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第230章 是认为他趁人之危?
    苏黎是明显抗拒的状态,陆宴初却还是对她步步紧逼,牵着她的手,带着她上了二楼。

    苏黎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后退了,她开车送他回来,其实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了,只是她自己不伤心,偏偏还要再挣扎而已。

    到了楼上主卧,陆宴初关上了门,将她拉过来,长指抚摸着她洁白的脸颊,头低下来——

    苏黎却在他的嘴唇要触碰到自己的前一秒转过了头“我想先洗个澡。”

    陆宴初点头,松开了她“你之前的衣服还在衣柜里,钟点工都会定期拿去洗,柜子里有新的洗漱用品。”

    “好。”

    她说完,几乎是逃的躲进了浴室。

    她磨磨蹭蹭的在浴室待了许久,她知道,陆宴初也知道,她不过是想拖延时间而已。

    可是,又能拖延得了多久呢?

    她既然来到这里,迟早还是要按照他的意思行事。

    她吹干了头发,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陆宴初坐在床上看书,见她出来,他右手拇指和食指捏着眼镜摘下,放在床头柜上,又放好了书,便从床上起来,找到吹风机,插好电,朝她招手“过来。”

    苏黎知道他是想帮她吹头发,摇头“我自己来就好。”

    陆宴初依旧是不容人拒绝的态度“过来。”

    苏黎只好走过去,坐在他前面,他将她湿漉漉的头发从毛巾里释放出来,按下吹风机的开关,帮她吹头发。

    以前苏黎最喜欢他帮自己吹头发了,因为他手法很温柔,再加上吹风机吹出来的温热的风,让她很容易就昏昏欲睡,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觉得这样的动作可以很好的体现两人之间的亲密无间。

    所以她一直就很喜欢。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两人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怎么可能还能一如既往的相处。

    很多在之前她看来亲密的动作,她现在只觉得讽刺而已。

    所以此刻,当他的长指穿梭在她发丝之间的时候,她只觉得备受煎熬,只想头发赶紧干,她赶紧从这样的动作中抽身。

    但她的头发本就比较长,发量又多又浓密,所以要想吹干,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而且这男人似乎早就料想到她心中在想什么,所以,她越是着急,他动作便越是缓慢。

    她最后是忍无可忍了,将自己的头发从他手指间抽走“我还是自己来吧。”

    “坐着,我来。”陆宴初按住她的肩膀,又将她按回了原地坐着。

    在吹风机的声响中,她听到他说话的声音“现在是不是觉得很难熬?可是怎么办呢?苏黎,现在你既然决定回到我的身边,那你该明白,以后这样的动作少不了,所以你最好让自己好好的适应知道么?别我一对你做出什么亲密的动作你就想躲,以前你不是很喜欢我这样对你么?”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我们两个的情况,还和以前一样么?”

    苏黎冷笑了一声。

    大约是她这一声不重不轻的笑声刺激到了陆宴初,他放下了吹风机,转过她的头,很快速的吻住她的唇。

    用力的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她本能的伸手抵抗,他则将她按在了柔软的床上“哪里不一样了,嗯?”

    苏黎看着他的眼睛“哪里都不一样了。”

    “是么?”陆宴初长指捏着她小巧的下巴“苏黎啊苏黎,你怎么还是这样的倔强,你就不能稍微的柔软一些么?”

    苏黎懒得理会他,只将头往一边偏去“你要做就快点,我很累了,想睡觉了。”

    陆宴初亲着她的嘴角,低笑“我多久没碰你了,苏黎,你应该知道,我一碰你的话,今晚你都别想睡了。”

    他从她身上起来,苏黎以为他要做什么了,可是下一秒,被子却被盖在她身上。

    她愣了一下,转过头看他。

    他揉了揉她的脸“不是说累了?还不赶紧睡,再这么看着我的话,我会以为你怨我没满足你,我可就控制不了自己,要对你下手了。”

    听他这么说,苏黎赶紧闭上了眼睛。

    他笑了笑,低下头,轻吻了吻她精致的嘴角“晚安。”

    随后,他伸手关上了床头灯,房间内陷入一片黑暗中,只有窗外的路灯映入里面。

    陆宴初躺在苏黎身边。

    一时之间,谁都没有说话。

    陆宴初是不知道说什么,而苏黎,是压根不想和他说话,闭上了眼睛装睡。

    原本以为在这里,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她应该难以入睡的,但是没想到,昨夜却一夜好眠。

    翌日。

    苏黎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恍恍惚惚,不太清醒,看到躺在身边的男人,竟还以为他们还是在从前,揉了揉眼睛,她往旁边过去了一点,翻身就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间。

    姿态太亲昵了,陆宴初一下子就醒了,他先是愣了一下,因为实在是太突然,他没想到她会像是往常那般的毫无芥蒂的埋入他的胸膛,尽管他知道,其实她只是因为在半梦半醒间,她并没有完全的意识,可是他还是觉得欣喜若狂。

    他用鼻尖蹭了蹭她的头顶,手臂伸过去,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揽入怀里,抱住。

    苏黎却在这一瞬间忽然就清醒过来,她彻彻底底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在他怀里的时候,她浑身僵硬,第一反应就是将他推开,然后从床上坐起来。

    陆宴初本来抱着她,都已经快要入睡了,却没想到被她冷不丁的推开,动作极大,他也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睛,对上的便是她充满不可思议,甚至还带着厌恶的眼神,这叫他如何能忍?

    他一贯便是天之骄子,可是却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一次次的栽倒。

    甚至,好不容易她回到自己的身边,却还是不情不愿的。

    明明是她自己埋入他的怀中,可现下她是什么眼神?

    是认为他趁人之危?

    脑海中一直紧紧的绷着的那根弦,好像顷刻间就断了一般,他冷笑了一声“看来你内心深处还是对我恋恋不舍啊,不然为何在半梦半醒之间,下意识的埋入我的怀抱?”

    他顿了顿“是你自己主动的,我可没逼你。”

    苏黎咬着牙,她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

    正在懊恼的时候,他已经倾身过来,拽着她纤细的手腕,低下头就吻住她的唇,直到吻到她要透不过气来才将她松开“去刷牙洗漱,等一下送你回去拿上护照、”

    “去哪?”

    “你不是一直想见尔尔?去接她。”他从床上起来,语气冷然“想必尔尔看到我们一起出现会很开心,她一定会问我们是否在一起了,你就算是演戏,也要给我演的像一些。”

    听到他说这些话,苏黎“呵”的一声笑了出来。

    是带着讥讽的笑容。

    这笑声怎么听怎么刺耳,陆宴初眯着眼,看向她的眼神里带着危险“这么笑是什么意思?”

    苏黎依旧在笑“陆先生这么聪明,难不成还不明白我这笑容是什么意思么?”

    陆宴初发现自己此刻不能和这个女人对视,因为她脸上的笑容真的会狠狠地刺痛他。

    “去收拾一下,半个小时你还没弄好的话,我就先走了,你也别和我一起去澳洲了。”

    听到他说这话,苏黎的脸色总算有些难看了,她不再理会他,快速的从床上下来,就往卫生间走去。

    苏黎没化妆,只简单的涂了防晒,就急匆匆的下了楼。

    楼下,陆宴初已经穿戴整齐在沙发上等着她了。

    见她下来,他看了看表,嘴角勾了勾“果然,为了能去接尔尔,你是什么都顾不得的。”

    苏黎没说话,穿上外套,往门外走去。

    时间还挺早的,苏黎估计孙楚应该还没起床。

    她让陆宴初在楼下等,自己上了楼,用钥匙开了门,刚进门,孙楚就打着哈欠从房间走出来,看到她,她愣了一下“你可算是回来了?昨天晚上去哪了?”

    苏黎并没有隐瞒她“在陆宴初那里过夜了。”

    孙楚其实在心里就有这种猜测了,除了去陆宴初那里过夜,她还能去哪呢?

    她知道的,苏黎迟早还是会走到这一步的,没有办法,谁叫陆莞尔就是她的生命呢?

    她怎么能够忍受以后都不再见到她的生活呢?

    估计她自己都会疯了的。

    “阿黎……”孙楚叫着她的名字,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到了最后,也就只有一声叹息了。

    苏黎也明白她是不知道说什么,她对着她笑了笑“别想太多了,你看我现在就挺开心的,因为一会我要去澳洲接尔尔呢,我马上就能见到她了,我都多久没见到她了,你也为我开心对不对?”

    “对、”孙楚重重的点头“我也很想尔尔呢,我等着你从澳洲将她带回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逛街然后吃饭好不好?”

    孙楚觉得,既然不能给她什么帮助,那就尊重她的选择吧?

    虽然知道这是她违心的决定,可是能怎么办呢?

    失去尔尔,她只会变得更加的郁郁寡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