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妈妈,那你快点回来。”

    苏黎挂断电话,对霍景琛道“我先走了。”

    霍景琛握住她的肩膀“苏黎,记住我的话,有什么事找我。”

    苏黎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转身走了。

    霍景琛看着她纤细的背影,眸光幽深,他觉得自己烟瘾又犯了,便又拿出烟盒,点了一根烟含在嘴里,吸了一口。

    直到她的背影再也见不到了,他才自嘲一笑。

    苏黎回到座位,陆宴初问“怎么去这么久,不舒服?”

    “我没事,只是去打了个电话。”

    陆宴初这人,在商场混迹多年,观察人的时候很入微,他一眼就看到她的眼眶“和谁打电话,都哭了。”

    苏黎并不想回答他“陆宴初,我想吃饭,可以么?”

    陆宴初沉默了会,点头,往她碗里夹了菜“快吃吧。”

    “谢谢。”苏黎低下头拿着筷子吃饭。

    陆宴初没怎么吃,一直在帮苏黎和陆莞尔夹菜,还把虾都剥了,放在陆莞尔的碗里。

    苏黎已经吃饱,放下筷子,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的耳边不禁响起了另一番声音。

    是霍景琛独有的嗓音。

    “苏黎,有什么事一定要找我。”

    找他?他真的可以帮助自己?

    他真的能够让她摆脱面前的男人,而且还能带走陆莞尔。

    苏黎不知道自己能否相信他。

    毕竟,为了离开陆宴初,她很多方法都试过了,但都失败告终。

    她正陷入沉思,忽然,她的眼前有人在摆手。

    她回过神来,看到陆莞尔正收回手,疑惑的望着她“妈妈,你在想什么?都没听到我和爸爸说话的。”

    苏黎笑了笑“没什么。”

    陆莞尔用手撑着下巴,道出事实“妈妈最近好像很喜欢发呆。”

    她说的是实话,她最近确实经常发呆,在陆宴初身边,她控制不住的走神,控制不住的心不在焉。

    “吃饱了么?”陆宴初问。

    苏黎点头。

    “那走吧。”陆宴初买了单,拉着陆莞尔往门口走去。

    路上,陆宴初正和陆莞尔说着今天出去玩所遇到的事情,两人说的兴致勃勃的,忽然,陆宴初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掐断了电话。

    但电话那头的人,很有锲而不舍的精神,他掐断了一个,那人便继续打,似乎一定要等到他接电话为止。

    次数多了,陆莞尔便也好奇了“爸爸,是谁找你呀?”

    陆宴初淡淡的出声“只是工作上的电话。”

    一直没出声的苏黎在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嘲讽的勾了勾。

    工作上的电话?

    不,那明明是纪澜希的电话。

    陆莞尔便点了点头“爸爸,不知道姑姑的小孩怎么样了?”

    陆宴初抿了抿唇“他没什么事了,应该快出院了。”

    陆莞尔又问道“那等他出院,我可以去看他么?”

    陆宴初愣了愣,通过前面的镜子看车后座的女儿“尔尔很喜欢他?”

    陆莞尔道“还行,但姑姑说他是我弟弟,我会和他好好相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