敬地点了点头,出了房门。

    婢女黛黛站在门口,望着大丫鬟红竹走远了,才将房门一闭,快步行过来。

    “小姐,您今日这是唱的哪一出?”她忧心忡忡地瞪着云初初,“如果您不装病,说不定太子殿下就会邀请你跳舞的。”

    云初初翻身,从床上跳下,而后走向门口,随后将人拉向了里屋,“黛黛,很好奇吧,为什么,我今日一定要装病回来?”

    婢女黛黛由衷地蹙眉,随后摇摇头。

    云初初知道,如果没有切实的理由,是不可能说服对方的。因此,她只言简意赅地同对方说起,当初在庙下遭遇的一切,是渣男太子指使。

    婢女黛黛听了不解,“……怎么会?”

    “黛黛,你不觉得奇怪么,凭小姐的武功,那几个杀手会是我的对手?!”云初初试图同黛黛分析,“可偏偏就把小姐打败了,你说是为什么?”

    婢女黛黛呶呶嘴巴,回应道,“当时小姐身体不舒服嘛。”

    “没错,我是身体不舒服。”云初初告诉黛黛,当时自己所谓的身体不舒服,却是中、毒的症状。而自己为人所救,是太子殿下救自己回来的,听府上的人说,太子殿下知道自己中了毒,且让身边的苏朗给自己解了毒。

    她以为,就算救人就是那么巧,但巧地带上一个用、毒高手在身边,就太奇怪了。

    况且,那山上的人特别少,很少有人去上香,太子殿下为何会去上香?就算他是皇族中的奇葩,去上香不奇怪。那怎么偏偏走了那样一条偏僻的小路?大路本来就没什么人,为何要走小路?他怎么就那么巧地碰上了欺负自己的坏人?

    云初初同婢女黛黛分析,当时欺负自己的坏人,太子殿下不是杀了,而是将其打跑,留了活路,这就更加让人奇怪。

    说了那么多,婢女黛黛虽有怀疑,却不彻底。云初初为了让对方相信自己,又将自己包好,藏在床底下的衣服拿起来。

    “黛黛,这上面是今日一早我穿的衣服,但是这衣服上被人下了毒。”

    婢女黛黛捂着嘴巴,不敢相信,“小姐,您……”

    “我怎么发现的?”

    “我说我闻出来的,黛黛信么?”云初初轻笑一声,“一会儿晚上,用完膳,咱们就出府,去查查这药,如何?”

    “可是……去哪里查呢?”婢女黛黛担心,她说今日小姐当着大家的面,说肚子疼。结果晚上就活蹦乱跳了,府上的人一定会就此怀疑。到时候可就有理说不清了。

    云初初觉得黛黛分析得有理,因此,她也陷入了迷茫的处境。

    直到门外,有人轻轻地敲门。

    望到人影,云初初一个鲤鱼翻身,就瘫在床上,盖上了被子装病。

    丫鬟黛黛呢手忙脚乱地扑腾了下裙子,整理了下头发,偷瞄了床上的小姐一眼,就前去开门。

    房门打开,入眼就站着那位六皇子墨九尘。

    黛黛下意识地退后几步,嗓子也跟着发哑,“六……六皇子……”说完扑腾跪地叩拜。

    云初初见外面无人,只他一个,悄悄地示意了下,探了脖子,让对方进来,把房门关上。

    墨九尘瞟到床上的云初初朝着自己做一连串的动作,那急急忙忙,慌不择舌的模样,赶紧进屋,顺手将房门关上。

    “黛黛,出去看门!”云初初小声嘱咐了一声,魂不守舍的婢女黛黛就开门,走出去,替对方把门。

    房门关闭后,云初初跳下床,一把握住了墨九尘的手,就往里屋拽。

    拽到小角落,神秘兮兮地东张西望。

    “过来一点儿?”

    墨九尘吃惊,可还是被云初初逼得凑上前。但他本人斜挑着眉,不知云初初装病,更不知道云初初为何神经兮兮。

    他从未做出如此胆小如鼠的样子,甚至一脸懵逼,还不知道云初初打得什么算盘。这般怯懦地像个小贼。是第一次。

    第一次,自己坚守的原则崩溃了。

    “你来了正好,我有事儿让你帮忙。”云初初小声解释,“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

    墨九尘哑然失笑,摇摇头,不介意。

    但看心上人的模样,他十分不解,等着下文。

    云初初嘟囔道,“可不可以帮我去查一样东西?”

    墨九尘想都没想,就点了头。

    ------题外话------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哦,么么哒。喜欢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