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第172章 再有下次怎么办?
    “承承他……”纪澜希话都快说不出来,断断续续的,才终于将话给说了出来“承承他不见了”

    “不见了?”陆宴初觉得头皮一麻“怎么会不见?发生了什么事?澜希,你不要着急,你现在在哪?”

    纪澜希将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说了出来“在恒丰广场。”

    “你先在那里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挂掉电话,陆宴初便发动车子往恒丰广场开去,路上,他给苏黎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他还有点事,可能会晚点才到。

    他没有说是因为什么事才晚到,苏黎也没有问,只以为他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暂时走不开身,只道“好,那我和尔尔先过去。”

    “妈妈,是不是爸爸?让我和爸爸说说话。”一旁的陆莞尔问。

    “好……”苏黎应了一声,刚想将手机递过去给她,没想到电话那头先传来了忙音,陆宴初挂断了电话。

    很匆忙,也很着急的样子。

    见苏黎迟迟没有将手机递过来给自己,陆莞尔疑惑的问“妈妈?”

    苏黎回过神来“电话已经挂了,他说有事要晚点到,我们先过去好么?”

    陆莞尔点了点头“那他来得及么?”

    苏黎知道她为了今天晚上算是等了很久,心里也是有些着急的“他答应一忙完就会过来的。”

    “好。”

    ……

    陆宴初挂了电话后开车前往恒丰广场,到了那里,他没找到纪澜希,给她打了个电话,才发现她坐在广场一角的阶梯上,抱着膝盖,目光空洞,她旁边还有个中年女人,想必是徐傲秋帮忙找的保姆。

    “怎么回事?承承怎么会不见?”陆宴初走过去“报警了么?”

    “我们刚从里面出来,在路边拦车的时候,孩子被抢走了,也怪我,没抱紧他,我实在是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还有人敢做这些事,我当时都懵了,我想报警的,但是纪小姐她……”保姆看向纪澜希。

    “不能报警的,不能报警……”纪澜希站起来,语气很急,脸色很苍白,嘴唇甚至有些哆嗦“不能报警的,千万不能报警……”

    “澜希,你在说什么!”陆宴初不能认可她,拿出手机按下报警电话,只是还没等他拨通,纪澜希便一把抢过他的手机,摔在地上“不能报警的,真的不能报警,报警承承就会出事的。”

    纪澜希情绪太不稳定,陆宴初看向保姆“刚刚还发生了什么事?”

    “纪小姐好像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先回去吧。”陆宴初对那保姆说完,抓着纪澜希的手腕,拉她上车,他坐在驾驶座上“你是不是知道承承被谁带走?”

    “是萧廷?”

    陆宴初一猜就中,纪澜希点头“他后面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承承在他那里,他说他只是想见见承承……”纪澜希说着,忽然抓住陆宴初的手“可是宴初,我怕他不会把孩子还给我了怎么办?你不知道他有多恨我,他肯定是不想将孩子还给我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现在去找他。”陆宴初发动车子“地址。”

    纪澜希说了个地址,陆宴初将车开出去,往萧廷的住处开去,他不知道萧廷到底在干什么,怎么会用这样偏激的方法来见纪诺承。

    他难以相信这是萧廷的处事方式。

    他以为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冷静的男人。

    可是偏偏做了这样的事情。

    车子很快就在萧廷所住的小区停车场停下来,纪澜希之前住过这边,熟门熟路的带着陆宴初坐着地下停车场的电梯上楼,这高档小区,一层只有两户人家,其中一家关着门,一家大开着门,开着的那扇门,有小孩子的哭声传来、

    纪澜希听到这声音,心都要碎了,连忙走进去。

    里面,萧廷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而纪诺承被保姆抱在怀里哄着,对于突然闯进来的两人,他毫不意外,脸上冷静的很。

    ?就好像早就料到他们会过来的一般。

    纪澜希冲进去就从保姆手中将纪诺承抱过来,保姆没见过她,见她将孩子抱走,急了“唉,你是谁啊,你怎么回事……”

    ?“萧先生……”

    “没事,她是承承的妈妈。”

    萧廷这话一出,保姆才放手,纪澜希抱着孩子,满脸的心疼“承承不哭,妈妈来了,没事的啊。”

    “萧廷,你太过分了!”纪澜希身体还在颤抖,抱着孩子,紧紧地瞪着坐在沙发上的萧廷。

    “是么?”萧廷对着她笑了笑,嘴角是嘲讽的弧度。

    孩子还在哭,满脸的眼泪,鼻涕,脏兮兮的,那保姆走过来“带承承去洗把脸,哄哄他吧,他可能有些害怕,先让他停止哭才行……”

    ?纪澜希不愿意,她想马上带着孩子离开,但孩子现在脏兮兮的,衣服还湿了,陆宴初看她一眼“澜希,先带承承去换件衣服。”

    陆宴初都这么说了,纪澜希没有再说什么,咬了咬唇,抱着承承和保姆进去了。

    萧廷收回眸光,嗤笑“她还真听你的话,在你面前,她就是只小白兔,但在我面前,她就是只刺猬,浑身的刺。”

    陆宴初没说什么,走过去,在萧廷面前坐下来,不动声色的看着他“萧廷,你到底在做什么?”

    萧廷笑了笑“陆先生,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陆宴初挑了挑眉“将孩子抢过来,我以为你有多在乎孩子,但你却从头到尾看都没看孩子一眼,所以,你为什么将他带过来?”

    萧廷哈哈大笑“纪澜希怎么和你说的?她是不是说我把孩子抢过来,又不让她报警?她是不是还说怕我对孩子做什么?”

    “可你也看到了,我对孩子做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做吧?”

    这也是陆宴初觉得奇怪的地方,他看不懂萧廷在做什么?

    他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后面传来纪澜希的声音“宴初。”

    陆宴初回过头,看到她抱着纪诺承出来了,换了一身的衣服,纪诺承好像安静下来了,在她怀里睡着了。

    “我们走吧。”纪澜希说。

    陆宴初点了点头,往门外走去。

    “纪澜希,最后一次。”萧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

    纪澜希脚步顿了顿,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回过头去。

    上了车,陆宴初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车后座的纪澜希“萧廷是怎么想的?没想过好好和你沟通再见承承?”

    “没……”

    “这种情况你应该报警。”

    “我不想将事情弄僵,反正现在承承也回来了,所以算了。”

    陆宴初抿了抿唇“再有下次怎么办?”

    “不会再有下次了。”纪澜希摇头。

    “是么?”陆宴初淡淡的应了一句,时间不早了“先送你们回去。”

    “好。”

    车子停在红绿灯的时候,陆宴初摸出手机想给苏黎打个电话,却发现手机黑屏了,他下颚线崩了崩,想起来了这手机应该是他想报警的时候,被纪澜希抢过去摔坏了。

    本想问纪澜希接电话的,但想了一下还是算了,他并不想让她知道他此刻和纪澜希在一起。

    坐在车后座的纪澜希能明显感觉到陆宴初开车的车速有些快,脸上也有些心不在焉,她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事,什么人才这样的。

    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下来,八点多,大概因为天气冷,没什么人,陆宴初拉开车门走下来“走吧,送你们上去。”

    纪澜希点了点头,陆宴初伸手过去“把承承给我。”

    纪澜希摇头“不用了,怕把他弄醒。”

    陆宴初没说什么了,让他们两个走在前面,他在后面,上了楼,看着她抱着孩子进去,他转身就走。

    在等电梯的时候,纪澜希抱着孩子匆匆跑出来“宴初,你等等。”

    “怎么了?”

    “承承好像发烧了。”

    陆宴初闻言,将手放在承承的额头上,一会收回了手“走,我送你们去医院。”