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陆莞尔一直没出声,苏黎看时间还早,就打算带她先去购物广场逛逛。

    原本苏黎是觉得,她可能是被今天的事情吓到了,所以才有些闷闷不乐的,她便道“尔尔,还想要去哪里玩么?”

    陆莞尔却摇了摇头“不想去了,我想回去了,妈妈。”

    苏黎见状,愣了愣,她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那我们回家。”

    一直到回去家里,陆莞尔都没再说话,直到蓉姨问她在陆家玩的怎么样,吃的什么东西,她好像才回过神来,有些呆滞的抬起头看向正在门口换鞋的苏黎“妈妈,承承弟弟他不会有事吧?”

    原来她在担心纪诺承,所以一路上才会闷闷不乐的。

    陆莞尔一直是一个内心很柔软的孩子。

    苏黎很庆幸,她与陆宴初,纪澜希三个人之间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她的性格。

    她还是个那么好的孩子。

    苏黎蹲下来,与她平视,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笑道“别担心,他会没事的,一会我们就打电话问问爸爸,他的情况好不好?”

    “好。”

    苏黎知道她累了,便道“和蓉姨进去洗澡吧,然后妈妈陪你一起睡好不好?”

    陆莞尔点头,跟着蓉姨往房间走去,只是走着走着,她又顿下了脚步,回过头看向苏黎“妈妈,我能问你一件事么?”

    “什么事?”

    “为什么姑姑让承承叫爸爸做爸爸?”

    听她这么问,苏黎浑身僵了僵,她最担心的问题最终还是来了。

    一直以来她都叫纪澜希做姑姑,而纪诺承是纪澜希的儿子,可她的儿子,却要叫陆宴初做爸爸,这样混乱的关系,别说陆莞尔,就是任何一个人,都觉得可笑。

    而陆莞尔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足为奇,因为这颠覆了她的认知。

    和她一样叫陆宴初做爸爸的,不应该是她的亲弟弟么?既然是亲弟弟,那么,应该是由她的妈妈生的才对呀?

    为什么这个弟弟又要叫纪澜希做妈妈呢?

    苏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陆莞尔解释这件事“他确实是你爸爸的儿子,也是你的亲弟弟,纪澜希不是你的亲姑姑,她与你爸爸没有血缘关系……”

    “血缘关系?”陆莞尔疑惑的看向她。

    这四个字对一个几岁大的孩子实在有难度,而苏黎也觉得难以向她解释清楚。

    “尔尔,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比较复杂,你不用去管,只需要知道,他确实是你的亲弟弟,好不好?”

    陆莞尔终于点了点头,跟着蓉姨进去了。

    ……

    蓉姨出来的时候,苏黎正端着红酒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喝着。

    “阿黎,别喝了,去睡吧。”

    “尔尔睡着了?”

    蓉姨点头“只是阿黎,刚刚尔尔一直问我,为什么她的亲弟弟不是你生的……”

    苏黎苦笑了一下,看来其实陆莞尔很在意这件事。

    “对了,陆先生呢?”蓉姨问。

    “他送纪澜希母子去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